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夢之旅》 最新章節: 契子(05-17)      第一章家族成員(05-17)      第二章見習考試(05-17)     

星夢之旅29 上下為難

如今我們面臨一個抉擇,就是突圍靠岸,還是順水而下,我們剛出杰帕沒多久,要是此處上岸,就要面臨多走半月的路程,而順水而下,所要突破的是最為強大的正面防線,如果說最好的退卻路線,那應該是向后,但絕不可能,后方就是急流,根本無法逆水而上,左右兩邊雖有岸基,但不明虛實,時間也不允許我們改陸路前進,唯獨正面,雖然防御力量最為雄厚,但一旦突破,就是一馬平川,無阻無攔。我雖然萎頓,但說話的氣力還是有的,直接下達了命令,原路不變,順水而下,正面突圍,戰斗指揮權下放阿果、阿年,他倆分乘兩伐,正好各自指揮,互相配合,狐人們現在也唯有聽從我的指揮了,雖然名義上的領導者是吉蘭,可惜她現在處于半昏迷狀態。
  水手不敢將船速放快,因為下方的有毒防御圈必需保持,如行船過快,則沒法使融解速度跟上,極易被魚人所乘,凡事總有利弊,緩行弊端顯而易見,拉長敵人攻擊的時間,給對方強行突破的機會會更多,但好處也有,不會露出大的破綻,不會給敵可乘之機,被乘隙而入這種低級錯誤不會犯。
  對方費盡全力也沒攻破熊人的鐵盾,而又不敢進入木伐的一定水域內,反倒被木伐上的狐人乘虛射倒數人,載浮載沉的尸體隨水流緩緩而下,基本與船速保持一致,讓人心寒。
  正面的五位魚人高手在弩箭的威脅下,已讓開了水道,但事情并沒這么簡單,這噬心的殺氣雖減弱了不少,卻并未完全消失,敵人應該還有后著才是,不會這么簡單就將餌上的魚放跑。
  警兆再次生起,竟然并非四面八方,也并非天上,而是來自水下,兩團勁氣在我們木伐下方暴起,阿年他們所在的木伐瞬間破裂開來,原先捆扎木伐的繩索全被氣勁沖斷,而半數的圓木已然斷裂,幾乎所有人跌落水中,傷亡倒是不大,僅一人被裂開的木刺扎傷大腿,如今落水者全都在用狗刨式向我們這條伐游攏,好不狼狽。
  我們這條木伐除了被水花濺到外,倒是毫發無損,因為對方不知出于什么考慮,將攻擊目標放在了阿年那條伐上,兩個攻擊者在發動攻擊的一刻,也被毒水(水中施放的毒,僅是相對魚人來說,對其他獸人并無毒性可言)所蝕,浮上水面,可憐的娃,立刻被射成馬蜂窩,不但有我們的弩箭,還有自己人的魚叉。
  這兩人雖死的凄慘,但攻擊時間掌握得很好,使我們根本就沒法子避開,而且集中力量毀其一的策略也很高明,這樣就導致了我們逃匿速度變慢,除非棄車保帥,否則難以輕易脫身。
  魚人蜂擁而上,對著落水者展開攻擊,這招痛打“落水狗”的戰略用得還真是妙,令我們頗有手忙腳亂之感,身處水中,防御能力相對要差些,魚人還真不笨哪,知道棄強取弱。
  如今我們即便闖過了九連環,也別想安然脫身了,這些水中的戰士無論如何不能舍棄,這就勢必造成木伐載重加倍,隨時有傾覆之危,九連環的景致,我們是一點沒欣賞到,無時無刻不在提防對方的攻擊。
  在魚人魚叉的“護送”下,我們有驚無險地闖過了風平浪靜的九連環,而在一泄數里之后,望不到后方的魚人,我們才將木伐靠岸,一來天色漸暗,不利行舟,二來吃重太厲害了,水流越來越趨迅急,再這么順水下行,隨時翻船,三來大家已整整忙了一天了,也該休息一下。
