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夢之旅》 最新章節: 契子(05-18)      第一章家族成員(05-18)      第二章見習考試(05-18)     

星夢之旅35 回馬一槍

偷襲本就要出其不意,為達到最好的效果,不擇手段也是很有必要的,曾有的戰史也表明,為保密起見,遠襲的部隊甚至一路血洗,將行進中所見到生物全部滅口,因心慈而泄秘,導致功敗垂成者也比比皆是,前車可鑒哪!要是這段話出自哪位軍略家之口,不會讓人驚訝,但這是出自血色鷹旗一名普通獅族斥候的回憶錄,就讓人不由不嘆惜了,而更讓人扼腕的是記住這段話的緣由竟然是夜襲中的殘殺,平常不經戰陣的這位斥候,竟然一夜間殺死十七名睡夢中的叛軍,這個紀錄到現在還沒被打破。而讓人憤慨的是,始作俑者竟然又是他。-----------------------------
  蘭城在經歷了近半個多月的攻防戰后,早已破損不堪,外城幾乎全毀,內城也是滿目瘡痍,幾乎沒有駐扎軍隊的必要,但這畢竟是要沖之地,而且還要保證補給線的暢通,浮橋是萬萬不能毀損的,為防止獅族游兵散勇的破壞,聯軍還是在兩岸各駐扎了近千的軍隊,以策萬全。
  我的走火入魔式修練,導致了部隊兩天的就地修整,使我們錯過了逃亡的最佳時間,如今大隊的聯軍已向大草原進發,而其頓峽谷所在也有近兩千人通過,只是大家隱蔽的好,也并沒被發現行蹤,追敵反倒跑到我們前面去了。
  到底是沿河岸綴著敵蹤行進,以游擊方式吃掉對方的小股部隊,還是跟隨進入草原的聯軍大隊,以有心擊無備,狠狠地教訓一下他們,這兩個動向問題困擾主官們,他們自發分成兩派,各持己見,不長腦的甚至動用了我與靜的私人理由,妄想打動我的救美情結。
  這兩個去向一是與靜等人的主力軍會合,如果條件允許,還可以前后夾擊,吃掉對方,另一卻是與阿骨顏等人的會合,只是這個比起前面的來,更見困難,至少在大草原上,數百人的行進根本逃不過對方的偵察,很容易入對方的圈套,要想繞到對方前面也是沒可能之事,兩條腿怎么跑的過對方的騎兵呢,要是我,也會派出輕騎先行追殺,大部隊隨后趕到。
  以上述觀點推斷,與靜等人先行會師是明智之舉,但小包提到的情報卻使我打消了這個主意,追殺者是魔族軍隊,這里面必定有金棘花的殘部,這支部隊雖差點被打殘,但戰斗力還是驚人的,要想吃掉他們,代價并不是我們可以承受的。
  在他們兩方觀點都被我三言兩語推翻后,大家傻了眼了,難不成什么也不做,繞過敵軍,直奔目的地絕秀山不成。
  “小包,除必要的警戒人員外,所有斥候對蘭城進行全面偵察,務必在天黑前了解對方的部署及人員情況。”我陰笑著下達了看似極不合理的命令。
  小包看在眼里,冷在心里,陰笑可是我算計人的標準開局,剛建立起來的大人變了的觀點瞬間被擊個粉碎,小包的心里為蘭城的防軍哭泣,算你們倒霉,大人要拿你們開刀先。
  老帕眼珠子一轉,也明白了我命令背后的含義,根據小包的情報,這兩天開拔的軍隊達到了近兩萬人,蘭城空虛是不爭的事實,只是大家都只顧著會師啊、逃命啊,沒想到還可以打一下回馬槍,心下佩服,嘴里忍不住嘀咕了一句:“臭小子,真有你的。”
  “其實那破城也沒守的必要,”我冷笑繼續道,“只是那浮橋卻是生命線,總要讓他們長長見識才行。”
  百長們忍不住心頭發寒,這位代理指揮官的本事他們可是見識過的,總是謀定而后動,陪錢的買賣堅決不做,但只要讓他從容部署好,那對不起了,連本帶利一次撈回,而招牌式的陰笑、冷笑卻幾乎是開幕時的開場白了。
  戰前步署向來是最受我重視之事,雖然抱著撈一筆就走的心理,但沒把握的仗不打,蘭城守軍如果過多的話,也唯有放棄了事,先行分配好人手,打不成也可以撤退了。
  為了便于突圍作戰,方便管線內的爬上爬下,所有人幾乎都是輕裝,這要是攻堅的話會很吃虧,我們雖然占著突襲的便宜,但裝備沒人家好,也沒人家齊全,一旦對方遇襲后站穩腳跟,就很難占到便宜,所以想辦法找到重裝甲和戰騎是一件大事。
  小包在半夜之前帶回了匯總的消息,蘭城駐軍兩千余人,分兩岸駐扎,而蘭城一邊又軍分兩處,一處的駐扎地就在原先的河岸,整個大營將浮橋一端發裹在內,反正城墻已毀,一望無遺,要想發動突然襲擊,可能性很小,而內城也有五百余人,可以與河岸相呼應,遇襲的話,對岸軍隊也可迅速過河增援。
  這樣的布置對于游擊的散勇們來說,的確是天衣無縫,獅族自發集結的軍隊大多百八十人,純粹騷擾攻擊而已。但對于我們來說,卻是蔽端明顯,原本人數就不多,如今又一分為二,這不是方便我們各個擊破嗎?
