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夢之旅》 最新章節: 契子(05-17)      第一章家族成員(05-17)      第二章見習考試(05-17)     

星夢之旅21 秘密盟約

“叮”,一聲清脆之聲傳來,把還處在驚魂未定中的我和阿曼多嚇了一跳,轉頭望去又是嚇一跳,卻見我命中的克星吉蘭小姐,俏生生地站立在我們兩人身邊不足半米之處,這小妞的身手不錯啊!這是我腦海中生成的第一念頭。我倆在推敲地圖,太過于專心了,沒留意到有人進房了。吉蘭手里拿著兩只酒杯,一臉的頑皮模樣,我切了一聲,嘟噥道:“唉,都嫁人的年紀了,還學小妹妹裝可愛,真受不了。”
  病從口入,禍從口出,吉蘭手中的酒杯可就連環砸過來了,不過要傷我還是有困難的,兩只酒杯在面前兩寸處受阻碎裂,我繼續損她:“你看看,沒半點淑女風范。”
  阿曼多卻沒半點笑意,只是緊皺眉頭,一副愁眉苦臉的樣子,吉蘭卻急了,撲上來就想動手,她難道不是獸巫嗎?我腦中在暗自思量,拳頭卻已迫近了,不及細想,我伸出右掌迎向其纖纖玉手,拳掌相接,發出輕脆的撞擊之聲,我反手一個擒拿,頓時將吉蘭的左手扭了過來,唉,嚇我一跳,還以為也是魔武雙xiu呢,原來卻只是裝個樣子的,吉蘭嚶嚀一聲,右手反手打來,卻被我一樣反剪在身后,哼哼,這還不有仇報仇啊。
  雙手被反剪身后,還玩得出什么花招嗎?輕敵之下,頓時吃了個不大不小的虧,吉蘭低頭輕吟,好似呻吟一般,而阿曼多此時剛從我們打斗聲中回過神來,聽到吉蘭呢喃聲,大叫一聲:“不妙。”身形往門外閃去,我愣在當地,九道閃電從天而降,整個屋子充滿電閃雷鳴。
  一個被電的頭發上豎,滿臉烏黑、衣履破爛有如乞丐的家伙,從被破壞得殘破不堪的房間里出來,后面跟的是一位衣著艷麗、明眸善睞、滿臉得意笑容的女孩,兩者間形成鮮明的對比,有一形容極其恰當:牛糞和鮮花。
  吉蘭這招破魔法盾用得真是前無古人,后無來者,竟然以身試險,破生生地讓我收起魔法盾,而后發動閃電襲擊,唉,真是納悶了,這無差別的雷系魔法九連環,怎么就沒擊到她身上半點呢?
  周圍是一片呆若木雞的大男人們,下巴都快掉下來了,而吉蘭嫣然一笑道:“小女子被迫出手,讓各位大哥見笑了。”這充滿狐媚氣息的笑聲過后,就是一片歌功頌德,稱贊其英勇不屈的有之,痛斥某位不良少年見色起心的有之,總之,我這倒霉鬼不但吃盡苦頭,還要背黑鍋,在阿果等人的眼神中閃現出的是老天有眼的淚花。
  這丫頭還真不賴啊,手段層出不窮,令我處處碰壁,剛才言語間剛扳回的些許優勢,又蕩然無存了,真是臉面丟盡,和女孩子過不去,尤其是這種刁蠻的,還真是極端不明智的一件事。
  阿曼多本來笑意盎然看著狼狽萬分的我,突然想到房內的地圖,臉色大變,沖入廢墟堆中,但出來時僅有苦笑了,剛才討論半天,在地圖上所畫的軍力分析,已全化為灰燼了。
  幸虧客棧老板有換洗的衣物,否則讓我堂堂獅族特使蓬頭詬面、破衣爛褲地招搖過市,還不讓人笑掉大牙,不過現在大叫幸運的卻是阿果,因為有損形象的事情當然輪不到我了,阿果無疑要當犧牲品,麻煩全是他惹來的。
  在阿曼多還沒抱怨之前,吉蘭已先行堵住了他的嘴:“紙上談兵有什么用,沒有軍部的批準,說什么都是徒勞,說不定會讓軍法處請去喝茶。”
  阿曼多愣在當地,這位殿下說的還真有理,和獅族特使私議軍機,說不定會讓人扣上一頂大帽子,那可就不妙了。這樣也好,證據全滅,只是不知這位是不是有意為之,要是本來就抱著替我們毀滅證據的目的,那這人的心思真是可怕了。
  有人語塞詞窮,某人卻極度不爽,匆匆洗了把臉,換好衣服就又上來了,雖然還是一副欠扁樣,但比起剛才新鮮出爐的炭渣,那可是英俊百倍了。
  我反詰道:“紙上談兵,我昨天還聽某人大放厥詞,說什么天文地理無一不精,軍事人文無一不曉,行軍布陣如同吃飯睡覺,還畫了N張酸不拉幾的草圖,讓人笑掉大牙。”
  吉蘭面色轉赤,耳根發燒,慍怒道:“你說誰呢?”
