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夢之旅》 最新章節: 契子(05-18)      第一章家族成員(05-18)      第二章見習考試(05-18)     

星夢之旅24 驚人之論

“你說什么?”依信差點沒跳起來,他們參謀本部數十位參謀,一年來也沒想到解決之法,他說什么也不相信這乳臭未干的少年會想出什么絕妙的辦法。我呷了一口茶,不緊不慢道:“奴隸制度在人類國家已然廢除數百年了,相比起來,封建制度更為優越些,如果狐族能廢除所謂的農奴制,恢復這些起義者的自由之身,相信加上適當的報酬,這些被迫走上不歸路的所謂奴隸們會幡然醒悟的。”
  對于奴隸制度和封建制度優劣性,獸族見聞識廣者也有所了解,但一個制度的建立到完善,所經歷的何止百年,要想在一夕間廢除,是不切實際的,依信立刻出言反對道:“制度并非我軍部所訂,我們也無權廢除農奴制。”
  我笑笑道:“我又沒說要廢除整個奴隸制度,而是戰時的權宜之計,至于戰后實施怎么樣的制度,那還不是你們說了算,但我建議自上而下頒布赦免令,對于過往事件一律不予追究,另外減輕稅賦,減少所謂的剝削環節,允許建立獨立的外族雇傭軍部隊,任何參加者,只要通過選拔,將恢復自由之身,他們將和狐族部隊一樣吃晌糧。”
  一連串的話把這些將軍們震在當地了,這些東西可是他們連想也不敢想的,卻在一位少年嘴里滔滔道來,而細細思量,其中果然有商榷余地。
  霸天聽得是云里來霧里去,傻傻問道:“這樣做有什么好處?”
  林步已然代答了:“如果能順利實施,我們將可多抽調五萬的正規軍,另外,可能會增加一個建制五到八萬的雇傭軍部隊。依信,你看有沒有成事的余地。”他雖然答了霸天心中的疑問,但對這位好吃貪玩的小舅子可沒抱任何希望,直接詢問參謀總長的意見。
  渥非等人心里也在暗暗盤算其中的利弊,我打鐵乘熱道:“以這塊公土的豐沃程度,減一到兩成的稅率,根本就不會動及皇朝根本,卻可以恤民情、安民心,有百利無一害,我一路所過之處,荒野千里處比比皆是,予以開懇種植,正可安置這些暴起之民,這也不會動及固有奴隸主的利益,只要循序漸進,慢慢廢除農奴制,就可將生產力提高一大塊。”
  吉蘭的眼睛是越瞪越大了,她到現在也沒明白過來,這家伙肚子到底有多少貨,談起軍事,穩穩將自己壓在下風,說起政治,雖說自己女兒家接觸不多,但總歸是北狐王之女,多多少少有點耳濡目染,但現在聽完這家伙的一番“狂言”,頓覺自己孤陋寡聞了,自己可是天之驕女,怎么會讓這無禮的家伙處處壓制呢?真想暴捶一頓再說。
  看到吉蘭目瞪口呆的樣子,某人虛榮心的滿足感油然而生,你看俺英明神武、足智多謀、豐功偉略、真知卓見、高瞻遠矚,人家姑娘對俺佩服得就要五體投地了,就差以身相許了。
  眾人商議半晌,均覺這個辦法是最為恰當,如此豐厚的條件,狼人給的也不會超過這個底限,要是狐人被趕出了公土,那狼人還是要對造反的農奴們進行圍剿的,有這么個擺脫農奴身份,回復自由之身的好機會,相信誰也不會輕易錯過的。
  渥非匆匆離去,他所肩負的任務最為艱巨,就是說服他老爸右相呼倫察,在如此關鍵的時刻,什么方法也要試了,相信那個老頑固會屈服于形勢的。
  狼族根本就不會給狐族翻身的機會,在狐人本土還有近十萬的白狐族精英留守大本營,這是我昨天和阿曼多分析形勢時所了解的,而紅南狐不乘勢夾攻狼族,一是為了不泄露消息,迅速占領狐族本土,切斷白狐等撤離路線,二是根本就沒這個機會,緊守本部防御區域,本就是參謀部大本營制定的,不能逾越到其他部隊的防御區域,否則無視敵我,一律以敵襲論,這個制度本來稍顯迂腐,不利于各部間的互相支援,但卻正因如此,使紅南狐根本沒有發動的機會。
