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夢之旅》 最新章節: 契子(05-17)      第一章家族成員(05-17)      第二章見習考試(05-17)     

星夢之旅34 劫后余生

拿下蘭城,對于漢斯等人來說,并不是計劃的最后一步,按計劃他們將北上與獅族另一萬夫長凱拉迪會師,凱拉迪所率領的軍隊,如今正在追殺阿骨朵拉等人及其近衛軍,雖然不能把阿骨朵拉等人趕入絕地,但只要不給他們突圍集結軍隊的時間和空間,要想扳回也不是容易之事。而對于壓迫性追擊,正是凱拉迪所擅長的,他這么做了,也做的很好,葛爾拉斯的領地原本就在獅族領地的最北端,而邊上卻正是凱拉迪及漢斯的領地,阿骨朵拉等人又勢必不能逃亡到與獅領交界的狼族領地。但對于聯軍的眾位主官來說,并不想就此放過蘭城的逃生者們,不趕盡殺絕實在不足以泄憤。爭論在聯軍主帥大營內展開,烏術身為暗夜帝君義子、羅德身為特使,都不擅長于軍略指揮,但他們都不贊成追殺蘭城殘軍之舉,畢竟大戰略考慮,計劃是一定要實施的,要是讓阿骨朵拉等人喘過氣來,逃出生天,那對于剛建立踏腳板和補給線的魔族軍隊來說,實在是致命的。而漢斯、阿骨朵拉等人卻是希望先行追殺蘭城殘軍,這支軍隊雖然元氣大傷,但并沒有致命,要是給予時間,一定會東山再起,而這觀點也沒什么原則上的問題,以雙方的血仇,畢定不會善罷甘休,那補給線的保障還是有問題,而魔族達西及狼族安哥拉也是拿不定主意,畢竟兩方都沒說錯,關鍵是如何保障補給線的安全,只要有數月時間,狐族被迫兩線作戰,必敗無疑,最后,所有問題的核心集中在了如何保障魔族軍隊的補給問題上了。
  對于大本營的計劃是不容有改變的,在場的所有人都清楚,但漢斯等人的主張也有道理,所以最后的討論結果是葛爾拉斯輕騎增援凱拉迪,而其余人繼續對蘭城殘軍的追殺,這是兩全的好方法,葛爾拉斯的回歸能召集足夠的戰士加入到叛亂的行列,畢竟那是他的領地,而漢斯也派手下得力人手隨葛爾拉斯回歸,畢竟他們兩人在領地的私人勢力還有不少,加上凱迪拉部和狼人的協助,應該能纏死阿骨朵拉,不讓其有脫困的可能,而留下的部隊將分為三路實施追殺,根據魔族大軍反映的情況,在大草原上發現了大隊遷徙牧民的蹤跡,這應該是蘭城的平民部隊,這路軍中應該沒什么戰士,將由安哥拉率狼騎兵沿路追殺,草原之上一馬平川,非常適合狼騎兵戰士的特點。而另一路將沿河岸追擊乘船漂流而下的戰士,負責這項任務的是哈布杜拉的金棘花軍團殘部及魔族的部分軍隊,畢竟死傷慘重的金棘花急于撐回顏面。而對于外城屠夫們的去向,卻是一無所獲,這些虐殺戰的主謀們,在內城攻陷后,消遜得無影無蹤,但根據推測也知道,這些殘軍肯定是要在哪會師的,只要綴上一路,就能將他們帶到目的地。
  --------------
  此時的其頓峽谷卻是混亂異常,身為主帥的我突然走火入魔,令一眾屠夫們慌了手腳,幸虧老帕老到,數日內也在軍中也建立了些許威信,倒還能壓制得住場面,要不然這陣腳大亂下,一定讓敵人發現行蹤了。
  我的全身經脈被左沖右突的斗氣沖激得陣陣發疼,但卻找不到有效的疏導的途徑,唯有苦苦支撐,雖然有一個方法可讓我暫時脫困,那就是盡情發泄,將體力斗氣盡數用在這周遭環境之中,但這不不明智的行為被我壓制下了,要知道發出如許大的動靜,必定被偵察的獸鷹瞧個一清二楚的,兩條腿可跑不過四條腿,況且這其頓峽谷后就是一望無際的草原,根本就無處可逃了。
