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夢之旅》 最新章節: 契子(05-17)      第一章家族成員(05-17)      第二章見習考試(05-17)     

星夢之旅38 又露猙獰(一)

羅蘭歷七五三年三月二十日,蘭城破第四天,此前消聲匿跡的屠夫部隊突現,聯軍駐蘭城守軍遭詐營偷襲,對岸友軍過河救援,又受重騎兵突擊,倉惶退回,血色鷹旗銜尾急追,順勢過河,蹄踏連營,兩岸守軍逃生者繆繆,至聯軍大部星夜回師,恐怖之神又露猙獰面目,死者碎尸將完好無損的浮橋蓋得滿滿當當。------------------------------
  蘭城的地下管線,早已千瘡百孔,要想藏匿部隊,殊無可能,而聯軍對于其頓峽谷這條并非交通要道上的對峽山,并沒進行大規模搜尋,貫性思維使得聯軍以為外城的屠夫部隊必定也已遠揚,只是派小股部隊敷衍了事般地察看一番,草草收兵過境,這錯誤絕對是致命性的,當然僅是對駐守蘭城的聯軍來說,而對于浮橋的毀壞,卻并不是什么問題,半天的時間足夠搭起兩座同樣的橋。
  毀橋這個因素也在我考慮之內,毀橋之舉并不能令敵補給線受到命損害,消滅有生力量才是致勝之道,而驅蛇吞象卻是極不明智之舉,蠶食才是勝利的根本。我布置著襲營前的準備,一隊兩百人的重騎兵雖然打扮得歪盔斜甲的,但這僅是表面現象而已,但只要一聲令下,他們手中的長矛就會閃著懾人的寒光收割生命,他們的眼神會變得如狼似虎般兇惡。
  老帕身為這支重騎兵的領軍人物,也不得不佩服這個晚輩,仍一如既往的冷靜,頭腦并沒被勝利沖昏,而襲營的時機選擇更讓人自愧弗如,像這種大白天詐營之舉,真還少見,成功就是一場完勝,失敗充其量也是一場大勝,兩百的重騎兵?即便識破,也可以發起平地突襲?步兵拿什么抗衡啊。沒列陣的步兵還不是像秋日的稻谷一樣任人收割啊!但最令老帕嘆服的卻是對這支部隊的調教,這些戰士沒有一絲的怯畏,完全處在放松狀態,這樣的部隊才是最可怕的,因為他們可以在瞬間轉換狀態,將精力全用在戰斗之中,如出閘的猛虎,將對手輕易打跨。
  而詐營之舉也是經過精心策劃的,老帕曾為藍旗軍統領,對于謀略之道還是懂一二的,這次的計劃不可謂不細致,將兩岸守軍全部算計在內,如果不考慮聯軍人數優勢的話,對方根本連還手的機會也沒有。
  聯軍駐扎在蘭花河南岸的哨兵,在早餐號響起后不久,就發現有一支騎兵向大營緩慢行來,憑軍號判斷,來的方向正是內城,今天沒接到上面的命令啊,怎么今天有換防行動嗎?
