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夢之旅》 最新章節: 契子(05-18)      第一章家族成員(05-18)      第二章見習考試(05-18)     

星夢之旅40 刺殺技能

漢十二也沒想到這次自己竟然會想到這么個鬼主意,刺殺星夢,這簡直是自己找罪受,獸神殿的追殺令早在十多天前就發出了,而且是對所有獸人發布,漢十二當時因意氣之爭,刺殺狼族一名酋長,被狼人千里追殺,剛剛甩脫了狼人獵手的追蹤,被迫逃亡到了獅族領地,聽聞這個消息,大喜過望,這可是解除后患的好東西啊,況且刺殺本是其所擅長,估計這個發布虐殺令的家伙也不是什么好東西,殺了這個人應該也沒什么后患。三天前,他在其頓峽谷附近發現了獅族戰士的影蹤,讓他吃驚的是,因為沒收斂氣息,一個普通的戰士竟然發覺了他的存在,要不是他機靈,得以逃脫,說不定早讓人給圍殺了。其后,他小心翼翼,極力掩飾行跡、收斂氣息,費盡氣力才得以潛入,但人家卻來了個大轉移,而轉移方向竟然是蘭城,讓人驚詫莫名,難道是回去送死,他是追著血色鷹旗的尾巴來到蘭城的,在他到達之時,內城已盡入獅人之手,而接下來的外城殲擊戰更讓他吃驚,雖然有幸逮到了星夢獨處觀戰的機會,卻下不了手,并不是惺惺相惜,而是獸巫的存在,深諳刺殺之道的漢十二知道,十多位獸巫雖耗廢了大半的魔法力,但其周邊密布的殺陣還是恐怖的,一不小心觸動,功虧一簣不算,說不定還要搭上小命,反倒是戰士云集之時,獸巫們不會做這種浪費魔法力的事情。只是下面那些砍人像切菜一樣的野蠻人,暴發出的殺氣,連遠在內城也感受的到,要在這些人邊上刺殺他們的主官,困難也很大啊。
  但最令他不解的是,這些戰士明明對這個人恨得咬牙切齒,但漢十二感覺到,只要此人遇險,這些戰士會舍身相救,這強烈的反差令他差點沒抓狂,一直找不到好機會下手,而虐尸的行為再次給這位陰冷的刺客上了一課,等他趴在無人處吐完苦膽水后,血色鷹旗已拔隊遠揚了,可憐的刺客先生越想越光火,也不知從哪弄了只瘦小的坐騎,遠遠地吊在隊伍后方,刺客先生不愧是專業出生,對于潛形匿蹤擅長外,對于追蹤也很有一手,他不敢過分靠近血色鷹旗的大隊,至少進入斥候活動范圍就是件很危險的事,和戰士面對面交鋒的刺客也不可能成為好刺客了。
  幸虧獸人再怎么強壯,經歷了一場大戰后,又快速奔馳了近一天,疲憊是不言而喻的,終在前方不遠處扎下臨時營地,但這家伙的確是個難纏的主,營地圍得如鐵桶般不算,外圍的巡邏、斥候也有近百人之多,而這些人在如此折騰下竟然還一絲不茍地執行著命令,一點也沒打折扣,漢十二是小心再小心才潛入營地內圍,畢竟這是荒野,而防御的重點也是發現敵大股部隊,但潛入內圍后,注視著刺殺目標,松了一口氣之時,卻被發現了行蹤,而且是兩人同時發現,四面合圍,逃走是不可能的了,他唯有笑著站起身來。
  這笑聲尖銳刺耳,要不是見到此人是一昂揚大漢,還以為是人妖乍現呢,眾人合圍,長短兵已抵在此人身上,我和老帕等人走上前去,這大漢一身黑色勁裝,雖體形魁梧,但相貌普通,身背的卻是和我一樣的腕刃,臉上雖是一副害怕的模樣,眼神中卻沒半點懼意,呼吸均勻,我腦海中的第一念頭是此人是刺客,被制根本就是假像,你不傻我也不笨啊。
  刺客的可怕之處在于無孔而不入,置諸死地而后生歷來不是他們的信條,為完成任務,刺客可以犧牲性命,于千軍萬馬中刺殺成功的案例舉不勝舉,當然全身而退的廖廖。而眼前這個人卻好像有充分把握似的,難道真的高明至斯。
