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夢之旅》 最新章節: 契子(05-18)      第一章家族成員(05-18)      第二章見習考試(05-18)     

星夢之旅43 天然陷阱

哈布杜拉率領金棘花軍團余部三百多人及魔族騎兵千七在數十位獸獅族向導、斥候的帶領下,追著皮耶羅部的尾巴追去,當日與獸神殿的護衛騎兵團不期而遇,倉皇撤退后,他們并沒遠揚,而是在不遠處駐扎下來,密切監視著兩軍合兵后的動向,本以為復仇無望的魔族部隊,在第二天清晨欣喜地發現,獸神殿的護衛者們竟然與蘭城的殘部分道揚鑣,但謹慎的哈布杜拉卻錯失了機會,他派遣的斥候遠遠“護送”獸神騎士們到達百里外,才發出確定無詐的信號,當然,謹慎無可厚非,但過分了,就白白喪失了戰機,一天的時間就這樣消耗掉了,而皮耶羅也不是白癡,早就將臨時營地布置得水潑不入,雖然無山可依,無水可傍,但寬達數米的壕溝并不是騎兵可以輕松逾越的,況且這些壕溝里還設置了難以計數的陷阱。試探性的攻擊使哈布杜拉心驚,雖然損失很小,但這營地就好似縮成一團的刺猬,讓人無從下手,步兵可能是唯一的選擇,當然并不是要步兵沖鋒營地,那里有大群的騎兵等著你去送死呢,而是要他們填平這壕溝,但要填平這壕溝也并不容易,騎兵標配里并沒有大型的防御盾牌,以騎士盾的小巧玲瓏,防御流矢無疑是破綻重重,但好在哈布杜拉久經戰陣,想到了拋石法,他將大量的布袋裝滿泥土,利用騎兵的速度拋擲到壕溝里,想填出一條通往營地的道路,但事與愿違,僅是破壞了少許陷阱,反倒使營地內多了掩護射手的掩體。
  哈布杜拉已經夠謹慎了,他一邊猛攻營地,一邊獸鷹輪番上天,并派出了大量的斥候,密切注意周圍的動靜,他可不想重蹈蘭城被打回馬槍的覆轍,誰料還是出了偏差,兩只獸鷹被發現毒死在營帳內,這使他徹底喪失了解敵軍動向的優勢,而后一夜間,蘭城殘部的營地內突然人蹤全無,竟然全軍撤退了,只是其他方向的夜間巡守、暗哨竟然全沒發現異動,唯獨對方撤退方向的十多個駐守人員全被暗殺,竟然沒發出一聲警報聲,而據外圍斥候游騎回報,這股殘軍竟然火速向絕秀山方向逃逸,令他惱火莫名啊,自己這路軍人數實在太少,不足以合圍對方,但對方也實在太過高明了吧,這些哨崗可全是經驗豐富的獸獅人啊。
  煮熟的鴨子怎么能讓它飛了呢?況且周遭也沒發現有敵軍動向,哈布杜拉果斷下達了追擊的命令,即便對方設下陷阱,己方人數上也不占劣勢,平原地區想布圈套那是妄想,騎兵間的對抗,也不見得會輸。
  我選擇的地方是一洼地,不利于騎兵的展開作戰,而且好在這片洼地的地形極為特殊,中間實地被三面環圍的水洼地圍在中間,最為難得的是四季長青的草覆蓋住泥濘有如沼澤的洼地,這么特殊的地形并不是遠道而來的叛軍斥候所熟悉的,這還多虧了隊伍中的土著牧民出身的戰士指出,皮耶羅的目標就是誘使對方進入這片洼地包圍的草原,如果對方一旦進入,老帕所率領的輕重騎兵會將他們的退路完全鎖死,而后對敵后軍發動連番攻擊,洼地內潛伏的戰士們將配合騎兵的戰斗,而皮耶羅將率眾反撲。
  關鍵在于斥候間的較量,小包和漢十二率領的斥候部隊能否將敵前側兩翼的同行們清理干凈,一旦有漏網之魚,陷阱識破,就前功盡棄了。
  皮耶羅在馬上顛簸了近一天了,他心里也在打著鼓,雖然自己率部,時不時和對方先頭部隊接戰,以延緩時間,但星夢率部可是要繞一個大圈,能否按時趕到自己的前方,是否有時間布置完作戰事宜,這可是出哪怕一點偏差就會壞事的。其實他是多慮了,血色鷹旗可是有近兩千的座騎,近千的騎兵輪番騎乘,速度快了不知多少,早在兩小時前就搞定一切,等在預定位置翹首以盼了。
