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夢之旅》 最新章節: 契子(05-18)      第一章家族成員(05-18)      第二章見習考試(05-18)     

星夢之旅22 如此攝政

杰帕城以東,是一片廣垠無邊的平原--金沙平原,其土地之肥沃,天下罕有,素有羅蘭糧倉之稱,獸族百分之五十的耕地就處在這個平原之上,而這也是獸各族間你爭我奪的根源,但世世代代生長在此的卻并非各個大族,而是許多勢力弱小的種族,比如道格族、皮格族等。他們依附于強者,身處沃土,也僅能混個溫飽而已,因為每年的生產大部分都以稅收的形式上繳獸王,但這已足夠了,至少沒有兵危的威脅,歷次爭霸戰中也沒人拿他們開刀,畢竟他們出色的耕種水平使貧瘠的獸領多了保證。正如同大魚吃小魚,小魚吃嚇米一樣,大族ling辱小族,小族欺凌奴隸,鐵律證明,強者才有生存的空間。在這片廣垠的平原上,也生活著無以計數的農奴,他們包括各個種族的在戰爭期間的俘虜及其后裔,其中也包括從古蘭俘虜的人族奴隸,而王土中的聚嘯山林,內亂之始就是被壓迫農奴的反抗欺壓之舉。
  如果說狼族想要鯨吞狐族,成為新的霸主的話,那這些農奴的起義就如內部的蠶食,一點一點吞沒狐族的有生力量,不解決這個問題,狐人根本騰不出手來,全力對付狼族和魔族的入侵。
  林步如今也在為這問題而煩擾,為對付起義的農奴部隊,狐族動用了十七個團隊,近八萬人的規模清剿,但效果并不明顯,對方根本就不和你正規軍正面接觸,而是打起游擊戰略,時聚時散,令人頭疼不已,要是邊疆無戰事,狐族可動用更多的軍團圍剿,要撤底解決這毒瘤一點也不難,但兵力的捉襟見肘,使得這些部隊也僅能做到限制義軍規模而已,被這些泥腿子牽制了近八萬正規軍,還是心有不甘,但問題是地方守備根本就沒能力對抗,如今都征召童子軍了。
  林步在大廳內煩噪地走來走去,卻苦無良策,帝都的這些參謀也不知道吃什么飯的,都一年多了,也沒拿出個有效的辦法,而現在南紅狐的叛變,更令其鴰噪不堪,雖然因此而坐上了軍部第一人的位置,但一大堆麻煩還僅是剛開始,光是這些天傳書而來的緊急文書就夠他喝一壺的了,南部、中部、東南各處的白狐駐軍均有不少高級軍官遇襲身亡,幾乎在一夜之間,金沙平原以東以南,高階指揮官減半,更為可慮的是突破漢水天險的狼軍,已成功建立橋頭堡,如今正經略東南,想將漢水流域先行納入囊中,其目的無非是想迂回包圍狐人的東南軍,這可是白狐的主力軍團,十萬余人哪,幸虧卡扎這家伙沒事,可不要被包了餃子啊。
  現在林步唯一放心的只有北部防線了,三道鋼鐵防線,近十五萬的精銳戰士,完全可以將魔族擋在國門外,但自己抽兵回援的舉措,會不會令防線的崩潰呢,卻不得而知了,無可奈何啊,不抽調集結各處軍馬,怎么能擊退狼人呢,可惡的魚人哪,竟然乘火打劫,將尼拉黃金水道封鎖,否則在半個月內就可集結起十萬的軍隊,加上杰帕的可抽調的七萬駐軍,迅速增援東南軍,說不定還有一線勝機。
  “林大人,你不要在轉了好不好,再轉我頭又要暈了。”兩人一前一后從門外走進來,說話的是在前之人,話語間說不盡的溫柔。要是別人敢在林步思考之時說這樣的話,肯定要被杖責了,但這個人卻不是別人,正是他的妻子,他緊蹙的眉頭稍展了下,抬頭望去,正見妻子那如水的眼眸中,滿是憐惜的神情,而妻子后面之人,卻正好奇地看著自己,眼神中充滿了頑皮之色,卻正是獅族使者星夢。
  林步不禁奇道:“星夢特使,你怎么來了,你不是打算今朝離開杰帕前往神殿嗎?”
  夫人咦了一聲,道:“你們認識?”
