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夢之旅》 最新章節: 契子(05-18)      第一章家族成員(05-18)      第二章見習考試(05-18)     

星夢之旅42 大傷腦筋

午夜,漢十二趴在陰冷的草地之上,身覆草皮,監控著魔族的動向,現在的他還在懊惱,自己是不是行差踏錯了,怎么三兩句就被誑了入局,心甘情愿地充當起前軍哨探來了。
  前一天被釋放之后,漢十二是越想越窩火,憑自己隱殺之名,在重重保衛之中,尚且將狼族酋長刺殺于野,卻讓一毛頭小伙子玩弄于股掌之中,真是大丟臉面,不甘心之下,他原路折回,想殺個回馬槍,戲弄了下這毛頭小伙。但這幫巡守士兵也實在是盡忠職守,這次潛入,他花費了兩倍的時間才潛到中軍營帳前,卻聽到讓他啼笑皆非的一段對話。
  一渾厚中音道:“你明知這家伙潛入并非加強戒備就可以的,干么還處罰戰士們啊?”
  一略帶稚音的干啞嗓子道:“又不是我要罰他們,是他們自己請命處罰的,關我鳥事啊?你又不是不知道,這群家伙少點管教都不行,放縱一下,還不騎你頭上來。”這兩天沒睡好,有些上火了,連嗓子也半啞了。
  渾厚中音贊同道:“這也是,不過你放虎歸山,就不怕他再來嗎?下次可就沒這么好應付了。”
  我微笑道:“該來的還是要來的,前畏狼后怕虎的,干得了什么大事,再說了,你看我們大碗酒大塊肉的,外面的朋友還不羨慕死啊。”說著啃了塊肉,喝了口酒,差點沒把漢十二饞死,他可是大半天沒進食了。
  漢十二聽著前半段還沒怎么著,后面的話卻是越聽越不是味了,這不是擺明了說自己嗎?這營帳外空曠濕冷,一覽無余,除了他自己還有誰啊,只是自己的隱身術怎么又失靈了,這家伙的鼻子還真他媽的靈,難道是屬狗的不成。想到這,他也不隱身了,揭開帳門就進去了,形蹤都被人道破了,還隱個啥啊。
  進到帳內,感覺格外地暖和,四人圍坐在火堆旁,竟然在帳內生著火堆烤著火呢,還真他們有創意,也不怕把營帳給燒了。只是這四人連半點看他的心情都沒有,只是大塊切著烤肉吃,喝著米酒。漢十二此時酒蟲子也被勾了出來,顧不得打招呼了,不管三七二十一,一頭擠了進去,剛想伸手去抓酒瓶子,卻被釋放自己的少年一手拍掉了大手,瞥了一眼,冷冰冰道:“這可是戰利品,你這家伙可是敵對分子,沒把你剁肉泥已對的起你了,還想吃白飯不成。”
  要是刺殺,漢十二可以在惡劣的環境內隱伏不動數天,但現在刺殺心情全被粉碎了,美食佳釀在前,格外經不起誘惑啊!倒是旁邊一胖老頭開了口了:“你看這孩子餓的,好歹也給點吃的吧。”
  “要吃當然可以了,只是要做點貢獻才行,不然可對不起這些弟兄們血汗。”老帕在邊上敲著邊鼓,其余人也三言兩語應和著。
  漢十二暈頭昏腦中,想也沒想就答應了下來,豈料這等同簽了賣身契一樣,等他吃完,這群家伙竟然零零總總弄了十多項任務出來,而最為可惡的竟然是立刻出發,搜索偵察追擊蘭城余部的魔族軍隊動向,這可是份苦差事,但對于刺客出身的漢十二來說,也僅是小菜一碟,他不忿的是,阿年同志竟然拿出了早準備好的衣物、干糧、武器等物,擺明了是設好了套等他上勾。
  看著漢十二欲噬人的眼神,我笑著聳聳肩,道:“不關我事啊,我可一句話沒說。”
  漢十二心里那個郁悶啊,就別提了,心里暗咒道:不關你事才奇了怪了,這套八成是你小子設下了,媽的,自己怎么就這么經不起誘惑,一腳踩上去了呢,狐性多疑的優點怎么一點沒遺傳到呢。
  關培也是一臉笑嘻嘻道:“你小子運氣真好,小星今天失算了吧!”
