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夢之旅》 最新章節: 契子(05-18)      第一章家族成員(05-18)      第二章見習考試(05-18)     

第九章逃天妙計(上)

雖說天無絕人之路,但如今上天無路,入地無門,前路漫漫后路茫茫,兩艘狐人戰船已陷入絕境之中。而悲觀的氣氛卻未彌漫,響尾蛇旗下的白狐戰士,此時方顯出百戰雄師的氣慨,非但未減弱斗志,反戰意昂揚,這可能也是魚人要發動由下而上的攻擊的一個因素(當然時間寬裕也是一個因素),而不是一般的以獨木舟直接破船,這樣雖有速度,但魚人的損傷必然也很大。瞧著我愁眉不展的樣子,希林低壓著他的大嗓門,道:“大人,您不用害怕,俺是幻獸騎士,一旦船破,您趴俺背上,俺可以把您背到上面高地。”這家伙倒不記仇,讓我整的最多的就是他了,獸人的豁達可見一般哪,不過這哪是安慰人哪,分明是渙散軍心,我剛想斥責,突一奇想冒上心頭,抬頭觀望天際,證實其可行性。
  “你們有什么主意?”我問話方到一半,抬頭間看到阿曼多臉色奇怪,好象希林的話觸動了他,便轉而質問他,“該不會也有騎著幻獸開溜的念頭吧?”反正主動權抓在手上總是好的。
  阿曼多臉一紅,急急辯道:“沒,沒,我哪會有這種齷齪的想法呢,身為騎士,應該榮辱與共的,寧死勿辱。”
  “是嗎?那你紅什么臉啊,不過有這想法也是對的,求生仍人之本能,沒必要抱成一團死啊。”我抓住機會先羞辱一下這位獸人騎士,接著替他的開脫,一手大棒一手胡蘿卜的說話藝術可是長久以來形成的“優良習慣”。但這番話使本來臉生敬意的狐族戰士,露出鄙夷之色,頗有蛇鼠一窩的味道,更有甚者,有人已在悄悄使著不懷好意的眼神,看來如果我想自己跑路,撂下其他兄弟,估計他們會不顧一切將我留下了。
  阿果聽了直搖頭,跟著這位大人有時候真覺得挺丟人的,你損人就損人,干么搭上自己不是,你看這些狐人眼神都變得凌厲起來了,肯定不懷好意,心里雖然這么想,臉上卻不露聲色,向小包一使眼色,小包也是個機靈鬼,也瞧出了船上氣氛的壓抑,道:“大人身為主官,卻始終與我們生死相依,獨自逃生肯定是不會的,是不是,大人?”
  我冷哼一聲,卻毫不領情,道:“就你多嘴,你怎么知道我不會獨自逃生,這些狐人陰險狡詐,心里打的什么鬼主意難道我不知道,哼。阿果,使的好眼色啊,什么時候學會的,也教教我不是。”
  阿果一頭冷汗,極度郁悶中,怎么又給發現了呢,要知道自己可是站在大人身后啊,而狐人們聽到我這么赤裸裸的直白,真恨不得撲上來撕了我,但這樣的機會我怎么會給呢。瞟了一眼阿果,我自言自語道:“我逃不逃,關你們屁事,你們又不是我手下,我干么陪你們抱一塊死啊?”聲音大到連船尾的也聽到了,不過這話倒合情合理,這個人并非狐族戰士的指揮官,保護他離開才盡到了自身的職責,怎么會起了咬死他這么荒謬的想法。
  我大放厥詞,連希林也聽不下去了,輕聲道:“大人,您不要這么大聲啊,影響感情。”
  我又重重地哼了一聲,道:“阿曼多閣下、船長閣下,有沒有逃生辦法啊,沒的話就將指揮權暫交給我吧,我有辦法讓半數人逃出生天。”
  這招用得真妙啊,故意惹起狐人戰士反感,讓本可能聽從我建議的狐人戰士徹底懷恨在心,此時也唯有軍權移交,才能有效指揮這些軍人。
