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夢之旅》 最新章節: 契子(05-17)      第一章家族成員(05-17)      第二章見習考試(05-17)     

星夢之旅27 再見魚人

我們將順尼拉河而下,這條由北而來的大河將在下游培切濕地轉一個大彎,折向西面,而西北軍的大本營就設在培切濕地邊緣處,順河而下,不要十天,就可抵達西北軍的大本營,這是最為快捷便的途徑,要是從陸路走,還必須繞過尼拉山脈余脈,需要雙倍的時間才能抵達。從杰帕城開始,尼拉河徹底告別了黃金水道的稱呼,河水又開始洶涌澎湃起來,一路上險灘急流,數不勝數,船只只有沿河而下的份,根本不可能逆舟而上,下游的小型船只一般通過纖夫沿河岸拉著上行,大型船根本就不可能到達下游濕地。但我們乘坐的卻并不是船只,而是兩艘簡易木伐,邊緣掛著滿滿當當皮囊,增加浮力的木伐,而乘客卻只有可憐的四十多人,其中一半還是我從獅族帶來的部下。
  要不是知道姨夫和小舅的心思,我真以為他們想謀才害命(隨我而來的都是窮酸,也只有才能可讓他們謀算的份),其余半數的狐人中竟然清一色的紅狐部,他們看我的眼神都是怪怪的,令我摸不著頭腦,按理說,吉蘭郡主另嫁的事也沒這么快傳到他們耳朵里。
  送行的卻只有兩人,阿曼多和杰拉德,他們也是百忙中抽出時間而來的,卓瑪現在也被征召入伍,現在做了阿曼多的副手,他雖然武技出色,但指揮經驗卻是欠缺,先在阿曼多這小狐貍下面學點東西也是很好的選擇,前途無量哪。只是奇怪,我們和他也僅是一面之緣,他不可能如此熱心吧?
  阿曼多和我說著話,卓瑪卻把阿果給拖到一旁去了,看著阿果時而憂時而喜的神情,我也猜不透他們到底在談些什么。
  阿曼多推了心不在焉的我一把,嘀咕道:“你這小子艷福不淺哪,竟然是獸王陛下的親侄子,現在又貴為紅狐郡馬,他奶奶的,這種好事怎么輪不上我。”
  我不滿地回視了他一眼,滿不在乎道:“你以為吉蘭丫頭是這么好侍候的,我還不想呢。”
  本以為阿曼多會極盡諷刺之能事,誰料他卻是大有同感的點點頭,當日的電閃雷鳴的確不是一般人可以忍受的,他看我的眼神都帶著同情,搖頭輕嘆道:“難怪你小子昨晚沒睡好了,感情是愁這事哪。”
  “星夢參謀長,您這是在說誰哪?”嬌滴滴地聲音由后響起,怎么這么熟悉哪。
  阿曼多如見鬼魅,趕緊一拱手,道:“郡主殿下、星參謀官,在下還有軍務在身,就不遠送了。”
  遠送你個大頭鬼,這木伐離岸而行,你最多擺擺手道個別而已,擺明是借機脫身,不用說,身后之人的身份,呼之欲出,咦,怎么阿曼多說的是我們兩人呢?難道吉蘭也要前往西北大營。
  我慢慢回轉身子,首先看到之人卻并不是吉蘭,而是伊瑪爾,這小丫頭巧笑嫣然,露出可愛的小虎牙道:“姐夫,你好啊。呵呵。”這話說的我心頭一熱,心臟不爭氣地開始狂跳,直飚兩百。
  在吉蘭打她以前,伊瑪爾已然帶著一串銀鈴聲,閃到了卓瑪和阿果那邊去了,吉蘭笑罵道:“死丫頭,連老姐也敢耍。”罵聲未斷,眼神卻閃向了我,其中分明透著得意,唉,昨晚又被她耍了一記,還以為她決絕至斯,卻原來如此。
  木伐離岸,與岸邊之人揮手道別,此去生死茫茫,而留下之人也是前途未卜,大家有沒有機會再見面,已是未知之數了,只得互道一聲珍重。
  木伐自有出色的水手駕馭,我們坐在上面,隨波浪起伏,一泄千里,雖然顛簸不堪,但勝在刺激,如漂流一般,有驚無險,水流不急處,還有閑暇說說話,開開玩笑,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吉蘭和伊瑪爾都擠到了我們這條木伐上來了,將幾個熊人趕到了另一條伐上去,我笑嬉嬉地問道:“伊小妹,你怎么也跟著我們上西部啊?不會是看上我們家阿果了吧?”
