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夢之旅》 最新章節: 契子(05-18)      第一章家族成員(05-18)      第二章見習考試(05-18)     

星夢之旅36 勝而不驕

我郁悶地坐在地上,周圍是切切嗟嗟的低語聲,雖然壓著大嗓門說話還真他媽累,但這也是沒辦法的事,這可是擴大戰果良機,萬一打草驚蛇可就不妙了,之所以郁悶,是沒想到這么快就搞定了內城的敵人,現在要干等著子夜換防時間的到來,大家同為獅族軍旅出生,作息時間幾乎一樣,但現在離子夜還有近一個小時呢,唉,這些斥候們手腳也太麻利了點,我在怨天尤人中將等待的郁悶情結歸集到了這班斥候身上,至于誰倒霉就不言而喻了。“小包,過來,給老子捶下腿,等得都酸麻了。”
  剛坐下沒兩分鐘,這位就腿腳酸麻,那再等個把小時,還不僵尸啊,這個想法在小包的腦海中僅以光速閃過,在某位百夫長晃動自己手中的作戰計劃時,小包明了,感情是自己手下超前完成任務,得罪了這位災星老爺,令到他不爽,拿自己出氣,不過想歸想,還是苦著臉向我這邊挪過來。
  我不禁想起了當日創造的蝸行龜步,不禁失聲笑了出來,但這笑容在小包眼里可比魔鬼的猙獰面目還可怕(在經歷了這么多天的相處后,他初見我時保留的良好印象早蕩然無存了),三步并兩步電射而至,也學我坐在地上,抱起我小腿擱在他腿上,捶上了,邊捶還低聲問哪酸哪疼,看得邊上眾人直搖頭哪,又一位憨厚的獸族大好青年沉淪了。
  我指正著小包捶時用的力道、方位,一副悠然自得樣,唉,專政就是好哪,難怪那么多人想要搞帝制呢。邊享受邊問道:“小包,知道為什么罰你嗎?”
  小包干笑道:“大人,小的愚笨,不知道哪又犯了錯了。”眼里卻閃著狡猾的光芒,心里暗想:還不是打亂了你的計劃時間,唉,這年頭,多做多錯。
  我雖然瞇著眼,但還是看到了這小子轉動的眼珠子,這小子想打馬虎眼,哼,我真有這么小氣嗎?我冷哼一聲道:“這次任務,你們犯了兩個錯誤,一是搞錯了對方的部隊番號,這僅是一支攻城部隊的殘軍,傷者很多,根本就不用出動這么多人手,徒耗人力;二是你手下那些斥候是怎么辦事的,速度快不代表一切,他們下手的人里面竟然有二十多人僅是暈過去而已,并沒致命,要是有人在我們突襲前醒來,哼哼。”
  小包背上冷汗涔涔而下,他沒想到我指正之處,與他所想截然不同,前一個錯誤還好,至多是消耗人力而已,但后一個卻是關系偷襲戰的成敗,如有錯失,只會加重己方的傷亡,自己拿腦袋也賠不過來。
  哼哼,讓老子干等,還想耍小心眼,隨便找幾個理由出來,就可以置你于萬劫不復,再說了,沒錯漏也要在雞蛋里挑挑骨頭什么的,即便找不出毛病來,嘿嘿也把你這雞蛋給攪糊了,這歷來是我胡攪蠻纏的作風之一。
  ------------------------------
  靜和皮耶羅等人晝伏夜行,看似極為安全,但畢竟是大部隊的行進,即便如何掩飾,總還是落下些什么痕跡,比如草被踩過的痕跡等等,在老練的斥候面前,尤其是獸族斥候面前,這是指路的明石。
  哈布杜拉雖然率領的大部分是魔族戰士,但也有相當部分的獸人斥候充當向導,畢竟這是獸人的領地,論熟悉程度肯定有所不及,一路上他們也曾趕上過不少掉隊或者水中離散的小股蘭城潰軍,但根本就問不出行軍目的地所在,因為這些戰士要么拼死力戰,要么引刀自刎,橫豎是一死,絲毫不給你嚴刑銬打盤問的機會,有幸捉到個奄奄一息的,竟然發動自殺性血爆攻勢,白白折損了己方數名戰士。現在也唯有吊靴鬼一樣,遠遠緊綴在這支部隊身后,在沒到達其會合地點前,他們不允許發動攻勢,一網成擒才是大本營的最終目標。
