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夢之旅》 最新章節: 契子(05-17)      第一章家族成員(05-17)      第二章見習考試(05-17)     

星夢之旅18 一年之遇

接下來的這一年多時間,我都是在重復著相似的訓練課程,唯一不同之處就是隨著時間的推移,現在阿姨給我的每一項訓練內容加了不少限制。每天早晨的晨跑必須在兩腿之上綁重達十公斤的沙袋,這是隨著時間推移,逐次遞增的。因為在沒有沙包的情況下我越來越快地完成了晨跑。限制我使用風系魔法,因為很不巧,我剛學會風系魔法疾風之步時讓阿姨看到了,這是一種加速魔法,能在短時間內加快被施法人的移動速度,雖然只是短短的幾分鐘,但好在這個魔法消耗的魔法力不是很大,以我水平也就是能用上個十次八次,本來一半路途可以輕松搞定了,真是失策之極。在圣山登山之時不得破壞山上植被,還美其名曰:保護花草樹木,人人有責,花草有靈,請勿踐踏。這是她在知道我用拔苗助長法摧毀上山小路上的一切荊棘植被后給我加的限制性條件,所以每天我還得小心翼翼地登山,失神大意的后果就是皮肉之苦了,這一年來敏捷功夫倒是長了不少,腳底好象生了眼睛,也不會踏上帶刺的荊棘,手能快速撥開攔路的藤條枝蔓,并不會讓上面的刺扎到,而且能輕松閃過反彈回來的枝條。
  雖然有了這許多限制,但我每次都能準時回到戰神府交差,可能是修行斗氣的緣故,現在一趟晨跑跑下來,身輕氣爽,還有空在圣山上和可愛的光系元素、自然系元素來個短暫的交流,說實話圣山之上,這兩種元素實在是太充盈了,已經到了排斥其它元素靠近的地步,但在這長時間的冥想卻也不是一件開心的事,先不說遍地的荊棘你受不受的了坐那冥想,就是魔法元素的反噬也會讓你頭疼不已,有人會說,你白癡啊,不會清出一片空地坐那冥想啊,要不站著也行。聰明,絕對聰明,據說有位高級光系牧師曾在這做過短暫的逗留,有人曾看到下山的他衣衫不整,準確的說應該是衣褲破裂,回到圣殿之時讓人給他的屁股搽了一個星期的藥,一時傳為笑談。至此也就沒人來試了。
  我是親自領略過這些植被的威力的,生命力極強,你就算把它們全部摧毀,它們也能在瞬息間長回原樣,你要是就是從這走過去還行,不會讓刺扎到,要是想作長時間的停留那是自找苦吃.這兒光系和自然系魔法元素這么充盈,和這些植被一定有密切的關系。我也僅能冥想片刻就被刺醒過來,不過對我來說這點時間剛剛好,因為第一次在這冥想的時候,興奮過度,差點被洶涌而來的兩系元素淹沒,過分充盈的元素產生的反噬之力實在是太恐怖了,幸虧及時被腳下的刺扎醒了,否則醒來以后也要像那位牧師大哥一樣已經滾到山下了,估計我身上的這條褲衩多半會四分五裂,至少第一次來的時候曾親身體驗過,不過那次是快到山底了,翻滾路程有限。自此我在取得小旗之后都在山上冥想片刻,一年下來倒也受益匪淺。
  忘了提到的就是圣山的另一奇怪之處,在山腳是感受不到半分魔法元素的波動,只有上到半山腰以后才可以,所以山頂是唯一相對安全的冥想場所。以我站著來說也就只能維持五分鐘,一定被扎醒。可以說這里是修習光系、自然系魔法最佳場所,但也是最不可取的地方。三五分鐘就被扎的受不了了,還怎么冥想啊。
