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夢之旅》 最新章節: 契子(05-18)      第一章家族成員(05-18)      第二章見習考試(05-18)     

星夢之旅30 安然脫險

吉蘭如今是又羞又惱,被人借機揩油的滋味的確不爽,看著眉頭緊蹙的這位,卻又發不起火來,惟有全力對著天上的蝠人發泄滿腔的情緒。天上急掠而下的蝠人有半數陷入了吉蘭的雷電系魔法里面去了,其余的蝠人大驚下拉起羽翅,四散逃開,雷電系魔法特有的麻痹特性,讓這些蝠人倉促間吃了大虧,被電到的十多位蝠人除兩個特別強壯強行逃脫外,全都直直地落入水中,而落水者中的半數已然被弩箭命中要害,殞命當場。
  我暗暗吃驚,這些狐人箭術還是相當不錯啊,命中率也是挺高的,天上威脅暫緩,但水下的攻擊也到了,對伐不對人,其目的竟然還是先毀伐,數十枝不知名的武器如天女散花般命中木伐,力量之大足讓人咂舌,由水下而來,其頭部竟似毫無阻力般,直直穿透木頭,而且這些東西上面竟然連接細鐵索,被人向四面八方拉拽,片刻間木伐已是四分五裂。
  “穿木奪,”吉蘭驚叫一聲,“怎么蛙人也來湊這個熱鬧。”
  穿木奪是異族蛙人的專有武器,其制作金屬極為奇特,輕微用力,就能整個穿透木板,但其抗擊打能力卻不強,加之產量很少,僅流傳于蛙人之手,專門用于破船、破門、破盾(當然是木質材料的)等。
  蛙人與蝠人是世仇,本不可能一起出現,協同作戰的,但眼前的形勢告訴我們,這對生死冤家竟然合作無間,我不禁對暗中策劃之人又多了一份警醒,這家伙還真他媽的厲害,該不會已將有如散沙的異族各部全部統一了吧。
  想歸想,人不敢怠慢,一手緊緊抱住一根木樁,另一手將吉蘭攔腰抱住,吉蘭的小蠻腰再次落入賊手,仍是發作不得。
  各人急踩水向岸邊靠去,此時我也顧不上魔法損耗了,保命要緊,冰系魔法連續出手,不留后著,水下蛙人雖有心攻擊,但被我數道冰凍魔法嚇住了,沖在前面的幾個蛙人如今都被冰封在冰柱中了。
  天上水下的攻擊令我們頗有手忙腳亂之感,還好有我和吉蘭兩個法師在,加上弩箭的致命威脅,讓對方不能順利實施合擊戰術,但仍有數人因水流過急,被沖離大隊,很快就被憤怒的蝠人撕成了碎片。
  戰場不相信眼淚,雖然伊瑪爾已是淚眼婆娑,但沒人顧的上安慰她,包括阿果在內的所有人,都將注意力集中在了敵人身上,這樣的環境下,哪怕有一點憐憫之心或分心他顧,都可能會被敵所乘。
  在伊瑪爾嘴巴輕扁,就要哭出聲之際,吉蘭輕聲低叱道:“伊瑪爾,住嘴。”硬生生地將伊瑪爾的哭聲喝了回去。
  我在冰住一沖上前來的蛙人后,安慰道:“小姑娘,堅強點,這可是戰場,敵人不相信眼淚,為了大家的生存,盡自己一份力量吧。”還有一句話我沒說,他們相信的可能只有尸體吧。
  伊瑪爾依言將眼淚擦干,卻看到護在她邊上的阿果肩頭已是鮮血淋淋,這是被蝠人利爪撕裂的傷口流血所致,而沒有策應的阿果,一人分心應付蝠人,照顧伊瑪爾吃了不小的虧,但他卻是哼也沒哼一聲,我百忙中側頭看了一眼他,一聲嘆息,白給他撿了個贏得美人心的機會。
  一只蝠人避過吉蘭的魔法攻擊,攻向忙于招架另一蝠人攻擊的阿果,以為有機可乘,誰料剛認為得手之時,卻發覺自己的爪子怎么與身體分離了,而在意識到中了暗算后,他的身體也被一剖為二了,正是伊瑪爾及時出手,而落入水中的尸體泛起的血液將河水染得更紅,但此時卻沒一個人嘔吐,所有人都在竭盡全力,互相掩護支援,慢慢向河岸靠攏。
