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夢之旅》 最新章節: 契子(05-17)      第一章家族成員(05-17)      第二章見習考試(05-17)     

星夢之旅49 引蛇出洞(中)

雖然我自認冷血,但一旦真的上了戰場,我自問做不到戰士們的殘酷無情,下達命令和執行命令根本就是兩回事。在對狼騎兵的戰役中,我之所以令人矚目,原因無非是我弓箭的殺傷力驚人,最具威懾力的就是急凍箭后的爆裂箭,一名年輕的狼騎兵被急凍箭凍成冰塊后,迅速被后至的爆裂箭震得粉身碎骨,其被冰凍的血肉四濺,周圍十幾米外還有人被冰碴擦到,恐怖的殺傷效果當場就令敵我雙方窒息,這也是我有史以來最血腥的手段了,幸虧凝神射出這兩箭后,我因精氣神消耗過度關系,閉目養神回復,要不然當場吐個滿地,可要出個不大不小的洋相。如此大的變故,獸鷹早已遠逝,將消息傳回狼人大營,近一千五百名封堵絕秀山口的狼騎兵必將傾巢來救,但這將是數個小時后的事情了,那時,黃花菜也涼了,事成定局下,只能撲空而已,徒費軍力。分兵大忌,顯現無疑。
  狼人戰士如潮水般退回正中心,這一輪的試探性突圍以失敗告終,而代價就是近一百具生命隨風而逝的尸體,狼人本陣也有不小的傷亡,但其根本還在,還沒到發動致命一擊的時候。
  一個小時耗費了近萬支羽箭、數百支標槍的結果就是令狼騎兵減員兩成,這樣的結果并不令人滿意,狼人們知道援兵遲早會至,也不急著突圍,只將戰狼圍圈,形成肉盾陣,他們自己躲在戰狼的身后,持盾護住要害,使獅人的攻擊起不到預定的效果。
  老帕一臉的憂愁,看著眼前的情況,戰斗至今,己方的傷亡幾乎沒有,但對方的傷亡也并不大,雖然在如此的環境下,騎步兵的差距幾乎沒有,但近戰,傷亡是在所難免的,如果有時間、有補給,他寧愿遠遠地圍攻,對方遲早要被全殲的,但問題是援兵肯定會來,后勤補給也沒有,消耗的戰備品已過半,難道真的要打一場消耗戰,他求救的眼神開始望向另一方向的星夢。
  等我睜開眼睛,眼前已沒站立的敵人,獅人們開始上前打掃戰場,對于妄想反抗的受傷者,一律砍成肉泥,而另有數名呻吟中的狼族戰士,卻被挑斷了手筋腳筋,廢掉氣門,這些人即便被救回去,也僅能被列入傷殘人士清單了。死與不死,也沒什么差別了。看著縮成一團的狼軍圓桶陣,我不禁笑了,對方還真是見識廣博啊,在這樣的情況下,穩守也不失為一個好辦法,但這樣的陣勢,破之卻極為容易,要不是春寒料峭,草地陰濕,一把火就可以讓對方全軍盡沒,但火雖然不足以燎原,但用來驚嚇戰狼是最好不過了,雖然久經訓練,但天生對于火的畏懼使戰狼會產生畏縮情緒,而一旦狼群驚炸,那這些狼騎士們可有的受了。
  小包身為斥候統領,也率大多數人手加入了圍殲戰之中,他們的冷射本領在這種圍戰中正可以發揮,作為很少接觸到主官陰暗面的他們來說,現在對于星夢的佩服簡直是用五體投地來形容,雖然他們并沒被迫穿重甲、攜裝備,但每人還是被嚴令攜帶了大量的非必須物品,比如淬毒的箭頭了、火油布等等,有不少人悄悄抱怨,但如今這不起眼的火油布卻發揮了重在效果,被撕成一條條的碎布,綁在了箭頭之上,每人的腳前同時燃起了早準備妥當的小火堆,四面,五百多副弓同時射出了火箭。雖然是白天,但漫天飛舞的火箭還是構成了交叉式的火力網,戰狼的護甲雖能抵御遠程箭支的攻擊,但天生對火的恐懼讓它們開始不安,況且以前的攻擊都是避開戰狼,如今卻是直朝著戰狼而去。
