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夢之旅》 最新章節: 契子(05-17)      第一章家族成員(05-17)      第二章見習考試(05-17)     

星夢之旅16 白馬王子

我決定將四月二十八日定為我的災難日,因為昨天晚上打定主意,決不輕易開罪獸都杰帕的四位災星,誰料,事與愿違不算,還一下得罪了三位之多,而剩下的那位估計也不會對我心懷好意的。這一天我僅能用欲哭無淚來形容了。如果說這一天是我的災難日的話,對阿果來說,卻是吐氣揚眉的一天,在這一天,他不但力壓吉蘭的眾多擁躉,而且在與杰拉德的對抗中隱占上風,作為外來人,能一下子開罪杰帕城內的兩位災星,卻安然無恙,也是個奇跡了。
  阿果此時雙眼噴火,滿懷敵意地盯著眼前玉樹臨風的白衣少年,看來是爐火中燒的結果,這會讓他喪失必要的冷靜,唉,不戰而敗已是可期,愛情讓人沖昏頭腦,這話一點不假,但說實話,除了老弟日休,這是我見過最為英俊瀟灑的同齡人了,絕對是懷春少女心目中不二的白馬王子。
  白馬王子愛憐地摸著伊瑪爾的垂窕秀發,眼神輕轉,從在場之人的身上掃過,好似并沒刻意留意誰,但我知道他已將我們這些外來人掃了個遍,加上剛才在酒樓之上,居高臨下的觀察,相信我們的七八成底已暴露在其眼皮底下。
  白馬王子收回了眼神,輕捏了下伊瑪爾吹彈可破的粉臉,笑罵道:“你這惹禍精,有你吉蘭姐姐撐腰,只有你欺負別人的份,是不是想讓我替你在老爸面前遮掩哪?”
  伊瑪爾輕跺著小腳,嚷嚷道:“哥,我真的讓人欺負了,不騙你,不信你問吉蘭姐姐。”
  “哼,她也不是聽你的片面之詞嗎?”白馬王子說著指了指呆立場中的阿果道,“這位小兄弟是見到有人當街調戲姑娘,仗義執言,才會和你那些狐朋狗友打起來的,哼,你倒好,不分青紅皂白,竟然帶人惹事惹到使館去了,幸虧沒打起來,要不然太子殿下也保不了你。”
  后面幾句話說的有點嚴厲了,語氣過重下,伊瑪爾的眼角都隱有淚光了,雙手不安地搓著衣角,一副做錯事的樣子,誰料白馬王子竟然毫不為所動,繼續道:“不要裝出一副楚楚可憐的樣子,要是老爸知道了,有你好果子吃。”
  現在終于明白了,這白馬王子竟然是伊瑪爾的哥哥,我走上前,一拍阿果的肩膀,嚇了他一跳,這小子估計心里樂滿了,從極悲到及喜,難怪連有人走到他身側也沒發覺,問世間情為何物啊?直教人發呆發傻。
  那兩個惹事生非的草包早已偷偷開溜,而吉蘭和杰拉德都沒在我們這討到什么好處,在白馬王子說出事由后,都知道理虧,唯一吃苦頭的就是我了,吉蘭小姐根本連甩也沒甩我,冷哼一聲,掉頭就走了。
  伊瑪爾輕吐可愛的小舌頭追著去了,邊跑還邊喊道:“哥,我晚上不回家了,住吉蘭姐姐家里,你幫我和媽說下。”
  白馬王子搖頭嘆道:“這小丫頭片子,總是惹麻煩,唉,可怎么找婆家啊。”
  杰拉德此時笑呵呵道:“卓瑪大哥倒不用擔心,要是她選婿,估計這杰帕城一半的人都會跑來的。”
  阿果深有同感地點著頭,他現在倒是聲名大噪了,可憐我這個墊腳石,唉,終知道強出頭的后果是什么了。
  原來這白馬王子竟然是杰帕城的平民英雄卓瑪,還真是意外,不過他此時卻是大有深意地看著阿果,顯然也注意到提及伊瑪爾時,他的異常了,唉看來又是一個墜入情網的年輕人。
