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夢之旅》 最新章節: 契子(05-17)      第一章家族成員(05-17)      第二章見習考試(05-17)     

星夢之旅54 永逝迷宮

在得到例行巡守的戰士回報后,帕克的腦袋嗡了一下,本以為被分配到這鳥不拉屎的地方,肯定不會碰上敵人的,誰料,竟然發現有人在附近活動,雖然人數不多,但能闖過數道后勤封鎖線,跑到自己的地盤上來了,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燈。他現在拿不定主意的是到底要不要派人搜巡,只是自己控制的這片區域,面積也過于廣大了,誰讓這是一條死胡同呢,而駐守的目的竟然是自己得罪了團長大人,也算被充軍到此吧,既沒有戰功可立,又沒有油水可撈,估計戰士們現在嘴里不說什么,肚子里早不知操了幾回帕克的祖宗。這發現敵蹤的報告,還真是及時雨,至少可減少戰士們的怨言,如果真能搜到奸細之類的人物,還真是功勞一件,權衡再三,帕克還是決定全軍搜索,反正整個營地才百來號人,留不留守也無所謂了,合則力強、分則力弱的道理還真被他充分利用。
  綿綿陰雨從來沒停歇過,這數天來,我們白天都是隱伏在濕巴巴的草地上,晚上更是要乘雨趕路,濕漉漉的衣服貼在身上,還真不是一般的辛苦難受,要不是大家身體素質夠好,早病趴下了。本來阿果建議晚上借夜雨掩護襲營,對于這百來號人的小營地,即便強攻,也不一定拿不下來,夜襲的話,很有把握不損一人就讓對方全體歸西,但這樣一來,卻要打草驚蛇,引來魔族大隊搜索的話,很可能會暴露出密道的秘密,如果讓魔族軍繞到狐族邊防軍后面去,可是大事不妙。這引狼入室的主意被我否定,最后唯有行調虎離人之計,讓小包設計了不少人行痕跡,只是萬萬沒想到,對方竟然傾巢而出,白白讓出一條道給我們。
  三十多人乘對方走遠,貓行過營,并且沒動營地分毫,后面自有小包等三位偵察高手做著“消蹤匿跡”的工作,保證對方會毫無所覺,至于迅龍,早就被當做誘餌拋棄在西來的路上了,在魔族戰士密布的區域,必須潛行,帶著那些笨家伙只會是累贅。
  在帕克率百人隊搜索一天,無功而返時,我們早已走遠了,在小包的指點下,不禁對大自然的鬼斧神工贊嘆不已,不知道是不是創世神的杰作呢,通道的入口竟然是在一汪潭水的下面,沒有小包的指點,根本就不會發現,這是一條連接到山腹的水道,通道中段全淹沒在水中,而如果有人發現了進入山腹的方法,出了山腹,他面前的會是一個盆地,真正的盆地,四周全是懸崖峭壁,無路可走,而且里面長滿了劇毒的植物,多年來的不斷積累之下,全是瘴氣,人根本不可能長時間呆在里面(怎么有點像武俠劇的橋斷),識趣的肯定會原路退回,最大的秘密卻是藏在其間,但如果僅在地面查找的話,終其一生,也不能窺其秘。
  說密道鬼斧天工的原因就在于此,通道口竟然在半空中,一塊突起的巖石擋住了下面看上方的視線,入口卻正是在突起的巖石之內,遠處本可以看到明顯的洞口,但厚實的瘴氣將視距限制在十米以內,這么隱蔽的入口,如果不是小包親口道出,根本就找不到,而據小包說,這條秘道的發現卻是帶著極其偶然性,他當年是追著一只受傷的魔獸才找到通道的,而且他是通過狐族方向過來的,否則除非飛天,哪能發現這樣的通道啊。
  但更令人驚訝的卻不僅僅于此,小包拿出了隨身攜帶的鉤索,將繩甩鉤在突出的巖石處,順繩攀援而上,而后將大家一一拉了上去。我站在洞口,細眼瞧向這個峽谷,白茫茫的一片,根本看不清地面的狀況,想不通當年小包是怎么斷定下面并不深,而且有路可走的,但相信其必定是被迫無奈之舉,肯定有不可告人的心酸血史。
  入洞之前,小包在前面引路,因為沒有叉路的關系,他并沒多做停留,幾乎是筆直前行,但進入洞內后,他卻陷入了沉思之中,好象在回憶著什么,暈,該不是忘記路了吧,雖然備有火把,但據小包說,這洞內道路眾多,簡直和地下迷宮一樣,有火等于無火,他是在努力搜尋當年的記憶和氣息,這也只有道格族才做的到。
  所有人都將自己的手和前面之人以繩互綁,這也是通道內不會失散的方法,小包每走一段都要停要下思索半晌,并不時點火確認路況,但每一次火把點燃,都有令人毛骨悚然的感覺,因為我們的腳下和通道壁上滿布著骷髏和碎骨,我們幾乎走了一天了,數次休息,但只要有亮光,見到的除了骷髏還是骷髏,以我枉擔虐殺之名,也感心寒哪,這到底是什么所在啊?里面到底死了多少人哪?
