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夢之旅》 最新章節: 契子(05-17)      第一章家族成員(05-17)      第二章見習考試(05-17)     

星夢之旅35 兵行險著

明天要出遠門,更新又要停兩天了,呵呵。(開心哪,又找到不用碼字的借口了,還真是爛)在眾人氣憤的眼神中,某人還沒從自我陶醉中清醒過來呢,一片咬牙切齒聲被外面突然傳來通報聲打斷,報統領,營外有數位熊狐兩族戰士求見,說是參謀長的部下。
  我一聽之下,便知道是阿年等人到了,忙下令將他們接入營地,但傳令兵略一遲疑,報告道:“大人,要不要召軍醫和獸巫,這些人全都受了不輕的傷。”
  我乍聽下,心里咯噔一下,扔下一句:“你們繼續討論,我出去看看。”就跑出營帳了,阿果和伊瑪爾兩人跟著我出來了。
  在我見到阿年和小包時,我差點沒頭炸開,小包已是昏迷不醒,而阿年邊接受治療邊要稟告分手后的狀況,眼里是噙滿淚水,只是刻意忍耐,才沒流下來,要將一個硬漢折磨成這樣,其間的經歷會是怎樣呢?而其他三個熊人兩個狐人也一身的傷,相對來說,阿年的傷勢算是輕的了。
  沒見希林,心里的不舒服感覺更加強烈,沒待阿年開口,我劈頭就問道:“希林呢?”
  “大人,希林戰死了。”阿年的眼神中充滿了憤恨之意,“我們遭到蛇人由樹上而來的襲擊,希林為掩護大家撤退,與兩熊人戰士斷后,被圍脫不了身下,自爆身亡。”
  自爆是高階獸人戰士的特有能力,就是將自身斗氣沿經脈逆行,從而達到肉體暴裂傷敵的目的,但后果就是犧牲自己寶貴的生命,一般來說,未到絕路,誰也不會傻到以命換命。
  “蛇人?”我牙齒都快咬出血來了,希林,多么憨直勇猛的戰士,像蘭城那樣傷亡率在百分之五十以上的戰役,都沒傷及其半分寒毛,卻不明不白死在了蛇人手中,我心里那個恨哪,當時干么要分路而來呢?
  阿年呻吟一聲,好似被軍醫弄痛了什么地方,回道:“希林的幻獸在蛇人突襲時替他擋了十多枝投槍,當時就不行了,否則以他的本領,肯定能突出重圍的。”
  我冷哼一聲,問道:“那你和小包怎么也傷的這么重?”
  阿年低頭慚愧道:“這一路上,我們被蛇人千里追殺,當時突圍的十五個人,最后就我們七個人了。”
  “小包怎么沒發覺被人盯上了?”我問出心中的疑問,小包的偵察本領可是有目共睹的,以他的能力不會出現被包圍這種事。
  阿果直到現在才憤怒地插上話:“蛇人定是預先埋伏在樹林內,攻擊由樹上而來,而蛇人的氣息收斂能力極強,即便獵犬也很難發覺。”
  我不怒反笑:“哼哼,蛇人,又是異族。”
  笑意歡暢到極點,沒半點剛失去戰友的痛苦,但在阿果和阿年的眼里,卻是充滿了欣慰之色,從沒見大人笑成這樣,而笑是掩飾心情的極好手段,對于睚眥必報的我來說,此時笑得越歡,就代表心里的恨意有多深,笑里藏刀根本不能形容此時的我,因為我連臉都笑得扭曲變形了,伊瑪爾害怕之下,根本就不敢聽不敢看大笑中的我。
  大笑后的我半天才稍平復心情,安慰阿年等人道:“你們先將傷養好,今日之仇,他日定當討還。”我轉頭吩咐軍醫和獸巫好好治療他們的傷勢,而此時,軍帳內禁若寒蟬的所有人才敢有所動作,但在他們心里卻永遠記得那恐怖的笑容,冰寒直透人心底的可怕笑聲。
  我走出帳門,小聲吩咐阿果,立刻將所有斥候派出去,出動五千步兵,必須保證方圓二十里之內沒有敵方斥候和偵察人員,看到阿果面露難色,我心頭大是不悅,罵道:“難道這點小事情也辦不好嗎?拿令符去,我就不怕哪個敢有異議。”
  伊瑪爾不愧是小靈精,細一思量就發覺了阿果的難處,遠遠地嚷道:“姐夫啊,你別錯怪阿果,水道的蛙人是很難清除的,并不是斥候能發現的了的,也不是軍隊可以解決的。”
  怒火沖昏了我的頭腦,連伊瑪爾都看出的問題,我竟然沒想到,阿果的悲痛肯定不下于我,我輕拍拍阿果的肩膀,歉意道:“我不該發火的。”
