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夢之旅》 最新章節: 契子(05-17)      第一章家族成員(05-17)      第二章見習考試(05-17)     

星夢之旅15 攔街惡斗

不知怎么回事,我竟然邁出了圓陣之外,好似有外力推動,身不由己,難道真是色迷心竅了。在我的以和為貴聲中,魔法氣息涌動,水系魔法元素飛舞著、跳動著,會聚到我的頭頂,凝聚成暴雨傾盆而下,頓時將我淋成了落湯雞,讓我好好領教了一下色字頭上那把刀的來歷。
  吉蘭也沒想到試探性的魔法攻擊竟然一下得手,讓她大失所望,聽小妹伊瑪爾所述,本以為是什么了不起的英雄人物,誰料卻是草包一個,希望另一個不是同樣貨色。她來的稍遲,只看到了阿果和杰拉德間的對峙場面,卻沒看到我和杰拉德間的游斗,否則也不會光憑攻擊得手這點,就確定我是草包。
  我現在也唯有苦笑了,魔法盾雖然對魔法攻擊的防御能力最強,但可惜,對方施放的是全方位水系魔法,并不是我小小魔法盾可以完全防御的,而且我的防御重心全在身側,頭頂幾乎是不設防的城市,讓美女輕易就撿了個便宜。
  不過也唯有我這種厚臉皮能做到毫不知恥,開口便是責問:“閣下不禮而兵,非君子所為?”
  吉蘭聽后一愣,沒想到對方竟然和她講起道理來了,還真是好笑,臉上不動聲色,道:“君子是什么東西,你搞清楚好不了,我是女子唉。”
  聽到的無不前仰后翻,像是聽到了最好笑的事情,連我身后的同伴們,也忍俊不住了。
  我暗暗啐了一口,我還真他媽的笨啊,對方明明是女子,卻和她開口君子,閉口君子,還真滑天下之大稽,竟然忘了千古名言:唯女子與小人難養也。
  看到我滿臉的尷尬,吉蘭也忍不住咯咯笑了起來,在眾多笑聲襯托下,更顯清脆,如黃鸝鳴翠,加上笑靨如花,格處動人心弦。
  能聽到如此美人笑春,還是真是不枉當了回落湯雞啊!
  我現在是話也說不出了,灰溜溜退入圓陣內,臉色說不上難看,但絕對不好看,否則阿年等人也不用強忍笑意,低垂腦袋,極力避開我的眼神了。
  吉蘭笑容一斂,指著阿果道:“你小子也出來接受懲罰吧。”氣指神頤間,好似理所當然一樣。
  我聽其語氣,好似對我懲罰完畢,難道這尋事生非就為了整一下對象嗎?想到剛才的狼狽,我不禁有些替阿果擔心,誰知道對方打的是什么主意,不過只要不傷及性命,大丈夫能屈能伸,也沒什么了不起的。
  不過阿果抱的念頭卻是與我不同,男子漢大丈夫,怎么能輸給女子呢?阿果跳了出去,沉聲道:“殿下,我雖是粗人,但從不和女子打架的,殿下要是想討回公道的話,不妨叫男的出來一較高下,我絕不退縮。要是殿下執意親自動手的話,在下絕不還手就是了。”
  這家伙還真是英雄氣概啊,話說的漂亮,人也長的不錯,比起我這以和為貴的平庸上司,不知英明神武了多少倍了,果然好多夾在*中的女公子,媚眼亂飛,眼光放電,果然被這小子的表現征服了。真不知道要是她們知道眼前這令她們心動的男子就是赫赫有名的劊子手阿果,會有何感想。
  阿果嘴里雖然說的漂亮,但心里也在打鼓,雖然和大人一樣出個小丑也無所謂,但心擬的女子伊瑪爾就近在眼前,怎么也不能在可人兒面前出這么個洋相。
  吉蘭贊許地點點頭,道:“好,就如你所愿,哪位先上去領教下這位英雄的武藝?”口里雖然在問著話,心里卻在嘀咕了:唉,俗話說,強將手下無弱兵,這群人的領頭是個飯桶,倒是這位,頗有幾分英雄氣概,不過剛才聽小妹說,這領頭的好似不是什么省油的燈,但看他剛才出丑,也非假裝,語鋒雖尖銳,但被自己三言兩語辯駁的無地自容,看來只是個色厲內茬的家伙。
  阿果果然進步神速,修為水準大踏步地前進了一大截,短短幾分鐘,就干凈利落地搞定了三位想教訓他的自愿者,令其他蠢蠢欲動的人都死了心,不敢再行妄動。
  吉蘭皺著眉,實在看不下去了,自己帶來的竟然全是酒囊飯袋,竟然三兩下就讓人收拾了,還真是大丟她的臉面,他本來是想幾位獸巫出手的,但眼珠一轉,想到了好辦法,對著正在伊瑪爾身邊大獻殷勤的杰拉德道:“這小子可是得罪你伊瑪爾妹妹的罪魁禍首,你就干看著他耀武揚威哪?”
