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夢之旅》 最新章節: 契子(05-18)      第一章家族成員(05-18)      第二章見習考試(05-18)     

第一章初到貴境

聽到永逝迷宮這個地名,我第一印象就是不怎么好,不說埋骨百萬吧,光是有進無出這個怪事,就讓人生出陰森恐怖的感覺,還真是奇怪,這兇地外面怎么還有人守護呢?難不成,有什么驚天之秘尚未被人所知。
  阿果等人也是一片茫然神色,小包也不例外,看來當初他逃入迷宮時,并沒有碰上什么守護者之類的人物,否則也不會如現在般茫然無知了,大家正在猜疑,對方開始靠近,當先之人張口就罵道:“你們這幫臭小子,就知道不敢進去吧,想在迷宮口轉個圈騙老子,可門都沒有!咦,你們是誰?怎么,怎么會從里面出來的?”他靠近之后,發覺了現身之人并非他所想之人,不禁大吃一驚,要知道他們可是在洞口圍了好幾天了,可沒見有人進出過。
  他們看清楚我們的同時,我們也看清了這些包圍者,一個個都是肥頭大耳,慈眉善目的,近半數人手持雙盾,盾沿全是開了鋒,盾上還有三支鐵鉤,還真是少見的奇兵異器,許多人手拿吹筒,估計里面裝的可不會是好玩意,而且這些人身著普通的獸皮,應該不是士兵,我沒聽懂對方既快又含糊不清的獸語,隨手捅了捅站在我側翼的阿果,在阿果翻譯后,我不答反問道:“你們是什么人?想打劫嗎?”說的卻是人族語。
  當先之人一愣,接著樂呵呵道:“怎么會呢?我們皮格族哪有膽量打劫啊?只是等人而已。”一臉的誠懇之意。
  這種招牌式的笑容,我怎么看著眼熟啊,要是讓這種典型的笑里藏刀給騙倒了,還真枉擔智慧神嫡傳弟子之名啊,果不出所料,阿果也在邊上提醒道:“大人,這皮格族是最有名的無恥下流,說的話簡直和放屁一樣。”
  “是嗎?要是你們沒膽打劫,嗯,那我們打劫好了。”我懶洋洋地說出這番話來,把在場的全說傻眼了。保護我的戰士們現在心里只有一個想法,大人還真是英明神武,竟然說出這么經典而有份量的對白來。
  那領頭人聽完后也是呆了,這是什么人啊,被我們包圍了,人數上處于絕對劣勢,還敢大言不慚,但看著這人身邊圍著的獅人和熊人戰士,他又不禁擔憂了,看著這些人,身著的輕甲緊密合身,一看就是質地優良的好防具,身體更是超乎常人的剽悍,滿眼的殺氣輕輕外泄,壓制著蠢蠢欲動的己方族人,看來是占不到便宜的,而自己也沒找到非得打上一架的理由,損人不利己的事,皮格族戰士可不會做。他搖頭晃腦道:“老兄說笑了,你看看我們,衣著破爛,面黃饑瘦的,都好些天沒吃飯了,也沒什么東西發搶的。”
  這位老兄說著明顯一捅就破的謊言,卻面不改色心不跳的,我都忍不住佩服他了,我笑道:“是嗎?那要不要我接濟一下,我這還有幾疙瘩,你看能不能先填填肚角。”這話說的小包有點忍俊不禁了。
  胖老兄竟然面現欣然,道:“那可要謝謝兄弟你了。你可真是我的再生父母哇。”
  說著說著,我兩人都脫離各自的隊伍,互相靠近,一副惺惺相惜的樣子,但從他的眼神中,我看到了陰謀,不禁暗暗好笑,算人者亦被他人所算,我明白對方想乘機挾持我,但也要能力足夠啊,現在的我,雖說不上武技高超,魔法出眾,但要想輕易將我捉住,那是癡人說夢,天方夜譚。而這一點恰恰是阿果等人深知的,剛才他們的保護舉動都是下意識的,而且對方可能遠攻武器,不得不防,如今卻是有對方首領掩護,諒對方也不敢輕易發動,倒想看看這位大人會不會出洋相。
