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夢之旅》 最新章節: 契子(05-17)      第一章家族成員(05-17)      第二章見習考試(05-17)     

星夢之旅45 落荒而逃

“你剛才有沒觀察行進中的隊伍,整個兩翼是呈流動防御陣型,不間斷有重騎兵巡守,重重護住中軍主力,隨便攻擊哪一側,結果都是一樣,只能形成對攻戰,根本就形成不了偷襲的效果,可最讓我驚懼的是那些戰士,百戰余生的戰士怎么會如此不濟,一場大戰根本算不了什么,快速奔馳中還能保持松馳的狀態,加緊休息,嗯,僅能用可怕來形容了,我們區區兩個百人隊妄想偷襲,可能還不夠對方塞牙縫的。”達多芬對著兒子說出了這番話,同時警告的眼神掃視著邊上同樣在憐聽著的部下。必奇急道:“難道就這樣白白放過這些殺人屠夫嗎?”
  達多芬哈哈笑道:“蘭城的這些屠夫關我們什么事,身為金狼族的戰士,和他們可沒解不開的仇恨,也沒必要為銀狼族賣命,我們的先遣隊的任務僅是偵察情報而已,至于圍剿,自在安哥拉去處理。”
  古蘭戰爭的慘敗使原先的獸王族--金狼族元氣大傷,從而被白狐族取代,但銀狼族的迅速崛起又使獸王族之爭陷入白熱化,金狼一族雖然限于同為狼族的尷尬境地,不得不出兵幫忙,但這出兵不出力的格言被各級將士銘記。
  同一時刻,在他們不遠處的草叢中突然閃現出一絲寒光,漢十二輕瞇著雙眼,高聳雙耳,監聽著這邊的動靜,他的戰馬從不遠處馳過時,就知道這隱藏著大批的人手,他通過特殊的信號發送出去后,就利用戰馬掩護,隱身潛伏,但沒想到的是對方竟然如此沉得住氣,硬是沒發動攻擊,直到大隊騎兵馳遠了,才顯露出形藏,而這一番高談闊論真是見解獨到,原來狼族內部也陷入了分化的境地。
  遠處,疾馳的騎兵隊伍中,阿年不解地問道:“大人,您就這么相信漢十二發出的警報,難道他不會出差錯嗎?您看一路行來,連小型魔獸也沒見一個,哪有什么伏兵啊。”
  我冷哼一聲道:“你懂什么,殺手的直覺向來是最準的,他傳回的信號是一級警訊,以他的專業水準,絕對有伏兵潛藏,哼,要不是有狼騎兵大部在附近,我真想一口吃了這些家伙,不過這領軍的看來有些本事,竟然沉得住氣,算他們命好。弟兄們,加快行進速度啊,爭取在入夜前趕到絕秀山。”
  連續的作戰、奔襲,使這支部隊迅速成長,但同時疲累也時刻伴隨著他們,再沒有一段時間的休整,軍隊會陷入病員增多的尷尬境地,我的目標是尋找有利地形,爭取再打一場殲滅戰,重創緊追不舍的聯軍狼騎兵,然后隱入絕秀山深處休整幾天,尋覓穿越沙漠的時機,快速穿插到狐人領地里去。
  荒涼的草原和沙漠以絕秀山脈為界,徑渭分明,構成了獨特的地理環境,絕秀山脈以東是無盡的沙漠,氣候炎熱,而以西則是無邊的草原,絕秀山脈的天然屏障使土地沙漠化的進程止步,經過沙海數萬年的侵蝕,絕秀山脈東側堅硬有如鋼鐵的山體呈龜裂狀,泥土全被季風帶走了,沒有茂密的叢林、遍地的植被,有的僅是少數的熱帶植被,而其擋住了沙塵暴對草原的侵襲,使得山脈的另一側生機勃勃,春意盎然。
  安哥拉身為銀狼族長的第五子,也并非花花公子一個,他也有其過人之處,他沿著大草原一路搜索追擊,曾數次咬住了阿骨顏部的尾巴,但因地形不熟悉,都被其逃脫了,他也沒放在心上,一心想讓前方的餌帶給自己一條大魚,在絕秀山百里外的臨時營地內,各路斥候陸續發回的情報,顯示附近有多股敵人,從十數人到數百人不等,好像是在追殺魔族聯軍,附近肯定有敵方的主力存在,但在騎兵趕到前,這些部隊已然撤退了,只有皮耶羅所部被吊住了尾巴,安哥拉正想集中優勢兵力全殲這支部隊時,達多芬的傳書抵達了,安哥拉連想都沒想,果斷放棄了圍殲的想法,一千五百余人的部隊,絕對是蘭城潰軍的主力了,想棄卒保帥,門都沒有,立刻率軍追趕,喘息的機會一定不能留給對手,一旦讓其緩過勁來,鹿死誰手猶未可知呢。
