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夢之旅》 最新章節: 契子(05-17)      第一章家族成員(05-17)      第二章見習考試(05-17)     

第六章事實真相

坐在狐人提供的卡洛馬獸背上,我愜意地伸了個懶腰,昨夜之前,又是十多天的勞累奔波,大家都是提著腦袋趕路,沒能睡上一個安穩覺,終在昨天得到了補償了,戰爭還真是累人的事情。我和阿曼多有一句沒一句地閑聊著狐領內的風土人情,邊看著沿途的地形物貌,有種說不出的懶洋洋感覺,終于可以歇一口氣了,有了這隊精銳的狐人戰士保護,身上承擔的壓力就會輕好多了。
  其實應該說這是一隊狐人騎士,他們是阿曼多的直屬部下,與他稍顯不同的是在于禮儀方面的遵守,這方面阿曼多也是無計可施,他不可能改變獸人的天性,他自己有時候還要忘記所謂的騎士精神呢。對于這個,倒也沒人取笑,畢竟獸人騎士這玩意兒,本就沒人見過的,至于人族,也并不是騎士的原產地,只是添加了所謂的騎士準則,真正的騎士,來源于精靈族,精靈并非只擅長于魔法和箭術,他們對于武技的掌握能力也不弱,只是現在的精靈騎士已然沒落了,反倒鮮為人知了。
  獸領的貧瘠在狐領中好似根本就不存在一般,沿途的土地豐沃,物種繁多,雖然獸人很少從事生產,但一路上卻看到了許多荒蕪的耕地,不久前應該有人在此耕作生產,我詢問下才了解,原來獸人之所以對王權如此感興趣,無非是為了現在自己所處的這塊土地,各族都有其領地,但獸領最豐沃的卻是這一塊共享土地,這是獸王的直屬領地,失去王權者,必須退出這塊領地,難怪狐人死也不肯放棄這無謂的王權,原來是為了土地,獸人為了資源而爭奪王權,比起人族為了權欲而爭奪,更能讓人理解。
  阿曼多身為王牌軍的統領,對于這種小規模部隊的行軍,那是大材小用了,他布置起任務來駕輕就熟,無論是前路斥候,后路暗哨,兩翼策應,均是井井有條,而那些戰士們執行任務也毫不打折扣,令到而行,看的出來,平時是訓練有素,但我對于狐人的斥候還是提出了自己的意見,騎著高大的卡洛馬獸,簡直就是暴露行藏的不二選擇,根本起不到預期的哨探目的,但這隊狐人的精銳騎兵作戰倒是毫無問題,卻沒有專業的斥候存在,我讓小包和兩位戰士也加入到斥候的行列,可能在獸族,對于斥候的應用,從來沒人像我這么重視過,阿曼多在我提議下,已經派出共三十人擔任外圍警戒及巡守,加上小包等三人,占到三分之一的人手,而警戒范圍在兩翼和后側擴大到目視范圍最遠端,前路則是遠達一里外。
  阿曼多不禁心里暗暗嘀咕開了,俗話說:狐人多疑。但我這堂堂正宗的狐人怎么還沒眼前這位疑慮多,顧忌大啊。現在他還真知道了小巫見大巫是什么場面,想起剛才這小子毫不留情的怒斥手下三位斥候的辦事能力,不禁搖頭苦笑,這不是典型的指桑罵槐嗎?只要你看看他手下那三位,辦起事來,老練得不得了,哪是自己手下這些半吊子水平的騎士可以比擬的。這小子還真懂用人之道,借訓斥手下之機,點出了這些騎士偵察能力的不足之處,既不得罪自己這些狐人,又讓自己等人不得不面對現實,加強起外圍的防御圈,駕馭能力可見一般哪。現在的外圍警戒網與半天前比起來,進步那是顯而易見了。
  我卻是埋頭研究著地圖,這是一張畫在獸皮之上的狐領地圖,雖然已是殘破不堪,但其詳細地列標出前往都城杰帕的路況及沿途的險要之地。字體已是看不太清,但路線卻是一清二楚,共有三條道可前往杰帕,其中一條陸路因為要繞道虎領,被我直接刪除在計劃之外,另兩條,一條也是陸路,沿途經過不少險要的山勢,而且據阿曼多介紹,這些險要之處,很多已有聚嘯山林的盜匪,如果大軍過境,這些盜匪肯定是偃旗息鼓,但小股部隊就不好說了,肯定是人來劫人,車來劫車,以我們區區百多人,肯定是在被劫范圍內的。最后一條則是水路,雖然沿途也多險峻山脈,但要想在水中攔截沿河而下的船只,可能性很小,而伏擊更是無從談起。