  這個疑問被老帕提出來,他果然是經歷過大陣仗的人,對于這種軍事常識也很是了解。我補充道:“其實分兵有蔽也有利,至少不可能被一舉擊潰,兩處互相救援,反成犄角之勢,想一舉破敵也很難啊。”
  蘭城內的我們賴以神出鬼沒的管線系統,雖然大多已被聯軍破壞,但還有不少地段能暢通無阻,小包帶回來的消息也很是詳盡,對方的所有的戰騎和軍械庫均設在了內城,雖然內城城墻已毀損嚴重,但好歹還起到了防護作用,至少你想輕易進出是不太可能的。不過對于獅族這些地頭蛇們來說,卻是漏洞百出,漫長的城墻防衛線,即便了望哨也有不少死角不能看到,五百的守衛力量不可能全部守夜輪值吧。只要占領了軍械庫,控制了戰騎,那天下就是我們的了。
  夜幕當空,漫天星星點點,俗話說:月黑風高殺人夜。這與如今的情形恰恰相反,但令人奇怪的是,月黑風高的時候能提起的警戒心,在明月當空之時卻蕩然無存,這是人的逆反心理作用的結果,皎月當頭,一覽無余,只有傻比才會蠢到偷襲,但我們卻恰恰做了他們眼中的“傻比”了。
  夜間巡守的士兵僅有三四十人,加上哨塔等處,最多不超過五十人,這樣的兵力嚇唬嚇唬人還是可以的,但對于我們來說,卻是遠遠不夠的,為了以免打草驚蛇,清除崗哨的命令沒有下達,所有人分成數組,必須在一個時辰內設法潛伏到軍械庫會合,這對大家來說是很簡單的事情,只要翻過城墻,內城的地下管線可是健全的很,有直通軍械庫和馬料場的通道。
  借著庫房外射進的微弱月光,大家都在挑揀著合身的鎧甲,這些戰甲上還有血跡斑斑,應該是死難者的鎧甲,當然并不是所有人都要換上鎧甲的,這笨重堅固的鎧甲雖然能抵御刀槍的攻擊,但質量也是不輕,況且還要執行清剿任務,一百多名屠夫和斥候如今已分別進入聯軍士兵的休息之地,雖然于心不忍,但我還是殘忍地下達了絕殺的命令,這些屠夫們虐殺功夫一流,暗殺水平也不賴,與他們一起參與該項任務的是斥候們,他們潛蹤匿跡的功夫相當不錯,不用在這實在是可惜了點,況且他們極少經歷戰陣,正好可以練練手,否則真正戰斗這時,難免畏手畏腳的。
  戰前的一番教導倒也不是沒用,屠夫們出來之時,很多都是沮喪著臉,他們的行動不及斥候們迅速,夜視能力也沒斥候們好,七十多位屠夫竟然還沒三十多斥候殺的人多,而據事后統計,殺的最多的斥候竟然達到了十七人之巨,真是快如閃電迅如風了,而他用的竟然是雙手,一手掩嘴,一手抱頭,雙手一擰,立刻脖勁斷裂,就像扭斷鴨脖子一樣快,而且毫無聲息,他殺兩個,人家最多才殺一個,殺完還要把兵刃上的血先擦了,不然血滴四濺,說不定驚醒熟睡中的人。
  對于軍官們的營房,我們也出動了相應的精英人士,畢竟這些人的斗氣修為到了一定的境界,對于低級別的戰士入侵會有所感應,到于營房外站崗的幾位打盹中的戰士,早在進入軍械庫前就清理了,如今大家擔憂的是如何將巡邏隊毫無聲息地干掉。
  起點中文網www.booksrc.net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