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夢之旅》 最新章節: 契子(05-17)      第一章家族成員(05-17)      第二章見習考試(05-17)     

第七章船擱淺灘

阿曼多眼皮狂跳,現在也分不清哪只眼皮跳有災,哪只眼皮跳有財了。對大家來說,觸礁肯定不會是好事,財是不用指望了,有災倒是十有八九的事。他此時不禁又看向了我,想看看我們在危險面前,是否有什么慌亂的舉動。但他失望了,只看到手下的狐人騎士們七推八捻地催促前面的人走快點,而獅人和熊人戰士臉上雖現焦灼,但仍是坐在原地,沒任何動靜,只拿眼神瞟向星夢等人。這些雖只是小的細節,但卻從中看出了,應變時應有的態度,處變不驚才是生存之道,如果自己手下這些戰士能做到這點,反而能更快的撤離到甲板上去。在我眼中,這些狐人戰士已經做的夠好了,在如此急迫的環境下,沒亂成一團,蜂擁而上已是大出我的意料,求生本能的自制能力并非一朝一夕能養成的,以這些戰士為例,在永逝迷宮中,他們得到了數天的強制性自制能力訓練,主官沒下達命令,他們被嚴令不準輕舉妄動,而如今卻顯現出訓練效果來了,我看著阿曼多狐疑的眼神,心里也是偷著樂,讓你猜去吧,不過逃還是要逃的,我們比旱鴨子水性稍好而已,要是落水的話,也是走不了兜著走,況且我也不想再經歷一次橫渡紅河的壯舉了。
  在最后一個狐人退上甲板后,小包和希林當先沖了出去,隨后的是熊人戰士,接下來才輪到我、阿果、阿年等人和獅人戰士,這也是充分考慮了受襲時的應變措施,小包和希林,一個身手敏捷,一個武技高超,都能應對不熟悉環境下的襲擊,而熊人戰士戰力最強,隨之沖上,如果被圍的話,可以打開缺口,讓后面的人有沖上來的空間,獅人則是隨同阿年、阿果承擔了保護我及斷后的職責,分工明確,互相支援,這也是混亂中的生存之道了。
  在我上到甲板上時,阿曼多已在詢問船長相關事宜了,而狐人已占據了船上有利于攻擊的部位,而水手們則停止了往下放救生舟的行動,很難想像,一根木頭制造而成的獨木舟能不能起到逃生的作用,不過總好過就這樣直接跳下水吧。但為什么放到一半卻停了下來呢,令人不解。
  熊人和獅人也靠近了狐人們的邊上,加強防御總是不錯的,越是緊急關頭,越不能亂,這船看上去,一時半會也不會傾沒的。我三步并兩步走到了船長和阿曼多的身側,他們用獸語飛快地交流著,我唯有干瞪眼的份了,不過瞧阿曼多的眼神越來越凝重,就知道事情不妙,果然經阿果的翻譯,我也了解了大致的情況,船并非觸礁,只是擱淺而已,難怪半天了,船體卻沒任何的傾斜和下沉跡象。
  這里的水道本來非常寬闊,而且水極深,水流雖緩慢,但上游正好有一急彎,泥沙倒也不會淤積在河道之中,而且即便淤積,每年夏季的大水肯定會沖刷走大量泥沙的,河心肯定不會出現河洲的,沒想到現在在河道中間,卻發生了擱淺這種事,還真是奇怪了。
  事若反常必有妖,便任我們大家苦思冥想,也想不出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當今之計,只有派水手下河道清理船底,希望能使船退出來再說。但這工程浩大,也并非一時半會可以完成的。
  后面一艘船大部分裝載的都是貨物,拉馬尼城作為水路交通的一個紐帶,也集散著各種狐族緊缺的貨物,而以戰船夾帶走私物品,無疑是現在狐人軍隊解決糧晌不足的無奈之計,這樣的戰船沿途肯定安然無阻,只要到達獸都杰帕城就能狠狠地賺上一筆,那拉馬尼一個月的軍晌可就有了著落了,順便也能讓軍官們小小地發一筆橫財。這種走私的事,上至杰帕城的決策者們,下至平民百姓,幾乎無一不知,但這是維系軍隊生存的經濟命脈,大家也唯有睜一眼閉一眼,權當沒看見了。