  皮格族首領,胖子奇瑞怎么也沒想到,自己竟然會出這么大一個洋相,在與對方接近時,想暴起攻擊,打對方一個措手不及,誰料,卻是自己被打了個措手不及,本來他是想抱著生擒對手的念頭,見對方孱弱,不敢全力攻擊,出手時留了后力,但招式還沒用老,就發現不對了,怎么自己腳動不了了,明明只要腳再踏上半步,就可用手中的盾牌將對方砸暈,但只尺天涯啊,他根本就沒再次動手的機會,眼前一花,對方已然消失,待對方再次現身時,他卻已失去再次看到我的機會,被我掄圓的皮盾砸倒在地,盾上可是加持了戰神斗氣的,而同時,他身上的經脈也讓我斗氣封閉了。
  在首領倒下之時,其余的皮格族人開始燥動不安,想沖上來援救,但我一腳踩在了胖子的臉上,喝道:“再沖過來,我的腳可要失去控制了,要是踩壞了,可別怪我。”胖子隨著大力的踩踏不禁呻吟起來。
  雖然皮格族人止住了前進的腳步,但兩枚吹針還是電射般向我射來,小小的吹針可不能小覷,絕對是破斗氣的好東西,以魔法盾的防御能力也擋不住,幸虧我怕死,加持的是多重魔法護盾,而且還有斗氣充盈其中,并非是吹針能破的,兩枚吹針發出叮叮兩聲,無功而返,而在我的加重腳力后,胖子開始罵人了:“這他媽是誰玩陰的?是不是想害死老子啊,他奶奶的,都給我退開。”
  我不禁笑了:“胖子,你還挺識趣的,起來吧。”我腳一抬,將腳下之人放開,胖子在地上賴了半天,還是起來了,左瞧右瞧,看了我半天,道:“你真的放了我嗎?不怕我命令他們圍攻嗎?”
  我冷笑道:“你我無怨無仇,有這個必要嗎?”此時阿果等人已然圍了過來,而皮格族胖子卻是步步后退,由慢變快,很快退入了他族人的陣營中去了,還不是一般的怕死啊,難怪獸族皮格族人眾多,卻始終沒有儕身強者之林。
  希林奇道:“大人怎么把他放了,有他做人質不是更好。”阿果隨口附合,倒是小包和阿年沉的住氣,一聲不吭,不愧是跟我最久啊,本來要說久,以阿果為長,但這小子這嘴巴就像有洞一樣,什么都敢往外漏,要不然怎么會給起個綽號叫開心果呢,但這綽號已是過去時了,有人提起時,常令他怒火中燒、悲憤莫名啊。
  “這些不過是烏合之眾,不具威協,令我擔憂的是這小子背后的人。”我遙望遠方一處叢草密生處,那后面有人在暗中操控局勢,要不是剛才太陽光的折射,我還沒發覺有人呢。
  “大人是說,這些皮格族人是受人操控,這里應該還是狐人的領地,難道是狐人在背后撐腰。”小包不愧是斥候出身,對于情報的分析能力很強。
  希林則是另一番景象,低聲問道:“要不要拆穿啊,好多天沒打架了,這手可癢了。”
  我低笑道:“是嗎?還是忍忍吧,這一路上還是少給我惹麻煩,我可不希望沒到獸神殿就讓人給分尸了。”
  不笑則已,一笑之下,希林的毛都立起來了,可憐巴交的說:“大人,你不要笑得這么恐怖好不好。”
  唉,這年頭,連笑都讓人覺得恐怖,我還真具殺傷力啊。我重重地拍了下希林的大腦門,啐道:“你小子,這是損我哪。大家小心了,見機行事吧。”
  眾人低聲應喏,各自小心戒備,那皮格族首領退*人身邊之后,半晌臉色終回復正常,回眼望去,想看看主人有什么命令,他也瞧出來了,眼前這些戰士,雖然人數少了點,可實力并不比己方弱,真打起來,八成輸的自己這邊,誰讓皮格族人善于打順風呢,要是稍遇挫折,估計逃的比兔子還快呢。
  “雖有雄兵百萬,難敵白狐天下。”草叢中傳來歌聲,語帶陰柔,卻唱出這么豪邁之歌,的確讓人大跌眼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