  因為蘭城內城相對安全,成了輪換休息的最佳場所,兩岸的守軍隔幾日就輪換一次,這是我們從內城搜獲的文書中查找到的,這一有利于聯軍保持戰斗力的體貼措施,反倒成了我們手中可以利用的良好條件,也為詐營奇襲大開綠色通道、方便之門。
  哨兵杰克一絲不茍地履行著他的職責,吹響了發現不明目標的號角聲,但他的直屬長官在來到他面前后,看著漸行漸進的騎兵隊伍,不由失聲笑罵:“緊張個啥啊,不就是換防嗎?每三天一次,咦,今天好象是第二天啊,難道是搞錯時間了。”
  杰克一邊忍受著長官的批評,一邊撤銷了警報,看著來的隊伍就知道怎么回事了,雖然身披重甲,全副武裝,但你看看這長官是怎么帶隊的,要是讓主官漢斯看到,免不了一頓板子,只是懶散的虐根性并不是一兩頓板子可以糾正的,像這種程度的觸犯軍紀,在獸族軍隊來說,簡直和吃飯睡覺般自然。
  只是這次換防的部隊好象多了點吧,因為騎兵的后面跟著相同數量的懶散的步兵,不過這也叫走嗎,半天才邁出一步,以比蟲子略快的速度向前挪動,而騎兵們為了隊伍的完整,還時不時停下來等待一下他們可憐的步兵兄弟,等的這些位也沒閑著,三三兩兩聚在一起,大聲吼著什么,更有人催促后面的弟兄們走快點的,但迎接他的是白眼和唾沫,加之無窮無盡的謾罵,簡直比菜場還熱鬧,幸虧這帶隊的長官也不全是無能,大聲呼喝著壓制了愈演愈烈的罵戰。就從內城城門到蘭花河邊營地短短幾百米的路,這些人硬是走了近半個小時。
  開始還有人感興趣,瞧一瞧好戲,但這好戲沒開鑼就息鼓了,而餓了一夜的肚子可敲起了邊鼓,還是先吃飯解決溫飽再說。在獸族領地內,天大地大不如吃飽肚子事大,你讓獸人戰士餓肚子試試,保證沒幾天就炸營了。
  根據格蘭帕的回憶錄所述:不得不對小狐貍的精明算計抱以熱烈的掌聲,連這么輕微的細節也計算在內,發動突襲的時間拿捏得恰到好處,要說唯一美中不足的是,這小子什么人都算計,包括自己在內的許多人,不知道幫這小子數了幾回賣身錢了。
  隊伍在不知不覺中接近了營地,而營地關卡早已被挪開了,哨兵根本無心再看這隊嘻哈怒罵中的雜牌軍,但輕視往往是致命的,這隊衣衫不整,看似毫無戰斗力的軍隊整體一進入營帳,就開始控制附近的衛兵了,而先前散漫不成氣候的形象一掃而空,哨兵幾乎是剛想敲響警鐘,就被撂翻在地了,而猙獰面目突現的重騎兵卻開始發動沖鋒了,雖然沖鋒距離并不能讓騎兵發揮應有的攻擊力,但這已經足夠給予營地內的敵人致命一擊,重甲騎士,即便是站那不動讓你砍,也不一定能在兩三下間砍透厚重的裝甲,鋒厲的長矛加上戰騎的沖擊力,把吃飯中的獸人們穿成了糖葫蘆,但這些明顯是經過嚴格訓練的獸人戰士,雖然被突然襲擊打暈了頭,但還是操起手中的武器,聚集在一起,以期能抵擋住騎兵。
  老帕輕皺了皺眉頭,繼而一揚,要不是詐營突襲,這塊骨頭還真不好啃,對于現在的情形,敵人如果各自為戰,那僅有死路一條,但一旦集結起來,卻反倒增加了逃生的機會,只是這樣的機會,曾身為統領的他,怎么會坐看其發生呢?長槍一指,當先向集結的核心處突擊而入,我站在內城的一角,觀看著城下士兵們的表演,看來這老帕還真有一手,竟然未卜先知般突入敵想集結的圓陣腹中,硬是打亂了其集結意圖,將剛有抱成團趨勢的敵軍重新攪成一盤散沙。
  輕步兵跟隨在重騎兵身后,一半人手持單手刀或斧盾,將騎兵席卷后留下的聯軍傷員盡數砍成了碎片,而另一半或手持弓弩,或手持拒馬等物,在小包的率領下快速占領浮橋一端,狙殺著妄圖逃到對岸的敵戰士;伴隨著重騎兵發動突襲,一隊輕騎兵在阿年的率領下,由內城疾馳而出,快速插向敵營地,他們將負責對潰逃士兵的追殺。現在唯一空閑的就只有我和獸巫們,他們剛才給輕騎兵們加持了各種攻防魔法后,已精疲力竭,只有我笑嘻嘻地蹲在城頭看著好戲。
  并不是我不想領兵出外,而是所有軍官反對,對他們來說,我無疑是最好的精神領袖,上次的教訓已足夠了,畢竟還要我帶他們脫離困局。再說了,要是讓我有個好歹,估計蘭城的各位主官也不會放過他們的。所以任我如何威逼利誘,還是被一致反對,無所事事下,我唯有干坐在城頭觀望。
  警訊在襲營三分鐘后傳出去,而對岸的敵軍行動也滿迅速的,六分鐘后就有大隊的戰士向這邊沖過來,但此時的營地,已沒有成群頑抗的聯軍士兵了。一切盡在預料之中。
  起點中文網www.booksrc.net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