  阿果抬起臉來,堅毅地回答我:“大人對我們的心意,我們明白的很,但大人要保重身體才是,我相信大人肯定會為希林他們討回公道的。”
  “傳令兵,立刻叫武信來見我,阿果,你也準備一下,我要來個犁庭掃穴,哼,不惜代價。”我稍振作了下心神,大步向中軍營帳走去,那里還有大把的高階軍官在等著看我的好戲呢。
  人才儕儕用來形容西北大營,還真是恰當,就在我看望阿年等人之時,西北軍軍部大營內已提出了數種建議,其中最為切實可行的就是積極防御,與敵對壘于邊界線,不讓敵越雷池一步,這方法不用說也是最蠢的,那還不如來場決戰更干凈利落,我們可耗不起那時間,而像什么游擊戰、對攻戰,簡直就是垃圾也想的出來的方法,倒是一位不起眼的行軍參謀伊維的見解極為獨特,很接近我心里的想法,他提議,避實就虛,避開對方主力,全力突入到虎族領地,將戰火燒過邊境線去,虛晃一槍,朝虎都猛攻,必可將虎族大軍牽制而回,好一招圍魏救趙,但虎族大軍回師后該如何應對,總不可能連續打游擊戰術吧,那是在人家領地,我們人生地不熟的,孤軍深入,無糧無援,極易被蜂擁而回的虎族大軍和地方守備部隊包圍,嘿嘿那時,不說也知道后果了,。
  這也是大家垢病這個異想天開想法的原因,吉蘭倒是有獨特的見解:“無糧可以就地掠取,至于援兵,根本就別指望,我們在西疆與虎族血搏,難道白狐族愿意看到啊,人家的兵力已抽至真空了,杰帕的守備都不足四萬人了,那可是數百萬人口會聚的獸都啊,要是有個動亂啥的,根本就鎮壓不了。”
  這話倒是令人沒了脾氣,狐族現今的狀況已到了四面楚歌的絕地了,要是沒有方法沖破這層層的障礙,丟失王土還是小事,說不定被趕盡殺絕,猶未可知啊,只瞧狼族敢于與外族聯手,就可看出事非尋常,至于獸神殿的約束力,如今已降至最低了,憑獸神殿區區數千的軍力,根本就不夠瞧的,況且獅族內亂,熊虎爭鋒,狼狐爭霸,獸神殿即便能號召部分種族,也是無用,獸族內大半的軍力如今已靠向了強狼,要說唯一可依籍的就是熊族了。
  我低頭沉吟了一會,終下定決心,實施吉蘭的方案,勞師遠襲,只要虎族敢侵入西疆,遠征軍就會毫不猶豫地沖破虎族邊防線,殺入虎族腹地,在敵人的領土上作戰,雖缺地利,但勝在不影響己方經濟命脈,反倒可大大劫掠一番,讓戰士們發筆小財。
  而我敲定方案后,大家都舒了一口氣,這樣的討論可是連續進行了數天了,沙盤被沖動的演說者不知推翻了幾次,而如今所要做的就是備戰,好戰者已長久未經歷戰事了,令人熱血沸騰的戰爭啊,終于再一次向我們紅狐開放了。
  我留下了幾位軍團長開了個短會,對于此次遠襲的成功性雖然很高,但逃脫虎族追兵的機會卻很小,要是不讓他們心里有個底,打起仗來可就沒什么底氣了。
  吉蘭安靜地坐在一旁,想看看某人肚子里又打的什么鬼主意,因為她也想不出安然脫身的方法,我掃視了一眼圍在軍圖前的軍團長們,指著地圖道:“虎族如果出兵,必會以迅雷之速襲擊西路軍大營,而那里的哥達統領必不會正面迎戰,而我們必須在虎族大軍沖破邊防線后一天內,突入到虎族領地內,而一旦到達烏云省,就面臨兩個選擇,一個繼續西進,直搗虎都阿不拉城,一個折向西南,沿龍涎山脈進發,翻越拉貢圣雪山,進入我們狐族本土,那里是血狼的棲息地,接到最新情報,雪狐和血狼及狐族各部已全面聯手,將狼人的遠征軍拖在了狐領,在那我們將會得到休整的機會。”
  “你開玩笑吧,圣雪山,從來沒有部隊可以由那過去的。”卡特驚呼道。
  “你看我像開玩笑嗎?這是唯一的出路,各軍馬上開始挑選人手,我要兩萬的騎兵,坐騎加倍,十天的給養,希望在兩天內準備妥當,我們的時間也不多了,另外其余人也別閑著,等虎族撤軍后,西北軍開拔向南,與外籍第五軍、白狐第一軍會合,準備收復本土之役。”
  眾人也不多說,立刻傳令執行,吉蘭幽怨地問道:“你是否想將我甩在這里?”
  起點中文網www.booksrc.net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