  同樣,破釜沉舟也不是我所想用的招數,雖然有時難免要背水一戰,但如果有選擇,我寧愿放棄這種以命搏命的可怕戰術,至少只要沒到山窮水盡的一刻,我就不會冒生命之險。
  漢十二看著接近中的眾人,一聲輕笑,笑聲中充滿了得意,老帕畢竟見多識廣,立知不妙,斗氣散發,同時身形側移,想將我護在身后,畢竟我重傷初愈沒多久,而上次又險些走火入魔,他還是擔心我的安危,我沒說出我斗氣修為更進一步的原因也很可笑,因為沒人會相信一個法師竟然在走火入魔的困境中得到斗氣境界的突破,在羅蘭,魔戰士僅是個傳說而已。
  笑聲中,周遭的戰士們也是臉色微變,虛懸或輕架在漢十二身上的武器收緊,但卻是眼前一花,刀叢中的漢十二身形輕晃,竟然憑空消失,武器全落在空處,阿年一聲低呼:“移形換影,大家小心。”
  這是刺客的高階技能,是以消耗自身精力為代價的脫身密技,也是刺客在人多處刺殺的不二密技,阿年身形也是側移,與老帕兩人將我的前方守的水泄不通。因為刺客的潛行技能并不下于魔法師的潛行術,大家疑神疑鬼般觀察著周遭。
  漢十二此時竟然已潛行到了星夢的身后側,這里雖然有一名戰士護住后翼,但以他的本事,肯定能一擊而中,并安然逃脫的,手掌一翻,尖利的腕刃已在手中,握著這跟隨自己多年的暗殺利器,漢十二不禁一陣莫名的煩燥,但刺客的生涯早讓他練就了安定情緒的方法,在不急不徐中,漢十二發出了致命的背刺攻擊技能,而同時,他的身形也完全顯露出來了,隨著面對我這方戰士的疾聲大呼,所有人也明白這刺客竟已潛行至后方去了,而在危機處處的軍隊駐地,此人被發現之余,竟然還有膽量刺殺主官,眾人頭皮一陣發緊,因為此時我正處在危機之中,一旦讓刺客得手,想不死都難。
  漢十二以為自己算是沉得住氣了,誰料還有更沉得住氣的家伙就隱在其近處,他這一刺遇到了魔法護盾的阻礙,但腕刃特有尖利很快就突破了其防御,隨著腕刃入體,他突然感到一陣不妥,竟然沒感覺到半點抵抗的力量存在,就像刺在虛無中一樣,而刺中的人體一陣扭曲,竟然化為光影消散,漢十二大駭,他也是見多識廣之人,幻像術雖沒親眼目睹過,但還是聽說過的,沒想到今天竟在此處有緣相見。
  在他邊上那位戰士彎刀砍過來前,漢十二急速側移,想再次隱身,但腳沒邁開兩步,腳下卻絆蒜了,不明物體飛快纏上雙足,并迅速上身,他根本來不及往下看,跟蹤追到的戰士彎刀呼嘯著就砍了過來,使他不得不極力招架,但腕刃畢竟不利于近戰,很快被磕飛了,在“拿活口”的喊聲中,他被趕到的阿年用重盾砸暈了。
  老帕對著我上看下看,左看右看,半晌,嘆了口氣道:“唉,沒想到你還有這招啊!奶奶的,害老子白擔心。”在此前的經歷中,我并沒施展過幻像術這種魔法。
  而從另一頭趕到的關培剛才大變的臉色終回復如初,感慨道:“要這小狐貍出丑,估計我們全加上,也很難。”
  我摸了摸下巴,自言自語道:“怎么每個人都想看我的笑話呢?我做人真的有這么差嗎?”
  “廢話,你做人不是很差,而是非常非常非常差。”也只有老帕和關培敢這樣不計后果諷刺我,其它人在我面前,都學會了慎言慎行,即便這樣,還時不時吃點虧呢。
  我輕踢了下地上的刺客,轉移話題道:“這家伙是什么人哪,竟然能潛入營地,還敢在這種情況下玩刺殺,倒是有幾分手段和膽量哪!”關培他老人家剛才被我戲耍了次,現在逮到損我的機會,還不大顯身手啊,乘早叉開話題再說,這叫好漢不吃眼前虧,不過想想也郁悶啊,做人做成我這樣,真不如撞死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