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夢之旅》 最新章節: 契子(05-17)      第一章家族成員(05-17)      第二章見習考試(05-17)     

星夢之旅28 兩敗俱傷

伊瑪爾畢竟還是個小女孩,接觸外面的事物不多,碰上丑陋的東西,立刻顯出其少女本性,驚叫聲幾乎在看清魚人面目的一刻就響起了,卻馬上就被其小手掩住了,只是在空曠的河面上,戛然而止的叫聲更顯恐怖。
  木伐在水手的控制下,靜止于河心,在敵我形勢不明時,冒冒然地前沖,絕對是不明智的舉動,幸虧這里不是四面懸壁,兩邊都是實地,只要逃到岸邊,憑我們的實力并不懼怕對方這區區數人,但傻瓜也能想到,伏擊圈之所以稱為伏擊圈,就是不給對方機會脫身,即便給你留下逃生的空隙,也會收得很窄,這樣才能讓你起不了拼死之念,才能將盡可能多的人留下。
  木伐四周不遠處,水泡翻滾,片刻間露出不少魚人來,這些魚人竟然半立于水面上,將我們團團圍在了核心處,半分空隙也沒留給我們。
  這些魚人身背著分水刺,手中拿著分手叉,面目猙獰,但比起水泡中的那幾位,卻是帥多了,根據記載,魚人越丑,其實力越強,這數人才是今天真正的麻煩所在。
  其中那個最丑的魚人,兩只眼泡都突出來的家伙所處的氣泡中突然傳出聲音來,沒想到人丑,這聲音也難聽,上天真是不憫啊,為什么不給他點優點呢?
  魚人以極其蒼老的聲音道:“獸人們,你們束手就縛吧,不要自討苦吃。”
  我嗤之以鼻,道:“束手就擒,哪有這么容易,至少也要顯點真本事出來吧!什么玩意兒。”
  魚人顯然對我的輕視態度極其憤懣,其它水泡中相繼發出了咆哮之聲,“臭小子,怎么敢對呼拉爾大法師閣下無禮。”而邊上的魚人們更是將手中的分手叉晃得亂響。
  我不冷不熱地諷刺道:“要是靠這樣就能讓敵人屈服,呵呵,那你們也不會被趕到水里去了。”打人不打臉,揭皮不揭根,我這話說的可是有夠損了。
  果然咆哮聲更大,其中兩個水泡破裂,其中的戰士踩水而來,其速如飛,并不比陸上奔跑慢多少,我冷笑一聲,手一揮,數枝弩箭破弩而出,迅如閃電,標向這兩個魚人頭領。
  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沒有,近距離的弩箭竟然沒讓這兩魚人吃虧,只見他們的身體在破弦聲響起的瞬間沉入水中,弩箭劃著輕微的弧線飛向遠處的巨型水泡,發出叮叮清脆的響聲,落于水中,而水泡毫發無傷。
  魔法盾,弩箭射力雖強、射距雖遠,但還是破不了遠端的防御盾,唉,手張弩的強度就是比不上蹶張弩,條件所限,在木伐之上也沒辦法用蹶張弩。
  在兩位魚人戰士再次冒出頭的瞬間,又有數弩接連標射,這次他們就沒這么容易躲了,因為在冰系魔法的作用下,他們被凍住了下半shen,雖奮力格擋,但兩人還是分別中箭,一人被弩箭由眼部入貫入,射穿顱骨,當場斃命,另一人肩膀中箭,失去戰斗能力,輕視的代價,有時候是很大的。
  配合間雖不堪稱完美,但效果卻是很好,首輪的數支弩箭本就是抬高數寸,即便對方不躲,也僅是頭皮上方經過,目標正是他們后方的水泡,阻敵之必救,果然對方大魔法師呼拉爾分心之下,無暇兼顧前方兩位魚人戰士,未及給他們加持防御魔法,結果就是試探性攻擊以一死一傷慘淡收場。
  對于那名受傷的潛水逃匿者,我們并沒追殺,畢竟敵人的主力還沒動呢,這只是試探性的攻擊而已。
  呼拉爾大怒,厲聲喝令道:“不論死活,頑抗者格殺勿論。”而在命令間,魔法元素有如狂潮般涌向其四周,如此強烈的魔法氣息波動,身為魔法師的我豈會感受不到,先下手為強,絕不能讓對方順利施放攻擊魔法,否則,退無可退,避無可避之下,我們必定要吃大虧的。
  和我抱著相同想法的還有吉蘭,她的魔法水平也不低,也深知讓對方法師奮力一擊的后果,在她周圍魔法元素也迅速匯集,她想以強抗強。
