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夢之旅》 最新章節: 契子(05-17)      第一章家族成員(05-17)      第二章見習考試(05-17)     

星夢之旅16 苦肉之計

但最讓人驚異的并不是以上這些,而是魔法施放的速度,因為你用同一系魔法,如風系,那你可以毫無間隔的連續施放幾個魔法,但如果你想同時用兩系以上魔法的話,轉換時肯定有間隔時間,雖然短暫,但你能感受到那瞬間的停頓,而這個小無賴,施放魔法竟然可以這么快,幾乎同時施放了三系魔法,而且是在杰克裂風斬成形攻擊后才施放的,在兩人之間這么短的距離,裂風斬劃過空間僅是一眨眼而已,這小子竟然用了三系魔法,讓人匪夷所思,難不成我低估他了.其實我心里暗暗慶幸,要不是剛才閃身躲的快,這裂風斬的邊緣肯定要掃到我的,雖然在經過兩層防御魔法削弱后,并不會造成很大的傷害,但所謂受傷事小、丟臉事大。現在有驚無險逃過一劫也值得開心了。我從隱身處走了出來。
  這時大家看我安然無恙都松了一口氣,而站在我對面的杰克也是暗自舒心,他在剛才使出裂風斬后就心里后悔了,以三級風系魔法的威力,對上魔法學徒二級的防御,對面的小無賴肯定是要受不小的傷,雖然心中解氣,但畢竟是同學一場,下這么重的手,老師肯定要責罰的。看到我毫毛無傷,心想老師對自己的懲罰或許會輕點。
  老師果然對杰克提出了嚴厲的警告,并作出了相應的懲罰,因為實戰課要求每一對試練的學生攻防必需以雙方所學最高防御魔法為限,所用攻擊魔法等級不能超過對方最高防御魔法等級。處罰完畢繼續實戰練習。
  好象今天的上課時間特別好過,一堂實戰課在不知不覺中又結束了,老師伯特針對我的防御提出幾點小建議,也讓我小小的受益了一下,平時他才懶得理我這個懶蟲,只是隨意說幾句千篇一律的屁話,都是要好好用功,好好努力什么的。
  下課后我一個人漫步在學院的路上,心里在想著今天的際遇,為什么會有這么多不同,難道是安吉爾阿姨的原因,我甩甩頭,仍舊很迷茫,看來還是晚上請教一下阿姨吧。
  吃過晚飯我在規定時間前趕到了阿姨的書房,安吉爾阿姨早早就等在那了,她好象看出了我有好多問題想問,淡淡一笑道:”小星,你有什么問題就問吧。”
  我把我今天突破魔法壁壘的情況一說,阿姨沉吟了一會道:“你說的情況還真是特殊啊,該不是體能問題,也不可能是魔法耗盡這么簡單,我想有可能和圣山有些關聯吧。”看來阿姨和媽媽一樣,也不能說出具體的原因來(晚上吃飯時我曾和老媽說過同樣的情況,她也說不出個所以然來)。
  看我有些悶悶不樂的樣子,阿姨開導道:“魔法之路,要自己去探索,自己去解決難題,老師只不過是引你入門,從旁指點而已,一切還要靠你自己體悟。我對魔法也不擅長,一切還是要靠你自己解決的。”
  我聽了阿姨的勸慰之語,心頭略寬,暗想道:船到橋頭自然直,現在空想也是無益,反正來日方長,有的是時間去‘體悟’。”放下心頭大石,突然想到老爸和安吉爾阿姨的對話,心頭疑竇叢生啊,老爸和阿姨向來水火不容,怎么會有前天那么安詳的對話,而且奇怪的是他們竟然以姐弟相稱,真是不符合邏輯啊.
  安吉爾阿姨狠狠地剜了我一眼說:“你這小滑頭,我就知道你一定會問的,看來不告訴你,你也會去問你老爺子的。”
  “知我者莫若阿姨啊!”為了解開我心中的疑惑,我可是不惜溜須拍馬,逢迎奉合啊。
  “你這個小鬼,少拍馬屁,我可不吃這一套。”阿姨的語氣明顯與話語不相符,聽上去很是開心,“你肚子里有幾條蟲,我還不知道啊,哼。”
  我尷尬一笑道:“嘿嘿,我就知道阿姨你最了解我了。“
  話回正題,阿姨詳細地給我解說了我心中的疑惑,沒想到阿姨竟然是老爺子最怕的人,難怪從來也見老爺子提過智慧神安吉利娜這幾個字眼,而且一聽說有戰神府的人過來請我老爸過去商議國事,就先行開溜了,而老爺子躲著阿姨的原因卻是更為可笑,身為老爺子義女的阿姨自從我師祖婆去逝后,就受托管著我老爺子,不許他喝酒,因為據圣殿牧師的診斷,老爺子喝酒太過頻繁,對身體傷害過大,必須限制飲酒,但阿姨嚴格執行,讓他滴酒也沾不到,害的老爺子離家出走,東躲西藏就是為了每天能好好喝上一盅。她和老爸份屬師姐弟,從小一起長大,卻是比親姐弟還好,但因當年他們倆人都手握重兵,加上伯父朵拉又是阿姨的老公,七色盟的新崛起的三大巨頭關系如此密切,一定會引起長老會的的疑慮,萬事都會加以制肘,以防兵權過分集中,這對七色盟這樣一個處于抗魔獸第一線的的國家絕對是致命的,所以萬不得以之下,老爸和安吉爾阿姨只有用苦肉計,在公開場合演了一場公然決裂的好戲,而且時不時的在長老會軍事會議上找些雞毛蒜皮的小事大吵一番,鬧的全盟上下都知道智慧神閣下與墮落之王(我老爸的外號,是不是夠威夠力)閣下不和,但眾所周知的就是,我老爸和朵拉伯伯是鐵哥們,而安吉爾阿姨和我老媽又是好的不能再好的金蘭,兩家人經常走動也正常的很,而且總時不時從兩府傳來驚天動地的吵罵之聲,更讓人相信我老爸和安吉爾阿姨不和的傳聞。為了防止泄密,對我們這些小孩子一律隱瞞真相。而到了收復失地后,為了穩妥起見,大家也就沒把真相透露,仍舊維持著不冷不熱的關系。
  沒想到事實的真相竟然是這樣的,真是讓人匪夷所思啊。阿姨對我說完了這段故事,再三叮囑我不要泄露出去,免得長老會那些老頭們想七想八、疑神疑鬼、沒事找事。
  我若有所思的應了一聲,心中想道:這招苦肉計真是用的好啊,現在長老會明顯在拉攏老爸以對抗安吉爾阿姨的影響力。由此可見阿姨并不是空有虛名的,那些長老們真是可憐啊,千算萬算還是逃脫不了智慧神閣下的算計,長老會的人都是白癡啊,要是朵拉伯伯真的要奪權的話,也不會等到今天了。而且以雙神的號召根本就不用奪權這么復雜,一聲令下,九色旗誰會不從,改朝換代只是時間問題,只是九色旗的統領們向來是民主的很,也不會有哪個想要過帝王癮的。阿姨和老爸只是出于政治考慮才會繼續他們的苦肉計。
  阿姨看我眼珠子亂轉,就知道我又想到什么鬼主意了,一記爆粟打的比老媽還有水準,正中我腦袋,不愧是金蘭姐妹啊,連打人都用同一個標準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