  阿曼多置疑的眼神看著我,瞪了半晌,見我神色間并沒開玩笑的意味,才相信我沒說謊話,他絞盡腦汁,也僅想到了以幻獸帶人升空逃脫的計劃,但相信可以逃出去的不會超過十個,幻獸帶人升空,必須有主人在上指揮,挾帶兩人必會使幻獸消耗大量體力,以兩邊懸崖的高度,一個小時能升一次空,已是不錯了,而這個家伙竟然有辦法讓半數人逃脫,而且還一副胸有成竹樣,不得他不信啊。
  阿曼多仍行事果斷之人,立刻大聲宣布,將軍權暫時移交于我,狐人們雖然不愿意一個毛頭小子指揮他們,但軍令難違啊。
  我笑著接受了阿曼多的軍權委托,唉,還真是上天庇佑,此處地形獨特,讓我有了逃生之計,兩邊懸崖是斜著向上延伸,在河上方不時有交會處出現,峽谷裂縫間本就有這奇特的地貌,雖然這條峽谷夠長夠寬,但這樣的交會也還是有的,既然遁地無門,那我們只有飛天了。
  我下達了兩個簡單有效的命令,包括希林,阿曼多在內的三位幻獸騎士各帶一人先上峽谷清理,雖然阿曼多不愿意承認自己是幻獸騎士,認為這是掉份的事,但事到如今,也由不得他矜持了,小包、阿年和另一位獅族斥候瀘隨同三位幻獸騎士先行上去,小包和瀘是斥候出身,對于可能隱在暗中的敵人有辦法清理,而且也可以巡視周圍環境,上面也不見得就安全的。
  船長和船員們現在是在急著找繩子,因為我第二個命令就是讓他們找尋所有的繩子,接足夠長以備用,當然必須有承擔起十幾個人重量的纜繩,因為越到上面,繩子承受的重量越大。
  等他們全行動了,我開始冷笑著看向狐人戰士們,剛才激動的幾位,在我冷視的眼神注視下,都趕緊避開,軍人就是軍人,服從命令上沒的說啊,我自己怎么感覺有點小人得志的味道。
  魚人們看著狐人戰船上開始繁忙起來,除了少數人密切關注著他們的動向外,其余人都跑來跑去,不知在忙什么,不過對方現在是甕中鱉,也不怕對方跑上天去,你們忙吧,越折騰死的越快。對于飛天逃匿的幾位幻獸騎士,他們也不很在意,畢竟這是沒辦法的事情,雖然他們也有辦法留下幻獸騎士,但殺著卻不是用在這副車之上的,還必須留待后用呢。
  在我的指揮下,大批便于攜帶的走私物品被分配到每個人頭上,當然更多的是食物,淡水,誰知道尼拉峽谷上面有吃的喝的東西沒有,準備充分那是不會錯的。
  所有事情準備妥當之后,等待的就是天黑了,希望在夜黑前船沒有傾覆,希望今夜的月色不要太好,不過晚春天氣雖好了許多,陰雨還是有的,像今天就是個大陰天,估計伸手不見五指那是完全有可能的,即便明月當空,我也有應對之策,只要拆下船甲板燃起大火,就可以有效的掩飾逃天之計,效果可能差好多那是必然的。
  夜幕降臨前,希林等三人又下來了一次,這次他們要帶上去的是兩條粗長的繩子,上面已然清理完畢,果然有數位魚人潛伏在上面,但哪是幻獸騎士的對手,在小包和瀘的有效配合下,一個也沒逃脫,而阿年也已用暗萌草布置起一條安全通道,否則夜色幽暗,摔下來也說不定。這暗萌草有夜間放光的獨特效果,是斥候必備,阿年幫不上忙,就討要了這暗萌草,布置好夜間指示通道,以備后用。
  我本來想吩咐希林上去后,指示小包等人布置一下撤退道路的,沒想到阿年已先期弄好了,這小子,不聲不響的,倒也思慮細慎,好好調教,應該是個不錯的人才。(聽到其人心聲的死神使者不禁嘆道:“什么人哪,當自己是老謀深算的一方統帥啊,年紀輕輕,大言不慚。唉,可惜白來一趟了。”)
  萬事俱備,只等天黑啊。
  起點中文網www.booksrc.net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