星夢之旅》 最新章節: 契子(05-17)      第一章家族成員(05-17)      第二章見習考試(05-17)     

星夢之旅33 走火入魔

蘭城殘軍于絕秀山的會師,對于獸族歷史來說,具有劃時代的意義,蘭城血戰后名揚天下的血色鷹旗,經歷了短時間的偃旗息鼓后,再次飄揚,與蘭城的防御戰不同,獲得機動性的部隊更具威懾力和攻擊力,在側翼和后翼打擊著魔族的外線部隊和補給線,使魔族數十萬大軍不能徹底介入到狼、狐兩族爭霸斗爭中去,這也導致狼人再度稱霸獸族的夢想破滅。----------------------
  靜悠悠地醒來之時,邊上已是熱鬧非凡了,大多的戰士在經歷了近半天的各式花樣睡姿后,早恢復了部分精力了,已如在蘭城城頭一樣,各自整裝忙碌,使這了無生機的沙灘平添了幾分生趣。數十堆篝火已然生起,有火系獸巫的存在,根本就不用擔心草木的潮濕,而經皮耶羅、希林等人巡視,方圓二十里內沒危險存在,生火烤衣、煮食對于這支疲累不堪的軍隊來說,比什么都重要。
  靜身邊五米內沒任何人存在,全被人挪了窩了,而不遠處圍著十多人也處在戒備當中,希林雖然坐在更遠處,卻是遙遙監控著這邊的情況,要是有個風吹草動,估計他會比兔子還快閃到靜的面前,某人下達的命令可不是開玩笑的,況且靜可是獅族的圣女。
  皮耶羅早已分配人手,將斥候們派了出去,至于肚子問題,也優先解決了,畢竟現在身處之地,誰也不熟悉,前路漫漫,后路險險,這前要探路,后要蹲點偵察,身為一軍主帥還是要考慮的。
  皮耶羅不愧受過良好系統的學習,雖然以前身為百長,并沒指揮過千人的隊伍,但此時的他已經歷過數日戰火的考驗了,對于指揮人馬早已神閑氣定的很了,這沒少讓關培笑話,說是人模狗樣的,還真像那么回事,只是此時的關培卻生死未卜,在蘭城船隊下行之時,關培所在的船只不幸觸礁沉沒了,而據同船余生的戰士說,關老爺子落水之時,身背浮木,如果不出意外,應該沒事的。但話是這么說,皮耶羅心里還是挺擔心的。
  從蘭城出來的一千八百人,除了眼前這近千人的部隊,應該還有不少失散的弟兄,這次準備充分,每人身穿厚重棉衣,并塞了不少軟物,以防止落水撞石,而且每人身背浮木,更增加了逃生的可能性,隨蘭花河水一路下行,不斷有船沉沒,而落水的好多人在半路已掙扎著上岸了,死難者應該少數,皮耶羅在此也很是納悶,這星夢到底是什么人哪,懂的玩意真是不少,這建議就是隨希林入城的。
  靜坐起身形,此時邊上不遠的一堆篝火早把她身上的濕衣烘干了,雖在水中漂泊了幾個小時,卻沒落下任何后遺癥,妙目四處游蕩,發覺周遭的戰士不在少數,終松了一口氣,血戰余生的戰士如在滔滔河水中全軍盡沒,那終究不是什么好事。
  皮耶羅早已安排妥當一切事宜,也知道此處并非久留之地,準備待火獅們覓食完畢,即行開拔,火獅身為火系魔獸,對于水這種天性相克的元素構成,或多或少不適應,但上得岸后,火系魔獸的恢復速度卻比獸人們快多了,自身的元素性質使其吸收與揮發水份的能力大大優于常人,如今早已生龍活虎,四處覓食了,可憐這方圓數里內的無辜弱小魔獸們可就遭了殃了。此時見靜醒轉,趕緊走了過去,開口問道:“小妹,你沒事吧?”
  對于人前的稱謂,他們并沒有改變,畢竟皮耶羅身份特殊,一旦暴露,隨時有生命危險,但現在他們身邊并無旁人在場,也無所謂用此稱呼了。靜輕挽了挽秀發,抬頭道:“我沒事,戰士們可好?”
  皮耶羅頗具憂心,道:“情況不太好,我們現在匯集的戰士有千余人,另有一百多的死者尸骸,但還有近七百人下落不明,關大師也在此列。不過有星夢的好方法,死難者應該不多。”
  “此處這么大的一個彎,無論死活應該全沖上岸來了,我想他們應該在上游上岸了吧。”靜雖說的肯定,但語氣中仍有幾分不自信。
  “是啊,但我們沒時間等他們了,敵人隨時會追來,稍作休息,我們就啟程吧。”
  靜輕點了點頭,但旋即搖了搖頭道:“現在的情形應該晝伏夜行較好,這樣敵人就發覺不了我們前進的方向,不是嗎?”