  魚人追肯定是不會追來,他們雖身如鋼鐵,在水中猶如魚兒,但畢竟水流過急,處處險灘,以他們的能力也僅能緩緩而行,否則撞個四分五裂也有可能。而且在這樣的急流中攻擊,那是白癡的想法,能不撞上礁石已是大幸了。
  晚上我和吉蘭商議決定兵分兩路,一路以阿年、希林、小包帶隊熊人趕往西北大營,留下兩名狐人充當向導,他們有二十三人,其中兩名受輕傷的熊人戰士隨我們乘木伐出發,這一路上并不會太平,不會只有魚人這一層阻礙,可能還有別的手段。
  第二天天剛蒙亮,阿年等人就先行從陸路出發了,而我們是吃過早飯后,天完全放亮才從隱弊處拖出木伐上路,如此晝行夜伏,倒也沒碰上什么麻煩,眼看西北大營已然在望了,看來我是多慮了,難道敵人的再一次伏擊是針對陸路。
  尼拉河奔騰而下,終在青歷角轉了個大彎,由南向轉為了西向,這也是水流放緩處,最佳的伏擊點之一,但卻沒半點警兆出現,伐以高速下行,經狐人舵手操控,在轉彎處已將木伐速度放至最低,水手果真高明,我們竟然沒隨水流撞上轉彎處的灘岸。
  誰料,沒撞上也不見得是好事,剛轉了個大彎,眼前豁然開朗,卻見一條鐵鎖橫江,硬生生地阻住了西進的河道,要在高速下行中做到人伐分過,還是相當有難度的,況且人數之么多,只要撞翻一個,就會撂倒一片。
  吉蘭連想也沒想就高聲喝令:“大家入水。”簡單而直接的命令,顯示其應變能力的卓越。
  “水手盡量放慢船速,大家跳過去,小心水下。”我為謹慎起見,還是選擇了難路,雖然這里想搞水下伏擊不易,但也不是完全不可能。
  狐人聽聞兩個截然不同的命令,都呆在當場,雖然對于吉蘭是敬畏有加,但對于我,怕卻沒見少半分,因為在當日起程前,我就借吉蘭病重,奪了指揮權,熊人再次讓狐人領教了一次什么叫“拳頭才是硬道理”,敢于反抗的狐人被熊人戰士暴揍了一頓,而分道后,他們也想尋機仇,但機會多的是,吃虧的卻從來不是我,明槍我防,暗箭我躲。
  就在大家猶豫該聽誰的方法過攔江鐵索之際,天空中突然陰云密布,而尖銳至刺人耳鼓的呼嘯之聲由天際傳來,眾人驚疑間舉目望天,卻是大吃一驚,數十只面目猙獰的怪物由天上滑翔而下。
  一看對方來勢洶洶的樣,就知道肯定不懷好意,一狐人戰士驚叫一聲:“是異族。”
  頓時伐上像炸開鍋一樣鬧哄哄,異族,已然多年沒聽到這個稱呼了,據說異族是異大陸存在的怪物,他們比起所謂殘忍、惡毒的獸人、魔族更勝一籌,異大陸的環境比起羅蘭來更艱惡,在那種窮兇極惡的環境下能生存下來的種族都有其獨特的本事。
  “大家小心,是蝠人,傳說中的吸血鬼。”不知哪個狐人爆出這么悚人聽聞的話。
  我冷靜地道:“大家下水,弩箭準備。”說完我一拉邊上的吉蘭跳下水去,此時也顧不得水下有沒有埋伏了,蝠人雖然大家都沒親眼見過,但書中總有看到過的,耳朵總是聽說過的,其兇惡殘狠,簡直令人發指,據說是非處女血不歡。
  這鐵索本是為攔截戰船而設,但這全是狐人領地,這肯定是敵對之人所設,這對頭還真是厲害,不能從陸路滲露入境,就從天上水而來,盡顯其能,而像魚人、蝠人這些桀傲不訓的家伙竟然聽命于其,可見其不簡單。
  隨著落水聲的此起彼伏,在過攔江鐵索之際,大家已全安然入水,我此時心中忐忑,要是上面的只是佯攻,那該如何是好。
  正是屋漏偏逢連夜雨,想什么,來什么,水中也有異響之聲,難道又是命中的夙敵魚人不成,還真是立體化全方面攻勢哪,我們處在絕對被動挨打之境,上下為難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