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夢之旅》 最新章節: 契子(05-17)      第一章家族成員(05-17)      第二章見習考試(05-17)     

星夢之旅13 談笑風生

伊瑪爾越想越惱火,剛才臨離開之際,突然發現剛才攔住使館大門的小伙子,竟然眼睛直勾勾地望著自己,像被勾了魂一樣,就差口水沒流下來了,讓人又氣又惱,而且這惹事的家伙也是他,竟然對將軍府的兩位公子動粗,還真是粗魯,咦,剛才急著來,也沒問他們是怎么打起來的了。雖然這種人自己是見的多了,可還沒像領頭之人這樣恬不知恥的,在自己惱怒的眼神瞟過去之時,那領頭的竟然大力地拍了那小伙子一下,輕努了努嘴,這神色一看就知道打的不是什么好主意,擺明占自己便宜,只是當時的形勢又不能拉下臉來開打,畢竟對方都是些五大三粗的壯漢,氣勢上已絕對壓倒己方了。這些沒用的家伙,平時說的自己多么勇敢無畏,剛才卻連個屁也放不出來,哼,丟人哪,看來要到姐姐那求援才行。
  使館餐廳內,五六個人圍坐在餐桌旁邊,上面擺滿了各色小點,剛才飯局才進行了一半,現在正是繼續大快朵頤之時,別人吃的來勁,阿果卻是傻乎乎光坐著,而阿年等人卻在取笑他:“阿果,這小娘們不錯,抓把勁泡過來不錯啊。”
  “就是啊,阿果,你看大人比咱年輕,都和靜小姐好上了,你年紀也不小了,該是整個媳婦的時候了。”說話這么粗魯不文,肯定是希林小小子。
  小包開著不著邊際的玩笑:“阿果,這小姑娘看上去火辣辣的,你吃不吃的消哦,吃不消的話,換我上。”
  ……
  暴笑聲此起彼伏,一路上神經壓抑得夠久了,也該讓他們放松放松了,我吃太快咽著了,咳了一聲,大家全看向我,熱鬧的氣氛卻變得冷寂起來,我不想讓剛升溫的氣氛就這樣被破壞了,故意沉吟道:“春暖花開的季節來了,也該是發春的時候了,阿果,我在精神上支持你。”
  眾人聽完先是一愣,接著就明白了我也是在開著阿果的玩笑,更大的暴笑聲響徹整個餐廳,連那些坐在別的桌上的戰士們也大笑不已,倒是阿果,顯現了少有的羞澀,臉上紅紅的,果然一派思春景象啊,要說他不心動,打死我也不信。
  此時的我不禁想到一個棘手的問題,一向來,只顧上行軍打仗了,一點沒想過戰士們的需求問題,這如狼似虎、血氣方剛的年齡,肯定有那方面的需要啊,不過這問題皮耶羅他們應該有想到的,畢竟數年的軍伍生涯,也不是白呆的,忍不住低聲詢問了邊上的小包,這倒好,我一個處男沒害羞,這家伙倒害羞上了,低聲道:“大人,您怎么會問這種問題?”
  恰好希林在邊上尖著耳朵聽到了,哈哈大笑道:“大人,您可問錯人了,小包和阿果一樣,自己還是個處男呢。”
  此話一出,連一旁眉頭緊鎖的哈依姆也不禁笑了。哄笑聲更響亮了,除了阿果和小包搭拉個腦袋,無地自容外,其余人簡直笑破了肚子。而阿年更搞笑地疑問道:“大人,您不會也是處男吧?”