  船長和阿曼多心急之處就在于這批走私物品,幾乎可以補足上半年北線狐人軍晌不足的巨大窟窿,要是出個意外,還真沒辦法向后勤處交待,這可是人家好不容易才弄到手的一點好東西。但好在于被困的并非那艘滿載的走私船,倒也讓他們心里稍感安慰。
  我們如今身處的是尼拉山脈的峽谷大裂縫之中,尼拉河水流淌在整個峽谷之中,這條水路本來漫長而深幽,幾乎沒有什么險灘急流,可說是獸族少有的黃金水道,本來這王族領地作為羅蘭大陸的內腹,古蘭大陸的走私品很難運抵,但正因為有了尼拉河使得水路交通通暢起來,在這么平靜的河水上,逆水行舟也不是難事。而正因為其獨特的地理環境使得,水路上的打劫和神話沒什么兩樣,即便打劫成功,你怎么沖的出峽谷兩端兩座水城的封堵,況且進去還是個問題呢,狐人怎么會放來歷不明者進入其內呢。這也是船長和阿曼多焦心的原因,怎么會無端端地擱淺了呢,他們的固定思維使他們忽略了被打劫的可能。
  一塊拳頭大小的石頭突然從天而降,其所帶起的呼嘯聲令人膽戰心驚,至此我才領悟到當日實施的空中投石計劃是多么英明,就在我陷入自我陶醉中時,石頭噗通一聲落在了河面上,激起了點點浪花將本就動蕩不安的河面攪得更是模糊。
  幾乎在瞬間,所有的戰士都起盾護住了頭頂,這是本能的自我保護意識,石頭雖然不大。但要是直接命中,不死也得植物人,身為主官,我卻沒動分毫,并不是我裝出大義凜然、毫不畏死的樣子,而是前后左右多達十幾面盾牌同時遮住上方,我還有必要再多此一舉,拿出我那剛修補好的破皮盾,裝模作樣一番嗎?況且我是魔法師,又這么怕死,數層透明魔法盾早已高懸在頭頂上了。
  看著水波蕩漾的河面,阿曼多在猜測:這是敵人由千米以上高空進行的投石攻擊呢?還是因為泥石滑坡而造成的塌方呢?
  “敵襲還是意外?”阿曼多眼神閃爍,面現焦灼,心里肯定是急上加急啊。
  “既不是敵襲也不是意外?”我輕輕地說出了答案。
  阿曼多根本就沒看我一眼,焦聲道:“那是什。。。么,咦,怎么是你在回答?你知道原因?”
  “傻瓜也知道原因了。”雖然形勢不妙,但我的話還是引得眾多戰士哈哈大笑。
  因為疑問,所以阿曼多頭轉向了左手的我,沒看到船右側的狀況。在大家的哄笑聲中,他不由隨同大家的視線轉向了右舷,數十艘簡陋到極處的獨木舟,向兩艘船選靠攏過來,每艘獨木舟上都有數名戰士,他也了然了,這石頭竟然是信號,發動攻擊的信號,看來這上面的觀察哨也不會離水面有多高呢,否則在千米以上的懸崖上,也沒辦法做到如此準頭。
  對方的人數雖然大大優于我方,但我們這邊全是最優秀的戰士,如果對方要上船作戰的話,就讓我們大占便宜了,但如果對方先破船的話,呵呵,十有八九,我們會全軍覆沒,畢竟對方有備而來,必定是水中蛟龍,而我們除了數十位水手外,全是陸戰精英,水中作戰估計會死的很難看。
  我正在瞎琢磨,對方已然靠近,這是與獸人很不相同的種族,魚首人身,全身上下竟然不著鎧甲,都是密密麻麻的鱗狀物,應該是天然生成的吧,而且這些比獸人還丑陋的家伙們,手中的武器全都是為破水而設計的,在水中作戰絕對威力倍增。
  一名狐人老戰士低聲驚呼道:“魚人。”聲音短而急促,顯見是極為驚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