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夢之旅》 最新章節: 契子(05-17)      第一章家族成員(05-17)      第二章見習考試(05-17)     

星夢之旅23 形勢迫切

這半大不小的少年是我的舅舅也就算了,僅能在此感慨一下外公他老人家老當益壯的拼搏精神,這三四歲流著哈喇子的小家伙是我的小表弟,我也認了,誰讓俺老媽結婚早呢,小小年紀就讓老爸拐了私奔了,要知道上面還有大我好幾歲的大姐呢。可最不能讓我接受的是坐在我面前,洋洋自得的吉蘭小姐,竟然是我這小表弟的媳婦,還真他媽的笑話,原來這獸族也有童養媳,這北狐王他老人家有必要結這樣的政治婚姻吧,簡直如同兒戲。看著我偷偷瞪著的憤恨眼神,小家伙浩有點害怕了,哭著喊著要鉆回柔姨媽的懷里去,無奈之下,唯有將魔爪松開。
  柔姨說起這段往事還真是哭笑不得,大舅裂天病重,又無子嗣,本想傳位于小舅霸天,但這小舅童心未泯,玩心頗重,根本就不想當這勞心傷神的獸王,無奈之下,只有立其為攝政王,暫時總領朝政,立柔姨之子浩為太子,但這兩個一個年紀尚小,還經常尿褲子,一個卻是整天游手好閑,根本無心朝政,這政令就讓右相呼倫察和左相塔米爾把持。
  而這吉蘭本是紅北狐與白狐的政治聯姻的犧牲品,無奈裂天根本無心納妃,而霸天卻是畏之如虎,唯有賜婚太子,以安紅北狐之心。但這僅是權宜之計,只是這么拖著。我心里暗樂,我倒是不介意犧牲那么一點點小我,成全紅北狐和白狐間的政治聯姻,但這話可不敢說出口,至少現在時機未成熟,而這吉蘭之心,也難以揣測,要是襄王有意,神女無心,那可要丟死人的,來日方長。
  大家處在其樂融融中,唯獨姨夫林步卻是深鎖眉頭,憂心忡忡,苦思退敵良策,但兵力的匱乏使其縱有通天的本領也是無奈,白狐在數年的戰爭中損失慘重,訓練有素的正規軍兵力最盛時曾多達七十萬,如今人數雖沒太大的減少,但真正拿的出去的也僅是半數,其余都是新兵、老兵、童子軍,維護個治安什么的還行,要是在戰場上以命搏命,順風仗還好,要是稍遇挫敗,肯定一擊即垮,而部隊分布廣垠分散,北部抗魔軍十一萬,抵擋魔族南侵;東部和東南部與狼人作戰的共三個軍團二十五萬人,本來加上紅南狐的十萬軍隊,正堪堪抵用,如今卡扎的東南軍團卻是處在狼人刀口之上,另外遠東、近東兩軍團雖跳出了包圍圈,快速在沙金平原以西依險建立起第二道防線,但如果卡扎所部不能逃脫狼人的圍殲,那也僅是徒勞,十五萬軍隊根本守不住漏洞處處的邊緣丘陵地帶;而各處的地方守備十萬人,卻是萬萬動不得,否則更難壓制日益激烈的農奴矛盾,況且這些守備隊戰力實在是太低了,根本不當其用;而中央軍團的七萬的剿匪部隊也是萬萬不能動的,如今中央軍團也僅有五個衛軍八萬拱守都城,最多也就抽調五萬人,而南部和西部總計九萬的狐族精英,南部七萬人要防備紅南狐的發難,這是南狐叛亂后,由西路軍抽調過去的,另兩萬卻是緊守西路至杰帕的唯一要塞麥東城,要是北狐也叛變,那真是喊娘也沒用了。
  沒想到深受獸王信任的紅南狐竟然會踏上叛亂之路,始料未及之下令白狐吃夠了苦頭,而西路和西北防御虎族的十三萬紅北狐軍隊,要是處理不好,也是個變數。
  有人通報,門外數位統領及總參謀長官聯袂求見,今天上午本開過軍機會議,各位統領和總軍參謀們也沒拿出好的應對方法來,雖然抽調令已然下達,抽調北方軍團四萬人、西路軍兩萬人、剿匪軍三萬人及各處守備隊四萬人,加上帝都可以抽調的五萬人,于一個月內會師金沙平原,接應沿途撤退的遠東、近東及東南三個軍團,準備與狼族在金沙平原會戰,如果遠東等三個軍團毫發無傷,那會聚了四十萬軍力的白狐軍隊還有一拼的實力,但遠東等三個軍團如何能做到牽制狼軍行進速度,而又損失低微呢,無從談起,東南軍團不要被全殲已是不幸中的大幸了,以保守估計,如果要拖住狼人的五十萬大軍一個月之久,沒有十萬以上的損失根本不可能實現,而狼族的實力卻并非只有這一點,雖然也是大傷元氣,但狼族的底子的確很厚,十余年的修養生息,竟然回復了全盛時的百萬軍力,雖然狼族也有部落間的紛爭,但銀狼部的鐵血手段令金狼等部不敢妄動,只要保持對狐人優勢,狼族各部就是鐵板一塊。
  阿曼多、渥非及數位年輕將軍步入客廳,只有一位年事稍長的跟在他們身后,也是一臉的憂思,好像解不開愁結一般,反倒是這些年輕人朝氣蓬勃,林步嘆息一聲:初生牛犢不怕虎啊!