  承受全身欲裂的疼痛使我險些踏入昏迷之中,但這幾年培養的意志力也并不是無用,支撐著我,雖然我孤陋寡聞,雖然我不學無術(當然是指斗氣修行方面了),但有一點我還是知道的,要是任由自己暈過去,那就前功盡棄了,早先的努力有極大可能化為泡影,但我卻不知道一點,常人踏入高階斗氣修為之時,并沒有如許大的痛苦存在,是獸神斗氣的霸道修習方法導致了進階時的痛苦加倍。
  我收懾心神,將精力全轉移到身上,我也知道這并不是著急就可以解決的,原先散亂的斗氣被我強行壓縮,既然你想擴散全身經脈,那我唯有反其道行之了,在經歷了不知多久的往復后,我終將身上散亂的斗氣強行壓縮,原先充盈擴張經脈的又恢復原樣,只是體內運行的都是高濃度壓縮,而且我還想到了數個應用斗氣的新方法,比如控制斗氣的快慢速度,那攻擊時,就可以造成多重的攻擊效果,難怪那些所謂的高手們,攻擊總是一波接著一波,好象不會停息一般,以我現在掌握的方法,一下揭穿了他們的奧秘所在,但這個原理只能意會而已,你告訴別人也沒用。
  “這小子是怎么回事?短短不到一個月,就由斗氣盡失踏入到高階水準。”老帕不禁納了悶了,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別多。要知道自己是修習了十多年的斗氣,才到高階水準而已,這在軍中已是了不起的成就了。
  阿年在邊上咂吧咂吧嘴巴,道:“大人本就不是尋常人,有什么好奇怪的。”這小子見我面色漸漸轉為紅潤,而身上發出陣陣腥臭之味,就知道我已脫離險境了,說話也見輕松了。
  “你小子不要盲目祟拜,星夢這家伙可不是什么好東西。”這話也就老帕敢說,別的人要是對我這么不禮貌,早讓那些屠夫們撕了,當日他們也不是沒這么做,只是被我斥退了,并狠狠地數落了一頓,說實在的,老帕和山姆可是患難兄弟,彼此間開開玩笑也沒什么大不了的,況且我一向視老帕為長輩,至少他的軍旅生涯足夠讓我肅然起敬,他的底早讓我摸了個一清二楚,雖然他自己并不知道。
  “切!”心情大好的屠夫們噓聲一片,對于老帕數落星夢之舉,早已見怪不怪了,雖然他說的并沒什么錯,但對于率領他們取得數次大勝的星夢,他們是敬畏有加。
  我瞇開了久閉的眼睛,光線的刺激使我不太適應,眼還半張,他們的話盡收耳中,開口就道:“我說老帕,怎么老說我壞話啊,大家同坐一條船,不用這么落井下石吧。”
  “咦,你這臭小子醒了啊,那就好了,他媽的,誰說你壞話了,我那是實話實說。”激動的老帕終還是有理智啊,立刻糾正了我的語病。
  “呵呵,是嗎?我真的這么不堪嗎?”
  出乎意料,平常被我壓制得唯命是從的屠夫們,一點也沒響應我的詢問,反倒是異口同聲道:“當然。”
  “靠,你們這群臭小子,是不是全身發癢欠揍啊?”我笑罵道,我當然聽得出這些小子語中的喜悅,慶祝我劫后余生的喜悅。
  嘻笑打罵間,大家的感情不減反增,而不知不覺中,我也擺脫了在他們心中殘酷陰冷的唯一形象,至少我也會開開玩笑。根據一位屠夫的回憶錄記載,殿下那無比陰冷的笑容終在歷劫后消逝,代之的是燦爛的笑臉,優雅的舉止,宛如蝶之破繭,浴火重生,但大家對其的信任和好感不減反增。
  離蘭城突圍兩天后的傍晚時分,百長以上的主官和我、老帕圍坐在一地形圖旁,這是從蘭城帶出的唯一地圖,而小包也坐在一旁,指著地圖講解兩天來收集的情報,我真不知道我是怎么度過那兩天的,但他們一定是焦心似焚了,幸虧我醒的早,不然他們肯定要失去耐心的。
  起點中文網www.booksrc.net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