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夢之旅》 最新章節: 契子(05-18)      第一章家族成員(05-18)      第二章見習考試(05-18)     

星夢之旅39 驚現刺客

漢十二,獸狐族戰士,擅長刺殺、偵察,狐族隱忍特性在其身上得到充分體現,因刺殺狼族酋長被狼族千里追殺,流落獅族領地,有幸獲知獸神殿頒下追殺令,而獲取見習獸神戰士之名可讓其庇佑于獸神殿之下,不知是幸還是不幸,他竟然想到了刺殺星夢。-----------------------
  “不知道星夢閣下是否在貴軍中?能否出來一見?”巴契夫滿懷希望、充滿期盼道。
  靜和皮耶羅心里都是咯噔一下,戲骨來了,靜臉色略變,曼聲道:“閣下,我們何時出發?”對于巴契夫的問題避而不答,想引開話題。
  巴契夫卻并不死心,繼續道:“這個,行程并不急,最邊遠的熊族來去要多擔擱半個月時間呢?倒是我想見識下星夢閣下---獸神殿千年來下達的第一個追殺令的主角,到底是何方神圣。”
  皮耶羅臉色不變,輕聳雙肩道:“閣下來的不是時候,星夢并不在軍中。”
  巴契夫臉上不禁露出失望神色,喃喃道:“唉,可惜了。”
  “閣下難道想弄個榮譽見習騎士勛章?”皮耶羅語氣中不無諷刺之意。
  雖然皮耶羅這話中帶著刺,但巴契夫卻并沒發怒,而是無限神往道:“千年了,獸神殿還從沒發布過追殺令,而今次卻為了個一半獸人血統的家伙發布了追殺令,而且這獎賞還如此之低,擺明是作作樣子而已,正因為這樣,更增加了我們的好奇心。”
  “哦。這樣啊,我保證你見他會失望的,他的身材相貌普通,和俊偉兩字根本搭不上邊,用見面不如聞名來形容是最好不過了。”靜聽到巴契夫的這番解釋,心情大好。
  “如果真是這么簡單,閣下也不會看上他了。”巴契夫瞧著靜的眼神盡是懷疑。
  “咦,你怎么知……”話說到一半,戛然而止,靜臉色迅速飛紅,低頭不語了。
  皮耶羅微笑道:“閣下不用懷疑,靜小姐說的一點沒錯,僅以樣貌形容,也僅此而已了。”
  巴契夫驚疑道:“是嗎?在獅族領地揭起這么大的浪,竟然毫無過人之處嗎?”
  靜和皮耶羅兩人都閉口不語了,多說多錯的道理他們還是知道的。
  翌日清晨,靜隨獸神騎士們踏上了前往獸神殿的路途,本來巴契夫還想多留幾日,看看這星夢到底是什么玩意兒,因為兩軍會合一處后,同處一營,他的手下聽到關于星夢的版本卻是千奇百怪,但無一例外,無論哪一種說法,說的人對這個家伙的語氣中全都是敬而遠之之意,更讓這些難道出門一次的獸神戰士們神往啊。但禁不住靜的一再催促,唯有盡早踏上歸途了。
  皮耶羅此時的心情也僅能用沮喪來形容,當日自己可是信誓旦旦,一定不讓表妹有絲毫損傷,而此時卻不得不任由其隨獸神騎士們離開,這是獸族圣女的神圣使命,任何人也改變不了的宿命,而靜此去前路茫茫,要從神殿接回靜,困難重重,歷來各族圣女入選神殿,鮮有出來過的歷史。
  而此時的血色鷹旗卻經歷了一件令人狂喜的事情,小包帶回的一位疲憊不堪的獅族戰士,給我們帶來了好消息,有近百的獅族戰士被困在離岸不遠的小河洲之上,因為缺少食物,大多數人已餓的不行了,但水勢太急,大家卻是過不來,最后有三名戰士自告奮勇,泅水前往河岸找尋救兵,雖然希望渺茫,但好過等死,這些戰士是隨靜等人順流而下,船毀落水的幸存者,其中竟然包括了關培,這還不讓大家興奮過頭啊。
