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夢之旅》 最新章節: 契子(05-18)      第一章家族成員(05-18)      第二章見習考試(05-18)     

星夢之旅46 狼之棄族

狼人中也有優秀的斥候,但對于如此多的蛛絲馬跡,安哥拉也納悶了,難道又是疑兵之計?這他媽的也太多了,無數的痕跡顯示至少有數百人步行離開了大隊,這戰騎被追上還只是死路一條,轉而步行難道還有逃生希望嗎?安哥拉狠下心來,派遣兩個百人隊沿路追擊這些棄乘者。兩個百人隊的狼騎兵,在沖鋒中可以輕松擊潰步兵千人隊的陣列,但這也并非絕對,其也有克制兵種存在,步兵密集的長槍陣列可以讓騎兵一籌莫展,騎兵破步兵的長槍陣型,可以有數種方法,最簡單直接的就是弓箭,在弓箭可及范圍內游弋,引弓拉箭,電掣雷鳴,可將對方陣型射散,狼騎兵就沒這種優勢存在,獸人天生的銅皮鐵骨,不擅弓箭,使他們不懼對槍步兵發起沖鋒,雖然在古蘭也吃了不少虧,但血的教訓早被年輕好戰的新一代置之腦后了。槍步兵,獸人建制中根本就不存在的兵種。
  夜已黑,月明。草原上疾風刮過,揭起一波波的草浪,就在這草浪之下,隱藏著殺機。一千的獅人戰士早已會聚在一處,大家雖然在不同的地點下馬,但每一組人間行進都保持在視距范圍內,入夜時分,在遠離騎兵路線后,所有人都聚集一處略有起伏的山包后面,靜靜等待可能來的搜索部隊,而不遠處就有餌存在,一百多名戰士奉命燃起篝火,燒烤食物,步兵想逃脫騎兵的追蹤是沒可能的,與其被追上,還不如置之死地而后生,就地設伏。
  獅族的戰士們對于星夢的命令極為茫然,背著長達四米的笨重騎士長矛步行幾十里,并不是輕松的一件事,況且裝備還不只這些,卑鄙無恥的法師先生甚至連戰甲都不讓脫,近千的戰士身上可全是重裝甲,重達幾十斤,加上身上配備的刀盾、弓箭讓每個人都有備受虐待的感覺,這還不算,每人還被要求攜帶兩支標槍,這些東西在洼地上沒發揮用處,變態的法師卻舍不得拋棄,硬讓人帶上,這也叫逃難嗎?逃難不應該輕裝嗎?
  兩百的狼騎兵幾乎是沿著直線追過來的,尋蹤本領可見一般,但他們萬萬料不到的是這是人家預設的陷阱,在他們看到火光里,都大為興奮,搜覓了大半夜,終找到逃跑者的人影了,喜悅之心使他們喪失了必要的警惕,而且火堆前圍坐著的人數與先前追蹤時發現痕跡顯示數大致相符,狼騎士們此時的心情僅能用興奮來形容,他們在制高點開始列隊,準備沖鋒合圍,死神在慢慢逼近。
  獅族戰士的呼吸都快停止了,但又不能大聲地喘息,狼騎兵就在上方不到一百米的地方,這樣的距離足夠對方沖刺了,稍有異響可能會讓狼騎兵們放棄襲擊,有這群家伙像吊靴鬼一樣地跟在后面,必定要處處提防襲擊,這可沒什么好處。況且陷阱設置得天衣無縫,只要對方策馬加速,想改變主意也不行。
  狼軍斥候好似嗅到了什么氣息,直覺告訴他,事有不妥,但兩位百長同時下達了沖鋒的命令,狼騎兵開始由緩變快,百米的距離內他們就可達到速度的極限,但就在他們還沒來得及放下手中的騎士長槍時,他們的眼前突然起了變化,原先有如平地的草地密密麻麻站起來無數的人,而他們輕扶著的是無數斜插的長矛,和狼騎兵手中騎士長槍等長的長矛,而盾牌卻護在他們的胸前,分為兩排的狼騎兵,前排幾乎毫無變向地撞了上去,連放下長槍的機會也沒有,而后排的戰士死命勒住韁繩,勉強沒往上撞,但很不幸,獅族戰士的標槍攻勢開始了,后排的戰士將標槍盡數擲出后,前方基本已經沒有坐在狼騎身上的戰士了,兩千支標槍,射正的話,足夠讓這些騎兵們死上好幾回了。
