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夢之旅》 最新章節: 契子(05-17)      第一章家族成員(05-17)      第二章見習考試(05-17)     

星夢之旅33 一統軍心

第七天,也就是吉蘭下達死命令的最后一天,我在瞌睡教育法大獲成功后,又醞釀了一場慷慨激昂的演講,告示貼滿了整個大營(第五天上我隨便抓了幾個打瞌睡的家伙,給他們機會,要么一人抄一百張內容如下的告示,要么杖責,百分之八十的人選擇了前者,而另外百分之二十很不幸,竟然不識字):所有不當值的團隊長以上的軍官必須參加,病假和事假一律不準,活要見人,死要見尸,以三鼓為訊,一鼓不到杖五十,二鼓不到軍銜降一級杖五十,三鼓不到軍銜降至普通士兵杖一百。
  要是僅是威言恐嚇,可能很多人會不以為意,法難責眾,但前幾天我的不留情面給大家留下了深刻印象,說的出做的到,就是幾位軍團長也沒打折扣,板子照打,打完還鼓勵他們以身作則,做出模范軍人的榜樣來,什么人哪。
  也不是沒人想過偷偷暗算一下某人,不用取他性命,只要躺幾天就好,但可惜去的五個人現在全躺在營帳內休息了,雖然沒送命,但情形相當慘,有典型的被虐傾向,而賊喊捉賊的眾位策劃者們也沒什么好結果,以保護長官為名,沖進參謀軍官營房的結果就是觸動魔法陷阱,一個個灰頭土臉的,出來的速度遠遠快于進去的,而且均被杖責五十,罪名是:軍機重地,非傳擅入。
  這還僅是誤闖的代價,對于拒不交代的五位偷襲者,我也沒放過,坦白從寬、抗拒從嚴的政策反復宣讀,但卻撬不開他們的嘴巴,還真是死硬份子,所以我準備在演講之前將這幕后策劃者給劃溜出來。
  對于聽上級報告,在軍營里還是罕見的,但也并非沒有,歷任軍官上任前,都會進行一次高層的軍務會議,再層層傳達下去,級別一般限定在團隊長以上,和我這次的召集人員也差不離,但對于像我這種公開方式召開會議,還是絕無僅有的,高階軍官全席地坐在中軍營前空地上,準備聽前面站在臺上唾沫橫飛的某人大放厥詞,而邊上圍著的全是看熱鬧的士兵,這擺明是典型的看猴戲。
  軍官們大聲喝斥著外圍的士兵,想將他們趕離,畢竟這樣讓人看著的確是不爽到極點,但很快他們的愿望破滅了,臺上某人已傳達了命令:“西北軍新任長官吉蘭、星夢就任講演現在開始,任何人不得妄離原位,近衛軍有了,移位者杖責。”
  一隊衣甲鮮明的剽悍戰士從兩邊涌出,手里拿著的是碗口粗的狼牙,上面的尖刺亮晃晃的直讓人發寒,我補充道:“各位不用害怕,這個不是用來打人的,昨晚陰謀策劃偷襲的給我聽好了,準許你們在五分鐘內自守,我既往不究,超過五分鐘沒人出來,全營將士,一律杖責五十,昨晚守護參謀軍營的戰士,從隊長到戰士一律處決。”陰冷的聲音通過擴音魔法傳遍整個西北大營,讓人全身發冷的聲音。
  靜寂,這是怎么樣的命令,赤裸裸地威脅,但沒人相信這僅是威脅,以某人的兇名,什么事干不出來。
  昨晚守護參謀軍營的一個小隊一百人,全跪下了,他們身后就是明晃晃的狼牙棒,他們怎么會不知道有人潛入呢,只是上命所限。我的目的也是為了讓他們長長記性,如今西北軍大營內誰的話算數。
  三分鐘,只聽到粗重的呼吸聲,連吉蘭、伊瑪爾也被這樣凝重的氣氛壓制,說不出話來,原本想看看某人是如何出洋相的,沒想到事情竟演變成這樣。
  我繼續陰沉著臉,冷言點出重點道:“男子漢大丈夫,敢做敢當,不要讓大家陪著受罪。”