  “狐性多疑,沒想到卻碰上個大老粗,讓人失望啊。”我嘆息著,本來就設置了數套方案誘惑漢十二上勾,沒想到最簡單直接的方法就搞定了,不過這樣他卻少吃了不少苦頭了。
  “你是怎么發現我再次潛入的。”漢十二仍然搞不明白關鍵所在,自己只是抱著戲弄心情而來,殺氣全無,根本就不可能再次被人發現啊,而且也沒發現有警戒魔法。
  “你有沒有聽到剛才的鐘聲。”老帕提著醒。
  “嗯,那又怎么了?”漢十二不解。
  “去外面看看你來時的路上有什么東西拉下了。”
  漢十二悶聲跑了出去,傻眼了,自己眼前是一個個的腳印,清晰地由十數米外通到營帳,難怪這個范圍內竟然沒有巡守衛兵,這可是最簡單的防御刺客方法了,但往往最簡單的就是最有效的。在他回帳內的一瞬,他也明白了,如果自己心存殺機而來,現在已是死尸一具了。
  “身為獸人,最注重的就是誠信,我相信兄弟你不會讓我們失望的,記住,你去是偵察,并不是刺殺,我希望得到的是情報,而不是你帶傷而回。”我懇切地關心道,著實讓漢十二感動了一回,但接下來我的喃喃自語讓漢十二差點暈倒:“后面還有不少的任務等著你呢,帶傷了肯定影響身手。”
  漢十二雖然心里些許郁悶,但還是略帶感動,因為從我的眼神中還是傳達了一路保重的關切之意。只是他也不明白,這少年怎么說的一套做的一套,言行不符呢。數天之后他就明白了,因為這個人和自己一樣,也流淌著狐族的血,而他也暗暗慶幸,當天自己頭腦發昏的真是時候,否則一大堆圈套等著他鉆呢。
  我瞧著地上一大堆的地圖啊、文書啊、情報啊發著呆,而邊上同樣堆著數個沙盤,老帕和關培兩人正在那比劃來比劃去,阿年則是在盤算著兵力對比,說真的,我現在頭也大了,按說聯軍的這支側翼部隊人數也不多,僅兩千來人,但以我手上這點兵力,要一口吃掉,談何容易,反過來說,不要讓對方吃掉已是很不錯了。
  古往今來,以少勝多的戰役不勝枚舉,但在寬廣的平原上,戰力相當的騎兵與騎兵的對戰,還鮮有以絕對劣勢兵力取勝的,經歷了數次大戰,獅族戰士們雖然成長起來了,而且有老帕這樣優秀的運動戰指揮,但對方也不是省油的燈,僅是金棘花的殘部,已是讓人頭疼了,況且魔族的迅龍、速龍騎兵也不是弱者,以雙方的血仇來說,相遇絕對是死戰,要想破敵,唯有借地利之助了。
  漢十二不愧是優秀的刺客,相對于軍中的斥候們來說,潛形匿蹤的本事猶有過之,他在這兩天的偵察中,搞清了敵人的軍隊組成狀況,大致戰力評估及其他一些相關的指揮官情況,順手牽羊還毫無聲息地把敵兩只獸鷹解決掉了,這樣敵人就失去了空中偵察的天然優勢,為我們的迅速穿插埋伏掃清了障礙。
  看著我愁眉苦臉的樣子,老帕是暗暗偷笑:你以為一軍的主官是這么容易擔當的啊?想當年老子指揮千軍萬馬時,那才叫煩呢,有的你受了。
  我現在不由崇拜起那些統帥們來了,這兩千人的伏擊戰也讓我傷透了腦筋,要是幾十萬大軍的廝殺,還不把我腦袋給煩爆了,只是仔細想想又不是那么回事,要是自己手上再有個數百人,這仗還真可以打的輕松了,腦中靈光乍現,魔族軍隊竟然按兵不動,擺明了他們前面就是蘭城的潰軍了,只是對于為什么不發動攻擊,我也百思不得其解,火速讓小包帶人繞道而上,看看魔族駐軍前路情況,并命其帶去火簡一封,如遇友軍則勿必按簡行事。
  至于敵軍的幻獸騎士問題,則是簡單很多,幻獸因為搭乘騎士的關系,巡弋半徑不會很大,僅作為防止突襲的預警員存在,而且一支兩千人的部隊配備兩只獸鷹,幻獸騎士也不會超過兩人。我們只需多繞點路,就能避開魔族,設伏于前。只是這還要看其動向,如果來個撤退,那就沒必要費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