  不但我心虛,戰士們也感陰風陣陣,冷汗連連,獸人們也不是沒見過殺人殷野的血腥場面,但這些人卻擺明是被人封閉通道窒息而死,死狀好似痛苦萬分,比起這殺人者,我的所作所為,簡直是小巫見大巫了。
  憑著小包的記憶,三天后,我們終走出了山腹中的迷宮,這一路上大家加起來也沒說十句話,都是在沉默中小心慢行,這也是我下達了禁言的命令,誰知道這通道是什么時候建成的或形成的,是不是出現風化了,大點的聲音說不定會讓整條通道坍塌。本以為這出口處也是異常隱密,但卻大大出乎意料,洞口即便站在遠方也一眼望見,而且竟然設置了禁入的石碑,碑文上書八個大字,永逝迷宮,只進不出。這死小包,當年為逃脫狼人的追捕,竟然逃入了這迷宮之中,而現在竟然哈哈大笑道:“我終于明白這石碑上寫著什么東西了,這樣也死不了,呵呵,戰神庇佑啊。”
  包括希林、阿果和阿年在內的所有戰士,如今都是臉色大變,一副后怕的樣子,我不禁問道:“這永逝迷宮是什么玩意?”
  阿果大力地拍了一下小包的肩膀,在小包的慘叫聲中,道:“傳說這永逝迷宮,乃數萬年前魔族與神族爭戰時所建的藏兵洞,里面本有雄兵百萬,但不幸被神族探得隱密,奇襲下使各個入口毀壞怠盡,而且所有的通風口也被封堵,致使這個藏兵洞內逃生者幾無,窒息死絕。事后,該洞的地圖又神秘失蹤,這里面縱橫交錯,有如迷宮,并非三五十日就可踏遍,而令人吃驚的是,進去之人,還沒有出來過的記錄,沒想到,我們竟然創造了歷史。”阿果娓娓道來,說到后來,還有些許得意神色,也不知道剛才還在抱怨的是誰,給小包下重手的又是誰。
  “要說創造歷史,怎么也輪不上你啊。”我切了一聲道。
  阿果心里雖然不服氣,但也不敢辯駁,只是耷拉著腦袋,一聲不吭,我繼續著訓人大業:“德行,現在好歹也是個代理千長了,怎么屁也放不出了,這迷宮,小包當年小小年紀就已安然進出了,要說創造歷史,嘿嘿,你是沒這份功勞了。”
  阿果聽著那個郁悶啊,但郁悶總好過挨整,誰知道這無良的長官有沒有新的花樣要在自己身上試驗呢,不得不防哪,還是阿年聰明,少說多做,沒錯,以后得學著點,咦,希林這家伙,平時火暴的要死,現在怎么也沒動靜了,奶奶的,就我笨。
  正說著話間,突然我看到不遠處人影一閃,不禁心頭肉跳,這地方怎么會有人出現呢,還真奇怪了,而無緣無故竟然警兆生成,可不是什么好事啊,同一時間,阿果突然皺起眉頭,顯然也發現了近處有人,這家伙修為精進不少啊。
  阿果雙掌輕擊,這是事先約定的信號,戰士們聞掌而動,很快就占據了有利地形,而希林、阿年、小包、阿果四人分立四方,將我團團護在核心,不遠處,不斷有人顯出身形,都是全副武裝,殺氣騰騰,有一百多人,遠遠地將我們包圍在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