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夢之旅》 最新章節: 契子(05-18)      第一章家族成員(05-18)      第二章見習考試(05-18)     

星夢之旅12 打擊報復

開心果阿果,臉上沒半點開心的跡象,自從昨夜冒死諫言之后,被某人打擊報復,一大早就被人從溫暖的被窩里拎了出來,給了一張羅列詳細的食品采購清單,全都是杰帕城的名點小吃,限時兩個時辰擺上飯桌,否則后果自負。這張清單內羅列的東西雖多,阿果本也不怕,獸人的飛毛腿可是出了名的,杰帕城雖大,兩個時辰足夠他繞城一周了,但實際操作起來卻是傻了眼了,這東城的糕點、西城的糖果、南城的小吃、北城的特點,數十樣東西沒兩樣在一處的,按單順序索購,讓阿果吃了不少苦頭,明明兩個商鋪相鄰,這無良的家伙竟然亂寫地方,北城寫成南城,又要多跑一大遭,后來就直接攔路詢問,速度倒快了不少,心里痛罵那是不言而喻的。真想不通這折磨人的家伙是從哪弄來這么份食品大全的。
  正午時分,獅族使館內,我翻開一本杰帕景致大全,正美美地看著,邊看邊想,這杰帕風光好象不錯,昨日匆匆路過,也沒好好細賞,反正等候接見也是閑著,一會吃完飯上街見識一下,早飯吃的少,肚餓難耐下大聲嚷道:“阿果他們還沒回來嗎?”
  離出發兩個時辰后,阿果拖著疲憊的步伐,扛了一大堆小吃進入使館,驚奇地發現,這飯桌上早已擺滿了各式小吃,與自己買的大多雷同,而阿年和小包兩人忽哧忽哧在一邊喘氣,不禁奇了怪了,將小吃攤在桌上后,看著熊人和獅人戰士狼吞虎咽,卻沒半點食欲,他一路上倒也不傻,餓了早自己吃過了,一打聽下,才知道阿年和小包也是如同他一樣,被打擊報復了,不過他們比他分別早了十分鐘和二十分鐘出發,唉,這無良的大人哪,還真會整人哪。
  他正想質問一下始作俑者,我發話了:“阿果,你這小吃怎么亂七八糟的,有些還被壓糊了,咦,身上衣服皺折不堪,臉上有輕微淤傷,難道打架了?”
  阿果趕緊低下頭,辯道:“哪有,大人,只是和人有點小磨擦,幾句話就解決問題了。”
  我切了一聲,質疑道:“是幾句話還是幾拳啊?”這家伙雖然不喜歡惹事生非,但難保沒沖動的時候。
  阿果語聲放低,頭也隨之垂的更低,呢喃道:“幾拳。大人,我真的不是故意惹麻煩的,而是那人太過欺人太甚了,我忍不住小小地給了點教訓,呵呵呵呵……”說到后來,語聲重新嘹亮,自信像是又回到臉上。
  “是嗎?怎么個欺人太甚啊?”我語聲未落,只聽到使館外面鴰噪聲大起。
  一位使館護衛連滾帶爬地跑了進來,急急稟道:“各位大人,使館外有人生事,弟兄們擋不住了。”
  靠,使館等同于一國領土,這樣的挑釁行為會被視為宣戰的,也不知道哪個不開眼的家伙竟然鬧事鬧到了獅族使館里來了。
  在我們快趕到門前時,兩扇大門轟隆一聲倒了下來,隨之跌進來的是保護使館的數名護衛,無一不是鼻青臉腫,他們極其狼狽地爬起來,跌跌撞撞向我們跑過來,口里直嚷道:“大人們快走,是*來生事了。”
  哈依姆大吃了一驚,這杰帕四少一個比一個難惹,不知道自己是何時開罪了*,竟然麻煩找上門來了,而阿果看到隨之涌進來的人之中竟然有早上被自己所打之人時,知道自己捅了馬蜂窩了,麻煩大了。正自氣餒之時,我拍了拍他的肩膀,半安慰半嘲諷道:“事非曲直,自有公論。你堂堂劊子手阿果,怕個鳥啊。”
  其實要說傳聞中的心狠手辣,阿果一點不遜于我,這位虐殺戰的首席執行者的名聲,比起我來也好不到哪去,如今心虛氣短倒并不是怕了,而是給獅族眾人惹來麻煩,心中不安,怕我責怪于他罷了。
  果然有后臺撐腰,阿果立馬腰桿伸直,他這家伙最知道我脾氣,雖然并不護短,但也不容手下被別人隨意欺負,裝可憐無非是搏取同情,現在目的已達,原形畢露。唉,看在這小子曾舍命救我的份上,我也唯有陰忍了,不過怎么擦屁股的事老有我的份,無論是自己惹出來的還是別人惹出來的事,最后買單的一定是我,真是苦命的人哪,不過估計這些家伙又在偷笑了。
