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夢之旅》 最新章節: 契子(05-18)      第一章家族成員(05-18)      第二章見習考試(05-18)     

星夢之旅14 好事成雙

我揉揉被打痛的手臂,這家伙的拳頭還真夠硬的,剛才我分心說話下,被他砸中兩下,雖然有魔法盾護身,但其斗氣卻極其奇怪,透盾而入,頗有隔山打牛的味道,雖然我以自身修為抗擊,但思想麻痹下,也吃了點小虧。那少年雖然長得異常清秀,與普通狐人并無共通之處,但這脾氣還真他媽火暴,三言兩語間便開打,也不問青紅皂白,如今卻是用狐疑的眼神在我和阿果身上轉來轉去。
  “不錯,得罪你那什么伊妹妹的就是老子我。”阿果在這少年的掃視之下,怒氣勃發,不過估計是發qing期到了,荷爾蒙上升的緣故。
  我彎著頭看著阿果,這小子還從來沒發過這么大的火,真是難得啊,有好戲看了,我提醒道:“阿果,打架歸打架,可別下重手啊。”我提前打預防針,否則這小子將人家打殘了也說不定,他現在的真實能力誰也沒見過,我只聽希林有次提起過,再也不和這小子打架了,整一個磨時間,而且還是欲罷不能,稍有停頓,就是對方凌厲無比的反擊,希林那火暴脾氣和可怕戰力,也被磨怕了,由此可見,這小子可能早已由月曜突破到日耀級別了,獸神斗氣,還真是非同凡響。
  阿果氣定神閑地走上前來,心里屏棄了一切雜念,包括對他狂做鬼臉、可惡的某人也被忽視在外,我不禁點頭暗贊:這家伙的涵養功夫也是進步不少啊,光是這臨敵一項就做到了專心一致,心無旁鶩,不愧我老人家多日的培養啊。(唉,這年頭,這世道,林子大了,什么鳥都有哪。)
  對面的小伙子在阿果出聲之際,就將精神專注其身上,氣機隨著阿果的一舉一動而牽動著,他心下也是駭然,這些比自己瞧上去還年輕的人,怎么一個比一個實力強哪,幸虧他打聽過我們這些人的來歷,聽說是從獅族來的使者,近衛肯定不乏高手,要司暗中保護之責,不過他要是知道來的這些人中,原來竟然都是軍人,而且沒一個超過百長級別的,不知道震驚會不會更大些,從獸族歷史上,一個千人隊中,還沒在同時期涌現出過如此眾多的人才呢。
  吃驚歸吃驚,即便打不過,還是要打的,況且小伙子心里也沒半分懼意,對方實力雖強,但自己也不弱,比起同齡人,他已是大大超越了,半年前就已處于月曜和日耀臨界點了,只要有所機緣,立刻就是一個級別的提升,但卻遲遲得不到突破,這也是他到處惹事生非,無理取鬧的原因之一,長時間處在一個狀態下,心情難免煩燥,出去找人切磋一下,不失為一個方法,只是有時候做的過火了些而已。
  正在兩人眼神交接,閃出火花之際,外圍傳來了噼叭聲,該是有人干上了,難道是城衛軍有人干涉,或者是對方有人尋仇,螳螂捕蟬,黃雀在后。
  嬌叱聲打消了我心里閃著的念頭:“杰拉德,要你管什么閑事啊,我妹妹的事情,自有我會出面解決。”
  而在這嬌媚之聲傳出來后,打斗聲嘎然而止,包圍我們的這群人迅速退成了半圓,顯然這來人身份非同尋常。
  我此時已退回到阿年他們身邊,心里暗自思量:杰拉德,這不是京城四少之一嗎,這來的人聲勢口氣都如此大,而且是剛砸場子那小妹妹的大姐,名字呼之欲出,不是儲妃吉蘭還有誰啊,剛才一天沒到,杰帕城最令人頭疼的人物,一下子得罪了倆,。我不禁一吐舌頭,嘟噥一聲:嘿嘿,麻煩大了。
  誰料這當先大步走來的女子卻耳朵尖的很,咯咯一笑,道:“你們還真是麻煩大了。”不過這話聽清的人卻沒幾個,全都沉浸在她那悅耳的銀鈴般清脆的笑聲中了。
  嘩拉一下,剛才杰拉德這些退出來的場地,一下子被人占得滿滿當當,這儲妃出馬,果然非同凡響,帶人的不但多,而且都是專業人士,武士服雖然占了絕大多數,但還有少數幾位身著獸巫服飾的年輕人也引起了我的注意,今時不同往日了,偏向攻擊魔法的激進勢力開始抬頭,像表妹可可這樣的年輕人,他們摒棄了傳統獸巫對輔助魔法的鉆研,轉而專攻和改進攻擊型魔法,倒也使羅蘭攻擊魔法師的實力得到了增強,沒想到竟然會在這樣的場合碰上了。
  想當縮頭烏龜也要有條件,要是知道這麻煩來的這么快,這么多,我寧愿縮在使館當縮頭烏龜了,但現在卻是避無可避,我雖疲懶,但事既臨頭,唯有面對解決了。我心里打著算盤,倒也沒注意到那銀鈴般的笑聲了,此時我凝眼望去,差點沒流鼻血,眼前的姑娘穿著打扮雖然和不久前那伊瑪爾相差無幾,但卻多了幾分成熟氣息,如果說伊瑪爾是可愛的話,那眼前這位可以用美麗動人,氣質動心來形容,此時正微笑著看著我,不過我瞧著怎么像誰啊。(吉蘭抗議:“什么你啊,是你們?”)
