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夢之旅》 最新章節: 契子(05-18)      第一章家族成員(05-18)      第二章見習考試(05-18)     

星夢之旅32 似強實弱

邊防軍,在此駐扎的也僅有西北軍而已,僅從他們軍帽上的白色絲帶就知道這肯定就是西北軍所部,看似懶散的這群兵痞,卻在應變時變得面目一新,與我帶隊的血色鷹旗有的一拼,可惜,他們的嫡系長官蓋斯已然殉難了,不過也因為這樣,他們成為真正意義上的哀兵。我輕咳一聲打斷武信上下打量的眼神,道:“閣下是西北軍的嗎?不知是否杰米部下。”問題還是問清楚比較好,要是輕易暴露身份,說不定羊送虎口了。
  武信遲疑地回答道:“杰米是誰,我們不認識,你們到底是什么人?”他越看越懷疑,這些人怎么看怎么不像是自己所找的潛伏者,而且也不像虎族之人。
  我呵呵一笑,心情輕松到極點,這杰米是我瞎掰出來的人物,他要知道才奇怪了,既然對方沒打蛇順棍上,那肯定是西北軍所部了。
  吉蘭本猜疑地看著我,在武信回答問題后看到我釋然的笑容,也明白是怎么回事了,暗啐了口:“就你花花腸子多。”
  雖然被識破,但我一點不以為意,對著面前的武信奸笑道:“沒想到還真是一家人哪。”
  吉蘭踏前一步,掏出懷中的任命文書,誰料已被水浸透,根本看不清上面的字跡和印信,呆在當地,而我也停止了動作,相信我的那張所謂文書,如今也已步入吉蘭這張文書的后塵了。
  武信看著我們對著一張爛紙發呆,瞧不出我們葫蘆里賣的什么藥,唯有靜觀其變了。
  我哭喪著臉道:“不會這么巧吧,連老天爺也跟我們開這玩笑,還真他媽的好笑。”我和吉蘭相視苦笑。
  武信終不耐煩了,嚷道:“你們快說出身份來歷,否則我要下令拿下你們了。”
  吉蘭臉色一變,正色道:“我是西北軍臨時統領長官吉蘭,這位是西部戰區參謀總長兼西北軍參謀長官星夢。”
  武信聞言大吃了一驚,怔怔瞧了我們半晌,喃喃道:“吉蘭殿下,星夢參謀長官,笑話,來人,給我拿下了,竟敢冒充公主殿下,還真是吃了豹子膽了。”
  嗆啷啷,一片武器震擊聲響起,對方看來要有所行動了。
  我一捅吉蘭,道:“你不是公主殿下嗎?總有什么信物吧。”
  吉蘭終想到身上帶有虎符,這是蓋斯帶回杰帕的半印信符,誰拿到誰就掌握西北軍軍權,果然在吉蘭出示虎符之時,嘩拉拉跪倒一片,動作整齊劃一,就像預先排演過一樣,軍令如山,可見不虛,除了白狐,沒想到狐族還有這么一支精銳存在。
  剛才的情形似緩實急,外圍雖然有大的動靜,我們卻沒放在心上,但隨武信等人出了樹林,才見到了令人吃驚的場面,數以千計密如螞蟻的部隊竟然在眼前鋪了開來,而這些人也是一副懶洋洋的樣,好似在搜索什么東西,在武信的命令下他們全將視線集中過來。
  武信登高疾呼道:“西北軍眾位弟兄,吉蘭殿下親臨邊防,出任我軍統領,與我等共守邊關,是大家的榮幸,是不是。”
  “是。”聲音雖不嘹亮,但好在齊整一致,與軍容完全成正比。
  “大家歡迎吉蘭殿下,鼓掌。”稀稀拉拉的掌聲顯示這位美女統領的受歡迎程度只是一般。
  果然有大氣,要是正規的兵痞子,還不吹口哨,大聲高呼。
  吉蘭對于自己首次見到這么多部下,卻沒得到應有的尊敬,大是不忿,提高聲量道:“我是吉蘭,能擔任西北軍統領,是我的榮幸,蓋斯將軍英魂不散,必將庇佑我北狐一族,愿與眾君共勉。”
  這話倒是引來一片鼓掌喝好聲,這丫頭說起冠冕堂皇的話來,還真是有一套,看來不是從小熏陶所致,就是翻看了哪位先賢的著名講演,剽竊而來。
  看到吉蘭挑釁的眼神,我淡淡一笑,道:“大戰在即,我給各位帶來的是殺戳,留給敵人的是血腥、恐懼、震憾,很榮幸與眾位同伍,星夢向各位致意。”
  在下面議論紛紛時,阿果很搞笑地擺了個poss,補充道:“死神代言人。”
