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夢之旅》 最新章節: 契子(05-17)      第一章家族成員(05-17)      第二章見習考試(05-17)     

第十章紈绔子弟

定睛瞧去,卻是一十三四歲的少年,面如冠玉,錦衣玉袍,坐騎全身烏黑,四蹄踏雪,神駿異常,竟然是獸族很少見的馬,而且是很稀有的名種烏云踏雪,這應該是從古蘭大陸掠奪回來的。這少年懶洋洋地坐在駿馬之上,對著那些包圍我們的戰士這邊指手劃腳,這些戰士倒也沒取出殺傷性武器,清一色的棍棒。
  我從阿曼多眼中看出了震怒之色,而狐人戰士眼中的卻是憤慨,以我推斷,這肯定是王城內某位達官貴人的公子哥,吃飽了沒事干,玩起了攔路搶劫的游戲,這簡直是對鎮守邊城,浴血奮戰的戰士們極大的諷刺,他們拿命相搏,只是為了保衛這些所謂的貴胄子弟,悲哀!
  我也不知該如何是好,要是敵人,我會毫不留情地建議全滅,但這些人,瞧那仗勢,沒有取人性命的打算,僅是為滿足眼前這位公子哥的無事生非之舉,痛下殺手,不但破了他們的飯碗,而且可能會得罪某位權貴,給阿曼多及響尾蛇軍帶來不必要的麻煩。唉,息事寧人吧。
  阿曼多顯然也抱有相同打算,強行壓抑心中怒火,不卑不亢道:“隆美爾坐下鋒將阿曼多護送獅族使者前往王城,請眾位借路一過。”
  那少年聽著無趣,好不容易見到大隊人馬,本以為有好戲可看了,沒想到卻是軍隊中人,雖然他不知天高地厚,但對于軍人,尤其是名震羅蘭的隆美爾部下,還是不敢造次的,況且有獅族使者夾在其內,如果誤傷了,估計會引來獅人報復,令本已局勢不妙的戰局瓦上加霜。無奈下唯有一揮手,示意放行了。
  “大丈夫當建功立業,何必當什么剪徑小賊呢?”從這些人中間經過時,我懶洋洋地邊搖腦袋邊對著阿曼多說道。
  在眾人的腦中形成相同的觀念:這不是捅馬蜂窩嗎?這位大人怎么老干這種“好”事,真不知是腦筋搭牢了,還是銹逗了。
  那小公子哥一聽之下,臉色陰沉,死盯著我,大喝一聲道:“你說什么?”忽拉一下,本來讓開路的戰士們,又把我們圍在中間了。唉,惹事生非是我的天性,多嘴多舌是我的本能,這怪的我嗎?
  我迎上他的眼神,本來睡眼惺松的眼神,變得凌厲無比,一字一頓道:“我有說錯嗎?戰士們在前線浴血奮戰,你們卻在這玩什么過家家,哼。”
  誰料那公子哥面色數變,不怒反笑道:“你是什么人?倒敢批評起本公子爺來了。”
  阿曼多心里想必在怪我多事了,但國難當頭,王城卻糜爛到如此地步,也是他使料未及的,事已至此,唯有盡力維護了,他插口道:“他乃獅族使者,到王城是想談合作抗魔事宜,當日魔族突然南下的戰報,就是他遣人送達的。”
  我心里暗笑,我這位大哥,不愧是圓滑得可以,此時提及當日示警之事,令這位少年想發作也要考慮一下后果。
  果然,這少年邊上一位文人打扮的下屬,低聲報告著什么情況,相信并不是勸這位公子哥息事寧人,因為少年的眼神射出陰毒之色。
  殺人滅口,的確是不錯的主意,但他有這個本事將在場的全殺了嗎?有必要讓他打消主意,我朗聲道:“大哥,你還是先遣人通報王城,以免有所誤會。”
  阿曼多聞歌知雅意,下達命令:“小七,先去城里通報一下,這是通關文諜。”這小七就是狐人軍中的另一位幻獸騎士,答應一聲,召出幻獸,沖天而起,向王城飛去,眾人見公子哥沒下達攔阻命令,也就放行了,不過估計要攔阻幻獸騎士,也是有所不能,一心逃匿的幻獸騎士也并非想留下就留下的。
  少年陰晴著臉打消了滅口的主意,誰知道這伙人之中,還有沒有幻獸騎士呢?看著被圍的戰士臉上毫無懼意的眼神,他心里也害怕的,這些可是百戰之士,殺人滅口,談何容易啊,不禁惱怒地瞪了邊上的文人一眼,卻驚奇地發現,這位文人已暈倒于座騎之上。接著突感身后有異,回手擊去,卻被對手輕松格開,還想縱身跳離馬背,竟然被一硬物抵在了后腰之上,而邊上的戰士卻駭然后退,憑直覺也知道抵住后腰的應該是武器了,他不敢稍動了。
