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夢之旅》 最新章節: 契子(05-17)      第一章家族成員(05-17)      第二章見習考試(05-17)     

星夢之旅41 欲擒故縱

這還是漢十二第一次近距離看清這位虐殺戰主角的容貌,僅能用兩個字來形容:平凡。根本就沒半點出挑之處,如果將這個少年的五官分開,無疑都是挺不錯的,但拼湊在一起的效果卻是差強人意,即便在狐族這樣一個平凡男人居多的種族里,這家伙最多也僅能混個中游,但就是這個看上去極其平凡的少年,創造了獸人歷史上許多先例。漢十二怔怔地看著眼前這位面帶笑意的少年,心底里卻在打著鼓,以他的閱歷,他也看不出這笑容后面的含義,但無可否認,這看上去還帶些稚氣的少年,笑起來的樣子的確是讓人恨得牙癢癢,而這樣的笑容中隱藏著的一絲陰冷氣息又讓漢十二有些心驚肉跳。“事若反常必有妖”,這個念頭出現在漢十二的腦中之時,他自己也嚇了一跳。我好奇地盯著眼前這個獸狐人,奇怪的是心中沒半點仇恨,反倒有親近之意,這就是老媽的族人,曾經嬴弱到極致,如今卻卷入爭霸天下游戲的狐人中的一員,其實看他和自己一樣平凡的相貌和頸后特有的白毛,就知道這是舅舅一系的族人。
  心神激蕩下,我還是忍不住先開了口:“你是白狐族人嗎?”
  漢十二冷哼一聲,道:“明知故問。”
  這家伙還挺犟,不過腦子還真是好使,每族獸人各有特征,要區分僅從這些特征就能明白,根本無從掩飾。我慢騰騰地道:“你有沒有狐族的最新戰報,如果有的話,我可以用你的命換這些消息。”對于殺手,命雖然不值一提,但有機會逃生,還是有很多人會動心的。
  漢十二不憂反笑道:“如何保證你不是誘我透露消息,過后殺人滅口。”
  “其實你不說也無所謂,魔族大軍已在獅狐邊境的草原上集結,隨時準備過境參戰,狐人戰敗已成定局,我只不過想設法拖延魔族的進攻步伐而已。”我不徐不緩道。我賭的是這刺客還有些許家國觀念,否則上面這些話也是徒勞。
  漢十二明顯吃了一驚,他是自狼族領地逃亡而來,也沒碰上魔族的大股部隊,如今聽到這有如晴天霹靂般的消息,差點沒呆住,結結巴巴道“獅族怎么可能讓魔族過境?這是違反獸人公約的。”
  “獸人公約?”我還沒聽說過有這么個玩意兒。
  “不允許其他種族介入獸族內部事務。”阿年在邊上提醒道。對于這種原則性的公約,他還是有相當的了解的。
  此時,從帳外進來五位身披戰甲的戰士,一字排開,撲通撲通全跪在地上了,異口同聲道:“屬下等辦事不力,請大人責罰。”
  漢十二一看這幾人的軍銜就明白了,這些全是剛才巡查哨崗的什長百長,他雖然和他們一樣跪在當地,而且還背縛麻繩,但這熱鬧白看白不看,好歹也了解一下這位的御下水準。
  我這還沒揪出這刺客的底,剛逛了入局,被這幾位一打擾,剛才的精力算是打水漂了,他奶奶的。“你們幾個進帳前怎么沒通報啊,衛兵。”
  話音還沒落,外面兩哨兵飛快閃了進來,也是撲通倒地,連聲謝罪,心里直打鼓呢。這以前,長官們進進出出,好象從來沒出現過通報這種情況啊,大人今是怎么了,要說遇刺受驚過度,那是瞎話,壓根連毛都沒碰上。
  “都給我站起來了,大老爺們的,就知道跪嗎?今次也不全怪你們,但我希望不會有下次。”我這語氣可沒半點客氣,這些家伙,向來是客氣當福氣,反倒是板著臉更能讓他們警醒。而這幾位口里唯唯喏喏,知道我脾氣,反倒沾沾自喜,這大人只要沒笑嬉嬉地問話,就代表今天之事沒什么后遺癥,否則即便逃過今天,后面的日子可有苦頭吃了。
