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夢之旅》 最新章節: 契子(05-17)      第一章家族成員(05-17)      第二章見習考試(05-17)     

星夢之旅49 引蛇出洞(上)

做人處事,講究原則是無可非議的,但過分講究原則就是老古懂了,在人類社會中,對于戰俘的處置歷來是以之換贖款,如被俘方無錢可換,戰俘往往被作為奴隸拍賣,對于領軍的將軍來說,獲取大批戰俘是快速致富的絕佳方法,對這些搖錢樹也不會過分刁難,但現在我所處之地是獸族領地,在崇尚武力的獸族,戰俘往往被舍棄,他們最好的命運就是成為奴隸,所以我給在場的所有血色鷹旗下的成員下達的殘酷命令就是沒有俘虜,一如既往的殘酷無情,不過唯一的區別就是不必趕盡殺絕,只要讓對方“喪失行動能力”就行了。所謂的“喪失行動能力”,就是讓對方撤底致殘,這不但會加重對方的負擔,對于我方來說,也并不擔心這些人會再次成為敵人,撤底致殘的后果就是對方無論以何種方法醫治,都不可以回復當初的健康水準,即便有幸康復,也僅能干干不累的體力活而已,對于這個命令,比起斬盡殺絕更讓血色鷹旗的戰士們膽寒,這哪里是放過對方性命,而是一輩子折磨對方的最佳方式,失去武力的獸人,比起奴隸可能還要不如吧,但這些人作為為種族事業受傷的戰士,必須由族人擔負起以后的飲食起居和醫療費用,這將大大剝弱對方的國力資本,和換俘傷本有異曲同工之妙。
  一個蘿卜一個坑,這個道理淺顯易懂,但對于銀狼帝國第七三五狼騎兵千人隊來說,問題就不是這么簡單了,他們如今是身處重圍之中,欲突無力,但可笑的是在最利于騎兵作戰的草原上,包圍他們的竟然是差不多相同數量的步兵,這對狼騎兵來說,絕對是不可想像的。
  這一支千人隊,是接到百人隊斥候回報,發現有近五百的血色鷹旗殘部而不能發動攻擊,被調過來參加圍殲任務的,千長瓦當也是個身經百戰的將軍了,但沒想到經驗老到有時候也往往要吃虧的,他所派駐的斥候離本隊距離達數里,在空曠的草原上,這雖然是最為有效的目視距離,但對于近在眼前的危機卻沒有發現。
  在斥候阿洛的帶領下,狼騎兵是全員馳入了“死亡”地帶,但任誰在如何謹慎,也不可能想到敵人竟然能在空曠的草原下布下陷阱,而且餌竟然是滿地狼籍的狼人尸體,阿洛繼狼軍大營的之后,再次上演了其出色的表演才能,一把鼻涕一把淚地馳近這些狼人尸體近處,痛哭不已,而謹慎的瓦當見并沒危險發生,也率隊進入陷阱,以查看究竟,這了不能怪他,要是地形不是如此開闊,瓦當肯定會兵發兩翼,以策萬全,但如今卻是大意了,震耳的蹄聲過后,狼騎兵除少數斥候外,全員入圍。
  阿洛身為帶隊斥候,理所當然走在了最前方,這也是狼軍斥候沒發現陷阱的原因之一,血色鷹旗發動的時間就是阿洛掉入陷阱的時間,這是一個連人帶狼一起陷落的大型陷阱,這是精心設計過的,隨著戰狼的嚎叫聲,近處狼騎兵過來看時,阿洛已經連人帶狼鋒利的長矛對穿翹辮子了,但這僅是假象,戰狼是當場氣絕不假,但阿洛卻是毫發無傷,戲演全套,這都是事先預設的局,詐死也是其逃脫的唯一方法,在如此狀況下,唯有詐死才可讓其安然脫身,否則妄想步行開溜,光是每人一支弩箭就可以讓他死上十多回了。
  在瓦當及一眾騎兵大驚之時,他們的后路上突然躍起一排戰士,他們身著輕甲,肩跨弓箭,手持刀盾,而他們躍起處就是一個個大坑,他們飛快向后跑去,而在他們跑過之后,他們所經之處又躍起整排整排的戰士,也是一樣的裝扮,飛快向后撤退,最后一排的戰士卻是身著重甲的執方盾戰士,這可是防御遠程弓箭的絕佳兵種,對于騎兵也有一定的防御效果,前后共有五百余名戰士出現在狼騎兵的眼前,狼騎兵也并非弱者,后陣當即引弓搭箭射向暴露身形的戰士們,但效果并不佳,一是弓箭稀落,二是對方進退間用盾護住身形,而一個個犬牙差互、密密麻麻的陷坑讓狼騎兵有欲沖乏力之感。