  我欠身施禮,輕笑道:“這世界還真小啊,沒想到昨天在談判桌上討價還價的竟然是姨夫大人,還真是失禮了。”這夫人正是我老媽的妹妹柔阿姨。
  林步聽到我對其的稱呼,不禁傻了眼了:“阿柔,這,他怎么叫我姨夫啊?”畢竟是皇親國戚,對于柔所謂的親友,林步還是知道的一清二楚的,但這位卻無論如何也沒聽說過。
  柔嬌笑道:“原來他就是你昨晚提及的獅族特使啊,呵呵,他是我姐的兒子啊,他來見我時,我也嚇了一跳,當年還是在七色盟見過呢,要不是他樣貌沒什么變化,打死我也不信哪。”
  林步大驚,一個人族國家的少年,竟然在異域聲名大噪,不由人不吃驚啊。本以為是獅族的呢,卻原來身上也流著狐血,不由一陣驕傲,高貴的狐人血統啊。
  其實我也挺驚訝的,沒想到柔阿姨竟然嫁的是這個狡猾的狐貍,昨天在談判桌上爾虞我詐的對手,不過要是沒點手段和能耐,要想在帝都坐上原護衛軍統領一職還有些難度的。只看其在軍部遇襲后的快速應對表現,也可看出此人心思縝密,勇于擔當。
  阿果和阿年被我留在了門外,卻遇到了麻煩,冤家路窄,竟然遇到了吉蘭和伊瑪爾兩人,她們帶著幫護衛,招搖過市,直奔林府而來。
  伊瑪爾眼尖,遠遠就瞧見了在府門外和護衛們閑聊的阿果,不由輕推了下吉蘭,道:“姐,你看那欺負我的家伙也在這呢?”(阿果大叫,我真冤哪,難道我能用眼神欺負你啊。)
  吉蘭定睛瞧去,卻不正是阿果,她現在和阿果是熟得很,徑自上前,道:“阿果兄弟,你在這干什么?”
  阿果聽到這樣的柔聲細語,差點沒趴下,可憐巴巴地轉過臉來,施禮道:“殿下怎么在這?”
  邊上的守門護衛們已齊齊施禮致敬,吉蘭抬手示意免禮,眉開眼笑道:“阿果,你看到我就這么煩嗎?我還真是失望啊。咦,阿年,你跑什么跑啊,真是氣死人了。”她這和阿果說著話呢,阿年卻乘機開溜了,這不跑是傻瓜。
  阿果努力地擠出一絲笑容,道:“哪能呢,殿下,我這是在為如今的形勢發愁呢!”
  伊瑪爾嘲笑道:“喲,瞧不出你還挺關心我們狐族的嘛。”調侃的語氣令護衛們哈哈大笑。
  阿果唉地嘆了口氣,嘟噥道:“還不是因為你是狐人。”
  吉蘭咯咯笑出了聲,而護衛們更是笑翻了,要是在人類國家,這樣的當街調戲,護衛騎士非得和你決斗不可,但獸族風氣開化,只要不動手動腳,開點玩笑是無所謂的。
  伊瑪爾氣的臉都紅了,俏臉粉嘟嘟的,說不出的可愛,小蠻靴重重地踏上了唉聲嘆氣中的阿果,令其偷笑的臉變成了苦瓜臉。
  吉蘭阻止了伊瑪爾繼續發飚的舉動,問道:“你們家大人呢?”
  阿果苦著臉朝府門內努努嘴,道:“大人在林大人府上做客呢?”
  吉蘭心里卻是嘀咕上了,這星夢怎么跑這來做客了,難道是討論兩族合作事宜,可聽說昨晚已然談妥,早上調兵令都已發出了,納了悶了,抬腿就往府內走去,門衛們好似習以為常,也不見阻攔。
  阿果正低聲詢問:“這吉蘭殿下和你家統領是什么關系?”吉蘭已然回頭喊道:“阿果,你也一齊進來看看吧。”
  阿果更是疑惑,這不是將這當成自己家了嗎?他是滿肚子的疑問,想問就問,一點也藏不住:“殿下對這里好像很熟啊?”
  吉蘭笑笑不答,自管自走去,而在阿果的眼神轉過來前,伊瑪爾已然冷哼一聲:“問題這么多,像個娘們,哼。”也是小步跟了上去。經過游廊之時,一位十幾歲的少年突然從過道中閃了出來,差點撞上邊走邊想的吉蘭,而在這少年身后,卻是個三四歲的小孩,哭著鬧著狂追著這少年,嘴巴里還直嚷嚷:“還我糖糖。”
  那少年拍拍胸口道:“蘭姐,你怎么來了,嚇了我一跳。”
  吉蘭一把奪過少年手中的物事,一把塞給跑過來的小孩,責道:“老大不小的人了,還整天干些欺負小孩的事,也不害臊。你不上朝,怎么跑這來了?”
  那少年嬉皮笑臉地不以為意,道:“政議自有呼倫察搞定,我只是來看看我姐。”
  吉蘭嘲笑道:“不是看你姐吧,是來欺負你小侄子吧?”
  這時,我和柔姨、林姨夫一起過來看我的小表弟,正好看到眼前一幕,柔姨笑道:“霸天,你又欺負我家小浩。”
  少年聽到柔姨的聲音,立刻裝作正襟危坐樣,尷尬笑笑,道:“姐,你別聽蘭丫頭胡說,我哪敢欺負小浩,是吧?小浩。”
  林步此時已跪倒行禮:“臣叩見攝政王殿下。”
  叭嗒,我差點沒跪下,這,這,這比我還小的少年,難道就是、就是我那小舅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