  死一般地寂靜,連武信也被震憾住了,蘭城虐殺之王的美名,如今已傳遍整個羅蘭大地了。
  打破沉寂的還是伊瑪爾:“又拿名號出來嚇人了不是,還真是幼稚。”但眼前這些戰士們眼中哪有半點認為幼稚的神情。
  在與武信交換情報后得知,他們在此搜索的是潛伏入境的神秘探子,不用猜也知道是蝠人和蛙人了,這些奇特的種族威脅雖然不大,但偵察情報卻是行家里手,而且逃匿速度之快,步兵根本就無法步及后塵,我建議武信留下百來人威懾一下就行了,其余的還是回西北大營將息,以免勞而無獲,徒耗軍力。
  我本為西北軍的表現感到高興,但當晚就發覺了事實并非如此,西北軍的精銳程度可說并不亞于白狐軍團,但其致命傷卻在于團結之上,一個軍團七萬余人,卻有數個山頭,勢力犬牙交互、錯綜復雜,本來蓋斯在位之時,以他的能力和威信倒是足以壓制住,如今支柱已倒,頗有大廈將傾的感覺,各勢力均蠢蠢欲動,妄想一人獨大,雖有北狐公主吉蘭暫為統領,但并不是長久之計,這西北軍統領之職肯定要空將出來,現在重要是和吉蘭殿下拉好關系,也可作為他日升遷的資本。
  作為蓋斯嫡系的第一軍反倒是矗立于各派系之外,因為第一軍長官隨蓋斯光榮于杰帕,而下面有能力的如武信者又沒有什么軍功,根本就爭不過另幾位軍級的“德高望重、軍功彪炳”者,也只有拭目以待,靜觀其變了。
  當夜看著走馬燈似進進出出的軍官們,坐在一旁的我還是感覺好笑,吉蘭的處事方式還真是獨特,只是看著大吹特吹的軍官,一言不發,她并非懵懂無知的花信少女,對于這種爭權奪利的事也沒少接觸,如此行為倒是讓吹噓中的軍官們不好意思在自吹自擂,碰了一頭灰后,也惟有灰溜溜告辭出去了。
  吉蘭如今也很是苦惱,處理這種人事糾紛,并非其所擅長,而要讓這些不同派別的將軍合作無間,更是缺少良謀妙策,我感到她以怪異的眼神看著我,笑得賊賊的,立刻有被人暗中算計的不安。
  果然,吉蘭立刻以統領身份下達了她上任來的第一個命令:“由參謀長官星夢全權處理軍務,一星期之內,必須看到一個強大、合作、團結的西北軍,否則,哼哼,軍棍侍候。”
  看著碩大粗如兒臂的軍棍,我一陣頭皮發麻,怎么和靜一個德行,都將我往火堆里推,感情我是救火隊員,但祈求的眼神換來的僅是伊瑪爾幸災樂禍的白眼及吉蘭滿臉笑意的臉龐。
  只要在與友軍會合前,將部隊軍容整肅完畢就可以了,何必如此著急呢?一個星期,當我智慧神哪,即便他老人家可能也沒這能耐吧!大放厥詞的也唯有某位不識好歹的家伙了。
  非常時期用非常手段,媽的,反正我完成任務就行了,至于弄到怨聲載道,那吉蘭殿下你自己去擦屁股、做收尾工作好了。
  看到某人得意的奸笑聲,吉蘭一陣惡寒,不知道自己的決定是否正確,但無論正確與否,大一統的西北軍絕對符合狐人的利益。
  獸人隨時隨地都能假寐,稍打個瞌睡,又是生龍活虎,但我連這打瞌睡的機會都不留給他們,當天入夜,我就開辦了西北軍歷史上第一次軍事教育課程,除了輪守的外,將所有團隊長級別以上的軍官會聚一堂,開課。
  事前約法三章,中途退席者殺,中途瞌睡者打,連上個廁所都有專人陪同,即時完工,這專人當然阿果最為合適了,誰讓這小子那口子有事沒事找我岔子,而且也唯有他不是狐人,根本不用賣面子給那些軍官們。這小子一肚子氣之下也忠于職守,有兩個師團長被他打的鼻青臉腫的,至于還手者,剁手,還腳者,剁腳。
  權威就是權威,不滿者當場就被扒了褲子痛扁,不過也好在當年蓋斯教導有功,軍令如山,我一示軍符,無人不從。
  三天后,教育成果初步顯現,大家開始團結起來,因為我將所有人員打亂安置就座,先期還有打小報告的,后來都受不了這沒日沒夜的折騰(我和吉蘭輪番上陣),所以他們不得不互相合作,打著掩護瞌睡,我也睜一只眼閉一只眼。
  第六天,我放了他們一天假,好好睡會覺,可憐的孩子們,都五天五夜沒睡個安穩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