  伊瑪爾臉色立刻轉為赤紅,羞答答樣令人好感倍增,唉,多么純真的小女孩哪,怎么當日就這么蠻橫哪,難道是裝出來的?還是真的對阿果動了心,聽說動情的女孩特別容易臉紅的。
  阿果雖然經我訓練,臉皮已然夠厚了,但對于我這樣赤裸裸的言語,還是相當不適應,結巴道:“大、大人,您別胡說,別嚇到人家小姑娘。”
  “哈哈哈>”,頓時哄笑聲一片,我臉色一整,道:“什么胡說啊,你沒看伊瑪爾臉都紅得要出血了,肯定是對你有意思,是吧,伊瑪爾。”
  笑聲不斷,伊瑪爾可忍不住了:“姐,你就看著姐夫欺負你妹妹啊?”
  吉蘭梨渦淺笑道:“死丫頭,這可是你自找的,再說了,嘴巴長他臉上,我可管不著他。”
  伊瑪爾氣呼呼道:“姐,你們還真是夫唱婦隨哪。”
  吉蘭笑道:“你這死丫頭,看我不撕爛你的嘴。”
  兩人你來我往,玩成一片,就看到滿目金枝亂顫,瞧著我們這些大男人們心跳加速。
  就在木伐沿河電射而下時,我心頭警兆突生,就像當日遇到敵人時的感覺一樣,暈,這可是在奔流之中,難道有人能在此設伏。
  木伐突然速度放慢,進入的河道水面放寬,水流變緩,水手高聲喊道:“各位長官,前面進入了尼拉河最負勝名的九連珠河道,據說這九個巨大的河中湖是神魔大戰時的遺跡。”
  “哦,這就是戰神閣下當日會戰群魔之地嗎?”阿果驚詫地問道。“那倒要看看了。”但他的眼神哪有半點游離出伊瑪爾身上的跡象,但突然間眼神閃過一絲陰冷,透出殺機,讓正回視他的伊瑪爾嚇了一跳,
  我沒好氣地冷哼一聲,道:“土包子,這有什么好看的,看這個還不如看美女養眼呢!弟兄們,看美女吧。”
  熊獅兩族戰士齊刷刷地亮出了放在身側的弩箭,拉弦上箭,并將盾護在身側,進入全面戒備狀態,倒把同伐的狐族同胞嚇了一跳,我笑嘻嘻道:“兩位女士是要吃餛飩呢?還是板刀面?”
  吉蘭笑罵道:“你要死啊?”
  我冷笑一聲,半坐起身形,頭望向前方水面,輕聲道:“要死的不是我,而是打我們歪主意的家伙。”
  吉蘭也不是傻子,幾乎在瞬間就下達了警戒令,狐人們在獅熊兩族戰士掩護下,也抽出了武器,這時,他們才知道這些家伙為什么要占據外側,而將他們趕到中間了。
  兩伐水手通過纜繩將木伐拉拽到一起,并將不少連在一起的帶倒鉤的圓球狀物事扔到了水面下,這是防止水下攻擊的好東西。
  木伐隨水流緩緩前行,本來可稍作休息的數名水手卻半點不敢懈怠,小心操縱著方向,這里的確是尼拉河下游最好的伏擊點。水面雖風平浪靜,但我們有如驚弓之鳥,實力最弱的水手更是汗毛倒立了,究竟是何方神圣,神通廣大到預知我們會到來的地步,這可是絕對機密,而且最早知道的人,也就昨天下午而已,絕不可能連夜設下如此絕妙的陷阱,可是我和阿果兩人都清晰的感覺到了其間散發的殺伐之氣,雖經隱藏,淡而無形,但獸神斗氣的修練效果也不容小視,清晰把握到了這輕微的殺氣,預先感知了陷阱所在。
  緩流中突起漣漪,漸漸形成數個旋渦,由小而大,在我們注目而視時,數個碩大的氣泡由水中升上水面,每個透明的氣泡中都有人,均是奇服怪狀,即便最丑陋的獸人與他們比起來,都可以說是美男子了,正是我們先前遇上過的魚人。
  起點中文網www.booksrc.net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