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夢之旅》 最新章節: 契子(05-17)      第一章家族成員(05-17)      第二章見習考試(05-17)     

第四章獸人騎士

優雅的騎士,在古蘭大陸多如牛毛,大街之上,一個花瓶砸下來,可能都會砸中幾個,但在羅蘭,這個魔、獸控制的荒蠻之地,要是出現騎士,倒真是令人嘖嘖稱奇了。但獸族騎士阿曼多,卻正以極其彬彬有禮的態度、無可挑剔的禮儀,讓我轉變獸人無騎士的觀念,當然這里的騎士并不是廣泛意義上的騎兵。看來獸人的觀念也在慢慢轉變,這肯定是從人族借鑒而來。-----------------------------
  我們在布達耶的“友好”邀請下,到達了狐領第二道防御線的大本營烏達拉營地,而主帥正是有“沙漠之狐”稱謂的隆美爾,看來狐人也是下了大本錢了,調集了不少名將鐵軍,集結于狐獅邊境,力爭做到御敵于國門之外,但本已捉襟見肘的狐人軍力,有沒有能力同時應付住兩線的戰爭啊?
  沿途而來的討論,讓我明白了現在狐族的處境,只看放寬年齡限制和沿長役期的兵役制度,就知道狐人的軍力嚴重不足,否則也不會這樣動搖生產根本的想法,現在的狐族是外強中干,外圍處處受敵,而內部卻是層層鏤空,在外圍強大的軍事力量的包裹下,除了都城還設有重兵外他,其腹地簡直就是處處不設防,以致盜匪橫行,民生困苦。但狐人高層如今卻是笙歌燕舞,夜夜狂歡。這樣的話要是在一位高級參謀軍官口中道來,我還不覺奇怪,但聽達布耶的訴苦之言,我更見驚詫。因為他的身份是隆美爾將軍所部響尾蛇軍的護衛營統領。
  這的確是讓人警醒的事情,如果一國傾覆,絕對是自上而下的腐爛,上梁不正下梁彎的道理人盡皆知,但幸運的是狐人還有一大批杰出的優秀軍事人才,苦苦支撐起行將沒落的狐人帝國。他們緊守住各處邊疆,令狼人和魔族寸步難進,這也是狐人們唯一值得欣慰的。
  在羅蘭,無堅不摧,無戰不勝的強大狐人,怎么在短短數年間沒落至此呢?我對于舅舅裂天的統治能力產生懷疑,但好象獸人內戰也打了許多年了,這可能是獸人歷史上最長的獸王位爭奪戰了吧,百足之蟲,死而不僵,但反擊無力的狐人現在也僅是苦苦掙扎而已,可能放棄王位的爭奪對狐人來說,是另一個選擇。
  迎接我們的一位獸人騎士,之所以稱其為騎士,是因為在獸族,我還是第一次看到如此優雅的男人,沒半點獸人固有的粗陋毛病,對待任何人都是斯文有禮,沒半點驕傲的神色,比起人族那些所謂的半吊子騎士,不知強多少倍。他的名字叫阿曼多,在獸語中,是優雅的意思,不知道這名字是不是他為了成為真正的騎士而自己改的。
  作為隆美爾將軍的左膀右臂,阿曼多和布達耶兩人都有其獨特的人格魅力,布達耶向以勇武見長,一直以來,倍受戰士們的擁戴,而這阿曼多未成名前不顯山不露水,在獸族人眼中以“娘娘腔”的姿態出現,但卻在歷次大小戰役中,逐漸顯露其才能,如今成為了響尾蛇旗下一員大將,也是擁躉眾多。
  我瞧這位獸人騎士很不簡單,在布達耶帶領我們進入大營后,他僅是作了簡單的自我介紹,就領我們直接去見隆美爾將軍,辦事效率很高哪。而這整個軍營內一片肅殺景象,巡守戰士比一般的軍營多了近倍,而進營之前,一路上巡騎不斷,短短一百多米的路途,小包發現的暗哨、明哨達五個之多,一切的一切顯示,現在正處在戰時,戰爭離這并不遙遠。