  哈布杜拉如今的心情僅能用憤懣來形容,要是能銬問出會合地點所在,他就能發動對前面潰軍的襲擊,然后快速行軍,在會合地點布下天羅地網,等待其余人馬自投羅網,但問題是毫無所獲,要是抓不到對方,還說的過去,明明生擒活捉了,竟然還是個空字,哪有什么比肉在嘴邊卻不能吞下,更令人郁悶啊,但他卻也了解大本營的心態,說實話,真正要除去的并不是這支潰軍,而是在外城堅持抗戰的屠夫們,要是不能將這些人斬草除根,麻煩會源源不斷,這些人的殺戳手段、報復手段、虐殺手段無一不是最最殘忍。
  正如哈布杜拉的心情一樣,皮耶羅現在的心情也是很差,天空中翱翔的獸鷹明確無誤地表示自己所部已被人綴上了,沒想到敵人的來速這么快,僅僅兩天時間就讓對方發現了形蹤,而火獅的遠程速度卻是所有戰騎中最慢的,想以運動戰擺脫對方是不太可能了,但在己方擺好防御時,對方卻并沒發動任何攻擊,讓他很是摸不著邊。倒是靜看似身處事外,卻心事重重,好像有什么事要發生一般。
  皮耶羅本以為她是在擔憂關培的安危,但詢問之下,靜卻輕搖了搖頭,更讓他不解,但靜卻沒有說出緣由,皮耶羅心系后方敵軍,倒也沒過度追問,轉而去指揮布防情況。
  ------------------------------
  看到我整治小包,同處在屋內的幾位可是偷著樂了,幸災樂禍本就是人之天性,何況白看的熱鬧,我卻也沒打算放過教訓他們的機會:“我說你們幾位,哎,站住了,往哪走。”看到我一副誨人不倦的樣,幾位各有各的理由,轉身就想開溜。
  “小的是想看看兄弟們情況。”---這理由馬馬虎虎了。
  “小的尿急。”---有創意,想借尿遁。
  “小的再去檢查一下,看有沒有詐死的。”---高,實在是高。
  “內城之敵,大多是老弱病殘,尤以傷者居多,河邊的可全是生力軍,一會可別輕敵了。”我冷冰冰地道,“命令傳達下去,收起輕慢之心,要是哪個王八羔子活的不耐煩了,我不介意送他一程的,可別在戰場上丟老子的臉。”話說完,令人毛骨悚然的笑容再次浮現在我臉上。
  我看著落荒而逃的百夫長們,知道命令會被毫無保留地貫徹執行。治軍之道,以德服人為上,但在獸族卻根本做不到,武力至上的獸族更注重的是軍功,并不會因為你德才兼備就敬服于你,像我這樣不靠武力的存在,的確是個異數了。做不到以德服人,那僅能以畏服人了,一系列對大腦極具殺傷性的命令,終使獸人們對我畏中有敬,做到這點,我卻承擔起了千古罵名,身處高位,才知道不易啊。
  老帕對我翹起了大姆指,他現在是軍中唯一不怕我的人,山姆雖然也是,但他現在身處重傷,與近百名戰士留在了峽谷之中。老帕贊道:“勝不驕,敗不餒,現在我才有點服你了。”
  我臉上沒半點驕傲之意,只是淡淡道:“是嗎?格蘭帕統領。”
  老帕瞪大了雙眼,臉上表情復雜,內心翻騰不息,思想混亂,這可是他最大的秘密了,在獸族十多年也沒被人揭穿過,如今卻被個認識不到一個月的毛頭小伙給道破。
  起點中文網www.booksrc.net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