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夢之旅》 最新章節: 契子(05-18)      第一章家族成員(05-18)      第二章見習考試(05-18)     

星夢之旅20 內擾又起

羅蘭歷七五三年四月中旬,狐狼爭霸處僵持狀態,但狐族紅南狐部的叛變,使處于絕對防御中的狐族雪上加霜,紅南狐各部突然發難,數日間使狐族本土近半領地易手,而紅南狐的刺客更是刺殺了許多軍政要員,僅是在獸都杰帕,統領級別的將軍就有半數殉難,中高級軍官更是死傷無數,要不是雪狐部的介入,狐人江山,一朝傾覆。--------《獸志--狐志》阿曼多帶來的消息,絕對是悚人聽聞的。統領處的軍議會上,出現大批刺客,他們偽裝成侍應混入統領處,突起發難,參加軍議的近半軍官殉難,其中包括狐人統領處最高長官希斯、近衛軍統領阿蘭德、城衛軍統領米拉及回京述職的西北軍統領蓋斯等人,雖然這些刺客被剁成了肉泥,但造成的損失卻無以計數,況且各部的中高級軍官也有多人遇刺身亡,直接后果就是軍部在一日間幾近癱瘓,而接下來收到的消息更令人驚訝,刺客竟然全都是狐人,形勢嚴峻,統領處立刻下達戒嚴令,城衛、禁衛、護衛、近衛各軍相繼出動,一時間杰帕城風聲鶴唳。
  看著義憤填膺的阿曼多,我也僅有安慰了,這么多狐人高階將領的遇刺,事情肯定沒那么簡單,狐人竟然出現了大批內奸,應該是有人暗中操控的,外患未除,內亂紛起,亂世征兆。
  刺客身份很快就查清了,清一色的紅狐族人,進入杰帕本就需要通行證件,而這些人出入之時所用的證件全是南狐王府簽發的,派往查詢的禁衛軍空手而返,南狐王府人去樓空,接到結果的禁衛軍統領林步第一時間就斷定其中有問題,城門衛所傳來消息更加證實其中問題,紅南狐王清晨出城狩獵,除其本部外,由護衛軍派遣百多人護駕,而外出搜巡的結果,這些護衛現在全都已是死尸,而南狐王及其部屬不知所蹤。
  深入調查的結果更是令人瞠目,紅南狐族人大多數竟然在數日間離開杰帕遠行,這不尋常的結果更令謎底呼之欲出,現在所有的紅狐族人都被監控,不少人還被帶往軍部“喝茶”,紅南狐族人更是無一幸免。
  但結果無疑是令人沮喪的,紅狐部除王族留守杰帕擔當人質外,大多留守狐人本土,而在杰帕城的,大多是行商,或者隸屬傭兵工會的戰士,在數日間撤離的紅南狐部達到一萬多人,而如今杰帕城內的紅狐族人大多為紅北狐部,紅南狐部僅有區區數百人,看來這是蓄謀已久,狐族的諜報部門還真是無能哪。
  禁衛軍統領林步還是有一些才能的,在統領處高階軍官僅剩他一人(另有數位高階軍官重傷)的情況下,并沒亂了手腳,反而條理明晰,在派遣護衛軍追擊之時,飛鷹傳書邊防各部,但無奈,紅南狐部早有所準備,他們并未沿陸路逃匿,而是沿內河尼拉河南下,而杰帕城下游根本就沒有能阻止船隊的水師存在,要有,也是南狐所部。
  戒嚴令是在三天后才得以解除,在這三天中,林步是身心俱疲,緊急戰報紛沓而至,各軍遇刺軍官無數,狐人本土大部易手紅狐族,而狼人進攻較前更為兇悍,瘋狂。唯一值得安慰的就是雪狐族終于答應出兵了,但他們也不會踏入王土,介入爭霸戰爭,只是兵壓南紅狐各部,令其不敢妄動,但南紅狐部撤離出王土,使狼人在東南部打開了一個缺口,這才是真正致命所在,狼人會由這個缺口涌入,席卷整個王土所在。
  唯一讓阿曼多慶幸之事就是這次的會議他沒有參加,因為他所在狐人第一集團軍第七軍團(也就是響尾蛇軍團)的述職報告被安排在了第二天,讓他有幸逃過一劫,據說當時會議廳內,刺客們以命換命,血濺七步,除林步安然身退外,其他生還的數位統領全都是重傷,要是阿曼多在場,哼哼,估計今天該喝他的祭酒了。
  因禍得福的阿曼多現在被任命為城衛軍臨時統領,以他的軍功及能力足堪勝任,只是無頭無腦的,也讓他忙了幾天,在戒嚴令臨解除之際,才抽出空來。
  我嘆惜道:“大哥,你還真是福大命大啊,有你罩著,小弟在杰帕城也有個照應。”
  阿曼多嘆了口氣,道:“如今杰帕人心惶惶,剛收到消息,紅南狐部數天前已退回本土,南疆形成巨大的防御斷層,狼人現在已是突破了漢水天塹,一馬平川,還有什么可以阻擋狼騎兵北上啊。”
  “千里傳書嗎?”我不禁驚詫情報傳遞速度之快。
  阿曼多點頭稱是,道:“十多位獸巫聯手施法,通過魔法陣傳遞回來的消息,近百年未啟動的魔法陣突然開啟,讓帝國上層也倍感壓力啊,只是消息來的晚了點,而這個斷層也實在太大了,根本就沒足夠的兵力填補。”
  刷,我從身上掏出一張地圖,在阿曼多詫異的眼神中,我攤了開來,問道:“難道就沒挽救的辦法了嗎?”