  在戰神府“交差”后,另一項晨練就上演了,現在擔水數已經達到兩百桶了,但以我現在圣斗氣的水平,雖然遠遠比不上那些自小修練斗氣的戰士、騎士們,但用來提水那絕對是小菜一碟,一手提一桶,倒也不比以前“大小挪移”慢,經過這一年的訓練我的身體倒是粗壯了不少,小雞胳膊小雞腿也離我而去。身體強壯、兩手有力、腿腳靈活是我現在的真實寫照。
  做完晨練,我拿起廚房里傭人準備的營養早餐,邊吃邊往外走,這營養早餐還是我死皮賴臉的爭取到的,我對阿姨說我正處在青春發育期,需要補充營養,而且每天的消耗這么大,沒點好吃的怎么行,阿姨拿我沒辦法,只有叫老媽每天送所謂的營養早餐過來,不然估計現在還在和阿姨“憶苦思甜”,每天早上苦菜拌飯,據說這是抗魔獸時期為節約糧食所特有的伙食。我可是陪了阿姨吃了一個多星期,現在想想還反胃,不是難吃,而是特特特特……特難吃。
  現在是放假期間,也沒什么事,想去圖書館查點魔法資料,因為昨天我們三人和海東大叔比斗時,我發現了好幾個問題,想去查書印證一下。這一年多來我碰到解決不了的問題總是去圖書館查,雖然找到答案很少,但也讓我學了不少東西,沒想到剛踏到門口就被阿姨叫住了:“小星,你今天沒什么事吧?”
  我隨口應道:“沒什么事,就是去圖書館查一下東西。”
  “先不要查了,今天和我去軍營轉轉吧,也讓你見識一下我的統兵之道。”安吉爾阿姨臉帶微笑地看著我,心里其實挺欣慰的,這一年來,我的進步隨處可見,而且性格也改變不小,雖然時不時要抗議一下,鬧一下別扭,但卻總能出乎她的意料,完成訓練,讓人頗有“士別三日,當刮目相看”的感覺。其實我也是受了阿姨、若蘭兩人對話的刺激,激起了我心中的雄心壯志。
  “啊,阿姨你肯讓我和你去軍營了啊?”驚喜之意溢于言表。我先前曾數次央求阿姨帶我去白旗軍軍營長長見識,雖然老爸的紅旗軍我是經常去,但九色旗每一位統領的領兵之道各不相同,身為盟國雙神之一的智慧神閣下的軍隊是怎樣的風采,是我很期待能看到的,每一次滿懷希望想讓阿姨帶我去見識見識,都被阿姨斷然拒絕,說什么軍營重地,怎么能讓人隨便參觀。而且還是我這種大嘴巴。
  沒想到這次沒等我開口,就有餡餅從天上掉不來,令我開心不已。
  阿姨狠狠地瞪了一眼面帶傻笑的我,叮囑道:“你想想昨天聽到的戰報應該用什么方法應對,一會開會時不要亂說話,看我的眼色行事,叫你發言你才說話,聽清楚了沒。”
  我一聽就知道事情的嚴重性,因為阿姨對我下達的任務向來面帶微笑,從來沒見她神色這么凝重過,不過阿姨接著補充的一句就讓我知道為什么了。
  “白旗軍軍法森嚴,你雖然沒有軍職在身,但在軍營之中就要守軍規,在軍議上沒有主官的要求下屬是不允許隨便發言的,否則杖責五十。”
  我嚇得吐了吐舌頭,趕緊回答示意我明白了,老爸軍中可沒有這么多規矩啊,看來傳聞果然不假,九旗統領各有各的領軍方式啊。阿姨向來以治軍嚴謹著稱,如果我犯了軍規,看在我是她有實無名的徒弟份上,加上又無軍職在身,相信她會念我年紀尚小,打當然還是要打的,只是開個小后門,減它個一棍半棍還是可以的嘛。我可不想走這個后門,簡直是拿自己的屁股開玩笑啊。
  對即將進入的軍營我滿懷期待啊,不知道有什么樣的“驚喜”等著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