  希林和阿果閃電沖上前去,當先沖進來的四個人被兩人轟了回去,兩人一點沒留情面,出去也是被打的鼻青臉腫,滿頭是包,將我以牙還牙、以血還血的戰略思想貫徹得非常徹底,不過以我估計,剛才出手扁人的肯定是在后面,這四人身手雖然不錯,但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與高手比起來,差的實在不是一兩個檔次。對方幾撥人沖上來也沒將兩人擊退。
  但就在我自鳴得意之際,局勢突變,聽聞一聲嬌叱之聲:“你們退下,我來。”話音未落,希林和阿果兩人已隨聲而退,速度之快,前所未有。
  兩人電射到我邊上,希林當先嚷到:“我從來不打女人。”
  阿果配合著道:“我從來不和女人打。”
  這個默契,簡直比的上孿生兄弟。不過我緊蹙眉頭的原因并不是因為他倆臨陣開溜,而是隨著他們后退洶涌而入的人群,中間領頭之人赫然是個小姑娘。
  從表妹可可身上領教到的絕對是獸女刁蠻,現在我是見著獸族女子就打鼓,誰會料到我這威震一方的統領級人物,也有頭疼的東西。
  這小姑娘頭戴豹皮帽,腳踏小牛靴,身著青色的獸皮小襖和短裙,露出手上腳上雪白的肌膚,直晃人眼睛,可愛處卻在于其眼睛,又圓又大、水汪汪的,像兩粒黑色珍珠漾在水中,骨溜溜地亂轉,可愛得讓人忍不住想在臉上擰一把,但又怕皮膚太嫩,擰出水來。難怪阿果和希林兩人退得如此干脆了。
  這時,隨之涌入的其中兩位衣著光鮮的家伙指著阿果,對著小姑娘嘀咕著什么,看這兩家伙,鼠頭獐目,一看就不是什么好東西,而且滿頭的包更增其丑陋,這應該是阿果的手筆了,奶奶的,這也是一拳兩拳打的出來的。
  但所謂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像這種小姑娘越是可愛,越是難以應付,我頭皮不禁一陣發緊,狠狠地瞪了阿果一眼,轉向進來的數十位公子哥,拱手道:“使館乃一國領土之所在,尋釁滋事仍引發戰爭根源,眾位身為狐族貴胄,不會連這道理也不知道吧?”
  不管他,先一頂大帽子罩下去,即便阿果真的做錯了事,也有回圜余地。果然這些公子哥里也有有見識的,低著頭在小姑娘邊上解釋著什么。
  哈依姆現在只有干著急的份了,兩邊無論哪方有所損傷,都不好交待,而唯一可緩和氣氛的阿曼多,大清早就到軍部匯報相關情況去了。
  哈依姆臉色發青,低聲提醒道:“這是儲妃吉蘭的干妹妹伊瑪爾,是*里最為難惹的人物之一。”
  我喃喃自語道:“嗯,伊瑪爾,好名字,真是人如其名啊。”伊瑪爾在獸語中是可愛的意思。
  哈依姆搖頭道:“這小姑娘要是與可愛搭上邊,我名字倒著寫了。”
  我一臉色迷迷樣,笑嘻嘻道:“這位漂亮的小姑娘是不是來看熱鬧的,還是請先出去,小心混亂中有所誤傷,要是想參觀使館,一會完事了,我再親自領你到處看看。”在小姑娘臉色變難看之前,我的臉色突變陰冷,一指那些公子哥,喝道:“從哪進來,就從哪滾出去,否則,不要怪我不客氣了。”
  話音剛落,后面的戰士殺氣騰騰,齊刷刷是地亮出了武器,在陽光下,明晃晃的耀眼之極,觸目驚心,那些公子哥本想喝斥我無禮,但兵器亮出后,他們就不敢開口了,只拿眼睛瞧著伊瑪爾,這伊瑪爾也是一愣,沒想到對方說動手就動手,毫不留情面,獸都之內嚴禁真刀真槍間的對決,但對方身為使館人員,有責任護衛使館安全,守館等于守土,即便殺幾個闖進來的人,也沒什么大不了的。
  權衡利弊下,伊瑪爾一跺小蠻靴,重重哼了一聲,道:“算你狠,走著瞧,有本事不要踏出使館,哼,我們走。”
  唉,梁子是結下了,阿果啊阿果,你還真是英明神武啊,出去買趟點心,就惹了這么大的麻煩回來,以后在杰帕的日子可就難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