  我本想讓這文人吃點苦頭,嚇他一嚇也就算了,沒想到這陰毒的師爺卻是毫無武技,不驚嚇,被突然出現的我嚇暈過去了,無奈只有對這位小公子哥下手了,讓他長長記性也好。
  “這位大人,手下留情,這可是右相呼倫察的公子。”邊上護衛情急之下,將這位的后臺也搬了出來。我聽阿曼多說過,這呼倫察如今權傾朝野,兩人之下,萬人之上,而兩位上位者,獸王病重,攝政王并不理國事,所以這朝中大權盡掌其手,可謂要風得風,要雨得雨,難怪了。
  我緩緩收回腕刃,跳下馬去,躬身行禮道:“原來是右相公子,小人有眼無珠,真是多有得罪。”得饒人處且饒人,我這是給足了對方面子,也為以后作好打算,沒必要和這種紈绔子弟結仇。
  這小公子哥安然退回了眾隨從身邊,其實他的隨從眾多,不乏有武技高超之輩,但我襲擊太過突然,方法前所未有,在控制住少年之后,他們又怕傷了少年,不敢冒然出手相救,當然要讓我再用上法突襲一次,那成功的機會很是渺茫了。
  那公子哥驚魂稍定,愣愣地瞧著我,道:“你到底是誰?”
  “獅族特使星夢。”我恭聲答道,如此恭敬的態度估計讓阿果他們大跌眼鏡了吧。
  “星夢,星夢。”這公子哥嘴里喃喃半天,還是沒想到獅族有哪位有份量的人物叫星夢的,不禁失望道,“沒想到獅族還有你這么位人物。”
  小孩子家總是有所夢想的,要是我是獅族哪位出名勇士,他反倒引以為傲了,并不覺丟人,如今可能會引以為恥,唉,誰能滿足一下他呢,我可不好意思將自己的“光輝戰史”滿大街地宣傳。
  幸虧對方也不是全然不知我的大名,有一位隨從低聲報告了一句:“主子,蘭城的統領好像也叫星夢的。”說完,瞧向我,看見我坦然受之地陰陰笑容,不禁一陣膽寒。
  看來消息傳播還挺快的,連獸都王城也有人知道我的大名了,而這小公子哥顯然也聽說過蘭城這件駭人聽聞的戰役,不禁打了個哆嗦,問道:“你是死神代言人?”
  我輕聳雙肩,微微一笑道:“這是大家送的,在下還差的遠呢!”
  公子哥臉色刷地一下,全白了,半晌才恢復了血色,看來應該是慶幸能在我手下逃生吧。而他的那些手下也在慶幸,對方沒下黑手,否則在場的這些位,可能全都得給少主子陪葬了。
  在我沒事吧的詢問聲中,公子哥終驚魂稍定,定睛瞧向我,道:“關于你的那些描述不會全是真的吧?”
  我呵呵一笑,摸了摸下巴道:“您看我像不像傳聞所說的一樣,這只不過是以訛傳訛而已,閣下多慮了。”傳聞將我說的殘謔無比,樣貌丑陋到無以復加,這也在一定程度上幫了我的大忙,要不是我自己提及,又有誰會知道我就是那神殿頒令追殺的無恥之徒呢。
  小公子哥瞧了我半晌,也不禁笑了:“看來傳聞真的不能相信啊,你相貌雖普通了點,但卻沒半點傳聞所述的模樣,我看你平和的很哪。”
  我一臉苦相,自我解嘲道:“就是啊,還是閣下明白事理,這也只是抗魔戰爭所需的手段而已,唉,要不是我普通到極點,也不會讓獅人捧出來當出頭鳥了。”
  我卑躬屈膝到如此地步,讓人始料不及。但深知我為人的阿果等人知道我又是在算計著什么了,而這些天來的相處,也使狐人們知道這位可不是好惹的主,這小子寧死不吃虧,就是阿曼多也沒見討到他便宜,如今低聲下氣,肯定有所圖。
  想當年我也是紈绔子弟出身,對于這些家伙的心態,明白的很,幾番客套話下來,我和這公子哥已是熟稔非常了,就差沒稱兄道弟了,而此時幾乎所有熟悉我的人,都看到了我悄悄露出的狐貍尾巴了。
  起點中文網www.booksrc.net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