  我選擇的是水路,而阿曼多的意見也與我相同,我們在港城拉馬尼調用了兩艘戰船,獸族的水軍雖然也有建制,但比起人類來,無論規模、戰力都相差太多了,僅以戰船為例,我們所乘坐的戰船已是狐領內相對效大的戰船了,但裝載量卻出奇的低,每艘船僅能容納百多人,而且戰船建造的相當粗劣,相信一個大點的浪可能就會覆沒一艘戰船也說不定,我坐在上面還顯得有點擔心呢。說實話,我的水性可真的不怎么樣,況且不知道會不會發生暈船這種事。
  兩天后,阿曼多和阿果兩人站立在船甲板上,幸災樂禍地看著船頭上的一少年,只見這少年身上背著厚重的木制套圈,愁眉苦臉地趴在船頭大吐特吐,沒想到這么風平浪靜的水中航行,也會發生暈船這種事,而且還不是一個兩個,狐人戰士還好,熊人和獅人就不行了,連阿年、小包、希林等人也無一能免,這兩天估計連黃膽水都吐出來了。
  我現在心里是在大罵特罵,而對象并不是不遠處甲板上看熱鬧的阿曼多和阿果,而是我自己,從陸路走不是挺好的,干么沒事找罪受呢,兩天來一直的暈船,幾乎連膽汁都吐出來了,這個難受啊,沒經歷過的人根本就不會明白,現在是恨不得早點登陸,即便少塊肉也心甘情愿。但事總是與愿違的,聽船長介紹,這沿途群山環繞,水勢一泄千里,最近的河岸也還有十多天的水程才能到達,我想,我是沒法子活著到達那里了。
  阿曼多好象想起了什么,吩咐手下去船艙里拿來了暈船藥,我在吃下藥后,終于感覺舒服了點,不禁瞟過去一個白眼,這么好的東西,卻不早點拿出來,一定是想看我出糗,君子報仇,十年不晚,何況我還不是君子呢,咱走著瞧。
  阿曼多做賊心虛,一眼就瞥見了我這滿懷恨意的眼神,分明是帶著某種特殊的含義,雖然說不出具體的來,但肯定不是好事情,心里生了個心眼,以后要防著點這小子。說不定什么時候也給自己來一下,那可真不是人受的了。
  大家吃了阿曼多提供的暈船藥后,都是暫時告別了大嘔特嘔的痛苦經歷,在我重點提出了提供暈船藥的“好心人”是阿曼多之時,眾多的感激眼神差點令阿曼多都忍不住以為自己是救世主了,但形勢很快飛流直下,重點后面卻是重中之重,某位不良少年在渲染藥效的同時,隱晦地提出點小暗示:這藥為什么不早點拿出來呢?
  本來以普通獸人的智慧是不可能明白暗示的含義的,但很不幸,里面有對不良少年知根知底的獸人兄弟阿年和小包,看著我投向阿曼多的憤懣的眼神,他們哪還不清楚我小小提示后面的含義啊,對啊,就是這家伙隱藏暈船藥,令自己等人大吐特吐了兩天兩夜,而希林在小包口里得知“內幕”后,在他大嗓門的宣傳下,每一個暈船者都知道了“事實真相”,唾罵之聲開始不絕于耳了。
  阿曼多直到一個小時后,還沒震驚中醒悟過來,自己怎么會從一個救世主淪落成為下三濫的,這落差還真他媽的大啊,沒想到做好事的代價是這樣的,還愧自己想當個人人景仰的騎士呢?看來夢想與現實還是有相當大的差距的。
  我現在可解了氣了,這家伙想整人,卻搭上了自己,唉,同情心害人哪,自己可要警醒,千萬不能因為同情心泛濫而自掘墳墓。
  正在大家罵得熱火朝天之時,呯一聲巨響,船上的人受慣性向船前進的方向沖去,船好象撞在了什么東西上面了。而船長大聲呼喝證明了我們的想法:“船觸礁了,請所有人上甲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