  會不會有一偏師,勞師遠征,希翼在公土南側打開第二條戰線呢,畢竟由東路而來,路途過于險峻,一路攻城拔寨,進度不會很快,而由狐領繞道北上,到杰帕城幾乎沒有險要地勢,而狼軍只要穿越尼拉河,就可以輕松繞到預定在金沙平原集結的狐族軍隊后翼,如此兩線夾攻,結果可想而知,而紅狐之所以回師狐領,應該是想像獅族叛逆一樣,打通到達公土的行軍線路,在其迅雷攻擊下,相信現在這條道路已是暢通無阻,雖然從這條路北上,要消耗兩個多月的時間,但就像山雨一樣,不來則已,一來必是風雨滿樓之勢。
  霸天坐著無趣,早開溜出去,而其他人大部分都出去忙了,這些軍部的高層們,趕著去布置調兵事宜,除了吉蘭一人外,書房內空蕩蕩的,現在我們兩人是一個發呆,另一個瞧著發呆之人發呆。
  我沉思了半晌,突然跳起來,沖到地圖旁邊,倒是嚇了吉蘭一跳,驚叫道:“你干什么啊?瘋狗一樣。”
  這是一副典型的軍事地圖,但令人遺憾的是這僅是公土內的地形兵力分布圖,并沒有狐族本土在內,不知為什么將本土安全性忽略不計,我低聲問著湊過來的吉蘭:“整個羅蘭的大陸圖有沒有?狐族本土的地形圖有沒有?”
  這沒來由的話問得吉蘭一愣一愣的,她眨巴眨巴眼睛問道:“你要那些個干么?”
  我沒好氣地回答道:“隨便看看,怎么,不行嗎?”
  吉蘭半信半疑道:“騙人,看你眼珠子亂轉,肯定不會是什么好事情,哼,我去問問柔姨。”靠,怎么不叫婆婆,剛才還擺出一副好媳婦的臭樣,不知道干什么。
  我心里暗自尋思:臭丫頭,古靈精怪的,遲早有天把你吃了。不過想歸想,要想真的實施,還真是有所困難。
  最后還是柔阿姨親自到書房里翻了半天,才找到一張破舊的軍圖,是關于整個羅蘭泛大陸的,由這這張圖不難看出,當日的姨夫他老人家是多么的雄心勃勃啊,你看這研究山川地理,將地圖都翻爛了,還真不是一般的用功哪。
  我急切地翻看狐族本土及周邊的地形,狐族與狼族的交界范圍很短,其余全是崇山峻嶺,但在兩者的邊緣地帶,卻有著一大片開闊地,其間隔著依附分別兩族的豺族和道格族,這兩族也是世仇,處敵對狀態,只是他們所占的地盤實在過于惡劣,連狼狐也沒吞并的興趣,況且以兩族為緩沖,也可減少兩大族間的摩擦,但這里雖然環境惡劣,卻是狼族突入的絕佳位置。
  我指著軍圖上與道格族交界處問道:“這里是哪個部落的地盤?”
  柔姨俯首看了看,搖頭道:“我可不關心軍事戰略,不知道。”
  吉蘭滿腹疑問道:“這里是南狐部的地盤,怎么了,有什么不對嗎?”
  “南狐部撤退的方向是哪里?”我疑慮重重道。
  吉蘭一指軍圖,果證明我所想并非毫無根據,其撤退及占領線路將道格族與王土連在了一起,我強壓住心中的激動,問道:“姨夫他老人家上哪去了。”
  柔姨笑了笑,道:“他上軍部去了,你這孩子,研究地圖怎么也會臉色發白,咦,你不會發現什么不對的地方了吧?”
  吉蘭不愧冰雪聰明,見我問的突兀,而且隨手所指的線路正是一條貫穿狐族本土的交通線,猜疑道:“你認為狼族會派兵遠征,繞道遠襲公土南翼?”
  我以激賞的眼神看著她,道:“看來我這弟媳婦還真不笨哪。”
  吉蘭啐了一口,心里卻是一陣煩燥,如果真的以此類推,狼人根本就是要斬盡殺絕,不留后路,而且對于入侵本土、繞道而來的的狼人大軍該如何應對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