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夢之旅》 最新章節: 契子(05-17)      第一章家族成員(05-17)      第二章見習考試(05-17)     

星夢之旅44 魔蹤狼影

如果說哈布杜拉失誤,就在于其選擇的突圍方向不正確,如果他選擇皮耶羅撤退的方向,那可能還有保存實力的可能,但很不幸,他選擇的是來路的右側,想以此躲開弓手的狙擊,以最少的傷亡代價逃脫,只是他沒想到的是這一側的泥濘是最為嚴重的,幾近于沼澤了,人走在上面都要沉到腰際,你讓這些戰騎怎么走啊,用飛啊。重步兵們步步緊逼上前,弓箭手們已換了長弓,進行拋物線射擊,只要不脫離洼地的范圍,對方也拿我們沒辦法,雖然騎士們都配有弓箭,但重步兵的方盾疊加防御絕對沒問題的,倒是弓手射箭的時候,不小心會讓流矢命中。
  在得到斥候們回援后,老帕指揮的重騎兵兵分兩路,一路殺進了魔族騎兵中間,繼續著攪局的工作,而另一路與斥候射手們死守唯一的要道,靜待皮耶羅所部的到來。
  騎兵的速度是步兵難以比擬的,皮耶羅所部在走出洼地后,戰士們立刻換乘早已準備好的迅龍、速龍戰騎,并換上精良的裝甲,蘭城撤退時為了減輕重量,戰士們都是輕裝,把大量裝備留在了蘭城密窖里,而我們回襲蘭城后,將這些裝甲全數運出,反正有大量的閑置戰騎,重甲全上身,如今弓手們身著輕裝,騰出近兩百副重甲,加上三百多副輕甲足以配備成一個輕重騎兵混合大隊了。
  百夫長希林帶領這個混合大隊先行開拔了,他們到達缺口處時,戰斗才打響了十多分鐘,里面仍是亂作一團,而皮耶羅到達時,老帕帶領的重騎兵已全數沖進去了,希林的混合大隊經過短暫的調息后,皮耶羅率隊布防完畢,第二波鋼鐵洪流也涌入陷阱內。
  哈布杜拉差點沒抓狂,向右側撤退的戰士雖然達到了近百人,但大多是困在了中間,以比龜速還慢的速度往前挪動,戰騎更是陷在中間,動彈不得了。他當機立斷,命騎兵們下馬,向我們這側攻過來,但我們是有準備的,腳下都綁了大塊的木板,在洼地里進退迅速,沖進來的大多被毫無懸念地射殺,而后繼者見前任者死的容易,也裹足不前,拿盾左右遮擋利箭。而剛布陣完畢的中路很快就被潰散的后路軍沖亂了,隨著老帕的重騎兵殺入,雙方呈混戰之局,但魔族戰士們大多是輕裝,怎么可能與重騎兵相抗衡,況且對方竟然在如此狹小的地方玩起了沖鋒,劃過沖鋒線的騎兵竟然直接沖進了洼地,但人家是有準備的不是,立刻下馬換弓箭散射,倒讓跟著沖上前來,想占便宜的魔族騎兵吃了不小的虧,這還沒完,對方竟然的缺口處玩起了輪流沖鋒的把戲,將中軍完全壓了過來,使本就人滿為患的地方更是擁堵不堪,哈布杜拉嘆了口氣,對方有沖鋒的空間,而己方已被壓縮成一團,再不撤退,全都得死在這了,狠下心下,棄馬逃生。
  我看著洼地中掙扎的迅龍、速龍戰騎,唉的嘆了一聲氣,這哈布杜拉還真下的手啊,竟然命人用刀刺戰騎后臀,使這些戰騎發了瘋似的亂沖,差點沒打亂我的計劃,而魔族戰士們卻逃入了洼地中去了,這活靶子可不是什么時候都有的,落在后面的魔族戰士們被無情地射殺了,我再次鄙視了下獸族射手們的水準,竟然有一家伙連續放了十次高炮,他奶奶的,純粹浪費資源。
  騎兵們也沒閑著,呼嘯著趕往外圍狩獵去了,真替這些客死異鄉的魔族戰士們感到悲哀啊,不過戰場就是這樣殘酷,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看著空群而出的騎兵,也不知道有多少人能逃過今天的浩劫。只是怎么沒看到我的女神靜出現啊,她總不會不顧形象,追殺這些臭哄哄的魔族戰士吧?這群家伙是怎么回事,竟然全都哄走了,越叫跑的越快,難不成靜出了什么問題了。