  但騎兵們并未慌了手腳,在瓦當的命令下,反倒是向中心地帶集結,陷阱當然不可能只設一方,其他方向也一定有伏兵,五百余名獅族戰士開始列射擊陣型,而其他各方伏兵遲遲未露身形。
  弓手們在老帕的指揮下,開始以弓箭進行攻擊,雖然因距離、正面射角、防御盾等因素影響下,殺傷力并不大,但對于呈還擊狀態的狼騎兵來說,還是挺郁悶的一樣事,己方短弓只適合近距攻擊,弓箭根本穿不透重盾防御,而對方的復合弓、長弓卻是射距相對較遠,這些家伙也真是狡猾,僅在他們的射程邊緣引弓拉箭,所以對狼騎兵們來說,完全處在被動挨打卻難以還手的尷尬境地。
  雖然獅人的弓箭對于狼騎兵的威懾力和殺傷力并不大,但長弓拋射還是極具威脅的,冷不丁就有人不小心中箭的,雖護住了要害,但腳板被釘在地上、手臂被箭貫穿的滋味也夠他受的了,慘叫聲是此起彼伏。而最為可畏的是對方的弓箭竟然好似無窮無盡似的,轉念想想也是,一壺箭二十支到三十支不等,以對方的射手人數來看,最少也有一萬支箭以上。
  瓦當不敢掉以輕心,命令其余三面騎兵注意防御突然襲擊,騎士長矛被密密麻麻插在了地上,這種情況下,根本就沒沖鋒的余地,袖珍型的騎士盾牌反倒是保命的關鍵了。
  瓦當終還是耐不住性子,但他還是老到,只是命令三個百人隊分三個方向突圍,想借機試探哪個方向的防御力量最為薄弱,三個百人隊的狼騎兵放棄了戰騎,開始向三個方向步行突圍,每走一步,他們都要用長矛試探前方的路面,這是最起碼的,誰知道有沒有陷阱一類的東西在等著他們呢,令人咂舌的是他們向各個方向行進了近五十多米,還時不時有捅到陷坑,圍繞這狼騎兵尸體的中心點,除了進來這邊的方向,其余各個方向的陷坑數目都是驚人啊,真不知道完成這么浩大的工程,需要多少人手,歷時多久才能完成。
  一聲尖銳的哨聲響起,在三個百人隊前面,大片的草地突然波動起來,每一側都露出了近百名戰士,離狼騎兵距離僅數十步遠,他們剛露出身形,就迅速人立起來,而手中赫然是遠投的標槍,近戰中殺傷力更大于弓箭,而狼騎兵們為了探路,前面的手持長矛和騎士盾,后面的雖有弓箭在手,卻是被前方戰士視線所阻,根本就沒引弓的機會,完全處于被動挨打的境地,而狡猾的獅族戰士們卻并不對前方狼騎士下手,只將手中的標槍拋向后陣,手持弓箭的狼騎們不少被硬生生地釘在了地上,慘不忍睹啊。
  我冷眼看著前方的狼騎,今天的戰陣沒再現當年白旗軍的威儀,箭雨、槍林、刀山、斧海,但有一點是可以肯定的,完全壓制住了狼騎兵突圍的夢想,特別是我所在了這一側,人數雖然最少,但力量最為強大,十多名護衛戰士,全是什長以上的軍官,將我團團圍在中間,而在他們外圍是成梯形排列的獅族戰士,而我正身處梯形中點,一面鷹旗迎風張揚,將本就猙獰的獸族戰士臉面映得更顯恐怖,這些全是屠夫部隊的幸存者,比起普通的戰士,他們身上的殺氣更重,他們在戰陣上更為噬血,但這些卻比不起我,身為魔法師,在得到武技上前所未有的突破后,在上次的洼地圍殲戰中,我竟然掌握了魔法箭的要訣,與別的魔弓手不同,我的箭注重的是斗氣和魔法的雙重附加,但更為可怕的卻并不是這些,而是防不勝防的突襲,雖然距離使直接的魔法攻擊并不具特別大的威力,但起分心作用已足夠,急凍箭會將其凍傷,而斗氣可以貫穿被中者的身體,在雙重作用下,修為低下者,不死也失去戰斗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