  杰拉德現在不得不出手了,吉蘭擠兌之下,他不出手也不行,否則怎么對得起伊瑪爾,怎么做老大啊。
  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沒有。杰拉德不愧是出身名門,武士行會的大公子果然不凡,他和阿果斗成一團,影綽間,修為低點的都看不清他們的身形,雖然只是拳腳相接,但其爆發的氣勁揚起了漫天飛塵,煞是好看。
  我暗暗吃驚,并非為戰局,而是為杰拉德的心機,這家伙看上去莽莽撞撞,但其實不然,只看他現在的身手,與剛才追打我時比起來,又明顯高出一截,擺明是藏私了,好深的心計啊。
  杰拉德和阿果兩人乍分乍合,你來我往互相攻擊,噼啪有聲,還真是熱鬧,但兩人好似功夫接近,又不想以斗氣拼修為,也只能維持個不敗不勝的死局,但兩人互相在找對方的漏洞,相信只要有人露出些許破綻,肯定會成為敗因,但兩人對于對方的漏洞,都不敢輕易攻擊,深怕是對方設好的圈套,引自己上當。
  火系元素在我身邊不停地流轉,帶走我衣服上的水氣,穿著濕衣服還真難受,為了不影響我“潺弱”的身體,我唯有偷偷出手了。濕衣服很快就干了,唉,還是這樣舒服啊。
  一只眼睛偷偷地瞄上了我,一位年紀稍大的獸巫大叔正睜著獨眼,目光炯炯地看著我,應該是注意到了魔法波動,我在他瞪視我時,回眼望去,卻沒從他眼中看到半分敵意,反倒看出了贊許。
  我深視了半天,終將目光轉回了戰局之中,此時阿果和杰拉德兩人已消耗了大量的斗氣,正自各站一端喘著粗氣呢,四道目光互視,電火花仍不時迸發,看來兩人戰意未竭,還有下半場呢。
  這種成僵局的實力均衡的戰斗,也沒什么懸念了,現在比的是耐力,拼的是意志,以我的看法,輸的肯定不會是阿果,因為這兩樣他都不缺,對手雖心機頗深,但沒經歷過戰陣的人,怎么都欠缺點,況且阿果藏了私,我知道的原因很簡單,因為打斗至今,阿果竟然收斂了全部的殺氣和殺意,這小子也懂這套,沒枉跟我這么久。(你什么人哪,怎么老往自己臉上貼金,還真是恬不知恥。)
  打斗正鼾之際,突然街道旁的酒樓內傳來了豪邁之聲:“杰拉德,為伊瑪爾出氣,也像還輪不到你吧?”聲隨人到,一人輕飄飄地從酒樓上縱聲躍下,單靴著地,金雞獨立,說不盡的瀟灑風liu。
  伊瑪爾竟然低嚶了一聲撲入來人的懷中,竟然就在此人懷中撒起嬌來。
  打斗兩人如今又成對峙之勢,看到伊瑪爾的表現,一怒一嘆,扼腕嘆惜的是杰拉德,心中所想的是如果伊瑪爾在他懷里也如此這般,該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哪,而怒的當然就是阿果了,看到暗戀對象竟然對一男子如此親昵,哪還不怒由心生哪。
  但伊瑪爾的一聲:“哥,你咋不早來,讓老妹被人欺負。”讓阿果的怒氣稍抑,疑竇叢生,難道這是伊瑪爾的哥哥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