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夢之旅》 最新章節: 契子(05-18)      第一章家族成員(05-18)      第二章見習考試(05-18)     

星夢之旅51 根深蒂固

諸于內而形于外,以我疲懶的天性,雖經安吉爾阿姨的再三磨礪,但終歸是持事關不關己,高高掛起的之坐佑銘,誰料人事天定,還是將我推向了與天性相反的道路,雖做不到事必躬行,殫精竭慮的高尚境界,但數十天來的出謀劃策,也使腦細胞死傷無數。古往今來,以謀決勝者無算,但卻鮮有走上前臺者,我還真是昏不逢時啊,竟然無端端被傳送萬里之外,卷入了與己毫不相干的獸人戰爭之中。但我卻無怨天尤人之慨,并不是因主導了獸人戰爭的自傲,而是能與靜相識相知,我終生無悔。------<<星夢回憶錄>>千里之外,一處幽靜的小樹林之中,靜輕倚在剛抽出新芽的鐵樹干之上,遙望遠方,雖然已是春日,但羅蘭獨特的惡劣氣候并未帶來多少春意,除了野草顯露的春機,也僅有鐵樹這種頑強的樹種才能在這樣的環境中生長繁衍。
  獸神殿的戰士們,現在是抓緊時間休息,再有幾天的路程,就能趕到獸神殿了,但這段路程卻是最為艱難的,因為是狐狼兩族的交戰區域。他們倒不擔心會受到兩族的攻擊,畢竟獸神殿是超然于各族之外的獨特存在,對其的襲擊與自找死路根本就沒區別,但一旦進入戰場,有所誤傷那就不好說了,統領巴契夫為慎重起見,還是派出了使者通知雙方,這也是為減少不必要的麻煩。
  靜此時的情思卻心系千里之外的星夢身上,獸人雖大多面貌猙獰可怖,但卻極少心機,靜也很喜歡善良樸實的獸人們,自小生于斯長于斯,雖然獸族也多英雄之輩,但可惜,她竟然全沒放在眼里,直到遇到了他,一個迷一樣身世的同齡人,以及和年齡極不相稱的智謀,幾番生死,幾番相救,她一顆芳心竟然牽在了他的身上,即便他作出了受萬人唾罵之舉,也毫無悔意,當然這并不是情迷心竅的沖動,而是兩心相知的信任。
  千里之外,我忍不住打了好幾個噴嚏,根據老人們的說法,這是有人在遠方牽掛了,唉,不知道我是老爸老媽呢?還是姐姐弟弟?要么是阿秀、可可等人?唯獨沒想到的就是靜,其實并不是沒想到,而是不想去想,在我心中,靜永遠只是弱盾纖纖的樣子,并沒有因其英武的表現而有所改變,所以并不想其為我擔驚受怕。而且此時面對的環境極其復雜,要不是阿果的及時現身,說不定這仗還真要打起來了,只是不清楚眼前這些熊人以外的騎士為何持敵對態度呢?
  “阿果,我的好兄弟。”我滿臉喜悅之情并不用遮掩,能見到他安然無恙,我是多么的開心哪,自從他不顧自身性命替我擋了一箭之后,我從心底里把他當成兄弟了。
  但我絕對沒想到的是,阿果的臉色竟然浮現陰晴不定,本來還喜滋滋想撲上前來的身形硬生生地止住了,我也不禁一愣,看其驚駭欲死的眼神,難不成又有什么變故,待我側頭一看,邊上這幾位的眼神怎么也是怪怪的,臉上似笑非笑,一副幸災樂禍的樣子。我眼珠子一轉,立刻明白這幾位的想法了,感情是以為我又想整人了,抱著看熱鬧的心情想看阿果的笑話,真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哼,但怎么好象后面的戰士們也是一樣的神情哪?一絲冷笑浮現在我臉上,令人發抖的冷笑。
  熊戰士赤爾赫,驟然看到如此笑容,也忍不住有打顫的沖動,本來熊人就是忠厚老實,哪見到過如此陰冷的神色,但老實人也有老實人的好處,他倒是直言不諱:“我說這位小兄弟,本來笑的好好的,怎么說變臉就變臉,挺嚇人的。”