  皮耶羅在發現狼軍大營時,果斷下達了撤退的命令,當然以其精明,斷不會回洼地會師了,那絕對是引狼入室的餿招,在將狼騎兵引出后,皮耶羅的苦惱也來了,速度,在草原上,狼騎兵的速度是所有騎兵中最好的,但自己這支部隊騎乘的是火獅,戰力雖猛,但也擋不住對方人多啊,打定主意,萬一逃不脫,唯有回馬死拼了,奇怪的是就在快陷入對方合圍時,對方竟然放棄了到嘴的肥肉,全軍遠揚了,方向正是絕秀山,皮耶羅立刻明白主力已然暴露形跡了,不由深深地擔憂起來,這狼騎兵的主官也不是易于之輩,如此拿得起放的下,為殲滅蘭城主力,寧愿放棄圍殲小股部隊的機會,厲害啊厲害!
  現在血色鷹旗和狼騎兵比賽的是速度,看是血色鷹旗逃入絕秀山先,還是被狼騎兵追上先,但無論哪一種結果,狼騎兵都占著主動性,畢竟生力軍和久疲之師戰力上還是有差別的。
  我根本就沒打算走彎曲線路以擺脫狼騎兵,如今的目的地這么明顯,即便瞎子也猜到了,對方聰明的話,對于故布的疑陣肯定不予理會,直插絕秀山,說不定讓對方搶先到達,占住地利,那就虧大了。
  阿年現在頭都大了,因為我在他耳邊不停地嘮叨、埋怨,這獸族也不知道是怎么打仗的,竟然連行軍參謀官也沒一個,阿年心里雖然憋氣,但卻不敢發出聲來。關培現在是最空閑的人了,在邊上打抱不平了,悠哉悠哉道:“阿年,不用理他,這家伙專制得很,這解散參謀團是他自己拿的主意,現在沒人幫著出主意,怪的了誰啊。”
  對于這樣的冷嘲熱諷,我一天至少經歷個十次八次的,郁悶道:“靠,是我想專制嗎?每次詢問你們的意見,你們都是悶聲發財,打死也放不出個屁來,那個參謀團也有參謀嗎?純粹是為高級軍官退休養老而存在,不解散難道還要帶著一群七老八十的老頭子一起跑路啊,不折騰死才怪呢。”
  “那你自個想法子吧,這狼騎兵可是越追越近了。”關培好象個事不關己一樣,自說自話。
  狼騎兵漸漸迫近的事實擺在眼前,已有后哨戰士發現對方的斥候身影,這些騎乘上佳戰騎的斥候無疑是最好的佐證,追兵不遠了,但到現在還沒看到絕秀山的影子呢。怎么保證全軍安全撤入絕秀山呢?
  天色已然放黑,再這樣全速跑下去,可能還沒到地頭,戰騎都要暴斃了,但又不能停下來,狼人的夜視能力和他們的騎兵一樣出名,夜戰更是要不得,我終想到了好主意,所有行動自如的戰士都被命令放棄戰騎,轉而步行,關培帶著受傷的戰士及大隊的火獅、迅龍、速龍迅速遠去,他們每人都大概有三匹座騎換騎,狼騎兵再快也趕不上他們的,但放棄了戰騎的近千戰士出路在什么地方呢?
  我、皮耶羅把隊伍全部拆散,以什為單位,向各個方向進發,雖然目的地是一致的,絕秀山,但如果對方不打散軍隊,根本就沒辦法一網成擒,相信絕大多數的戰士可以安然抵達目的地,而且還有個好處就是對方肯定想不到我們這招,因為戰士們下馬的地方都不盡相同,對方在疾馳中想發現蛛絲馬跡可能性也不大,當然對方的斥候已被先期趕跑了。這也是迫不得已,為避免決戰唯有出此下策了。
  起點中文網www.booksrc.net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