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夢之旅》 最新章節: 契子(05-17)      第一章家族成員(05-17)      第二章見習考試(05-17)     

星夢之旅49 引蛇出洞(下)

用兵之道,千變萬化,不應拘泥于固有的形式,對于這樣的平原地區,以步兵對騎兵的伏擊戰,我曾在以往的戰略課上有演習過,當時我也曾提出過大量布陷破騎兵的方法,但很快就被老師推翻,這樣的陷阱殺傷力不大,卻會令騎兵失去機動力,方法是很好,但非得動用數倍于敵的人手才行布圍才行,而對于怎么做到誘敵入圍,可說是絞盡腦汁,在牽強想到了逛敵入局之法,但斥候這一關鍵性因素的存在制約了其可行性,特別是前軍斥候,絕對會在己方入圍前發現不妥,但誰料時至今日,陰差陽錯之下,我竟然在同等人手下,讓不可能完成的事情變成現實。以己之長攻敵之短,正是我事先所想到的,騎兵失去機動力后,其攻擊性就降為最低,可能連步兵還不如,但要全殲這些失去戰狼卻保持戰力的狼騎兵,而自身損傷也不能過大,事情就變得棘手起來,最后,我抽調了兩個精銳百人隊潛伏在了伏擊圈的內核處,也就是那些遍布的狼人尸體下面,這些心理素質過硬的家伙有一半是屠夫的原有部隊,另一半是最早跟隨我作戰的戰士。可以說他們處變不驚的能力是血色鷹旗中最好的,也是最沉得住氣,能發動致命一擊的戰士,但連場的大戰也使這些噬血的戰士呼吸變得急促,等待有時候也是種痛苦,幸好環境因素掩蓋了他們的粗重的呼吸。
  在狼騎兵們盡數撤離中心點,也就是狼人尸體堆積處,攻擊的命令果斷下達了。在間歇性的戰鼓聲中,三個方向的戰士拋開了弓箭,抽刀握盾在手,加快了前進的步伐,狼人墜后戰士神情稍懈,攻擊突然而起,在他們身后近在只尺的地方,竟然有人憑空躍起,數十名獅人戰士竟然是從狼尸堆里穿出來的,他們的全是清一色的持盾戰士,而在他們的身后,竟然有戰士躍上半空,而手中的短斧甩手而出,飛旋著砍向神經稍怠的狼族戰士,而同一時間,另有弩箭破弦而出,貼地電射向因轉身逃命而露出后背的狼戰士,而持盾戰士在護住自己身形之后,反手連續抽出背上短斧,也是呼嘯著出手,而半空中的戰士此時已然落地,抽出預藏的弓箭,借著盾間的空隙平射而出,一時間,斷后的一個百人隊狼騎,幾乎全軍覆沒,誰也沒斷到,這攻擊來得這般突兀,這般不可思議。
  雖然戰場上是一片混亂,但后軍如此大的變故,慘叫聲此起彼伏,前面的狼人哪有沒聽到的道理,此時的狼軍前有虎后有狼,進退皆是無路,獅人放過戰狼后,陷坑里的戰士重新躍上地面,而后面的戰士也已上前,長短兵器交織,加上幾十名尋隙而擊的弓手,構成了重步兵的防線,完全采用防御陣型,以狼騎兵的步戰能力,一時間也別想突破,而后方已是危機重重,三面而來的戰士已會合,而異軍突起的獅人戰士,已很快將另一個滯后的百人隊擺平,獅人擅長的飛斧攻擊的確不同凡響,這完全靠人力投擲的殺傷力驚人的武器,在以往的戰陣之上并未被廣泛應用,原因很簡單,單以人力投擲,距離不過二三十米,遠了殺傷力也就沒這么大了,遠不如標槍,弓弩的射距遠,也僅有在這種戰斗中才能有效發揮其作用。
  瓦當也沒想到自己這些平時在草原上耀武揚威的狼騎兵,竟然落得如此下場,說出去也沒人相信,兵力差不多相當,但對方未損一兵一卒,己方卻已傷亡過半,而這一半的兵力,如今均是面無血色、士氣全無,這仗不打也知道是輸定了,現在待援也是句空話了,逃生之念驅使瓦當做出抉擇,他振臂高呼:“弟兄們,現在是拼命的時候了,只要沖破對方防線,生路就在眼前了。”
