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夢之旅》 最新章節: 契子(05-18)      第一章家族成員(05-18)      第二章見習考試(05-18)     

星夢之旅34 奇思妙想

狐領進入王土的邊境極為漫長,要想在邊境上堵截住狼軍精銳,需要的是精確的情報和足夠的兵力,南疆在一個月之后能集結的兵力在二十萬左右,憑地利足以抵擋住狼軍的進攻,但問題并不在于此,趕走在狐領肆虐的狼軍才是根本之計,否則本土的淪陷將使狐族士氣降至極點,如果讓紅南狐坐穩了狐領之主的位置,相信四面楚歌的白狐江山覆沒只是時間問題了。但如今問題卻不簡單,根據情報分析,虎族極有可能出兵越境,痛打落水狗的事本就是他們擅長的,這必令狐族雪上加霜,本已捉襟見肘的兵力將更難集結,與狼人決戰的夢想遙遙無期。
  這兩天在沙盤上推演了無數遍,以狐族所能集結的二十四萬兵力,絕對可將狼人壓制于狐領內,但卻沒能力與遠征軍和叛軍的近五十萬軍隊決戰,對方是精銳之師,而我方卻是三支截然不同的軍隊的聯合,七萬西北軍屬紅北狐部,五萬的外籍軍團為原先金沙平原上的叛軍,而白狐的十二萬軍隊也是各方抽調,在配合上肯定不如對方,而大的會戰,配合絕對是至關重要的,沒有一定時期的磨合,傻瓜才與對方決戰呢。
  我打斷了嘈雜的議論聲,道:“各位暫緩討論,我有一個問題,希望有人能回答我。”
  我大有深意地看了一眼克萊姆森,等大家轟然應喏后,我問道:“有誰能告訴我,虎族能抽調多少閑置軍力,聽清楚,包括預備役。”
  一時間,下面的軍官們大搖其頭,而唯有的一個怯弱的聲音也僅是準備說出了虎族與狐族邊境的駐軍人數,聽得我直搖頭。
  一個混厚的男中音響起于人群邊緣,聲音極具磁性:“十八萬到二十五萬間,這只是大致估計,除去陳兵熊虎邊境的二十萬大軍不能調動外,虎族還必須在各處要地駐留大量的部隊,以虎族現有軍隊五十萬估計,他們能抽調出的極限兵力也就十萬多一點,加上與我們對峙的八萬邊防軍,大概在十八萬間,算上預備隊,至多不會超過二十五萬,但這樣的力量已是我們紅狐部在西部駐軍的一倍,如果虎族撕破和平協議,全面開戰,措不及防下,我紅北狐部將受重挫,西部將在數天內淪陷。”這是行軍參謀長官卡特的一番見解。
  這話引來的是一片騷亂嘈雜聲,頗有危言聳聽之感,但任何人,只要有腦子就知道這是完全可能的,虎族的口碑向來不好,老是在邊境干些言行不一的小動作,惹起許多不必要的麻煩。
  卡特的觀點得到了克萊姆森的贊同,這本就是他和卡特兩人這兩天推論出來的,而且也文書通知西路軍大營,謹防偷襲。
  我再次清清喉嚨,將聲音壓下去,抽身身上的一張信紙道:“各位軍官,根據卡特分析,大戰在即,對于妄入西疆之敵,我們將毫不客氣地予以殲滅,但我希望各位在戰場上不要發生自作主張之事,比如說文書,雖說是參謀起草,但必須署上統領及參謀主官的大名并加蓋符印才能生效的,希望某些人有意見先行匯報。”我毫不客氣點出了卡特和克萊姆森兩人自作主張的舉動。
  克萊姆森和卡特都是大吃了一驚,他們的這封信是托由專人送往西部軍區的,絕對是信的過的人選,人在信在,人亡信亡,但這信卻飛到了某人的手中。
  我有些許得意,任你奸似鬼,也要喝我的洗腳水,我在昨日軍議上看他們好像爭論著什么,就注意上了,晚上派專人盯防,倒不是怕他們攪鬼,總算在半夜等到了死士前往送信,雖然是死士,但一個冰凍魔法輕松將信完好截下,我一看內容,與我所料差不多,立刻命令放三只獸鷹緊急飛往西部軍區,以便早點做好防御,為穩妥起見,另八百里加急,半小時一趟,前后七個批次的文書內容全一致,只有四個字:“虎嘯山林”,其上蓋的是西北軍大印,我和吉蘭也沒署名,軍隊間傳遞消息歷來以印信為準,對克萊姆森和卡特的訓斥之言,僅是信口開河而已,而虎嘯山林則是事前約定的暗號,意思就是虎族異動,入侵在即。至于西部大營的統領哥達接到消息后的舉措,就不是我能預料的,不過據吉蘭所說,哥達可是出了名的老狐貍,狡猾得很。
  “星夢閣下,你將信件截下,如果西部大營遭襲可如何是好。”參謀官卡特有些急了,這可是悠關數萬族人性命的大事,可不能作為權力斗爭的犧牲品的。
  吉蘭微微一笑道:“卡特幕僚長放心,文書已然送出,你這次有欠考慮了,如今我西北大營與西部大營有虎族奸細潛伏,你僅讓一名死士傳遞消息,人死倒是沒關系,但信件送達不到西部大營,后果可就是你剛才所說的了。”
  卡特和克萊姆森都是一頭冷汗,以他們的精明,本不會犯這種低級錯誤,但在我強力壓制下,失去了建言的信心,私自派人將軍情送往西部大營,如今是悔之已晚,沒想到這兩個年輕人,一個比一個厲害,才來數天,已穩穩將自己這幫老字輩壓在腳底下了。
  吉蘭語鋒一轉,贊許道:“兩位的才智,我和星參謀很是佩服,這虎族可能入侵的假設的確有理有據,但兩位有沒有想到破解之法呢?”