  大自然真是美妙啊,廣垠的草原上竟然生成如此巨大的天然陷阱,面積不小,但兩千的騎兵想在里面馳騁,隨心所欲的轉彎變向、沖刺砍殺,那是做夢,在后路老帕的重騎兵壓制下,不亂成一團已是大幸,況且還有數十位獸巫在其間布置了不少魔法陣,如今正嚴陣以待,待對方入圍后即可發動首輪攻勢,而左側是數百的執盾重步兵和弓弩手,他們將配合施壓,右側并沒任何兵力部署,這是留給敵人的一條出路,狗急了還要跳墻呢,留條生路是讓其沒抵抗的意志。老帕事后是這樣評論我的:“這小子可真毒哪,一點不給人留后路。”至于為什么,想想也知道了,洼地,人是可以深一腳淺一腳的出去,但追殺下,馬你怎么也帶不走的,茫茫草原,兩條腿跑的過四條腿嗎?只是遲死早死而已。
  哈布杜拉一如既往的謹慎,騎乘幻獸親自升空帶路追擊,跑著跑著就感覺不大對頭,怎么兩翼的游騎斥候沒半點回報,但想到這點時,已然晚了,只見蘭城殘軍跑過的路上竟然生起了大火,哈布杜拉先是心頭狂跳:火攻。但隨即便啞然失笑,如今是春寒地凍,潮濕陰冷,這樣的天氣下即便魔導師也沒本事發動火攻的。
  只見火勢并沒漫延,只是沿著殘軍撤退路線燒近,哈布杜拉降下幻獸,終看清眼前這條是木板鋪就的小道,如今已陷入火海中了,此時魔族大隊騎兵也趕到了其身遭,有性急的想從火路側旁追上去,但沒跑幾步就陷入了泥沼之中,動彈不得了,一個念頭在軍官們的腦中生成,洼地,騎兵的夢靨之地。
  哈布杜拉趕緊下令,后隊變前隊,火速撤離,但已然晚了,在他命令下達了一刻,后路上傳來了震天的馬蹄聲,而在部隊左側竟然冒起身著重甲的戰士,前排手持盾牌,后排在前排戰士的掩護下開始射擊,但最為致命的卻是騎兵的中間響起了巨大的爆炸聲,獸巫們聯合發動了預設的魔法陣,其攻擊效果和殺傷力果然驚人,數十位魔族騎士在瞬間便喪命,其肢體也被炸的到處亂飛,而迅龍和速龍被爆炸聲驚擾,開始不受騎士控制,四處亂竄。
  老帕率領的重騎兵開始一波波地沖擊敵后陣,當然以老帕的精明還沒蠢到順勢沖進混亂的騎兵陣中去大肆殺戳,他們只是不讓對方作有效的集結,作為包扎口袋的決定性因素,他們只要防止對手沖破防御圈,其實擔心一點也沒必要,在他們的身后,將會有皮耶羅的部隊前來補防,被追殺了整整數天的戰士們一定不會放過這出氣的好機會,而在皮耶羅布防完畢,騎兵們將傾巢而出。攻,重騎兵是最強大的,而守卻是差強人意,所以老帕以攻代守的舉措實在是高明之極,不給對方半點喘息的時間,讓對方整頓不起有效的反擊陣型。
  我現在也沒閑著,經過我的再三脅迫,終取得了一個弓手的優差,出于主官保護意識的強化,這已經是我爭取到的最好結果了,但我身遭卻有阿年和數個戰士嚴密保護。我們身處在洼地,離實地有兩十多米,并不輿有騎兵能沖到近前,全體持弓弩戰士抬箭平射,大致保持在坐騎上方十到三十公分,根本就不瞄準,經過校驗,這樣的殺傷力反倒優于定點射殺,唉,誰讓獸族的射手們水準爛呢!至于那些所謂的神箭手們,被布置的任務是定點射殺帽帶紅纓的騎士,那是敵騎兵的低階指揮官們。
  其實說這指揮步兵還真是個體力活,不但自己要射箭,還在拉大嗓門指揮這些沒頭腦的家伙,不要亂射一氣,還好我“德高望重”,倒沒人敢于忤逆我的意思,其實我們身側裝備可謂齊全,短弓、長弓、復合弓、標槍、弩弓全都有,第一輪的攻擊是由短弓發起的,誰讓對方靠我們這么近,短弓射距雖近,但力道十足,適合平行標射,數輪箭雨后,對方全縮出了短弓的射距范圍,有十多名落馬的魔族戰士妄想沖殺過來,沒跑到近前,已成篩子了。
  哈布杜拉也不是傻子,立刻調整了部署,就地集結周遭騎士,抱成團,騎士們早已起盾,但騎士盾實在過于精小,根本就防的上防不下,防的了左防不右,但傷亡倒也有所減輕,外圍的騎士已然下馬,將戰馬橫亙于前,倚作為防御,而大隊的騎士開始下馬走向洼地。
  厲害,一下就識破了我的計劃,知道這后路肯定是重兵封堵,轉而走向看似危險的洼地,想抓緊時間換取生力軍的完整突圍,只是這想法也未免太天真了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