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夢之旅》 最新章節: 契子(05-18)      第一章家族成員(05-18)      第二章見習考試(05-18)     

星夢之旅19 捉襟見肘

在阿姨的近三十多名護衛的簇擁下,我們出了戰神府門,早有仆人準備了馬匹,這些護衛們可能沒幾個是騎馬作戰的,他們是阿姨地行龍近衛團的軍官們,平常作戰騎乘的都是兇猛異常的地行龍,雖然地行龍很拉風,但總不能騎著這種龐然大物在城里奔前跑后吧,所以除非作戰,地行龍等性情暴烈的坐騎是不會進入城市范圍的。總不能自己跑著去吧,戰神府到軍營可是有二三十里地呢,所以代步的工具就只能是這性情溫順的馬了。
  京畿戰區總部設在離落虹城三十外的重鎮亞瑟城,這是一座典型的軍事要塞,作為落虹兩大衛星城之一的亞瑟,東扼大陸通道,是西來商旅行人到達落虹的必經之地,也是東方諸國想要占領盟都落虹所必須打開的最后一道防線。其地理位置的重要性不言而喻,而九色旗中最有戰斗力的部隊之一白旗軍的總部也是設在其中,而我們要去的地方是白旗軍參謀部,因為今天要討論的關于人類三國撤軍后遺留問題的地方就是在那里。
  我們一行眾人策馬疾馳,沒多久就遠遠看到亞瑟的影子了,并在路上時不時的遇到白旗軍的斥候游騎,巡邏小隊,他們都向我們這一行人敬禮致意,看他們崇敬的目光就知道他們有多么愛戴他們的統領安吉利娜了。阿姨一一回軍禮致意,并向我解釋道:“其實亞瑟到盟都落虹之間的斥候游騎和巡邏隊是沒有存在的必要的,但盟都那些長老們怕有人突襲盟都,所以要求我在盟都周邊廣布游騎,你看這是不是叫榿人憂天啊,純粹是浪費軍力,多此一舉。”阿姨這話說的頗感無奈啊。
  “這亞瑟城到落虹僅有一條大道可通,連小路也沒半條,這兩城之間廣設斥候的確是多此一舉啊。”我附合著阿姨的話,這一年多來每天晚上聽阿姨的謀略課,對這種城市防御也有所涉獵,也了解城市周邊消息來源的重要性,但這落虹城明明可以和亞瑟資源共享,還在兩城之間浪費有限的軍力,可見長老會那些長老們真是吃飽飯沒事干了,也從另一方面驗證了軍部和長老不和的傳聞。
  “阿姨你沒想過拒絕這個提議嗎?”我不解地問道,以阿姨敢在長老會公然拍桌子的行徑可以看出阿姨并不懼長老會的權威。
  阿姨冷哼一聲:“我可不想和長老會徹底決裂,有好多事還是要通過長老會才行的,畢竟他們是民選的,代表的是廣大民眾。臭小子,學著點。”
  這就是所謂民主國家的弊端所在了,萬事講民主,要是在帝制國家,帝王一個人說了算,哪管你講雞講鴨啊。還不如戰時成立的軍政府,只是九色旗的這些統領們也真是的,眼看抗戰勝利,卻將政權移交給了長老院,不過軍人想遠離政治也是可以理解的,只是處處受制于自己讓權的長老會就有些不忿了。
  隨著馬匹的疾馳,已經越來越接近亞瑟城了,在遠遠看到西城門的時候,有不少往盟都去的商旅車隊從我們旁邊經過,雖然有一個小隊的士兵在城門邊設了關卡,但并沒有上前檢查出入的行人商旅,一律揮手放行,這里給我的感覺,并不是如我想象那樣的森嚴,而是很寬松,我們從亞瑟西門進入要塞,阿姨回頭招呼我的時候看到了我眼中的疑惑,解釋道:“真正的關卡是在東門,這只不過是做給那些長老們看的,省得他們又要埋怨我們光拿軍餉不干活。”
  一席話說的隨行眾人開懷大笑,我也覺得好笑,這長老會連設關卡這種小事都管了,真有夠閑得無聊啊。進得城里白旗軍大營,才知道外面所看到慵懶的士兵們只不過是給外人看的一個假象而已。阿姨低聲地說出了我心中的想法:“你不要看外面那些士兵慵懶無力的樣子,只不過是做做樣子的,他們哪一個不是身經百戰的老兵痞啊,怎么會把實力輕易暴露出來呢。不要小看他們啊!”