  大概有三十多名戰士有幸沒被標槍命中,但卻也滑下了坐騎,在標槍雨過后,獅族戰士手持盾刀開始沖鋒了,前面幾人還沒來得及爬起來,就被砍成了肉泥,而后面的戰士想上狼騎逃生的,被射成了刺猬,陷阱根本就沒留給對手逃生的空間。沒有了戰騎,這些狼族戰士怎么會是數十倍敵人的對手呢。
  戰狼也沒被留下來,這些與狼戰士朝夕相處的戰騎,其忠心程度可見一般,根本就不容主人以外的人騎乘,不殺之則成累贅,有幸在戰事中存活下來的狼騎被下令盡數屠戳。兩個百人隊的狼騎幾乎全滅,得以生還的僅一人,就是那個事先發覺不對的斥候,他停留在原地,幾乎目瞪口呆地看著同伴自殺式的攻擊,這如果是在兩軍對陣,根本就不會發生的慘劇,卻在奔襲中出現了。
  這個叫小駱的狼騎兵還真是滑稽,沒有隨大隊發動攻擊,在己方突襲被反襲擊時,沒上前幫忙,也沒逃跑,整個人傻乎乎地騎在狼騎身上一動不動。直到己方被全滅,他還是沒任何動靜,獅人戰士都感到好笑了,這家伙是不是腦筋搭牢了,要是他掉頭逃跑,說不定還有生還的希望,但現在簡直就是在等死。
  我對于這家伙倒是很欣賞,很早我就注意到他了,在他的同伴面屠戳之時,之小子竟然無動于衷,陰沉著臉持觀望態度,無些許憐憫之色,反倒隱約有幸災樂禍之嫌,期間可能也有想逃走的念頭,但顯然察覺到有伏兵,放棄了,如今他笑著面對圍上去的獸獅族戰士,這份膽量和魄力并非一個簡單的斥候所應擁有的,而且看他有持無恐的樣子也并非裝出來的,其肯定有過人之處,但他就不怕被殺嗎?
  “獸族公約第八條,不殺降卒,但閣下顯然已蹈之如火,并成為千年來獸神殿所下追殺令之第一人,不過對于同盟來說,閣下不會妄下殺手吧?”狼族斥候如今還能保持悠然氣度,侃侃而談,看來真不是個簡單的人物。
  他這話一說,圍上去的十多位獸獅族戰士可就不好下手了,只是狼人怎么會成為盟友呢?明明剛才還追的歡,并被全殲,這漏網之魚緣何會說出這番話來,其中數人的視線不由向我移來。
  “對敵之時,切忌分心,讓對方三言兩語一哄,就亂了陣腳,是誰的部下?”我不回答這斥候之語,反借機訓斥起來。
  此時三位幻獸騎士從遠方飛來,他們是負責封堵漏網之魚的,這是以防萬一之舉,不過現在看來是多此一舉了,但謹慎向來是我的作風,我可不會拿戰士們的性命開玩笑,如果有人逃脫,狼騎兵知道逃敵主力在此,肯定會全力追來,機動性全無的步兵很快就會被對方剿殺的。百長那都就是幻獸騎士之一剛才巡守外圍,如今回來正好聽到我的訓語,而那幾個戰士卻正是他的直屬部下,不由面上一紅,剛才的情形他也看到了,那幾個血色鷹旗的戰士,根本就目不斜視,全力戒備,哪像自己的這幾個部下分心回顧,給對方逃脫的機會。
  狼族斥候眼中射出熾熱光芒,這位指揮官不簡單早傳遍盟軍大營中,但臨陣磨兵這種事也只有他干的出來,戰場本就是磨練人意志的地方,經過他這番指正,這幾個戰士肯定會牢記住這點,人總有缺點,總會犯錯誤,但在戰場上只要少暴露一分缺點,少犯一分錯誤,就會多一分戰力,如今他是明白了為什么蘭城軍隊會愈戰愈強了,由衷敬佩啊。嘴里贊嘆道:“星夢將軍的治軍之道真是聞無所聞哪,佩服、佩服。”
  “客氣了,”對于不明來由的家伙我還是先行客套一番,試探道,“不知閣下是哪方面的盟友啊?恕在下不知。”
  斥候眼神變得落漠,臉色數變,終下定主意,啞聲道:“不知閣下有沒有聽說過狼之棄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