  數名狐人戰士在我和吉蘭身側緊密保護,但天有不測風云,人有旦夕禍福,世事難料,我們竟然遇上急流旋渦,片刻間,大家都被分散開來了,好在蛙人撒退了,只需應付天上的蝠人,而河岸也近在只尺,其他人都竭力避開了旋渦中心,而我和吉蘭因木樁斷裂,不幸被卷入了旋渦中去。
  在我暈頭轉向之際,我的手握上了吉蘭的小手,兩手緊緊握在一起,任由這旋渦將我們帶離,隨著卷入的十多位蛙人在我們邊上急速地擺脫,但卻是無濟于事。
  終于抵受不住旋轉所帶來的眩暈感,我眼睛一黑,暈了過去,但在暈過去前,卻好像看到了什么東西突然出現,似曾相識的感覺。
  醒來之時,手仍是緊握著吉蘭,而她卻是赤紅著臉扭過頭去,邊上圍著一圈人都露出松一口氣的感覺,我略一打量,除了伊瑪爾和吉蘭,每一個人都負了不輕的傷,而人數包括我在內也僅有十人。
  阿果此時的肩膀纏著布條,看這鮮艷的顏色,應該是伊瑪爾裙擺上的貴重物品,雖然咧牙嚦齒的,但眉梢間卻充滿說不出的高興之情。他見我嘴唇嚅動,立刻報告道:“大人,我們損失了十五個人,六人輕傷,兩人重傷,除重傷外都還能行走。”
  吉蘭白了阿果一眼,心下奇怪怎么一見長官清醒,不詢問傷情,先報告情況的,卻不知這是我定下的軍規,身處上位者,必要時時警醒,軍機可是一時半會也耽誤不得的。
  我輕點了點頭,阿果繼續道:“上岸后,我們進入山林,蝠人退卻,但蛙人卻跟隨上岸追蹤而來,幸虧他們戰力不強,已被擊退。我們此處離西北大營三十公里,只要一天就可抵達,但道路可能已被切斷,我們沒敢派人前往報訊。”
  此時吉蘭的小手輕輕一掙,我才發覺她的手仍握在我手心里,如此大力之下,可能都已經發白了,對于我怎么樣從旋渦中脫身,及與阿果等人是怎么會合的,我一無所知,阿果也不可能將這情況遺漏,他應該也是不知情的。
  戰士們或坐著療傷或躺下休息了,吉蘭輕輕湊過來道:“你還會召喚幻獸嗎?剛才你召喚的怪物真是厲害,瞬間就將邊上的蛙人撕成了碎片,并帶我們飛離上岸。
  幻獸,難道是血獅,已然許久不見,差點將它忘了,它的傷勢應該痊愈了,可能也進階了吧,竟然能馱起兩個人了,不過這家伙怎么不和我見個面呢?
  --------------------------
  數百里外的虎族邊防軍大營內,一身披黑色斗蓬的人正在徘徊,而一位虎盔將軍卻坐在帥桌上,好整以暇地打量著這神秘人物,說來也奇怪,虎王竟然同意了出兵攻打狐族的計劃,還真是出人所料啊,而這都是拜眼前之人所賜,是他親自前往虎都說服虎王的,至于其中的內幕卻沒人知道,不過虎盔將軍卻知道這神秘人在煩心什么。
  四個斥候小隊被派往狐領執行偵察任務,但卻一去無蹤,這還不包括這神秘人手中掌握的秘密力量,那如此怪異絕倫的蛙人和蝠人竟然聽命于這神秘人,甘心充當探子,而代號鷹眼的這支特別聯合偵察部隊卻遭受到重創,蝠人被射殺了十多人,而蛙人損失了三分之一的人手,得到的消息卻是殲滅敵木伐一只,殲滅十數位獸人,但西北軍的代理統領和參謀長官逃逸。
  其實也不能怪他們,鷹眼的重頭戲是偵察,而并非伏擊,西北軍也不是省油的燈,臨時任命的統領有沒有能力服眾還是未知數,即便能力很強,沒個十天半月的磨合,也不能如臂使指般指揮隨心,所以神秘人下達了不惜一切代價,封鎖前往西北軍營要道的命令。而神秘人心焦的并不是這個,而是虎族全面進攻的命令直到現在還沒抵達。
  命令抵達的一刻,十多萬虎族邊防大軍就會傾巢而出,給予有如危卵的狐族重重地一擊,而那時,狐族真的是四面楚歌了。
  起點中文網www.booksrc.net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