  “他奶奶的,你們感情是笑到老子頭上來了,處男又咋了,這年頭,像我這年紀的處男還少了咧。”我可是厚臉皮,這種問題年少之時不知討論了多少回了,想用這種老掉牙的難題難住我,還真是做夢。
  不過,這回連小包和阿果也捧腹大笑,原來繞來繞去,大家全是一路貨色,真想不通,大人剛才好象也在笑他們啊,還真是恬不知恥啊,這份厚顏無恥的功夫可有的學了。
  嘻嘻哈哈中,大家也吃飽喝足了,我早已讓哈依姆派人上報城衛軍統領府,讓他們派人保護獅人使館,如今正值非常時期,城衛果然辦事效率很高,沒一個時辰就派了兩什城衛過來協守使館,另加派了不少密探暗中保護,嘿嘿,看來我手上的砝碼還真不小,對我們這些使者重視程度還是不錯的。
  哈依姆瞧著遠去的一大幫人,不禁暗自嘆了口氣,這些家伙如狼似虎,一天吃的東西就足夠使館人員一個月的伙食了,要這樣下去,自己下半年非得啃草根樹皮不可,更為煩惱的卻是這幫家伙惹事生非能力還真夠強的,這剛來半天,就把獸都四少中勢力最大的*給得罪了(當然這里是指勢力,論實力,*反倒添居末席)。他哪料到,這還是好的,更令他頭疼的事情還在后面呢。
  杰帕城內,除了城衛、禁衛等軍人,一律禁止攜帶武器上街,否則要收監的,所以我們現在是一身輕松,武器鎧甲全卸了,扔在使館里,一路之上招搖過市,嘻嘻哈哈,反正有不少保護者就在附近。
  麻煩找上門,想躲也躲不掉的,我們還沒走到最繁榮的東門市場,就被人給堵上了,對方看來是早有準備,這出來還沒半個時辰,而我們沒走半點彎路,卻在大街上給堵住了,而且來的人還不少,足足百八十人呢,將我們圍得密密麻麻,外圍的密探想靠上前來看個究竟,也被很客氣地推搡開去,對方竟然連維持秩序的也配備了,還真他媽的夠專業。
  進退之路全讓對方堵個嚴實,唉,沒想到來的這么快,只是令我不明白的是對方竟然不是剛才那一批人,因為沒一個人曾照過面,難道對方找錯人?
  我一臉驚奇,微笑著問道:“眾位攔住我們的去路,不知有何貴干,京畿重地,不會是攔路打劫吧?”
  俗話說的好,雙拳不打笑臉人,你看我笑得多燦爛,誰料對方根本不理人情事故,自顧自道問道:“是不是你們得罪了伊瑪爾妹妹?”
  “什么伊瑪爾妹妹?我們不認識。”我肯定地搖了搖頭,至于那破門而入的少女是不是叫伊瑪爾,你問我,我問誰去。
  蠻橫少年以鼻腔冷“哼”一聲,繼續盤問:“你們是不是從獅族使館出來?”
  我故作驚奇道:“你怎么知道?”
  少年根本就沒給我繼續說話的機會,饅頭大的拳頭當頭就砸了下來,看那帶起的氣勁,要是被砸中,不暈也是一個大包,我立馬閃身側避,和這種戰士級別的硬拼,明顯不是我的風格。
  阿果和阿年正要撲上來,一位滿臉虬髯的大漢喝道:“要群毆,你們就沖過來,不要說我們人多欺負你人少。”
  這話可說的明白,你們沖上來了,我們可也不會客氣,肯定是以多打少地,阿果和阿年聞言,身形一滯,雖然并不怕對方人多,但混戰總不利于人少一方的,這是事實,還是看看大人的意思先。
  我哪還有功夫說話啊,對方出手突然,而且手底下也不弱,我被追著滿地亂跑,不過有風系的疾風術、漂浮術加持下,對方也別想打到我,倒是時不時被我低階的魔法攻擊弄得手忙腳亂的,看來對方就會魔法師的能力學是相當欠缺的,我這樣的攻擊僅是視覺效果出眾,即便被結實命中,對于皮糙肉厚的獸人來說,也沒多大殺傷力。我不禁暗暗嘆惜:就這水準還想當什么護花使者,還真是貽笑大方了。
  我實在忍不住像現在這樣的奔跑了,誰也奈何不了誰,我大聲嚷道:“喂,老兄,你有沒有搞錯啊,得罪你依瑪爾妹妹的可是那邊那位小伙子。”
  我手指指向了阿果,麻煩是他找來的,怎么能如此安詳站在一邊呢?禍水東引,可是我傍身的星氏秘法之一了。
  阿果的臉再次凝成了苦瓜,不過對于這次的被“出賣”,他也無話可說了,誰讓麻煩是他惹來的呢,胸悶氣短下,差點沒岔過氣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