  第一波火箭的攻擊就讓數十只戰狼哀嚎著倒地不起,但更令它們恐懼的是眼前的亂飛的火星,足以催毀它們的意志,有幾頭戰狼已經開始不聽從主人的命令,悶頭亂沖了,但胡沖亂撞的結果,就是很快就被密布的陷坑絆倒,緊接著被亂箭射斃。隨著火箭的不斷射擊,狼群開始大范圍騷動,最后終于呈暴走狀態,如果只有火光的威懾,久經訓練的戰狼還沒這么快崩潰,但令它們喪膽的是同伴的哀嚎聲,自始至終都沒停止過,高明的獅族獵人當然知道獵獸的最佳方法,不過他們也不用刻意去做,蹩腳的箭術在這里起到了意想不到的作用。
  狼群炸群之后,開始集體向外圍沖過來,但陷坑是他們的致命傷,前面的剛摔倒,后面的已沖了過來,被亂腳踩死的不計其數,瓦當在戰狼炸群后,果斷地命令戰士們跟隨在戰狼身后突圍,有了這些“視死如歸”的親密戰友前仆后繼式的奉獻,奪路而出應該不是困難的事情,無論結果如何,總好過在原地等死,失去戰狼構成的肉盾長墻,他們幾乎暴露在箭雨之下。
  我也沒想到,自己竟然是出色的“獸醫”,在心理戰之后,戰局會起如此的變化,竟然讓對方戰狼全數暴走,而且沖鋒的方向正是狼人們所來的方向,雖然有陷坑在起著阻礙對方前進速度的作用,但戰狼實在太多了,戰士們幾乎是機械式地引箭、拉弓、放箭,瞄準那是多余的,只要平行射出,必定會讓眼前狂奔的戰狼喋血。五百名戰士此時發揮了難以想像的威力,狼騎兵籍以自豪的戰狼不掉地在減員,瓦當及部下將士的心里都在泣血了,這可是自小一起長大的伙伴,如今卻被迫放棄了。
  戰狼的的防御力的確出眾,為了應對戰狼的沖陣,已有兩排戰士重新下到陷坑里去了,誰讓這邊的戰士雖然眾多,但陷阱反倒是最深最少的,他們將在戰狼沖陣時,自下而上發難,相信對于腹部的保護,肯定是其最為薄弱的,雖然箭如雨,陷坑如林,但還是有近半的戰狼毫發無損地沖過了陷坑的前三排,但可惜他們受到了來自地下的問候,從陷坑里不間斷捅出的長矛簡直就是奪命的利器,只要戰狼被破腹而入的,幾乎必死,況且為了應對戰狼的速度帶動長矛,傷及自身,戰矛全桿被貫以斗氣,而更為有效的卻是刀,有跑的快的戰狼,貼著地面就被開了膛了,在戰狼過境后,許多戰士再次跳出來時,已經是血染戰甲,說不出的猙獰,狼人的速度沒戰狼快,而且也要注意腳下的陷坑,在戰狼過境后一分鐘多鐘,才有戰士沖上來,這時的余生戰狼全被讓過了戰陣,獅人們又開始了射擊表演,只是此時的他們也進入了對方弓箭的射擊范圍了,對射的結果比起肉搏戰來,也好不了多少。
  三面的戰士在狼人轉身突圍的不久,開始慢慢向前壓去,給后陣敵人適當的壓力是減輕被突圍這邊戰士負擔的好方法,至于為什么在如此關鍵時刻還保持輕松的姿態,卻是有其原因的。此時該是雪藏的兩個百人隊發威的時候了,估計他們耳聽目睹戰場狀況下,都快發瘋了。因為敵人就在他們的眼皮上面活動,要不是戰場上聲嘶力竭的喊殺聲和堆積著的狼人尸體發出的臭味,估計他們的呼吸聲雖輕,也瞞不過聽覺和嗅覺靈敏的狼人的,只有在這樣的關鍵時刻,敵人突圍在望,心神松懈之時,真正的殺著才起最大的作用。
  對于戰斗的描寫是不是多了點,大家發表下看法啊,謝謝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