  和杰拉德寒喧了幾句后,杰拉德也率人開拔了,現在這里外圍滿了看熱鬧的人,連兩邊酒樓的生意也比平常好了幾成,三位杰帕城的杰出少年聯手,并不是平常可以看到的,而且聽說被圍之人竟然得罪了杰帕最可愛的少女伊瑪爾,還真是有好戲看了,誰料雷聲大雨點小,卓瑪三言兩語就將炙手可熱的戰局化為無形,現在站在街心的也僅有卓瑪及獅族來的使者一行三十多人了。
  我拍拍衣衫,抱拳道:“卓瑪兄仗義執言,在下等感激不盡。”
  卓瑪露出比珍珠還白的皓齒微微一笑,道:“你也不用感激我,我只是替這位小兄弟不值而已,再說了,我妹妹也是有錯在先,也怪不得各位的。”
  正在大家舒了一口氣之時,卓瑪臉色突然一整道:“但你竟然對我小妹拔刀相向,就是你的不對了,要不是看到剛才吉蘭已小懲了你,我說不定也要出手領教一下。”聽其口氣,要不是吉蘭,現在他是要教訓一下我這個欺負他可愛小妹的無恥之徒了。
  我真他媽的冤,比竇娥還冤哪,我只不過是嚇嚇小女孩而已,但這種事向來只有越描越黑的份,我唯有三緘其口,啞巴吃黃蓮,硬吞了。(冤什么冤哪,就憑嚇唬伊瑪爾這件事,杰帕城近半的熱血青年恐怕都要義憤填膺了。)
  “這位兄弟貴姓,不如小弟作東,大家到酒樓一聚。”卓瑪對阿果的重視程度顯然高于我這個上司,唉,也難怪,欺負他小妹不算,還在吉蘭身上吃了個啞巴虧,任誰也小覷了我,不過我也樂得這樣,不然大小麻煩可能接踵而至也說不定。
  伊瑪爾趕上氣沖沖而走的吉蘭,巧笑嫣兮道:“吉蘭姐姐,不要生氣哦,都是我的錯。”
  吉蘭重重哼了一聲,道:“你有你那英雄大哥撐腰,還找我干什么啊?”話雖說的決絕,但語聲令人聽著卻是極其舒服,唉,美女的殺傷力就是驚人哪。
  伊瑪爾接著討好道:“姐姐,我大哥怎么能跟你比哦,你剛才教訓那個垃圾使者,還真是大快人心哪。要是我大哥,唉,可能要哆嗦個半天。”
  吉蘭終噗哧一聲笑了出來,啐道:“你這丫頭片子,就是嘴巴甜死人,算了,都是那兩個小王八蛋惹的麻煩,哼竟然開溜,有他們好看。”
  此時,跟在吉蘭身后的年長獸巫突開口道:“蘭丫頭,小伊,你們可不要輕視了那獅族的使者,以我觀察,此人不簡單哪。”
  吉蘭和伊瑪爾都是一副錯愕的表情,一個低階的二級水系魔法,就讓對方吃了個大虧,狼狽而退,難道還有什么非常手段不成。不過伊瑪爾旋即想到午時,自己被對方逼退時的情景,若有所思,在獅族使館之時,此人鋒芒畢露,以其表現,好像也不會諳弱到如此地步才是,不禁疑惑不解。
  吉蘭雖想到伊瑪爾的描述,但伊瑪爾所說并不詳盡,以她所思,對方一定是仗著人多勢眾,強行逼退伊瑪爾等人,這人應該是欺軟怕硬的小人才是,怎么古叔會有這樣的說法呢?
  那年長獸巫剛才一直在仔細觀察,終在離開一刻發現了疑點所在,那就是短短十多分鐘內,剛才有如落湯雞的家伙,竟然衣衫干潔,沒半點剛才狼狽模樣,這也就是說明此人要么是以斗氣強行逼干身上的水氣,要么以火系魔法烘干衣服,而無論哪一種方法,都必須有一定的修為才行,而在他娓娓道來之后,吉蘭不禁想到剛才他再次走上場中,輕拍另外那年輕小伙子的情景,果然沒半點退時的狼狽,難道這家伙是故意的不成,既然懲罰得手,就逼得你后續更為嚴厲的處罰難以出手,狡猾的家伙。
  起點中文網www.booksrc.net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