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夢之旅》 最新章節: 契子(05-17)      第一章家族成員(05-17)      第二章見習考試(05-17)     

星夢之旅31 暗夜特使

想起來到羅蘭后的成就,納內爾忍不住有些得意,與自己一起前來羅蘭謀劃的暗夜特使多達十余人,如今所剩四人中,羅德、香玉、奇瑪三人卻各自遇上了麻煩,羅德和香玉兩人聯手雖成功說服了魔族清云部與狼族的聯合,并鼓動了獅族的分裂,并得到烏術殿下青睞助陣,但魔族南進之路卻被狐族生生掐斷,一兵一卒也無法踏入王土,狼族與狐族戰局僵持,雖有奇兵取道狐領,但要想全面獲勝,尚需時日,而自己卻是取得了虎王的信任,出兵只在旦夕間,只要出兵及時,可將攻陷杰帕的大功勞撈入囊中,至于奇瑪,實在失策,竟然冒名熊族圣女前往獸神殿,如今被困神殿內,徒讓人看了笑話。納內爾心中焦急,命令是帝國參謀部下達的,以最快速度出兵,務必牽制狐族兵力,以緩解狼族與狐族決戰時的壓力,但這并不是心急可以解決的,沉得住氣才是生存之道。想想暗夜出來的使者又有哪個是易于之輩,但卻有數人身敗而亡,對他們來說,任務失敗倒是死了的好,否則懲處手段會讓你后悔來到這世上。
  虎族邊防軍統領普森饒有興趣地問道:“閣下是否奇怪王的命令為何還沒到吧?”
  納內爾心里雖暗罵,這不是明知故問嗎?但臉上不露半分焦色,他轉過身來面對普森,緩緩拉下斗蓬,露出精靈特有的尖長耳朵,看上去悠閑得很,道:“普森將軍有什么高見嗎?”
  普森笑而不語,只是輕輕搖搖頭,看到納內爾臉上浮起的一絲失望之色,更感好笑,看來這神秘人雖有些本事,但還是太嫩了點,他卻不知眼前這位暗夜精靈的年紀足以做他爺爺的爺爺。
  其實兩人都心知肚明,虎王雖同意出兵狐族,但集結部隊需時,更何況與熊族的爭端也并未結束,動作過大的話,會引起熊族誤會,全面開戰也不無可能,而像剝繭抽絲一般的調集兵力使全面入侵計劃實施起來更見困難。
  -------
  雖然不是神圣系牧師,但我的水系治療魔法還是有一定作用的,在我部分恢復體力和魔法力之后,我就著手開始對戰士們進行治療,現在我不由不對自己所學龐雜感到慶幸,至少還會低階的水系恢復魔法,什么止個血了,減少傷痛了還是輕松拿下的。
  對于我的自我吹噓,伊瑪爾是不屑一顧的,她強烈地打擊著我的“自尊心”道:“喂,我說這傷口早就已止血了,你硬生生將包扎布條給扯斷,使傷口再次撕裂出血,還好意思說什么圣手、妙手,還有這傷員早就暈睡過去了,你還將人喚醒,非得用上你那二踢腳的垃圾魔法給人家止痛,這也叫減少傷痛。”
  我臉上一陣燥熱,惱羞成怒道:“小丫頭片子,你懂什么啊!你沒看這些傷員傷痛癥狀全都減輕了嗎?”
