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夢之旅》 最新章節: 契子(05-17)      第一章家族成員(05-17)      第二章見習考試(05-17)     

第二章眾叛親離

獸人戰士進階大致可分為以下幾級,由低至高分別是星輝、月曜、日耀、宇光等等,這與人族戰士的級別分類有相似之處,可能有所借鑒吧。由草叢中出來的戰士一襲白衣,由遠處飄然而來,翩翩若仙,但到了近處,細眼瞧去,相貌如我一般平凡無奇,只是膚如白雪,比起女孩子也毫不遜色,一雙眼睛格外地黑亮,眼神更是深遂莫測,好似能瞧到人心底里去,這樣的人,鋒芒雖不顯,但厲害處卻是一望而知,不看他衣服上的日耀標志,只看其飄然而來的速度,似緩實急,就知道不是好對付的家伙。
  白衣人自顯身以來,就時刻注意著這些外來人的神情變化,他明顯可看出那些熊人戰士略帶驚訝的眼神,但令他悚然的是其他戰士看他的眼神卻是如同死物,不帶絲毫生氣,而且在自己近前時,這些人身上的殺氣開始溢出,團團籠罩在自己身上,這樣的殺氣并非小小爭斗或一兩場戰爭間就能形成的,而那狀似首領之人身邊的幾位戰士修行最高,恐怕隨便哪個出手,一時半會間,自己也討不了好。
  白衣戰士微笑道:“不知熊、獅兩族戰士同時光臨我狐人領地,有何貴干?”語聲輕而緩和,并不像剛才歌唱般陰柔,但即便如此,在場之人卻聽得一清二楚。
  不得不說,眼前的戰士雖相貌平凡,但的確有其引人的魅力,不愧為聞名天下的白狐族戰士啊。我同樣報以微笑道:“只是借道而已,我們的目的地是神殿。”對于目的還是明白說出為好,否則編個謊言,既耗腦力又費精力,事后說不定還要想方設法圓謊,而且沒那必要。
  “哦,神殿,”白衣戰士乍聽下一驚,“不知前往神殿有何貴干哪?”
  “我們只不過是想接回當今的獅族圣女而已,順便解決一下私人恩怨。”這話半真半假,亦真亦假,至于私人恩怨,只是想看看有沒有法子令神殿撤銷所謂的追殺令。
  白衣戰士忍不住嘆道:“閣下是不是在開玩笑啊,接回圣女?千年來,好象沒聽說過有人做的到的。兒女情長,也不在乎這十年之期吧,何必枉送性命呢。不妨從長計議。”他邊說邊向我們走近,神色間卻無絲毫變化,眼神一如既往的清澈。
  超人的感知能力使我洞悉了對方身體內斗氣的運行,完全是蓄勢待發狀態,表象僅是最好的掩護手段而已,在前面捉拿皮格族首領之時,我已耗費了不少的魔法力了,不知道還能不能躲過這白狐戰士的正面偷襲。
  時機往往是最難把握的,尤其是對著高手的時候,瞬移根本就是小孩子的玩意,哪怕你逃脫了首次的攻擊,但你的形蹤很快會被對方察覺,接踵而至的攻擊會將你送入深淵,相對來說,幻影術幻像術這些魔法反倒更有作用,我繼續著擾亂對方心神:“不知閣下是哪位將軍的部下,以日耀戰士的實力,不該埋沒在這種地方啊。”
  眼前的白衣戰士傲然道:“本人布達耶,仍隆美爾將軍部下。”
  “隆美爾,什么玩意兒,沒聽說過,很有名氣嗎?”我轉頭望向后面的四位,得到的卻是對方搖搖欲墜的身形和看白癡一般的眼神。
  白衣戰士布達耶不知對方說的是真是假,在羅蘭大陸之上,沙漠之狐隆美爾的大名,可說人盡皆知,誰知道眼前這少年居然說,連聽也沒聽過,不禁氣往上撞,要是辱及自己名聲,說不定自己一笑置之,但涉及將軍威名,豈容對方褻du。惱怒的眼神接觸上我的眼神后,怒火中燒下,電閃出手,竟然是移形換影,他的身形好象還站在原處,但其實只是人移走后的殘影而已,日耀戰士,果真實力雄厚。