  聽到阿姨的教誨,我不禁回頭打望了一下遠處巡邏的士兵們,目光中充滿敬意,不是因為阿姨要我不要小看他們,而是我從阿姨的這番話中,聽出了他們都是抗戰時期的老兵,沒有他們舍身忘死的抗戰,也就沒有了現在的和平,老爸軍中也有不少這樣的老兵,雖然他們對他們的主官都是崇敬有加,但主官們對他們的態度也是很尊敬的,抗戰時期的老兵們大多都復原回家了,留下的這些老兵心中早已經沒有“家”這個概念,對他們來說,軍營就是他們的家。回頭想想,剛才阿姨回敬軍禮時的眼神也是充滿敬意的。
  我收攝心神道:“是阿姨下達的命令吧,要不然以白旗軍的軍規,怎么容許這樣的部隊存在呢?”說完看了看阿姨,她的神情倒是沒有半點變化,只是淡淡地道:“是嗎。這可是你說的,我可沒說過。”
  以我與阿姨這一年的朝夕相處,當然明白阿姨的言外之意了,這又是糊弄長老院那些無聊人的吧。
  走進軍營才見識到白旗軍真正的一面,各團隊各大隊的新兵們都在訓練著,熱火朝天的景象讓人看的熱血沸騰。在這里僅能看到有限的老兵,大部分老兵都在外執行軍務,作為京畿戰區的主力部隊,白旗軍承擔了很大的壓力,亞瑟城離邊境線最近處僅有五百二十公里,而且這一路上除了桑乾河這一天險外沒有任何堅城要塞相阻,一旦邊境防線被突破,桑乾河以東就是白旗軍的防御范圍,雖然這桑乾河天險僅有三處可渡,白旗軍也只是需要防守一處而已,但畢竟需要一個軍團近一萬五千人防衛,而要塞亞瑟駐軍也必須達到一萬多人才能形成有效的防御,落虹城西線至少也需兩萬的守軍,而白旗軍現有的編制僅有三個軍團五萬多人,分守三處要地,已接近白旗軍現有兵力總數,還有諸如城市周邊巡弋、城市內部治安維護等諸多工作,使得兵力有點捉襟見肘了。
  參謀部可以說是一套班子兩塊牌子,其所在地掛著兩塊牌,一塊上書參謀部,另一塊寫的赫然是軍部統領處,不過也沒什么好奇怪的,軍部主官就是白旗軍統領智慧神閣下安吉利娜,她為了提高辦事效率,節省人力,把軍部遷到了白旗軍軍營,這樣防衛軍部又可以省了一筆開支(誰會到白旗軍軍營內部搞刺殺之類的活動啊,不是明著送死嘛,不過進不進的來也是個問題,以白旗軍的軍紀,你要混個把人進入絕對是白日做夢,倒不如直接刺殺智慧神閣下,至少還能留個臭名讓大家知道,這叫不能流芳百世,也要遺臭萬年),對軍費開支本來就緊張的軍部來說,也是有利無弊啊。
  在參謀部的門口碰到一大幫人圍那在討論,我遠遠望去,看到了其中竟然有兩個不應該出現的人:紫旗軍統領蠻神達達和軍法處最高長官鐵面康維,前者是沿海戰區的最高長官,坐鎮軍港霓虹,防御海上殖民軍的入侵,按理不應該出現在這,后者更是長老會首席長老的親生兒子,長老會抗衡軍部的一大重要支柱,更不應該在軍議時出現在統領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