  伊瑪爾見我沒半點悔改之心,得理不饒人,繼續口誅大計,道:“哼,官大一級壓死人哪!人家是看在你當官的面子上,不好意思罷了,還蹭鼻子上臉了,真沒見過這么不要臉的人。”在我反駁前,她已經轉過頭去教訓阿果了:“阿果,你可不能再學他了。你看看一個好端端的獸族青年就被這家伙教成什么樣子了,還弄了個劊子手的惡名,要是再學他,將來娶不到媳婦可別怪我沒提醒你。”
  在阿果點頭不迭時,伊瑪爾得意洋洋地看著我,吉蘭在邊上笑聲不迭,唉,有必要笑成這樣嗎?花枝亂顫的,擺明引人犯罪。我恨聲道:“小丫頭,阿果這小子已然身中我毒了,我看你還是用一輩子看著他比較好。”
  伊瑪爾哼哼道:“那當然。”
  爆笑。
  伊瑪爾不解,但很快明白了,因為我已開始反擊了:“阿果,你要好好謝謝我才是,你看我給你找了這么好一個媳婦。”伊瑪爾羞不可抑下就想打人,可惜唯一讓她狠揍的阿果還一臉的幸福狀。
  吉蘭掩嘴輕笑,還用手肘輕打了我一下,道:“你這人真是的,盡拿小女孩開涮,也不害臊。不過你到底有多少能耐,我越來越看不透你了。”
  “我不介意你拿一輩子來看我。”我話說到一半,卻戛然而止,因為這話我也曾對靜說過。
  吉蘭聞言卻沒半點羞意,反勇敢地抬起頭來問道:“你這是在向我示愛嗎?難道你不想去接回靜了嗎?”
  問題簡單而深刻,令人頭疼啊,這些天我極力避開這個話題,卻因一個簡單的問題而打開話匣,使自己再次陷入兩難。
  救命的聲音傳來,外圍放哨的兩人同時傳來示警聲,有人朝著我們這邊殺過來了,正好解了我的燃眉之急,大家利索地各自隱弊。
  吉蘭恨恨地看了某人的背影一眼,心里極度不爽,又讓他借機蒙混了過去,咦,我怎么好像對他感興趣了,難道真是情愫暗生,念頭很快被希希唰唰的聲音打斷,顯示有不少人正從兩邊向這里靠攏。
  眾人全是屏住呼吸,怕呼氣或吸氣聲過大,驚動搜索過來的人,但即便我們沉得住氣,要是露哪怕一點紕漏,還是逃不過對方的眼睛,但看這些人草草地用長矛戳著草叢,就知道只是敷衍了事,只能拜托幸運神行行好了,給點運氣。
  這好戳不戳,一支長矛對著吉蘭的藏身地就刺了過去,這丫頭的攻擊魔法在行,不知道這防御魔法怎么樣,我不放心下,在長矛前施放了魔法盾,這下炸開了鍋,剛才還懶散得不成樣子的搜索者們立刻變得生龍活虎,團團將這塊地方圍了個水泄不通。
  吉蘭心中雖甜得不得了,但嘴里卻是不饒人,啐道:“死笨蛋,這也會暴露行跡。”
  我苦笑一聲站起身形,拍拍身上沾著的敗草,笑著悠閑道:“各位是哪部分的兄弟,我們是友軍。”
  圍著的人群中爆起歡呼聲:“大人,有娘們,好久沒開葷了。”
  一片“讓我先上”聲令我們目瞪口呆,這些是什么人哪,該不會是劫財劫色的土匪吧。
  一聲厲喝聲響起:“住嘴,真他媽的丟人,不就和娘們說句話嗎?有必要搶成這樣。姑娘你是何方人氏,貴姓芳名,年方幾許,為何流落到這荒郊野外,本人武信,年方二三,智勇雙全、文武兼備,乃不可多得之白馬王子......”后面的話已極盡溫柔,讓人頗有想吐的感覺。
  我們這十多個人的武器本拿在手中,哐啷啷全掉地上了,趕緊拾起,我涎著臉笑道:“大哥你趕晚了,她是俺媳婦。”
  這叫武信的臉上露出失望之色,嘆了一口氣道:“你們是什么人?竟敢在邊防軍重地晃悠,肯定是虎族奸細,來人哪,給我拿下了。”
  靠,這就翻臉,感情插科打渾只是做戲罷了,看這家伙臉露失望卻眼神閃爍,并未被吉蘭出眾的容貌所吸引,而那些兵痞子們又有哪個在注意我們這些人的樣貌,只是死盯著我們的手、肩和腳,厲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