  吉蘭微笑著打量眼前的這些人,眼神轉來轉去,終落到中間的年輕人身上,并不是其有多出色的外表,但其身上獨特的領袖氣質,使人相信這就是這群人的頭。但轉而她又疑惑了:這家伙抬起頭來,看樣子想說話的,怎么直盯盯地看著自己不言語了,原來又是個色鬼,唉,我還真高估這些人了。
  天籟之音再次響起:“看夠了嗎?”吉蘭邊上的追隨才們倒也沒起嘲笑之意,這是自然的,有誰頭次見吉蘭小姐時,沒像這些傻大個一樣啊,即便現在偷眼觀看吉蘭小姐,還是意動神搖呢。
  在吉蘭的話語剛落,幾乎每一位瞧著吉蘭流口水的部下都被砸中了頭,沒有頭盔下,被冰雹砸中還真是很疼的,接著就是某人大言不慚地教訓道:“我平時是怎么教你們的,看到美女要注意文明禮貌,這怎么口水都下來了,要是不知道的人看到,還以為是瘋人院出來集體放風呢。”(也不知道剛才誰鼻血狂飚。)
  此時伊瑪爾從后面擠了進來,站在吉蘭身邊,指著我和阿果道:“姐,就是這兩人,你要幫我出氣啊。”
  阿果和杰拉德呆在了原地,愣愣地看著伊瑪爾,眼睛是一眨沒眨,伊瑪爾指到阿果身上時,他還不由自主地點點頭,以示正是我沒錯,我真是又好氣又好笑。
  伊瑪爾顯然也發現了四道炯炯眼神的目標竟然是自己,狠狠一跺腳,叱道:“杰拉德,你看什么看,哼。”美女果然有美女的手段哪,這杰拉德屁顛屁顛地跑上前去,先是給吉蘭行了一禮,轉向伊瑪爾道:“妹,哥不是幫你出氣嗎?生個啥氣嘛你。”
  我要暈了,這家伙剛才火暴的不得了,現在卻變成綿羊了,一個冰球甩過去,將阿果砸正常了再說。
  “誰打我,誰,啊,大人,”阿果醒悟過來后,也退回了我們中間,現在我們是四面皆敵,被數百人堵在了大街之上,我現在終知道老鼠過街,人人喊打是什么滋味了。
  “一點小過節,不用這么大陣勢吧?”我滿臉堆起的笑容將我的眼睛擠成了一條縫。
  吉蘭看著眼前這瞇著眼睛的年輕人,也是茫然了,這人剛才一副色迷迷樣,誰料轉變之快,令人咂舌,如今眼神之中哪有半點好色的跡象,分明是在做偽,而且這人好象在哪見過似的,怎么看上去這么眼熟呢?她本來一心想著借替小妹出氣,發泄一下心中的不滿,誰料心里懊惱如今竟然不翼而飛,她微蹙眉頭,問道:“你是誰?”
  問的好,真是問的好,只是這吉蘭一顰一蹙都這么賞心悅目,要是沒碰上靜,我會不會拜倒其裙下呢?窮心未落,色心又起啊!我苦笑著甩甩頭,想將腦中不良念頭甩開,就在我搖頭晃腦之際,吉蘭好好地給我上了一課,內容就是色字頭上一把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