  狼人戰士聽聞此語,士氣為之一振,開始不顧生死的沖擊獅人防線,想法雖然好,但問題是失去戰騎的輕裝步行騎兵,有能力和重裝步兵抗衡嗎?獅人兩百名重裝刀盾步兵擋在前面,而他們的身后是輕裝持矛戰士和弓手,根本就不給對方一絲一毫逃生的希望,但狼人現在也是到了玩命的時候了,悍不畏死,這不要命式的攻擊倒是給獅人們很大的壓力,但很快,合圍形成,狼人的后方被層層削開,屠夫們盡情地表演著殺戳的手段,后陣狼人開始崩潰,拼命往前沖,他們寧愿面對千軍萬馬,也不愿意血腥手段降臨到自己的身上,因為此時打出的戰旗就是當初令他們膽寒的染血骷髏旗。
  瓦當沮喪地隨著狼人們沖向前方,現在真的到了玩命的時候了,但他們的勇氣更多的是來自后方的驅動,獅人陣線終被沖開一個缺口,近百名狼人勇士有幸突出了重圍,而此時的我們也欲追無力,迫于壓力,缺口打開后又再度合上,還有近兩百名未及突圍的狼人戰士還在垂死掙扎,而且一天一夜的間體力的損耗是驚人的,如此多的陷阱消耗了戰士們的大量精力,之后還進行了強度如此大的戰斗,真難為他們了。
  就在突圍狼人遠逃,而被圍狼人盡數被滅之時,遠方傳來了斥候尖哨聲,那正是狼人突圍的方向,而那一側的數名斥候幾乎是不顧掩藏形蹤,尖嘯著飛速狂奔而來,我皺著眉頭看了一眼遠處,憂心忡忡,但很快下達了退入中心地帶,準備迎敵的命令。
  小包手下的辦事能力我還是知道的,以他們的專業水準,逃得如此狼狽,不用問也是發現了大量的敵人,而急速逃離而不就地潛伏,顯示來敵數量大大優于我軍,難道是敵援軍到了,應該沒這么快啊,難不成是回師的聯軍主力卷土重來,那更加不可能,他們滯后我們的時間將近三天,即便用飛也不可能這么快就追上我們的,大伙都是互相猜疑,幾位斥候連滾帶爬撤入軍陣中,單膝跪地報告情況,在狼人撤退方向,發現的竟然是數千的騎兵部隊,而帶路的是有斥候殺手之稱的藏青獸,這是一種臭覺極其靈敏的魔獸,難怪斥候們退之如飛,原來碰上了克星了。
  遠處傳來了極其慘厲的叫聲,久久回蕩在草原之上,而在慘叫聲結束沒多久,轟隆的馬蹄聲開始震動著大地,在眾人眼前首先出現的是一個圓點,很快接近到目視范圍以內,是只形狀怪異的魔獸,其大致呈一個球狀,竟然沒有腿,是用滾來前進后退的,速度奇快。青藏獸,草原獵人是其的另一稱謂,被它盯上的獵物,幾乎沒有逃生的可能。而在它的后面很遠,首先顯現的是數個黑點,隨后黑點越來越多,匯聚成一條黑線,而后黑線變得越來越粗,黑壓壓的一片,靠,竟然全是騎兵,我們根本就沒有匹敵的實力。
  但之前的慘叫聲證明了什么呢?難道是對戰敗者的懲處,但剛才這么短的時間,狼人根本連申辯的機會也沒有,不可能是其援軍了,我心中大定,看著邊上戰士們緊張的神情,我下達了原地休息的命令,戰士們雖不解,但還是執行了,幾位主官也在茫然中坐下休息,但對我的解釋都是嘆氣搖頭:“數千騎兵,嘿嘿,打不過還是投降好了。”
  在騎兵們蜂擁卷向血色鷹旗時,看到的是極其怪異的情景,密布陷坑的偌大圈內,除了有限的戰士虎視眈眈地看著他們外,其它人竟然或坐或躺在地上,在未分清敵我的情況下,難道不怕己方攻擊嗎?而讓人咋舌的是,對方人堆里竟然站起位長官,高舉著懸掛白色內褲的長矛,高聲嚷道:“我們要求談判。”
  這在獸人中,是最被鄙視的投降行為,但高喊談判的這位,卻沒半點羞怯之意,或坐或躺的這些戰士眼中,也沒半點投降的意味,從遍地狼人和戰狼尸體不難看出,剛結束的戰斗是多么慘烈,步兵,竟然幾乎全殲相同數量的騎兵,而且是戰力卓絕的狼騎兵,真讓人難以置信,但事實擺在眼前,對于這樣的談判請求,騎兵們哪還有半點輕視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