  這話說的我又是一愣,而邊上的戰士們全呆住了,自打在這位大人帳下效命以來,除了關培老爺子和靜能在此人面前無所顧忌外,連阿骨顏這樣的天不怕地不怕的千長,也不敢如此說話,而這個大個子竟然如此直言,看來是有苦頭吃了。誰料接下來的變化卻令人大跌眼鏡。
  我愣了半晌才回過神來,這家伙像極了阿熊那小子,一樣的耿直,這樣的性情我喜歡,他說的也是啊,該是改變形象的時候了,以陰狠冷酷治軍,并非長久之計。念由心生,束縛大個子赤的繩索被鋒利的風刃割斷,在我的吩咐下,他被封的氣門也被希林解開了。
  我臉色一整,對著阿果道:“阿果,我的命是你給的,以后你就是我的生死兄弟,過來啊,怕個鳥啊。”阿果滿臉的疑問,半信半疑是其現在最好的寫照。
  在我熱情地擁抱之下,阿果有幾分相信我不是在整他了,但老帕自言自語道:“兄弟是拿來出賣的。”這老小子分明是在拆我的臺啊,在我的陰冷眼神掃視之下,老帕終閉上了嘴,但阿果疑竇叢生,一副大人你別耍我了的可憐眼神,讓我真是哭笑不得。但心里也明白,在他們心里根深蒂固的形象,并不是一時半會就能改變的。此時也不是討論這個的問題,還是先解決眼前局勢再從長計議。
  魔族數十萬大軍于三天前,以雷霆萬鈞之勢橫掃獅狐兩族邊境,萬人敵爾赤以身殉,這也是他見死不救、不發援兵的直接后果,而獅族有幸脫逃的戰士一千五百多人在千長達姆士率領下向東逃亡而來,而這些熊人卻是生活在獅狐邊境的土著居民,與獅人本就是生死相依,唇亡齒寒,在救援路上卻碰上了獅族的潰兵,無奈魔族追殺隊伍聲勢浩大,也只有加入到逃亡的行列中來,一路上折損也不小。而在擺脫了魔族追兵后,卻與阿果所率的騎兵護衛隊相逢,阿果恢復神速,竟然在幾天內接通了原已斷裂的筋脈,反倒比受傷稍輕的阿骨顏更早恢復。而青年少氣盛,早已不耐這指揮之責,見阿果恢復如初,立刻把包袱甩給了阿果,自己玩起游騎策應的行當來了。
  本來三路軍隊的會合,本以阿果的護衛軍人數最少,但赤和達姆士卻各不服氣,爭著想統領全軍,三言兩語不合之下,更是老拳相向,最后還是阿果聰明,想到了輪流領軍的決定,而方向卻是絕秀山,因為那里是蘭城以南,獅人領地內唯一的、依身傍命的好地方,反正這草原之上,毫無遮攔,有日月相指引,也不怕迷了路了。今日正好阿果領軍,這兩人卻是各自斗氣,不聽指揮疾馳而行,害得阿果帶人在后面苦苦追趕,要知道還有兩病號躺在車上呢,怎么快的起來啊。
  阿骨顏和艾斯兩人現在是躺在車上怒罵連連,這一路的顛簸快行,差點沒讓兩人把早飯吐出來,要是后有追兵相逼,那也是無奈之舉,畢竟比起難受來,小命更加重要些,但現在卻是前后無險,跑的像兔子一樣干什么啊?難不成趕著去投胎。兩個大老粗早已前嫌盡釋,你一句我一句痛訴赤爾赫和達姆士,罵的侍候他倆的小玉姑娘是臉皮一陣青一陣白的,眉頭緊皺那是不在話下了。但很快他們的怒罵之聲停息下來,因為他們聽到一個令他們又驚又喜的聲音。
  聽完了阿果的詳細說明,我知道了這兩位統領的斗氣之舉,只要好好利用,這軍權也不難拿過來,只是要掌握軍心,可能要經過一段日子的消化才行,這兩支軍隊不可能像蘭城軍隊一樣,大家共同經歷過艱難的戰事,百死余生過來的,服從指揮那是絕對一流,如果不能如臂使指般,軍令通暢,大戰之中極易出指揮失靈的問題,絕對是致命傷。
  獅族風云將在幾章內結束,而戰事也將告一段落,第五卷狼狐爭霸正在構思之中,有什么好的建議不妨提議一下,笨笨在此先行謝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