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夢之旅》 最新章節: 契子(05-18)      第一章家族成員(05-18)      第二章見習考試(05-18)     

星夢之旅48 原形畢露

阿洛愁眉苦臉地坐在我的對面,他旁邊是同樣搭拉著腦袋的漢十二,而老帕、希林、小包等人也圍在一邊,阿年笑嬉嬉地站在我的身后,取笑的對象無疑就是阿洛了,這家伙看似精明,但落入圈套的速度絕對一等一,如今他不得不佩服自己的演技水準,簡直是最佳男配角的不二人選。最佳男主角當然是我了,對于阿洛詢問的關于加入我軍的各項待遇和疑問,我是一句不提,只是漫無邊際的和他坎大山,這家伙說話也很有技巧性,對于重要的情報是一句不回,只是打著哈哈,敷衍著就想過關,但醉翁之意并不在酒,他所知道的情報其實對我們這樣的逃亡之師屁用也沒,我只是借題發揮,誘他入局。
  剛才啃著阿年端上來的美味烤肉,阿洛對于漢十二的擠眉弄眼很是不解,現在終于明白為什么了,這哪是美食啊,簡直就是賣身換來的,落入局中的阿洛現在頭還暈呼呼的,怎么一頓飯下來,自己就成了這些人的參謀官了,而且還是一大堆頭銜的那種。
  他曾試圖以獵取草原上的禽獸以作為這頓美食的代價,但剛才還和自己喜笑顏開的少年當場就翻了臉了,陰沉著臉道:“以你戰俘身份,有討價還價的余地嗎?你的命也是戰士們給的,現在吃的又是戰士們拿血肉換來的,哼哼,有這么便宜的事?”
  阿洛心里想起了趁亂跑路的念頭,但少年卻并不給他機會:“你立個誓吧,為血色鷹旗效力,未經主官,嗯,也就我允許,終身不得退出。”阿洛是不怒反喜,血狼族人并不看重這被逼的承諾,如果有機會,自己還是可以脫身,但后面我滿臉笑容地加的一句撤底打破了他的幻想:“漢十二,你和他是朋友是吧,那他跑路了,我只有砍你祭旗了,你們看著辦吧。”
  漢十二和阿洛兩人都是咬牙切齒,但這恨也僅能往肚子里咽,難不成真的殺了這混蛋,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唉,反正是不損狐族的利益,阿洛也唯有屈服了,但心里還是抱著出工不出力的想法。
  但他很快將這個想法深埋心底了,因為我將權力下放給各級軍官,明日又將開始分散撤退,晚上再行會合,這樣才能逃開獸鷹的偵察,而阿洛接到的任務就是分析出一個撤入絕秀山的方法,狼騎兵一定不會輕易放棄優勢,進入山區的,而封鎖住唯有的幾個交通要道就可將我們攔在草原之上了,要想大規模地沖擊其中一處,根本不可能,獸鷹的偵察會先一步讓我們形跡暴露,與狼騎兵在平原上打一場硬仗,并不是大家所希望的。
  我凝望著遠方,那是靜遠離前往神殿的方向,淡淡的、莫名的憂傷始終纏繞在我的身邊,即便是對更為遠方的親人,我也沒般困擾,與靜相處的片斷如潮水般涌入我的腦海里,雖然和靜沒有過于親昵的舉動,僅止于握手而已,但回憶卻是帶著甜味的心酸泛上心頭,這才是初戀的味道吧,與少年時追求小女孩的沖動根本就是兩碼事。
  五年的斥候生涯,使阿洛這個狼族少年成長為真正的戰士,武技水平是不用說的,戰場上可沒時間區分敵友,阿洛也沒少挨過狐人的刀子,但都化險為夷了,而他的洞察能力也是不言而喻的,對于暗中觀察到的情報,特別是根據狼族各軍間的調動情況,分析出其具體的行動方案,大致八九不離十,為狐人提供了很多有用的情報,但這次他是一籌莫展了,要是能插上翅膀,說不定能撤入絕秀山,自己這方的軍力太過分散了,要是集中一處,還有與狼人一拼的實力,但如今卻分散各處,而且根本就不可能集結,騎兵與大本營分離,有狼騎兵從中隔斷,而皮耶羅的騎兵不知身處何處,要想在茫茫草原上接上頭,可能比登天容易那么一點,還有狼人一路追蹤的那隊騎兵,也不可能會湊巧碰上,他現在知道那一隊騎兵是蘭城先期撤離的傷兵及護衛隊。