  漢十二看的是滿腹狐疑,這處罰雖沒下達,但這上位者的語氣可絲毫沒打折扣,一聽就是長久身處高位養成的獨特官腔,這與年齡形成極大的反差,而且這樣的處置方法聞所未聞,相信這幾位以后執行命令時,必定是全力而赴,比起直接處罰來,效果可能更好,小小年紀有這樣的御下水準,的確是人不可貌相啊,但讓他不解的是這幾位唯唯喏喏的軍官士兵們到底在開心著什么,逃脫處罰也沒必要開心成這樣。
  此時老帕由帳外進來,手里拿著一份名單,這是一份近年來風頭強勁的刺客名單,其中三個名字上畫了圈圈,漢十二、路易斯、青月,還有關于這三人的簡短描述,三人都是狐族有名的刺客,不得不佩服老帕的神通廣大,在這荒郊野外,他也有法子弄到這樣的東西,從名字就可以直接剔除青月,擅長的刺殺方法是色誘,估計八成是女的,路易斯更絕,他刺殺之人總是先收到拜貼,而后遇刺,水平之高令人汗顏,唯有這漢十二描述最少,短短兩個字:隱殺。與眼前此之最為相符,只是冒然發問,此人肯定搪塞。
  打發走跪在地上的戰士們,我轉眼瞧向漢十二,發起感情攻勢道:“我嘔心瀝血,率獅族戰士死守蘭城十數天,為的也就是拖延魔族進攻狐族的時間,沒想到狐族兄弟卻以怨報德,行刺殺之事,真讓人心寒哪!”
  漢十二默然低頭,魔族過境他是聞所未聞,僅以為蘭城血戰是獅族的內戰而已,哪料到竟然牽涉到狐族生死存亡,雖然他并不重視國土觀念,但畢竟是族人,畢竟他的兄弟姐妹還生活在狐族領地內,血濃于水啊。
  雖然漢十二低沉著頭,但我料他必定心神不寧,我輕抬頭示意老帕叫出漢十二這個名字,老帕轉到其身后,道:“漢十二。”
  漢十二正處在輕微內疚中,正心神不定,突然有人叫到自己名字,下意識轉頭應聲道:“誰叫我。”話一出口,就知道壞了,看來自己的底已讓對方摸清了。再回過頭看向我,卻沒看到半點笑意或得意之色,心里又是一陣陰寒。
  “漢十二,果然好名字。”我邊說邊站起身來,走到其身側,拉住捆綁他的牛筋,力貫雙臂,用力一扯,牛筋應聲而斷,漢十二心下又是一驚,自己剛才也不是沒試過掙斷之捆綁繩索,但幾次努力都無功而返,沒料到這少年卻輕松扯斷,斗氣修為不淺,而剛才行刺之時,此人明明是用魔法脫身,能如此輕松應用幻像術騙過大家,其魔法修為也不會很低,魔武雙xiu,魔戰士這三個字眼一旦在其心中形成,震憾不言而喻了。但比他更為吃驚的卻大有人在,阿年和老帕是瞧傻了眼,這牛筋乃是用火牛之筋經密法所制,沒有高階以上的斗氣修為,根本就不可能扯動分毫,老帕不由啐了句:“這小王八蛋又打了埋伏了。”
  我是聽到裝沒聽見,道:“漢十二,不錯的名字,不知道有沒有興趣在血色鷹旗下效力。”
  漢十二不愧是優秀的刺客,很快從震憾中恢復過來,淡淡道:“有興趣又怎樣,沒興趣又怎樣?”
  “有興趣的話,歡迎加入,沒興趣的話,你可以走人了。”我若無其事道,姜太公釣魚,愿者上鉤。
  “我沒興趣的話,真的放我走人。”漢十二當然不會相信這樣的話。
  “當然。”詭異的笑容再次浮現,老帕和阿年偷眼瞧見,身子都忍不住輕微顫動,看來眼前這家伙要倒霉了。
  “那我走了。”漢十二打定主意讓眼前這個少年食言,像這種縱虎歸山的事,可不是正常人會干的,他這次行刺失敗,的確大意也占了很大的因素。
  接下來的事匪夷所思,漢十二由營帳出來,一路西行,穿越了整個營地,卻沒任何人阻攔,他當然不會以為自己隱了身了,實在是搞不清這放行的命令,是何時通過何種方法下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