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夢之旅》 最新章節: 契子(05-17)      第一章家族成員(05-17)      第二章見習考試(05-17)     

星夢之旅53 力排眾議

圣女是作為獸神殿的獨特存在,傳達獸神、戰神意愿的近神者,獸神殿圣女是從獸各族的圣女候選人中產生,要經過多重考驗,處子之身是神圣的衡量標準之一,每年都會有候補人員進入神殿,她們無論是否成為圣女,都將在神殿生活近十年,以備獸神召喚,十年之期界滿,才會由本族戰士或戀人迎回,而要提前接回候補圣女或現任圣女者,必須要經受神殿七重考驗,千年來,嘗試者還沒人能全身而退。----------<<獸人志--圣女傳>>以我們現有的兵力,差不多是聯軍現余兵力的半數,以對方多次吃虧的經歷看,對方要么不來,要來也是穩扎穩打,絕不會再給我們任何可乘之機,更不會犯分兵這種低級錯誤,而我們也有與對方一決高下的實力,兵力對比也沒過去那么懸殊了,但不保證對方有隨時增兵的舉措,畢竟剛打通的魔族遠征軍線路還是要保障的,后勤補給可全靠它了。
  接下來的一個月,是異常平靜的一個月,我僅是派遣達姆士、皮耶羅、阿果三人率本部輕騎兵近一千八百人寇邊,三支部隊時分時合,對草原之上的魔族糧道進行騷擾性攻擊,在對方重兵防護之下,也沒什么實質性的戰果,僅做到了牽制對方兵力的作用,而輕騎兵一擊不中,遠揚百里的特性,也保證了三支部隊的損失輕微。而駐扎絕秀山的部隊也并沒閑著,在關培的帶領下,完善了臨時營地的安全措施和防御設施建設,依山勢建成為一座簡易的要塞,規模設施雖小而不全,但也易守難攻,這里將作為抗魔討逆運動的臨時指揮中心。
  就在營地中間的一間簡陋的青衫木搭成的小屋內,幾位主官齊聚一堂,除了留守的各千長外,皮耶羅等人也回來了,各自坐在木凳上,或竊竊私語、或凝神觀望沙盤,他們也不明白我召集他們前來的目的。
  我坐在主位之上,輕咳一聲,壓下了大家說話的聲音,并使眾人眼光會聚到我身上,我輕聲說到:“防御工事已于前天大致完成,叛軍和魔族軍一時半會也無暇顧及我們,各位在未來的行動方案也已分配落實,這里也暫沒事,所以我準備前往神殿一趟,好迎接靜回來。”
  這話說的有頭沒腦的,把在座的各位嚇了一跳,靜身為獅族圣女之事,大家現在全都知道,前往神殿迎接靜回歸這件事,卻是想也沒想過的,近千年來,還沒聽說有哪位圣女是未呆滿十年而回本族的,七重考驗,一關險似一關,嘗試者非死即傷,況且這家伙還身背追殺令呢,這上門送死的想法還真獨特啊,達姆士腦海中想到的就是這家伙活膩了,但看其這些天來調兵遣將,指揮若定,一副少年老成樣,硬是讓自己挑不出半點毛病,也不像是輕易冒險的主,怎么會有這么天真的想法呢?
  對于獸神殿的種種傳說,特別是關于圣女十年足不出殿的生活,我是有所了解的,這正是我想接回靜的主因,對于歷史長河來說,十年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不短,但對于一對陷入情網的戀人來說,一天不見就如隔三秋,十年,絕對要讓人發瘋的,難怪歷年均有進入神殿嘗試的英勇戰士,只可惜,時運不濟啊,沒見有成功的案例,但我還是想嘗試一下,十年后說不定我已身埋黃土了,怎么等得了這么長時間,獸神殿的七重關隘,也并非鐵板釘釘,牢不可破吧?
  反對聲此起彼伏,除了少數幾個心懷不軌者,幾乎所有人都出言反對,而且理由多樣而蒼白,比如說軍隊剛整合沒多久,主帥怎么能輕離,比如說身背虐殺血案,這踏入神殿還不是像肉包子打狗一樣,不如從長計議,又比如說,我離開后,其余各千長互不服氣,不足以壓眾,會導致軍隊分崩離析,總之所有的原因總結出來后就是一句話:三思而后行。
  這些理由早在我的算計之中,被我一一反駁,各軍自行指揮,協同作戰,而且達姆士三人還將繼續前一個月的策略(這是調離不穩定因素達姆士的權宜之計),對敵糧道進行騷擾性攻擊,怎樣保護漫長的糧道,將是魔族和叛軍頭疼的事情,而駐守各軍將交由關培統一指揮、協調防御,只有他這樣了解防御體系的大師,才能最有效地布置起防御網。這個主意即便達姆士也無刺可挑,畢竟這是最好的人選了,獸族內也少有精于防御的將軍。
  眾人再三勸說,但我心有定論,非去不可了,接下來就是抽調隨我前往獸神殿的人手及安排前行線路,這是理所當然的,總不能我兩手空空,一個人前往神殿迎接靜吧,人家還不把你當傻瓜砍了,而且人生地不熟的,指不定能找到神殿所在呢。
  靜臨走時留下了令符,這是暴獅軍團的征召令,現在正好作為信物,而隨行人員有希林、阿年、小包及二十名獅人戰士及十名熊人戰士,這樣的隊伍目標不大,碰上小股敵軍也有一戰的實力,而大股部隊也不容易圍剿。本來小洛想跟著去當向導的,但因為其狼人的相貌,在穿越狼狐邊境時容易引起麻煩,而小包也曾在神殿控制區域避過難,曾走過這段路途,可以充當向導,所以阿洛就留下來給關培幫手,順便統領護衛營,安排妥當后,阿果卻想隨我前往神殿,任我好說歹說,也不管用,而他的推脫理由比我還充分,他本來就是我的首席護衛,如今已然痊愈,當然要回歸本職工作了,而阿年又不依了,兩人差點沒打起來,最后還是艾斯和老帕解了圍,艾斯經過近一月的療養,傷也好的差不多了,領軍打仗也還是悠著點,但帶隊駐守還是可以的,就勉為其難,和老帕先行換崗,由老派帶輕騎出襲,而艾斯先行統領重騎,反正老帕對于騎兵的指揮才能是有目共睹的。
  出行的線路將穿越草原,潛行到獅狐邊境,由小包領路,通過密道,直插狐人領地,并不需要經過戰火紛飛的邊境線,順便還可以拜訪一下狐人,互換一下情報,然后穿越大半個狐人領地后進入獸神殿勢力范圍,沿途僅穿越草原有所危險,進入狐人領地后,應該不存在什么安全上的問題。而隨著魔族遠征軍的大規模進攻,獅族戰士想全體撤入狐領也不現實了,邊境戰云密布,狐人先期得到了獅人的警告,抽調十多萬部隊據險而守,倒也沒被魔軍大舉攻入,但狐人的后備軍幾乎抽調一空,與狼族的爭戰更處被動。
  一行六十余騎,在草原上晝伏夜行,加上有小包這樣的優秀斥候,雖然數次與敵巡邏隊不期而遇,但憑著雙倍的換騎迅龍,倒也沒讓對方逮到尾巴,我們安然踏入了邊境線,但不幸的是小包所知道的通往密道的小路,卻有魔族軍隊駐扎,雖然人數不多,僅一個百人隊,但相對于我們可憐的三十多人,硬沖卻是鮮有勝算,令人一籌莫展。
  今天章節少了點,呵呵
  起點中文網www.booksrc.net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