  臨時的軍議在林府的書房內開始,阿曼多等人七手八腳地將碩大的軍圖展開,懸掛在書柜之上,上面都是標注的各個軍隊駐扎防御狀況,有些還以紅藍線條標出移動方向,看著這新鮮的痕跡,應該是參謀部剛新鮮出爐。
  這些密密麻麻的圈圈點點瞧著都讓人有些頭大,更別說要理清其中的細節,但這群統領們卻是已熟稔至閉著眼睛,也知道其中的大概枝節,每人在這幾日間都已參詳不只數十遍了。
  渥非首先發言:“總領閣下,與農奴叛軍的和談失敗,對方不同意休戰協議。”
  那位年事稍長的將軍接著道:“我早過不行的,我們開出的條件過于苛刻了,停戰半年,卻沒任何補償措施,誰會答應這樣的條件,難道等我們和狼族分出高下,再抽手對付他們啊。”這位是狐族參謀總長依信。
  阿曼多插言道:“總長閣下,議和失敗是意料中事,但閣下的提議也不可能實現,農奴叛亂已歷時一年多了,我們仍沒辦法撲滅這些星火,反使其不斷壯大,想要在半個月內,憑借北方軍團的四萬回援之師,就想圍殲其大部,那也很不現實。”
  依信冷哼道:“你是不是想說我這參謀總長做的很不稱職?”
  阿曼多微笑道:“閣下言重了,我只是實事求是,魔族未入侵前,本有機會將星火熄滅在萌芽狀態,但卻未引起軍部注意,反倒使這星火燎原了。
  依信一時語塞,這的確是參謀部失誤,當時未及時派重兵圍剿,導致圍殲多次失敗,而現在卻是欲動無力了。
  林步抬手制止了爭吵,道:“各位,現在不是秋后算帳的時候,現在我族已成了眾矢之的,魔、狼入侵,紅南狐叛亂,虎族虎視眈眈,加上農奴之亂,可說內憂外患,以我白狐軍力,要對付如此多的敵人,實在是捉襟見肘,當今之計,只有抽調紅北狐的西北軍以防御南狐偷襲,使西部、南部白狐各軍會合于金沙,多一分力量總多一分勝算。”
  依信瞧了一眼列席的吉蘭,猶豫再三方道:“此舉恐怕不妥,如此我白狐南翼、西翼將盡數暴露在北狐眼皮之下,要是他們有所異動,我們將陷萬劫不復境地。”
  霸天坐在林步的書椅旁,玩弄著手上的筆,開口問道:“放棄王土會不會是個很好的選擇呢?”
  眾皆大驚,但攝政王所想,大家也不是沒想過,但要他們放棄好不容易奪取的江山,卻沒這么灑脫了。我坐在霸天邊上的一張躺椅上,道:“小舅,你還真是高見哪,這樣就可將麻煩盡數甩脫,高,實在是高。”
  霸天見有人捧場,也為自己出了這么個主意而高興,而林步等人憤恨的眼神卻是望向了我。
  “我這不是還沒說完嘛,不用看美女一樣盯著吧,美女在那邊哪。”我試圖移花接木,將大家視線轉移,在眾目睽睽之下,我還是會感到,嗯,這個驕傲的。
  吉蘭此時站在墻側,正細心觀賞壁上的書畫,見有人禍水東引,立刻嬌聲道:“我紅北狐部不可能撤回狐領了,南狐與我們世仇,他們與狼人的協議,肯定不容許我們全身而退的。”
  我笑道:“吉蘭殿下分析還真是精僻,白狐境遇與北狐一樣,要是狼人肯放我們安返狐領,那還真是笑話了。”
  霸天疑道:“那你剛才還說高?你不怕我砍了你腦袋?”這小子有事沒事將砍腦袋放在嘴邊。
  林步邊上解釋道:“狼人肯定不會任由我軍自由撤退,只要銜尾追擊,定可將我軍半數以上的軍隊留在王土之上,只要沒撤入狐領,他們此舉并不算違反神殿規定。”
  我嘻嘻笑道:“小舅,我說你想法高明,但不代表可以實施,要想將狐族以千萬計的軍民撤回狐領,并不是幾天半月內能完成的,倒不如打一場會戰,雖然會消耗大量的軍力,但肯定予狼人以重創,這樣反倒可保全狐族的力量。勝利后撤退總比倉惶撤退占便宜。”
  霸天一臉不置可否,問道:“你認為我們有贏得會戰的機會?”
  我輕聳雙肩,無奈地嘆口氣道:“沒有。”
  眾人本以期翼的眼神看著我,以為我有什么好辦法呢,誰料還是失望,齊聲切了我一回,吉蘭更是啐了一聲,罵了聲:“小樣。”
  “不過,要是給我特權,我有辦法說服農奴歸順。”我下定主意,唉,看在老媽的份上,還是幫幫這幫狐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