  就在布達耶對自己這一擊充滿信心之時,他的真身在我的旁邊出現了,但隨即陷入了迷茫,眼前竟然出現了四個我的人影,每一個的動作神情一模一樣,令他難以抉擇。
  此時的我早已借隱身術遁離原地,那四個人影是阿果他們,布達耶剛才的怨恨眼神,令其心神失守剎那,被我所乘,利用迷魂術亂其心神,但就在我得意洋洋之際,布達耶卻是飛速側移,方向正是我所在之處,唉,我一時得意,牽動身形,令空間出現些許扭曲,露出了破綻了。
  無奈只有現身,緊握刀盾,硬接布達耶的攻擊了,希望希林等人能及時趕到,化解我的危機。
  布達耶此時已反手抽出了他的奪命利器,竟然是槍,短槍,兩節對接拼湊而成,便于攜帶,長僅米五,雙槍頭閃著暗青色的光芒,不出意料的話,這把槍不知奪了多少人性命,飲了多少人血。而他迎面而來抖起的槍花,令人眼花繚亂,還好我有盾在手,拼著受傷,也要硬接他這一記。誰料,我拼盡全力擋住布達耶的一輪攻擊后,卻沒有意料中阿果等人的飛身相救。
  阿果攔住了意欲撲上來救我的希林等人和戰士們,道:“大家且慢,狐人肯定不會下殺手的,讓大人實戰一下也好。”半晌后,在大家不解的眼神中繼續道:“獸神斗氣,遇強則強,只有在不斷的磨難中,才有突飛猛進的可能,這是很好的機會。”
  雖然話如此說,但他還是和大家一樣,忍不住向前邁了一大步,以備星夢危急時,出手相救。我卻并不知道這些家伙打的什么主意,嘴里不斷怒罵著,手里可不敢有些許停頓,現在的我,好似喪家犬一樣,邊抵達布達耶的攻擊,邊往后飛退,但這里的地形并不是開闊地,后退終不是辦法,唯有耍盡混身法寶,以招架對手如暴風驟雨般的攻擊。
  阿布耶現在也很是頭疼,眼前的少年,明明就是魔法師,弱不禁風樣子,誰料韌性十足,在自己的數輪攻擊下,竟然連血也沒吐一口,而且還時不時地有反擊的舉動,惱人的魔法更是層出不窮,制肘自己,令自己不能全力而為。魔武雙xiu者,已在羅蘭大陸絕跡多年了,沒想到如今卻讓自己給碰上了。
  我也有是有苦說不出啊,雖然我的斗氣修為已達月曜戰士的水準,但在武技應用方面卻是白癡的很,現在不禁后悔當初怎么偷懶了呢,本來安吉爾阿姨教了我不少武技技巧,但我斗氣水準低微,想來學著沒什么用,也就沒上心,而我主攻魔法的傾向,也讓阿姨搖頭放棄了逼迫我學習這個的舉動,唉,悔之晚矣啊。
  其實即便讓我學那么多的武技也沒什么用,以我的性情斷不會時常演習,到這戰斗中,只會手忙腳亂,更添敗相,反倒是現在魔法武技混合應用,倒也令對方一時半會拿我沒法子。但這樣的情況并不會持久,一來魔法力損耗驚人,二來在對方的斗氣壓制下,我的步履開始艱難起來,硬接對方攻擊的時候越來越多了,混身的斗氣被對方壓制下,很是難受。
  達布耶終掙脫了束縛雙腳的自然系魔法,大步跨過來,槍未至,而斗氣已至,強大的壓力令我有窒息的感覺,我無奈下唯有噴血以減輕身體內的壓力,氣勁隨血噴出,有如鋼珠射向對面的達布耶。
  達布耶沒想到我還有這么一招,雖然這些聚集斗氣的血珠并不能傷他分毫,但讓人噴個滿頭是血,也不是什么好事情,側身避過,而我借著他躲閃之際,又已閃開,終騰出罵人的時間了:“你們這幫家伙,再不來幫忙,可別怪老子秋后算帳。”
  誰料還是沒人上前幫忙,阿果還樂呵呵道:“大人還是想辦法脫身再說吧。”
  我不禁一陣氣餒,這些家伙反了,唉,都怪我平時太過苛厲,眾叛親離,終引來此下場啊,心有所思,腳下便緩了一緩,達布耶的槍氣又臨身了,閃射不過下,唯有回頭硬拼了,數招間,手軟腳疲,已是無力再抵擋了,而達布耶的點點槍花充滿勁氣,將我籠罩在內,看來我是要喪生此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