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夢之旅》 最新章節: 契子(05-18)      第一章家族成員(05-18)      第二章見習考試(05-18)     

星夢之旅11 獸都杰帕

獸都杰帕,果然非同凡響,其城防之堅,布局之險堪稱名城。但近千年來數毀的杰帕城,在最近的幾百年間,卻鮮歷戰火的洗禮,除了人類聯軍的一次東征,曾打到過城下外,幾乎沒有兵火的原因,竟然是獸人公約的制約,一旦獸王領土百分之五十被挑戰一族占領,那就代表著獸王位自動易主,原先的占領一族必須無條件退出王土,并放棄獸王稱謂,否則將會被視為所有獸人種族的公敵,制定這一公約的是獸神殿,其目的就是為了保存獸人的實力,不致于因內斗過份消耗自身的能量,所以最為艱難的戰爭并不是獸都的攻防戰,而是侵疆掠土的爭奪戰,王城杰帕因其城防地利因素,往往被攻擊方放棄,何必在這樣的堅城下葬送大量的有生力量呢?廣垠的王土之上到處是會戰的好場所,所以杰帕城繁榮興盛到令人矚目的地步。獸人的前十大傭兵公會,有八個將總部設立在了杰帕城,而商會卻大多以杰帕為中心,向四周輻射其影響力,羅蘭最大的魔法師公會和武士行會總部也設在了杰帕,這里可以說臥虎藏龍,人杰地靈。其熱鬧與興旺程度比起我的故鄉落虹城,一點了不遜色。
  本來大隊人馬進城還要經過城守部隊的檢查,看看有沒有夾帶私貨,其實說白了,也就是要點買路錢,這可是油水最足的地方了,一年中過往行商,走私販子不計其數,但這回有右相公子撐腰,給個天大的膽,這區區城門督守也不敢留難,草草檢查完事,就恭手放行了。不過為了以后的出入方便,阿曼多還是私底下塞了不少酒水錢,反正夾帶私貨也不是隱密的事情,幾乎是公開的秘密,邊疆守軍要吃飯,這杰帕城的護衛軍也是要吃飯的,大家都是軍人,這點好處還是要給的。
  一進城門,小公子哥渥達除了十多位護衛外,其余的人全都散了,這人并不是右相府侍衛,而是護衛營的戰士,受命保護渥達于京郊行獵,其實這也是鍛煉軍隊之法,對于久乏戰陣的軍人來說,行獵也是種手段,所以在冠蓋滿京華的獸都杰帕,只要有權貴圍獵,拱衛京畿的各軍都會輪流派人助興,一來可行保護之責,二來達到練軍的目的,三來可打好關系,真是一舉多得哪,我聽聞此事,暗嘆道:如此好事,還真虧他們想的出來。
  這一路行來,渥達對我是大為贊賞,奉承人這玩意兒,我雖不刻意為之,但不經意間,恰到好處的馬屁還是讓他受用不已,可貴處在于毫不露聲色,這可能是人類社會沾染的習性,拍馬屁的最高境界就是讓被拍之人心中歡喜,而拍馬之人卻沒半點溜須拍馬形跡露出,對于這點的掌握又要多謝安吉爾阿姨教導有方,因為這至高境界的修練是經歷了無數次失敗和血汗的教訓才慢慢磨練而成的,雖然在她那總以失敗而告終,但對付起這毛頭小子來,卻是手到擒來,十拿九穩。我從他那套出的話,足夠阿曼多搜集數天的情報了,對于這點,阿曼多也在一旁推波助瀾,他倒是知道不少渥達的年少得意事,隨口提及,也是無限神往樣,令渥達更是飄飄然于化外了。
  分道揚鑣是理所當然,我們是在向導帶領下,前往使館住宿,而渥達卻是打道回府,還誠心邀請我有空去右相府作客。
  年少得意啊,這是我由衷的感慨,曾幾何時,自己也不是如此嗎?春風得意馬蹄輕的陳年往事,不堪回首。
  看著遠去的渥達,我和阿曼多相視一笑,因為我們得到很多有用的情報,雖然并不是什么機密,只要細心打探,也不難查出,但在京畿重地,人生地不熟,盲目打探消息,肯定會被禁軍密探盯上,不利于我們的行事,現在倒好,消息自動送上門來,而且還結交了這么位權貴公子,真是美好的開始哪!