  隊伍中人數眾多,各軍種齊集,但卻沒幻獸騎士,要不然先運些食物過去,好讓河洲上的戰士饑餓狀況有所緩解,而且可以將繩索從這頭帶到河洲,如今唯有讓人拉著粗繩強行泅渡了,不過人身上捆著繩,水性又好,倒不怕被沖走了,如果不幸沖過頭了,還可以拉回來。
  費盡九牛二虎之力,大家才將河洲上的一百多名戰士接回岸邊,這些人大多有傷在身,奄奄一息的,不過都是皮外傷,而萎靡是因為饑餓造成的,只要吃點食物,休息一天就能恢復了,也幸虧他們隱蔽在河洲上,要不然早讓沿岸搜索的魔族剁成肉泥了。
  平白增添了一百多病號,使傷員總數占到了騎兵隊伍的三分之一,雖然使機動力進一步喪失,但喜悅之意卻揚溢在每個人臉上,關培等人是劫后逃生的喜悅,而我們則是重逢戰友的開心,經歷了十多天的分離,生死兩茫茫啊,竟然能在此重逢,據說關培見到救兵時,第一句話竟然是:“緣分哪,真是緣分哪!”(怎么像老趙小品中的臺詞哪。)而接下來一句就讓人噴飯了:“大哥,您看我七老八十了,可憐可憐我老頭子,給點吃的行不。”
  可惜,卑鄙無恥下流的星夢竟然連吃飯也不管飽,所有獲救的兄弟剛填了個肚角,就被告知今天的吃飯時間結束了,這還不算,那邊竟然烤起了獸肉,這些同志竟然無視他們的存在,開起了野餐大會,大口酒大塊肉,這擺明是挑釁,關培當場就率人撲上去搶食,卻被殘忍地拖開了,而他的放手命令竟然也沒人理會,這也是,比起星夢來,得罪他無疑是比較好的選擇。
  我和老帕等人樂呵呵地啃著圖羊肉,喝著厲松酒,看著關培等人滿臉的郁悶樣,真是爽歪歪了,這老小子這些天來總倚老賣老,沒少給我眼色看,這回可是什么氣也出回來了,關培一把推開拉住他的戰士,大步流星般趕到我們面前,咆哮道:“星夢你這臭小子,什么意思啊?”
  我詫異道:“這個,什么什么意思啊?”
  關培怒意更盛,一把搶過烤架上的圖羊腿就往嘴里送,我一使眼色,阿年和邊上的戰士立刻沖上前奪下了老帕剛送往嘴角的肉食,老帕笑道:“關老爺子,這饑后過份進食、吃肉食都是很傷身的,您老就忍忍吧,不用和自己身體過不去吧。”
  我慢悠悠,幸災樂禍道:“不識好人心哪,唉,可憐了我一份心意。”
  好意,這樣的好意,真是前無古人了,擺明是耍人嘛。關培至此算是明白過來了,這小子一定是故意的,一天不整人,這小子骨頭就發癢了。今天自己算是被徹底的算計了,郁悶。
  我是一邊啃著肉一邊偷著樂,哈哈,終于整到你了,而且還是兵不血刃,整到你無話可說,嘿嘿,正自高興,突然警覺到有人在不遠處偷窺,并不是觸動了警戒圈的布置,而是被人直盯時的特殊感應,冷冰冰不帶一絲暖意,忍不住打了個哆嗦。
  這到底是什么人呢?能避開暗哨和機關,進入警戒圈的內圍附近,絕對是上佳的殺手人選,難道是要行刺不成,可又不像,殺手在刺殺前都是極力收斂氣息,哪像現在這么囂張,難道真以為我是法師,沒這種氣機感應不成。
  “朋友,現身吧。”老帕和阿年幾乎是同時向不遠處的草叢中望去,老帕出聲相邀。真是奇怪,他們兩人的斗氣修為可不比我低哪,怎么感應到的時間反滯后于我,難道是因為我是目標的關系。
  一人應聲從草叢中站起來,并沒任何舉動,反是笑出聲來,聲音尖銳刺耳,令人極不舒服,而此時,兵刃出鞘的戰士已將此處的進退之路封死。
  起點中文網www.booksrc.net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