  阿曼多眼珠瞪得大大的,因為這張是狐族的簡明兵力部署圖,雖然簡陋了點,他狐疑地看著我,問道:“這是怎么回事?”
  我尷尬一笑,道:“我有研究地圖的習慣,路上沒事的時候拿出來對照研究一下,喂,這可全都是我沿途所看到聽到的,并沒什么隱密。”
  阿曼多仔細一看,果然是一張平常的狐王土地形圖,而由獅狐邊境到杰帕沿途所經要地,都有各種軍旗畫在其上,并輔以文字說明,而杰帕以南卻是什么也沒有,空白干凈,不禁啐道:“要不是非常時期,你這種行為絕對要被視為密探,這可是要砍頭的。”
  我吐了吐舌頭,做一鬼臉道:“要不是非常時期,你以為我會拿出來嗎?”
  阿曼多瞧了我半晌,也由身上掏出一張軍圖,道:“我正是來討教你的,看來我們兄弟還真是心有靈犀哪。”
  我們兩人相視片刻,哈哈大笑。
  阿曼多指著他那張不知比我這張詳細多少的軍圖,開始分析大勢:“狐族分三大部族,白狐、紅狐、雪狐,其人口比例大致為3:6:1,但在軍力對比上卻并不是如此,白狐最為善戰,其軍力占了狐族軍力的六成,紅狐占了三成,剩下一成就是雪狐了,紅狐又有南北之分,軍力各半,本來白狐作為抵擋狼人西侵的主力軍,在狼狐邊境擺開防御陣型,也能維持攻無力防有余的狀況,但魔族南來使局勢惡化,白狐不得不抽調大批部隊北上防御,而留下的對狼族的防御間隙就由紅南狐部接替,有天險相阻,狼人也難有寸進,由北狐部組建的西北軍如今是在西疆牽制蠢蠢欲動的虎族,并防御整個王土的西部和西北部,當日遇刺的西北軍統領蓋斯就是紅北狐部將軍。”
  我提出疑問:“既然西部軍力雄厚,怎么不調部分兵力北上協防,反倒讓白狐精銳去建立什么第二防御梯次。”
  阿曼多嘴角露出不以為然的神情道:“這是上層怕北狐叛亂,有前車之鑒的。”
  我笑道:“你們的部族制度還真是麻煩,現在是危機四伏了吧。”
  阿曼多閉眼尋思了半晌道:“如今南狐全數撤回本土,而他們十萬大軍撤退后留下的巨大空隙卻是在三天后才被發現,如今已被狼族領,狼族肯定不會南下與紅狐交戰,因為即便占領狐族全境也是沒用的,在王權戰爭結束后,他們還是要撤兵的,而且我估計他們間肯定有所協議,狼族會傾盡全力北上,侵入王土腹地,內部空虛的情況下,根本防無可防,打到杰帕城下,也不是困難的事情。”
  我聽完阿曼多的描述,分析道:“你們北部地形復雜,兵力過于密集,本可以抽調幾個師團沿尼拉河快速南下,但現在卻被魚人所阻,難道這一切都是有所預謀的?”
  兩人以震驚的眼神交換了下心中的看法,魚人應該是有備而來,要是魚人與狼人聯盟的話,這調兵之舉早在對方算中了。
  起點中文網www.booksrc.net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