  阿洛沒主意,這老帕閑著無聊,發著牢騷:“可惜啊!要不是戰狼對主人忠心,這詐營之計倒還能用上一回。”
  阿洛聞言突生一計,這詐營不成,不是還有調虎離山嗎?只要自己弄點傷口回大營,很有機會調動狼騎兵離開的。但問題是如何才能讓戰士們靠近大營呢?乘夜摸黑,那是癡人說夢,狼人的夜視能力比早上還看的遠呢?而且兵危之中,防備是格外森嚴的,想到這不禁回味起剛才突襲時,為什么沒發覺有預先的埋伏呢?火光,火堆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力,而且將火光前的一切隱在黑暗中,如此高明的計策,自己竟然直到現在才醒悟,這是就是剛才自己隱約所覺的不妥,恍然后的阿洛眼光瞄向了形影相吊的少年,這肯定是預先設想的圈套,而對自己的恩威并施,也并不是無的放矢,以自己多年無間的經驗,可做到榮辱不驚,情緒竟然也大起波瀾,完全被牽著鼻子走路,小小年紀竟有如許的手段。他想著想著就叉開了思路。
  我干咳一聲,將不知道開著什么小差的阿洛驚醒,我問道:“有想到破圍的方法嗎?”
  阿洛輕皺眉頭道:“沒有,我僅想到調虎離山之計,但僅能調動狼騎的部分軍力,對于我軍沖過封堵,我是無計可施了。”
  這計策倒也挺不錯的,我繼續問:“你有把握脫身嗎?”
  阿洛見我的神色有些許意動,回道:“我有辦法脫身的,大人難道想打伏嗎?”
  “平原打伏,呵呵,你在開玩笑嗎?”我想到了破圍的方法,卻想測試一下阿洛的反應,看看是否明白我心里的想法。
  “只要布置得當,相信可以做到的,平原上對付騎兵還是有很多方法的。”
  “哦,愿聞其詳。”我大感興趣。
  “最好的方法就是利用壕溝阻敵,放慢敵騎兵沖擊速度,而這正是刀盾步兵發揮的最好機會;第二種方法是引敵入陷,利用弓手射殺,當然這兩種方法現在都很難實施,根據魔族逃兵所述,你們曾都實施過以上兩種方法,第一種方法耗時耗力,不可取,第二種方法沒有堵敵退路的強大騎兵,即便成功入陷,也是白忙一場。”阿洛分析的都是常見的方法,雖然有效,但對我們單步兵軍種來說,根本都不可取。
  我心里已有定計,道:“誘敵的任務交給你,我們會在此處等你前來,我會將伏擊范圍和你引敵前來的方向指給你看,而狼騎兵的這些尸體會是這次伏擊的中心點,記住進入這片區域后,仔細看好前路,并做好放棄你狼騎的思想準備,你先去準備下,能引來多少人就看你的本事了,但最好不要超過一個千人隊,這是我們戰力的極限了。”
  “嗯,明白。”阿洛應聲道,斥候做了這么多年,當然知道圍殲多少部隊需一千左右的人手了。他很快明白引人入圍的方法了,竟然是圍繞著狼騎尸體外圍挖洞,其實不應該說是洞,而是一個個深只及膝的坑,下大上小,以原有的草皮蓋回,看上去毫無異樣,但絕對經不起重力的踩踏,密密麻麻的坑足以使騎兵喪失機動性,不人仰馬翻才怪,但來路是唯一的破綻,該怎么彌補完美陷阱的這唯一缺陷呢?阿洛百思不得其解,他還漏了一點,這僅能困敵,但敵人放慢速度一樣可以脫離死亡地帶,而戰士們該埋伏在什么地方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