  獸都杰帕各種勢力犬牙交錯,稍有不慎,弄個雞毛鴨血還是小事,死無全尸那也完全可能,雖然我這冒充的獅族使者還有些許份量,但小心使得萬年船,在剛進入杰帕城的當天,我還是乖乖留在了使館,等候接見事宜,其實我僅能代表蘭城以南的軍民,給狐族上位者們提個小小的合作建議,就是戰時,獅族盡力對魔族軍隊的后防線、補給線進行牽制性攻擊,但不能保證魔族大規模的進攻行動,作為補償,一旦魔族撤軍,狐族軍隊必須在能力所及下,進軍獅領,以抑制魔族撤軍后泄憤所帶來的災難性后果,這是個兩利的建議,如果狐人不能答應這樣明顯有利于其的建議,也沒什么合作的必要,獅族雖然仍會進行騷擾性攻擊,但任何有損于獅人利益的攻擊,將不會予以實施,這樣對于魔族補給和后防的壓力并不會太大,起不到牽制的目的。這個建議我曾向隆美爾提出,他很贊同,合則兩利,但他也不敢保證那些狐族長期眈于安逸的上位者們,有沒有這樣的戰略眼光。
  雖然官場上的營黨結私被狐族上位者嚴令禁止,但民間的各行會間的戰略伙伴關系卻蓬勃發展,各傭兵行會、商會均是以謀利為目的,雖建立起不同的聯合陣線,但少有爭執,爭端往往集中于利益之上。而官宦子弟間的拉幫結伙卻是到了駭人聽聞的地步,他們有后臺撐腰,僅為了些許小事,就打架斗毆,與當年的我沒什么兩樣,但在規模上卻是動輒百數十人,反正只要不是殘臂斷肢,當場死亡,有獸巫在,就有救活的機會,也無所顧忌,而獸人生性好斗,城防軍也管不勝管,反正只要不涉及軍隊利益,也就睜一眼閉一眼,含糊了事。
  現在王城之內大的官宦子弟勢力,主要有四個,這些是杰帕城每天上演全武行的主力軍,一個是以右相大公子渥非為首的軍隊少壯派
  ,這些人大多是城防各軍的新生代力量,在非執勤期間,經常惹事生非,鬧得京畿內雞飛狗跳的;一個是以武士行會會長的獨子杰拉德,身邊聚集起一大幫武士行會的年青子弟,好打抱不平,經常與渥非為首的少壯派干架;還有一個是以儲妃吉蘭為首的*,主要是王公子弟,這一派人雖然人數最少,但力量卻不容小覷,畢竟后臺夠硬;最后一個卻是平民英雄卓瑪,他也是武士行會出身,但與杰拉德不合,自己拉了一票人搞起了對立,雖然卓瑪行事最為低調,但畢竟平民占了京畿人口的大多數,所以其知名程度一點不遜于其他三人。
  杰帕四少中竟然有個女的,而且身為儲妃,剛聽到這話時,我差點沒噴出剛喝到嘴里的茶水,而哈依姆也明顯被人噴了無數次了,早機敏地躲到了一邊,他是獅族在獸都的聯絡人,也就是獅族駐杰帕的使官,雖然他并不認得我們中的任何一位,但好在我拿到了靜留下的暴獅軍團征召令符,令哈依姆不信也不行,畢竟穿越獅狐邊境是極不可能的事情,而對于蘭城這樣血腥的守城戰役,不知道的還真是少數,身為獅族一員,他是時刻關注著獅領內的風吹草動,其要是不知道我的“暴名”,那真是白當這使官了。
  雖然剛見時驚異于我的普通,但很快就回復了神情,看的出,這老小子能長期駐扎于獸都,還是有一套自己的生存之道,既然不能外出,大家就交流一下彼此的信息,也好注意在獸都期間的言行舉止,以免得罪人而不自知。令我郁悶的是,阿果等部下給我提的建議,竟然是讓我少開口說話,這簡直是搗鼓我的痛處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