  克萊姆森和卡特對望一眼,又看到我陰沉著臉,窩在一旁,死瞪著他們,都是欲語還休,怕一時不慎說錯話,又被某人抓住把柄。
  看到兩人的表現,吉蘭大是不滿,但又不能不賣些面子,畢竟打仗還是要靠這些猛將智士的,轉過身來對著我嘟噥了一句:“你也給點笑臉好不好,好像誰欠你錢似的。”
  出于敷衍,我擠出一絲笑意,壞笑浮現在我臉上,吉蘭一看之下立刻嚷道:“算了,恢復原樣吧,看到你這笑臉,我怎么感覺像被黃鼠狼盯上了。”
  被吉蘭這一插科打渾,大家終于從壓抑中稍緩過勁來,大有松了一口氣的感覺,此時的阿果正悄悄對伊瑪爾抱怨呢:“看到沒,大人平常就這樣,你看我在他下面辦事,有多大壓力吧。”
  伊瑪爾此時倒沒辯駁,反大為贊同地大點其頭,心想:這人雖平常老讓自己和吉蘭姐姐戲弄,但偶有反擊卻是犀利無比,讓自己臉上掛不住,倒是吉蘭姐姐,好似穩穩吃住他了。
  我耐不住性子了,如今情勢雖還沒到危怠關頭,但早做好過遲做,我對著克萊姆森和卡特笑道:“兩位有什么見解,就快些說出來,大家也好參詳一下可行性,現在時間可越來越少了,唉,我說你們也別閑著,既然有這可能性,你們也想想應對的方法,別沒事人一樣。”有哪個人能笑著把這樣一番話說出來,典型的笑里藏刀。
  克萊姆森見話已說到這份上,不說也不行了,開口便道:“各位,我先將我和卡特這兩天的見解說出來,供大家參詳,虎族此次集結大軍,來必如疾風掃葉,我軍硬擋,必是一場血戰,但不擋,勢必讓其突破邊境,從而兵逼杰帕,我認為我們將敵扼制于邊境線附近的想法不可行,我軍兵少,雖說不處劣勢,但兵力的缺乏必使我們不敢與虎族來一場大的決戰,游擊戰可能是最好的選擇,而另一方面,通報熊族,唇亡齒寒的道理,他們應該明晰的。”
  他這番話極有道理,對攻的損耗并不是狐族現在可以承受的,但游擊戰術真的可行嗎?西部全是群山環繞,倒真是游擊戰的好地方,可虎族會甘心跟你們在這群山里繞圈圈。
  正在大家思付克萊姆森的想法之時,某人卻大搖其頭,在大家將疑問的眼神看過去時,我否決道:“你說這方法不可行,其一,虎族再怎么沒人,也不會傻到和你在這山窩窩里轉圈,而且我們正規軍的游擊水平也不見得怎么樣,在群山中對大軍的游擊戰術多半是自取其辱;其二,通報熊族是沒錯,但也別指望他在短時間內有動作,唇亡齒寒不假,但人家有沒有必要趟這次渾水,早動不如遲動,如果我是熊族統領,我會靜觀其變,狐虎兩族兩敗俱傷更符合他們的利益,熊族和虎族開打那會,你們不是也抱這樣的想法嗎?”典型的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