  牽制對方的施法最為緊要,我沒像吉蘭一樣,而是在眨眼間發出了數輪絢麗的魔法攻擊,風、火、水、土四系基本元素魔法無所不包,但對方身邊的幾位,竟然還有魔法師存在,淡青色的魔法盾在呼拉爾身側綻放開來,擋住了低階魔法的進攻線路。而其中兩人擋在呼拉爾身前,左盾右叉,典型的戰士。
  與呼拉爾出現的共六人,除一死一傷外,其余四人早心生警惕,或抽出隨身護盾,或在身遭形成魔法盾,小心戒備,而我這突然襲擊雖聲勢浩大,可惜全是低階魔法,對方的戰士輕易就將下面的攻擊全接了下來,而繞行的數道風刃也沒割開魔法盾的防護。
  呼拉爾此時魔法已施放完畢,六階的火龍狂舞出手,頓時整個天空被火系魔滿映成了炎紅色,碩大的火系巨龍迎面撲來,六階魔法,厲害啊,在羅蘭能施放六階以上攻擊魔法的,還真沒見過,看來我錯怪老天了,雖然上天給了這家伙丑陋的外表,但也給了他出色魔法天賦。
  吉蘭輕叱一聲,她的魔法也施放完畢,是五階的水系魔法水龍破,一條水藍色的巨龍迎著火龍就撲過去了,在施放完畢,吉蘭臉色煞白,一屁股就坐了下去,幸虧有伊瑪爾扶著,不然非摔一跤不可。
  我無暇顧及快要暈過去的吉蘭,而是迅速施放我最厲害的混合魔法風火輪,以我的經驗,五階水系魔法與六階火系魔法的碰撞,結果肯定是高階獲勝,但這五階魔法也不是沒作用,我們身處水面之上,水系魔法會得到增持,而相對的,火系魔法卻相反,肯定有所減持,雖然在實力上還是有差距,但巨大的削弱作用不言而喻。
  兩者的碰撞,激起滿天的色彩,雙方的注意力全集中到了兩系魔法的碰撞上去了,畢竟在羅蘭這個魔法元素稀少的大陸,高階魔法的較量是很罕見的,只要想想一個羅蘭的中級法師的能力堪比古蘭大陸高級魔法師或以上的實力,就知道這場魔法較量的可看性了,而且攻擊魔法在羅蘭并不盛行。
  水系魔法巨龍很快就被火系魔法巨龍耗盡了魔法力,但火系巨龍也已是千瘡百孔,萎靡不振了,沒有先前剛生成時八面威風的感覺,而此時我的風火輪已施放而出,這是一個大型的風火兩系混合魔法,其間還加持了部分斗氣,正可對火系魔法巨龍奮戈一擊。
  火系魔法巨龍經過水系魔法的削弱,速度比起先前慢了好多,我為預防萬一,又在身前生成了數道魔法盾,風火輪被我稱為破魔輪,對任何魔法攻擊都有破滅效果。
  火系魔法巨龍被急速旋轉的風火輪攔腰劃過,發出震天的響聲,消怠于無形,而破魔輪繼續劃向遠處的呼拉爾等人。
  呼拉爾在耗損魔法力發出了六階的攻擊魔法后,也沒能力再發動高階的魔法攻擊了,他不禁暗暗后悔,自己怎么會下乘到發動高階魔法攻擊呢,要是三四階的魔法,持久力會長一點,對方雖兩人,但魔法力肯定沒自己多,絕對撐不了多久,而現在自己發動高階魔法后,一擊而潰的想法破滅了,后面的這道魔法攻擊竟然在破除火巨龍后,竟然來勢洶洶,繼續攻擊,不得不讓人心驚。
  在我萎頓在地的一刻,呼拉爾拼盡全力施放了火系魔法護盾火炎盾,以迎接風火輪的攻擊,一陣嗶嗶啪啪的氣流聲后,魔法護盾和風火輪均破裂消逝,而呼拉爾嘴角溢出鮮血,顯是受了不輕的傷勢,那是附著在風火輪上斗氣攻擊的效果,雙方魔法師在接戰的初期,就兩敗俱傷,雙雙失去戰斗力。
  魚人在呼拉爾搖搖欲倒時,開始了圍攻,可惜大法師的受傷使他們的士氣受挫,加之木伐上戰士們弩箭的壓制,他們僅是在遠方投擲魚叉,而沒選擇近戰,他們的攻擊方式很獨特,在水下潛游,將速度加至最快,然后突然浮出水面,投出手中的魚叉,聲勢極為驚人,但很不幸,他們的碰上了最具防御力的熊人戰士,這些體形笨拙的大家伙僅是用護盾就輕松格開了魚叉,步兵之王的防御力可見一般。
  而水面下的攻擊也被隔離網輕易格開,那些被水手放下的球狀物在水下融解,其中飽含的巨毒,生成了一大圈的防御圈,這種巨毒正是魚人克星,魚人們也不敢上前發動水下攻擊,可惜,當日戰船之上并未配備這種好東西,誰會想到時隔數十年之久,魚人會再次出現在尼拉河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