  第二道防線的指揮中心內,忙碌一片,隆美爾看著眼前忙碌的景象也是臉露苦笑,這里可是第二道防御線,雖然前方連場大戰,但也沒必要忙成這樣。參謀們如今卻是愁眉苦臉,正在研究著各種防御方案的可行性,本來狐族兵力就捉襟見肘了,如今卻要應付兩線戰爭,而漫長的防御線上,漏洞雖然被一一填補,但卻給后方帶來了重大的壓力,一旦前線失守,二線的防御力量根本無濟于事,但增兵前線又不現實,巴掌大的地方,能施展開多少人馬哪。而至關重要的是隆美爾現在是進退無門,進只會相互掣肘,而退卻會讓人抓住把柄,失土之責這樣一頂大帽子一壓下來,估計這二十年來的英名就要喪盡,這還是小事,而一旦頂不住瘋狂涌入的魔族軍隊,那從這里到都城都有如一馬平川,毫不設防。
  就在他擔憂萬他之時,突然傳外面有人想求見,以他的猜測肯定是都城派遣的巡守監察,這些胸無點墨的家伙,全靠溜須拍馬才爬上這個位置,軍事才能全無,還要指手劃腳,沒事生非的,剛來的時候,差點沒把他氣死,今天是心一橫,下了禁足令,將監軍軟禁了,對于一天來的數次的求見,一律以戰務繁忙,回絕了事,現在不是又來了嗎,當場噴出兩字:“不見。”
  軍中本就是要令行禁止,通報的士兵也不敢多言,退出營帳,回報達布耶和阿曼多,兩人一聽就知道怎么回事了,肯定是誤會了,此時我也站在一旁,見兩人倒沒什么尷尬的神色,反倒現出喜色,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晉見隆美爾將軍,也沒必要大隊人馬一起,小包和希林及獅族、熊族戰士均被我打發去阿曼多安排的營帳休息了,而阿果和阿年兩人身為貼身護衛,只有讓他們跟著,對于剛才“見死不救”的行為,大家全都一臉慚愧,唯有這阿果厚臉皮,竟然笑嘻嘻地恭喜我,修為再進一步,別人沒瞧出來,他是看出來了,因為他現在修習的和我是一樣的獸神斗氣。經與達布耶一戰,進步的是實戰經驗及臨危脫困的經驗,這對于我自身的斗氣修為很有益處。
  其實自從打發走小包他們后,阿曼多看我的眼神才變的凝重起來,我也知道是怎么回事,剛開始一定以為我是哪位族長的兒子,起了些許輕視之意,但剛才我下達的命令簡單而有效,戰士們毫不拖泥帶水,應諾而行,比起普通獸族軍隊的散慢,簡直就是天壤之別,要知道在獸族,既便一代名將也不一定能支使手下不打折扣地執行任務呢。
  達布耶不愧敢作敢為,大聲通傳:“千長達布耶攜同獅、熊兩族友軍使者求見將軍。”
  隆美爾不禁咦了一聲,也是大出意外,獅、熊兩族使者怎么到這里來了,難不成是幻獸騎士不成,即便是幻獸騎士,也應該由前線截留,斷不會出現在二線防御啊,他大步踏出營帳,卻又是一驚,眼前三人一個比一個年輕,最大的年紀也不過二十多歲,但兩位愛將陪同的也就這三人啊,他眼睛一瞇,道:“在下隆美爾,不知三位是?”
  他倒是毫不擺架子,令阿果和阿年受寵若驚,要知道這可是揚名天下十多年的名將了,竟然對著自己等人如此客氣,我倒是不覺得什么,自小培養的,誰讓我接觸的全是一代英杰,從朵拉大叔,安吉爾阿姨,我老爸哪一個是易于之輩,比起隆美爾來,他們的身名只會更盛。
  “在下星夢,幸會。”我的話也言簡意賅,和隆美爾一樣,根本就沒必要在前面加上無數的軍銜修飾。而像什么久仰之類的客套話我也懶的說了,說真的,我真還是第一次從達布耶口里聽到其大名呢。
  “蘭城的星夢?”隆美爾不愧有沙漠之狐稱謂,避重就輕道出了我的來歷,還真是給我留足了面子。
  “正是。”我毫不相讓地看著隆美爾盯過來的眼神,此時稍一露怯,肯定會讓他小覷了,雖然隱藏實力是沒錯,但如今卻不是時候。
  “來人,拿下。”隨著隆美爾的命令,十多位全身鎧甲的狐人戰士從各處沖出,刀劍出鞘,槍斧垂下,將營帳外的我們三人團團圍住,只要隆美爾一聲令下,不難相信,我們三人唯有一死。
  起點中文網www.booksrc.net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