  我不慌不忙道:“誰答應就是說誰了,就這點水準也出來丟人現眼,唉,還好沒她手下當兵,不然死了都不知道怎么死的。”說完帶人閃了。
  吉蘭這回卻沒生氣,只是一個勁地瞧著我的背影冷笑,這汗毛怎么豎起來了,不對啊,我怎么會怕個娘們呢。三天之后,我找到了汗毛倒立的原因,原來我還真他媽的有先見之明啊。
  吉蘭來了許久,卻也沒人詢問她被帶走后的情形,不過能見到她,就知道肯定沒事了,否則能這么容易出來,在得知其身份后,我也小吃了一驚,她的身份果然不簡單,紅北狐公主殿下,我不禁嘆惜,唉,與白狐族政治聯姻的犧牲品。
  我覷見攝政王之事被擱置了,由此可見,這狐族高層還真是沒有水準,任誰在這種關鍵時刻,一定會盡力拉攏同盟,哪有這種往外推的道理,幸虧狐族還是明智之士,林步無疑是其中之一,在通知取消合作會談的當晚,林步親自來使館與我會面。
  一番客套之后,大家在書房密議合作事宜,商議結束后,雙方簽定了友好盟約,因為魔族軍事封鎖的原因,相關的行動方案會經由熊領繞道送抵獅領,而且全都是最為嚴格的口口相傳方式,林步派出了最精干的斥候十多人隨同小包、希林返回獅領,他們所肩負的使命極為艱巨,必須想法子聯系上阿骨朵拉的部隊,將暴獅軍團的征召令符送至其手,否則一盤散沙的獅族,根本就沒有團結抗敵的希望,而一批精良武器也將由狐領送往獅領,至于怎么運送到獅人手里,自有狐人自己去煩了。
  這林步還真不簡單,對于我的兇名,他應該是早有所聞,卻絲毫不動聲色,是個厲害角色。不過誰管他呢,反正瞧在舅舅的份上,我也不會和狐人過不去,來狐領的使命也完成了,看來明天應該動身前往神殿接靜了。
  渥非和林步走出使館大門的一瞬,渥非置疑道:“大人答應的條件是不是太豐厚了,我們要拿出這么多的武器錢糧,長老會和王上肯定不會答應的。”
  林步冷哼一聲,道:“那就要你父親,左相他老人家出面了,你以為對方是獅子大開口嗎?現在獅族局勢并不比我們強,內亂外擾,形勢所迫,要是獅族沒足夠實力牽制魔族全力南下,我北方軍團會承受更大的壓力,如果讓魔族攻入本土,這損失不是更大,再說我們也沒能力承受兩條線的同時會戰。唉,光是紅狐叛亂留下的尾巴就夠我們擦的了,合則兩利啊!
  渥非點頭稱是,道:“不過這家伙小小年紀,也真夠精明的,好似早就算計好了我們的底線似的。”
  林步笑道:“要是沒兩把刷子,他能有蘭城之戰的輝煌?能將蘭城以南的獅族各部納入旗下?”
  門外等候的阿曼多見到林步和渥非出來時滿帶笑意,知道和談相當成功,迎上前來道:“大人,成事了?”
  林步嗯了一聲,低聲道:“按原定計劃行事,抽調各軍回援都城。”
  渥非和阿曼多恭身稱是,陰郁的臉上都顯出了一絲暖意,斗志昂揚,會戰之期已為時不遠了,該是他們年輕人建功立業的大好時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