  這話已將陰謀策劃者逼到懸崖邊緣,他要是不認,可能以后也沒人會信服于他,而他認了,不但可能前途盡毀,也可能就此喪命,刺殺這么大頂帽子可不是好戴的。
  那十多個闖入營帳的賊喊捉賊者已紛紛跪地謝罪,但我頭仍是輕搖,這些人根本沒什么份量,命令一個小隊的戰士,不動聲色間讓數人潛入,他們根本不夠格。
  第二軍團長克萊姆森拉住了欲頂罪的下屬,輕聲嘆惜,自己真的低估了這個年輕人了,如此逼宮之下,自己非得認了不可,否則即便逃過此劫,以后的威信可能就蕩然無存。
  看著伏地認罪的克萊姆森,我臉色稍霽,狐族里成精的老狐貍還真多哪,這家伙這一認罪,必可挽回手下人的信任,也獲得了全營的感激,他要不認,自有大把頂罪的忠實手下。
  而其他幾位軍團長,參謀長眼中也沒有了幸災樂禍,反倒頗有兔死狐悲的愴然,五天的時間果然沒白呆哪,他們開始抱成一團了,山頭林立的景象應該有所消除了,這正是我所需要的。
  我轉頭示意吉蘭,該她登場了,這本是我們兩人事前策劃好的逼宮好戲,她演紅臉,我唯有黑臉了。
  吉蘭低咳一聲,準備好了說話,卻聽到了某人的嘮叨:“裝啥樣,不就說幾句話收買人心嘛!”恨恨地瞪過去時,某人的眼神已不知轉到哪去了。
  吉蘭大聲說道:“各位都起了吧,本統領釋你們無罪,星參謀長官的用意,大家現在也應該明白的很,團結就是力量,各位爭相認罪的場面很是感人,也沒出現幸災樂禍的舉動,這些都顯示大家開始團結起來了,今天我才從眾位眼中看到了為同胞甘心赴死的勇氣。”
  這女人說起話來,沒半點重點,拖拖拉拉,乘著停頓,我接過話頭繼續說,完全不顧吉蘭不斷飛過來的白眼:“軍人的天職就是服從,服從上級所發布的一切命令,并毫無保留地貫徹實施,即便明知是死,也義無反顧,大家知道我是誰,星夢,瀆神者,為自由生存而戰,我不惜褻du神靈,不惜血染征袍,獅人的血色鷹旗,每一面戰旗都是用敵人的鮮血染紅的,我想西北軍的火狐軍旗也不會輸給獅人吧。”
  “不會。”沖天的豪氣在整個西北大營彌漫。
  “如今狐族面臨的危機,大家全都清楚,北有魔族數十萬大軍壓境,東有強狼殺入國土,南有南狐叛軍、狼人遠征軍肆虐本土,而我們西疆卻有虎族虎視眈眈,國已四危,處處烽煙,正是我狐族男兒建功立業的大好時機,眾位也不是短視之人,應該清楚其中的厲害關系。我西北軍七萬人,軍容鼎盛,戰力強橫,但美中不足的是,軍心不一,如今能看到大家同心協力,狐族之幸。”
  矛盾慢慢地消融,本來就沒什么了不起的大仇,只是讓權欲蒙住了眼睛,在看到美好的將來后,大家哪有不抱成團的道理,而接下來的幾天,大家都各出奇謀,謀劃南援之策,但克萊姆森卻是眉頭緊鎖,因為他接到了虎族有所異動的情報后,心里總涌起隱隱不妥之感。
  雖然他有心提醒,但一個戴罪立功之人,哪有說話的份哪,只看這幾天某人看都不看他一眼,就知道自己在對方心目中的地位了。
  同樣的情報,師團長以上的軍官都知道,但警醒之人卻是很少,我暗暗觀察,大家全醉心于為南援出謀劃策,對于近在只尺的虎族大軍卻視同不見,唯有克萊姆森與另一位行軍參謀卡特并不熱心,反倒蹲在一起研究西部邊境地圖。
  我刻意冷落克萊姆森,只是想了解一下這到底是怎么樣一個人,通過數天的接觸,發覺這人的人格魅力還真不錯,受士兵歡迎、尊敬,本是最有希望統領西北軍的人選之一,這樣一個人,怎么會做出如此不智的舉動,令人費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