  入夜時分,追擊的獸族戰士們開始一隊隊開回,這些家伙以什為單位,呼嘯追擊,遇到大股敵人就立刻匯集沖殺,要不是天色放黑,他們還想繼續圍捕呢。據不完全統計,死在包圍中的魔族戰士多達一千多人,大部分是被射殺或踩踏致死的,而被游狩方式擊斃砍回頭顱的也有數百人之多,加上繼續追擊的戰士們的戰果,估計對方逃生者不及一成。
  希林被傳令負責通知各隊回歸,而他是拉長著苦瓜臉,追擊的戰士如今廣布在方圓幾十平方公里的草原上,一一通知到要驢年馬月啊,但誰讓他是幻獸騎士呢。他也心知肚明,我是心情不佳,從皮耶羅率隊的戰士嘴里,我了解到了靜的去向,雖然知道其平安無事,放下了心頭大石,但心里還是惱火,對于皮耶羅等人的舉動也不是不理解,可心里不爽,逮到誰誰受罪。
  希林出帳門前,我叫住了他,吩咐了幾句,要是這家伙傻到一一通知,那我們要等傻了,也是我沒想到下達追擊期限,殺紅了眼的戰士說不定會追蹤到逃匿之敵與大部隊會師呢。
  第二天清晨,除了皮耶羅所率的兩個百人隊沒回來外,所有的戰士都已回歸,我們根本就來不及等待皮耶羅部的回來,匆匆率隊向絕秀山開拔,因為戰士們曾遇上了落單的狼騎兵斥候,根據情報推測,是聯軍的另一路追殺部隊,三個狼騎兵千人隊,而搜索斥候的活動半徑不超過百里,以騎兵的速度,也就是五個小時的路程,要是兩軍相逢,勝方八成不會是我們,對方是生力軍,在人數上占了絕對的優勢,而且狼騎兵是獸人的王牌軍種之一,平原上和其對抗根本就討不到好處。
  策馬狂奔本就不是件輕松的事,況且一夜的“勞動”(騎兵全跑光了,這打掃戰場的體力活只有留給步兵們了,在騎兵回歸后,也一起加入了清理戰場的行列,畢竟現在戰爭資源是不怕多的)后,大家都是累得像死狗一樣,這樣的狀況下還要以最快速度逃匿,要是在別的獸人部隊,可能早引起炸營了,但高壓政策加上算無遺策的謀劃,連場的大捷使這些戰士們在畏懼我的同時,也帶有相當的敬意,雖然敬畏有時候會形成將士間的鴻溝,但對于血色鷹旗來說,根本不存在,身為主帥者數度生死,舍生求戰的事跡倒使戰士覺得我也是有血有肉的人,身為軍人只能經歷戰陣,而不能沖鋒陷陣,是怎樣的悲哀啊。
  雖然小包也是疲累要死,但還是強打精神,帶領手下偵騎巡弋外圍數里范圍,他現在的任務艱巨,可不能重蹈魔族騎兵的覆轍,也讓人打個伏擊戰,而希林和皮耶羅等數位幻獸騎士輪番升空,與遠處斥候保持鏡光聯絡,以防止被敵軍偷襲。
  左前翼斥候小隊三人策馬馳過后不久,原先青郁茂密的草地突然被抬起了一塊,露出了兩張狹長尖臉,眼里閃著噬人的寒光,竟然是兩個偽裝趴在草地上的狼人,兩人觀察著行進中的騎兵半晌,又縮回地下去了,待獅人的騎兵部隊漸行漸遠,這片草地突然起了驚人的變化,整齊劃一的狼人戰士、人立起來的戰狼將都揭開了偽裝,原先靜濘的草原熱鬧起來。
  這是一支狼騎兵的先遣隊,由千長達多芬率領,這些是狼騎兵中的精英,獨眼達多芬是少數經歷過古蘭戰爭而未退役的老兵,他的兒子百長必奇很是奇怪,一向好戰的老爹怎么沒發動對獅族騎兵側翼的攻擊,以先遣隊的實力,完全可以讓對方吃個大虧。
  “老爹,對方的陣型混亂,斗志全無,為什么阻止我發動攻擊?”必奇知道自己不問,沉默寡言的老爸肯定不會主動說出原因的。
  “是嗎?”達多芬語重心長道,“有些東西并不能僅看外表的,看上去越沒危險,其隱藏的殺機越大。”
  “不會吧?老爹,他們可是剛經歷了一場大戰,而且你看他們全都是昏昏欲睡的樣子,正是奇襲的好機會。”必奇還是不死心,刨根問底。
  達多芬沉思了半晌,嘆了口氣,道:“在古蘭的戰爭中,我們曾突襲這樣的行進隊伍,但結果是一場對攻戰,我所在的千人隊,大半人死在了戰斗中,我這只眼睛也是那場戰斗中失去的,那些人類根本就比野獸還兇狠。”回憶起當時的戰況,達多芬忍不住身子輕顫了下,血戰的場面猶在眼前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