  皮耶羅一怔,立刻明白過來,大草原之上行走的隊伍哪有不讓獸鷹發現的道理,羅蘭的建制軍隊,誰沒這種偵察敵蹤的好伙伴啊。召過傳令官,下達了一連串的命令:“盡快準備好三天的食物,一個小時后,火堆這種暴露行蹤的東西將不得使用。全軍休息,入夜再行出發,另派搜索隊,搜索上游區域二十里,看看有沒有余生的戰士,引導歸隊。”
  --------------------------
  大草原之上,青騎著他那剛成年的幻獸,指揮著數千前行的隊伍,而大隊的平民早已作鳥獸散了,根據大家一晚的行程可以肯定,后面的僅是過路的軍隊,并不是追擊而來,平民并不是他們的目標,所以為加快行程,一路上遣散平民各往投奔親友,而愿意跟隨他們的,也不能甩下不管不是,但人少了總歸行進速度見快了,阿骨顏坐在顛簸的車內,已是被折騰得呲牙咧嘴了,不禁慶幸處在昏迷當中的艾斯,根本不用受這罪,但斜眼瞧瞧另一邊的阿果,卻是極度納悶了,這小子這幾天不知道怎么了,剛知道殘廢那會,要死要活的,如今卻是一個人悶聲不響的,不知道在干什么。
  阿果此時卻正處在關鍵時刻,獸神斗氣破而后立的特性再次顯現無疑,但這也并不是每個人都能做到的,阿果也是機緣巧合,剛好傷了筋脈,而并未傷及根源,否則也不可能做到,他此時正處在療傷的關鍵時刻,好在獸神斗氣的修練并不會出現被打擾就走火入魔的情形,否則這樣的路途,十個阿果也早瘋了。而不知情的玉兒正拿著挽起衣襟,想替滿頭大汗的阿果擦擦,卻不料被彈了開來。
  玉兒小吃了一驚,而阿骨顏卻是瞧在眼里,駭在心頭,他武力卓絕,斗氣修為也很是高深,阿果的情況經他檢驗,肯定是無法再修習斗氣了,而剛才的一幕卻顯現阿果竟然斗氣罩護身,這是有違常理的事。不過看來這小子有復原的機會,還是挺高興的,畢竟是自己軍中出來的心腹之人啊。
  艾斯在顛簸中終咳出聲來,吐出的是黑色的血塊,他雖有幸逃生,手腳均斷裂外,也受了不輕的內傷,如今經過數天的休眠療傷,終逼出了體內的淤血,醒轉過來,獸族的龜息療傷大法,還是卓有功效啊。
  要是往常,艾斯受此重傷,阿骨顏肯定是喜出望外,但如今卻是恰恰相反,見艾斯醒轉,反大喜過望,張口就道:“老艾,你他媽終于醒了啊。”
  艾斯聽到的雖不是什么好話,但內心還是感激的,誰叫阿骨顏話中的關切之意盡顯哪,他哈哈大笑道:“我不醒來,誰陪你斗嘴啊!哈哈哈哈。”話雖如此,卻伸出了沒受傷的右手。
  阿骨顏聽罷一愣,握上了艾斯的手,也是哈哈大笑,兩位爭斗了十數年的戰友,終在血戰后化解了恩怨。
  -------------------------
  我此時也陷入了生死關頭,不知怎么回事,我借休息之機,想了解一下斗氣修為情況,內視的結果卻讓我大吃了一驚,斗氣的運轉竟然越來越快,我對于斗氣的修習方法僅限于初級,如今的狀況也不知道該如何是好,但卻欲罷不能,蒸氣不斷由頭頂冒出,而發覺情形不對是躺在我邊上的阿年,本來閉目養神的他突然聽到氣喘如牛的聲音,睜目一看,卻見我全身發抖,頭上大汗淋漓,他可是戰士出身,立刻知道我斗氣修習出了問題了,但又幫不上忙,唯有叫醒邊上眾人,只是斗氣修習這種事,外人根本就幫不上忙的,冒然幫忙,只會引起走火入魔,大家也只有干巴巴地看著的份。
  要是循序漸進式的修習,或者了解斗氣修習各階段狀況的人,應該知道這僅是修為步入高階的起始階段,是要將全身充盈的斗氣壓縮成密度高的斗氣團,安吉爾阿姨曾也提過這種情況,但我是個半吊子出身,當時的我哪料到會有今天的狀況,要是沒修習獸神斗氣,終我一身也達到不了這樣的境界,嘻哈間也沒當回事,誰料冤家路窄,卻讓我給碰上了。
  起點中文網www.booksrc.net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